萧昱然🐓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我哥的确是最酷的》

叶蓝,短篇

摘要:多少年后,叶秋想起当初种种,心道:

我哥的确是最酷的。


2018.5.29的生贺。灵感来自夏目老师 @Natsume 的这张图←

祝叶修和叶秋生日快乐❤



正文:


从来没有一次生日会让叶秋感到像今天这样幸福而疲惫。前者是因为叶修难得回家来,和他一起过生日,后者则是因为叶修这次干脆连男朋友都一起带上了。

“之前都见过了,就不用太拘束了吧。”叶修说,“我回来看看爸妈,带老婆回来玩儿两天,然后顺便给你过个生日,你千万不要太感动。”

刚给他开门,叶秋还没体验完那种惊讶与喜悦交织的快乐,就在玄关处被气得两眼一黑。

多年过去叶修什么都没变,还是那副处事不惊的模样,用差不多的名字,一模一样的脸,说出和他风格截然不同的话。

蓝河倒还是当初见过的模样,温温润润的,典型南方人,“不好意思,飞机晚点了,G市临时调整航空路线,我们在机场等了很久,这会儿才到。”

“没事没事。”叶秋忙说,“嫂子歇会儿吧。爸妈还没回来,得迟点儿开饭了。”

“我帮你打下手。”蓝河把手上的东西塞给叶修,“我做饭挺好的。”

“真不用了。”叶秋摆了摆手,“我也没开始准备,等会儿再收拾,嫂子歇好了再来帮忙吧。”

蓝河点了点头,换上拖鞋,进了客厅。叶秋第一万次的内心感慨他的好脾气和好脸庞,过了大概五分钟,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喊了蓝河作嫂子,而且还喊了不止一遍。

他警觉地看向蓝河,后者正在和叶修说让他别把东西一股脑堆在茶几上,又阻止了叶修试图把它们全扔在餐桌上的做法,“里面有茶杯!你别摔碎了!”

他的注意力暂且都在叶修身上,而且似乎从刚才起就没在意过嫂子这个称呼。叶秋放下心,估摸着蓝河这样好脾气的男生和他哥在一起,性子只能越磨越平,超过外物似的,什么都不甚计较。

“哎,没事,我哥就是这样。”叶秋说,“让他扔,碎了就等妈回来了收拾他。”

“又不是送给你的。”叶修最终还是把那些礼物堆在了餐桌上,晃了晃烟盒,“我去抽烟啊,别趁机说我坏话。”

叶秋朝他翻了个白眼。

“别抽太多。”蓝河叮嘱他。

单身多年的叶秋莫名觉得自己被耍了,内心憋起一股劲儿,真想要数落叶修的不好。他有很多刚人生第一回都被叶修抢了先,譬如他收拾好的离家出走用的深红色双肩背包,里面装满了足够吃一周的食物和水,他偷偷攒起的钱和新办的身份证,一条羊绒小毛毯,还有他最喜欢的棒球服外套。但叶修一直不喜欢那个颜色,离家出走了一段时间,竟然早早就忘了将它丢在何方。

“他就是这样。”蓝河笑了笑,“东西随手放,除了账号卡还能记得收起来,其他的东西经常找不到。”

“太麻烦了。”叶秋说。

“不过他在兴欣的时候,东西从来就没乱丢过。”蓝河说,“我觉得他可能是习惯了在家随便放东西,但在外面就会警惕很多。这样也挺好的。刚才不也是回到家里就找地方随便搁吗?”

叶秋有些惊讶,觉得自己从来不知道叶修也会有恋家这个属性,但一听蓝河这样讲,倒真的像是这么一回事儿。

男人多半都不太善于表达这样一种归巢鸠雀似的感情。他与叶修曾经多年没见,现在靠那么一点儿双胞胎的兄弟感应,多少也有了些新的理解。

曾经叶修在他之前达成了第一次为理想事业离家出走的成就,现在又在他之前抵达了第一个有对象的里程碑,叶秋为此感到内心五味杂陈。

但他还是开心的,白驹过隙,时间流逝得飞快,每年的生日都该拥有不一样的纪念意义,今年则是该让意义改名为叶修。但为了不让叶修知道他为能和他及全家人一起过生日这件事而感到欣喜,叶秋决定绝不能在今天表现出这份快乐,至少不能让叶修看到,否则招来的估计又是一顿气。

因此,当蓝河把手上的盒子递给叶秋时,后者着实没想到,他居然也为自己准备了生日礼物。他是真的以为那个蛋糕就是叶修准备生日的极限了。

“生日快乐。”蓝河笑着说,“叶修说你什么都不缺,我想了想,还是按照自己的主意买了份礼物。礼轻情意重,祝你日后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谢谢嫂子!”叶秋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叶修在客厅里按遥控器,一个台接一个台地换。听见他们的对话,还要隔着老远参与进来,“我就说不用给他,他能缺什么啊,楼下的卤鸡爪多买几块钱的,保准他能吃一晚上,特开心那种。”

叶秋的眼泪又憋了回去,恨不得把刚才那点感动和餐桌上二十块钱的卤鸡爪丢到叶修身上。有这么一瞬间他是真的希望嫂子变成哥的,但仔细一想,蓝河比他年纪还要小两岁,怕是这辈子都没可能了。

“哦,我想起来了。”叶修的声音又传来,“我弟还真有个缺的。”

“缺什么?”蓝河说,“你怎么不早说啊?之前问你多少次你都说没有,现在我把礼物都给人家了,你又放马后炮,什么居心。”

“说了你也给不了啊。”叶修悠悠道,“二十七岁的人了,满打满算小腿没过黄土,结果连牵手的经验都没有。他可不是缺爱吗?”

