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回DC坑啦!时隔一年终于回到这里!
我永远爱绿灯军团所有人!所有人!所有人!

想看绿红什么梗都抛给我吧!吧!抛给我!

[全职][周江]杀戮游戏

summary:人类总是在做梦。沉浸在一个接一个的虚幻世界当中,走太长的路,翻太多的山,审视极短的生命。当时间久了,双眼蒙上裹尸布,因而连现实都成了假象。


给@懒熊 ï¼šæ‡’总我写完了,我决定辞职不干,咱们就此别过然后下个路口见🤔

答应我看到最后。

-

江波涛在原野上奔跑起来。

远处的一排平房摇摇欲坠。一小时前,江波涛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那些建筑物被肢解成块,被迫承受剧烈的炮火袭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土崩瓦解。它们就要坚持不住了。大火舔舐大半个天空,夜幕恍如白昼,星光在这刺眼的照映下黯然失色。火苗像怪物一样匍匐在地面上,伸出喉舌,所及之处除了噼啪作响的火星,还有肉类燃烧时散播出的作呕味道。

侥幸...

[悲惨世界][ER]论流言传播的速度是否等于声速 - 现代AU

summary:安灼拉喝醉了,他对凑巧坐在他旁边的热安说他爱格朗泰尔,然后整个ABC的朋友们都知道了。直到格朗泰尔终结了它。
字数:5547字

@載體老白 ç»™ç™½è€å¸ˆçš„文,虽然唐突但还请不要拒收🤤

-

热安觉得自己知道了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就像一个尘封已久的潘多拉魔盒,蛇女尾椎上噙满毒液的鳞片,海底三万里深处巨大的史前生物,谁与它沾染上关系,就会彻头彻尾的遭殃。但这些其实并不足以让热安害怕。因为与这些魔幻主题相比,更可怕的是这秘密的名字叫安灼拉。而等安灼拉酒醒后,他一定会因为这个秘密而恼羞成怒杀上门,然后灭了热安的口。

这个秘密就曝光于昨晚。现在想起来,都怪当时酒吧的光线太过虚幻迷离,人群太过...

[Dunkirk][Collins/Peter]如约而至

summary:就像每个早晨冉冉升起的阳光一样,人类的爱情也在这个春天如约而至了,候鸟迁回温暖的城市,寻觅,求爱,筑巢,孕育崭新的生命。承诺千回百转,时间永远低吟诉说着爱。
(1/2)- 原作向

庆祝午安组要出本啦!宣戳@'Afternoon.' | 信息及联络 
本(不知所云的)文致每一位午安lady。无论在哪儿,我都永远爱你们❤️

-

当晨辉嵌入韦茅斯的海岸,礁石与堆砌的岸沿的缝隙中不断翻滚出海浪。干净洁白的浪花拍打停泊的船只,抚摸渔网与坚固的船绳。岸上已经有几家商店准备开门营业了,首先便是面包房,然后是裁缝铺,水产和果蔬售卖,像一只只陆续开阖的眼睛。这是崭新的一天,在战争结束后,所有重建...

鲁道夫决定开枪了。

很快,他的头颅在钻出一个孔后,空气就能带走那些淌出的血液。他不必理会那些湿润的,淌过眼角的滚烫的液体,就像那些人口中他有多么无所事事,漠不关心,是如此堕落令伊丽莎白皇后丢尽颜面的皇子一样。

暗红色的,或者没颜色的。白色的,或者蓝色的。奥地利的颜色,母亲的颜色。生命的颜色太多了。他二十八岁,已经看够了世界的颜色,他只想抓住黑袍,让柔软的,密不透风的布料盖在自己身上,直至黑暗没过他的头顶,将他拽进马车下肮脏泥泞的水坑中的深渊。

死神亲吻他,抚摸他的面庞。他的手多冷啊。冷得像一簇蓝黑色的火苗。他舔舐他的嘴唇,温柔的,对待一个将死之人如同新生的婴儿。他低声唱歌,歌声流淌过鲁道夫手上的枪,...

点文。你们想看什么,我随机写,有感觉就写

[全职][周江]周泽楷不相信一见钟情

summary:周泽楷不相信一见钟情,然后他被打脸了。

原作向,短。给@懒熊 æ‡’总的一见钟情周江,希望她开开心心。

-

一切事情的起因都要怪早上八点的那班地铁。

周泽楷迟到了。父母在上周出门旅游,昨晚定的闹钟没响,家里的猫送去寄养,并且没有人会在周末早上给他打电话,他理所应当又实属不该地睡过头。

他在地铁站里懊悔了一百次,为什么要拒绝广告负责人接送他的建议,他还有平面广告要拍,现在却不得不夹在人群中等待地铁。庞大的流动人潮挤得他在原地生生转了个方向,又像一条翻肚白的鱼急于回到水里呼吸那样焦躁;旅客,上班族,补习班的学生,三两成群或是形单影只,地铁里藏着一个社会的缩影,无数人在盒子剧场里登场或退...