“呵,缺德。”叶秋说。

“呵,处男。”叶修说。

叶秋说不下去了,泪流满面地钻进厨房,拿土豆沙拉发泄心中的怒火和委屈。

片刻后,客厅里传来诶哟一声,没过一会儿叶修就出现在了厨房中。叶秋转过身,看到他摸着手臂嘶嘶倒气,心里立刻明白了,乐得不行,“被家教管制了一下吧?”

“成天说那些有的没有,你们生意场上的人不都该讲究别来虚的这套吗?”叶修笑话他,“你羡慕吗?你想被家教管制一下吗?但是你有对象吗?”

叶秋觉得叶修是故意来气自己的。气他就算了,还非要选厨房这个地方,多倒胃口。虽然今天叶修从门口开始就在惹他发毛,但厨房不行,这是个没有爱就不能幸福果腹的圣地,叶修这个没兄弟爱的人绝对不能在这里撒野。

叶秋下了逐客令,“不会做饭的就赶紧出去,太碍眼了你。”

“你赶我出去?”叶修说,“这不是我家吗?”

“……你再说我没对象的事情我就要告诉爸妈了!”叶秋咬牙切齿,“管你谁家的!出去!”

“行吧,那礼物你别要了。”叶修冲他摇了摇手上那个灰色的盒子。不知道谁选的包装,绑带竟然还是淡粉色的。

叶秋:“…………哥,亲哥。”

“哎。”叶修一脸得逞的兄长式和蔼。

这个生日无疑是这些年来叶秋过得最完美的一次生日。爸妈推了别人邀约的活动,最终还是尽快赶了回来。蓝河洗了手去厨房帮忙打下手,期间叶修数次来捣乱,都被轰了出去。

南方人做的他们的家常菜,味道新鲜而平淡,就像他本人一样。B市人倒不是吃不到G市菜,而是想起去下馆子的时候对粤食往往考虑较少,更何况这次的菜肴出自当地人之手,总觉得是要多上许多的美味。

嫂子真是太完美了。叶秋咬着筷子,一边感叹一边踢了叶修一脚,报他刚才踩了自己还笑出声的仇。

撇开像从前那样被叶修欺负,再撇开每时每刻都被迫吃下狗粮这件事,叶秋打心眼儿里感慨,这的确是他最幸福的一次生日。

晚上临睡前,叶秋许了个愿,一祝爸妈身体健康,二祝哥嫂感情长久。原本三是想祈祷自己尽快脱单,到了最后,还是改成了希望叶修能常回家来,他想年年都能有全家人庆祝他们的生日。

他先拆开了蓝河那份礼物,是瓶男士香水,品牌有名有号,价格不菲。再拆开一闻,味道不错,很适合他这种经常在商场和客户面前打拼的工作狂魔用出去赚面子。

蓝河显然是上了心去选的,还在旁边夹了一张手写的卡片留言,大抵内容是祝叶秋生日快乐,事事顺利,对象的事儿也不用着急,他这么优秀,会爱上他的好女孩自然能排起长队。

虽然蓝河多半是因为双胞胎基因摆在那儿,觉得叶修长得帅才觉得他也帅的,但叶秋还是很感动,把卡片和包装盒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又去拆叶修的礼物。

他拆得很慢,在解决这个扁平盒子上的绑带时刻意放缓了速度。他是既期待又害怕的,期待叶修这次会送什么礼物给他,害怕是因为想起十岁那会儿叶修买了个整蛊小丑盒当生日礼物,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大哭。

礼物到底还是被拆开了。叶秋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塑料包装,一件曾经被叶修说丑到哭泣的棒球服叠得整整齐齐,静静放在他的生日礼物盒中。


多少年前。

“这件衣服真的太丑了。”叶修说,“有机会我一定给你扔了,千万别让咱妈给咱们混着穿。”

“才不丑。穿上了我是最酷的。”叶秋说,“你就是羡慕我长得帅吧。”


多少年后,叶秋想起当初种种,心道:

我哥的确是最酷的。




end.

叶秋给那件棒球服拍照,发了一条朋友圈。

“道理我都懂,也知道你爱我,可你买件童装给我干什么?”

叶修很快回复:祝你早生贵子,喜结良缘。衣服是留给我远在天边不知何处可能还不知道会不会存在的大侄子的,你别瞎穿啊,撑坏了没有第二件。

叶秋:……………………………………

作为双胞胎,叶秋很清楚哥哥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呵,处男,你倒是脱单一个给哥看看啊。”

约莫就是这么个意思。


评论(20)
热度(65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