[悲惨世界][ER] 犬系与猫系的对决 - 现代AU

summary:“不。”安灼拉说,“养猫,我再说一次,养猫。”
“想都别想。”格朗泰尔说,“在它碰到我的狗之前你就会先看到我的尸体的。”

给@偷番茄的小贼 ç•ªèŒ„老师的GBR(片段拼凑所以乱七八糟,下次再给您写更好的)
以及,GB家里真的养了只小狗,他的ins上有快拍。文章部分情节出自那里。

-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一小时后,安灼拉将他这句对格朗泰尔的至理名言再次丢在桌上,双眼紧紧盯着对方。

“你只顾着你自己,R。你为什么总是要否决我的想法?”他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无论如何,这次你必须听我的。”

“想都别想。”格朗泰尔断然拒绝,“别仗着我爱你就做这种事,安灼拉,你晓得我不是那种喜欢被...

[全职][叶蓝]“为什么我出糗时总能遇见你?”

字数:7287字

HPparo - 送给千里@赤野千里 ï¼ˆè¿™ä¸ªæ¢—唤醒我还没有更新的罪恶感,让我非常想把她摁在地上揍)
虽然昨天说过了,但还是祝你生日快乐!🎂

“为什么我出糗时总能遇见你?”
“谁知道呢?但我觉得这就是爱情来得太快挡也挡不住。”

-

第一次是在草药课上。即使隔着厚厚的耳套,曼德拉草的叫声都令人难以忍受。婴儿的土色面容皱巴巴的,惨叫声像一把尖锐的小刀戳进纤细的耳膜。这太难熬了。刚才摸起来还很薄的土壤层忽然变得坚硬如冻土,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株曼德拉草,像土拨鼠似的用戴着手套的手指拼命挖开花盆,用最快速度将它们塞了进去——这是一场指头上的魁地奇竞速赛。现在世界终于清净点儿了。

乔夫人从课...

[悲惨世界][ER]trick or kiss kiss kiss - 现代AU

虽然迟到了,还是祝各位快乐呀🎃
搞事的万圣节游戏小短篇(本来真的很短的)
(1/2)

-

“安灼拉疯了。”古费拉克坐在沙发上扶手上,像只鹦鹉一样不断念念叨叨,仿佛他天生就只会这一句词儿,“他竟然参加万圣节活动,他一定是疯了。”

“我看挺好。”公白飞坐在沙发上,推了推他的眼镜,今天他要扮演落魄的吸血鬼贵族,都是古费拉克的点子。“Enj偶尔也该参与这些活动,对他来说,多玩玩并不是什么坏事。”

“但他可是安灼拉!”古费拉克嚷嚷起来,捂住心口,表情仿佛自己遭到了一顿痛打,“那个只喜欢参与游行,会在圣诞节送别人一本《资本论》的安灼拉!真不敢相信他现在就在这儿,我已经怀疑了整整一个小时,到底是...

今天罗伯斯庇尔和安灼拉来一场共和大合唱了吗?

一个神经兮兮的乐队AU。
历史和原著太虐了,我要发疯,我要搞病。

法兰西乐坛两大天团:1789年雅各宾俱乐部与1832年ABC。

马克西米连·ç½—伯斯庇尔,雅各宾首领,以刻薄的言辞和过于高昂的演出著称,曾经创下一个人就能带动数万观众的热情的事迹。被称作“除了音乐革命一无所爱的男人”。(实际上他本人承认自己性别男,爱好圣茹斯特,而后者在听到这句采访时,干脆当着全世界粉丝的面丢给他一个毫无人设可言的白眼。)

安灼拉,ABC领袖,称号太多没法一一细数。曾经有粉丝怀疑他和雅各宾的成员圣茹斯特有什么血缘关系,但均遭到两人的直接否认。(“不是外表类型相似就是有血缘关系,这不符合遗传学。”——摘自几乎没...

《1794,巴黎协和广场上的断头台》

写下这篇文章的起因是《1789:巴士底狱恋人》

有人说安灼拉的原型来自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安东万·è·¯æ˜“·åœ£èŒ¹æ–¯ç‰¹ï¼Œè€Œæ ¼æœ—泰尔的形象出于雅各宾派首领马克西米连·ç½—伯斯庇尔。我认为不无道理。实际上圣茹斯特是和罗伯斯庇尔一起被送上断头台,而安灼拉与格朗泰尔一同亡于圣德尼街。就人物形象来说,双方各有一些独特的继承,又融合对方的一些灵魂碎片,这导致共和精神始终在革命中传承,让人为之心潮澎湃。

没办法打悲惨世界和ER的tag,但初心的确是因为“在法革原型下试试看两人的前世今生。”文章里埋了一些关于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的伏笔,至于看不看得到就真的随缘了。


-...

[叶蓝]被单之下

好久没写他们,短暂的突发奇想。

-

一开始只是一张被单而已。

蓝色的,像记号笔那样的,一笔勾勒出的淡淡的蓝。它铺展在卧室的床上,整整齐齐,抚平每一丝褶皱,边角贴合在床架处,像一个包裹睡眠的塑料壳。

从季节上来算,现在就快要入冬了。但G市的阳光一直很好,几乎要让人忘记这是一年的末端。气温不高不低,恰好是温热的牛奶舔舐手指的温度。这样的气候在假期里显得更是弥足可贵,仿佛阳光会一直驻足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打理好的空调处于待命状态,随时可以供暖;厚厚的睡衣和棉拖鞋晾在阳台外,电视柜里面塞进满满一盒暖宝宝。蓝河喜欢提前做好这些过冬的准备,让他有种满足感,似乎自己是某种需要冬眠的动物,即将进入一个绵长的梦。

但房间里...

[悲惨世界][ER]咖啡加奶 - 现代AU

cp:安灼拉/格朗泰尔
summary:安灼拉每次来喝格朗泰尔做的咖啡时都没有这样万全准备的待遇。格朗泰尔简直就是试图用现磨咖啡的干苦毒死他。

突然写一个小故事,送给@偷番茄的小贼 ç•ªèŒ„老师
要知道您就是我墙头上的美妙瑰宝

“你做的咖啡太苦了。”安灼拉说,“再这么下去你会被顾客投诉。”

早上八点,路灯一一关闭,巴黎从夜晚与黎明中苏醒。圣德尼街逐渐热闹起来。庞华面包店的烘焙炉热气腾腾,几乎要熏花冬日的玻璃窗。街头行为艺术者已经准备就绪。青年学生们在街角出现,匆忙走过每一家店铺;开了门或是半开半阖的,不过在早晨鲜少有人光顾有关食物之外的房间。从蒙都德街拐弯到圣德尼中央的咖啡馆需要花上几分钟,ABC...

醉酒。

RPS
Jack Lowden/Tom Glynn-Carney
Harry Styles/Fionn Whitehead

字数:3659字
送给所有以为我跳坑的朋友,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道理我都懂,”Jack环视整个夜店,滤过色的灯将一切都变得像场幻觉盛宴。他低下头,把视线搁回Tom的脸上,“但有谁能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他喝了这么多吗?”

-

“不是我。”Fionn第一个举起手。
“也不是我。”Barry幸灾乐祸。
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在Harry Styles身上,后者一脸莫名其妙,差点儿摔了杯子:“嘿!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我没有灌他!”
“承认吧兄弟,你就是灌他了。”Barry笑嘻嘻地给了他后背一巴掌,...

[Dunkirk][Collins/Peter]玫瑰,星光,与爱的声音(1-5章一发完结)

summary:他们在街头拥抱,亲吻,将对方接纳进自己滚烫的怀抱,将对方融入自己的骨血。伦敦街头,大雨倾盆,雾蒙蒙的铁灰色的云压在他们头顶,他们却能从中窥探一年之中最灿烂的阳光。

他们握紧彼此的心跳,一同走进了人潮涌动的伦敦幕雨街头。

字数:26732字


音乐家与他的声音的故事。

请一定要看end.之后的相关解释,感谢您。


正文

***


伦敦街头笼罩在连绵阴雨之中。


Collins撑着一把黑色雨伞,伞面坚硬得就像它那不通情达理的颜色。他的小牛皮压花皮鞋上已经沾满肮脏的污泥,裤脚也被殃及了一些。前女友在他的生日那天为他定做了这身身黑色西装,亲手为他系上一条...

[Dunkirk][Collins/Peter]赫奇帕奇的一封咆哮信 - 03

summary:“爱你的,Collins。”
“别管他。”Steve说,“现在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春天要到了。”
字数:6204字

还是没能完结😢

*

蒲绒绒的成长速度开始缓慢,这是个好现象——大多数神奇动物会在彻底成形前减慢生长,甚至停止发育,道理就像毛毛虫吐丝缠茧,那象征新的开始。

大雪开始覆盖霍格沃茨。十二月,草药培育温室已经落满了积雪。屋顶倒挂柳枝,墙壁上爬满壁虎藤,挨着透气窗下,放满一排成熟了的白鲜。

早晨,第一节课结束后,二年级生一涌而出,他们在课堂上培育出的曼德拉草东倒西歪地栽在花盆里。草药课教授坐在最前面的一张桌子前,用羽毛笔给每一样课堂作业打分。

“Dawson先生,已经十分钟了,您还是不打...

[Dunkirk][Collins/Peter]赫奇帕奇的一封咆哮信 - 02

summary:大提琴低低亲吻乐章,小提琴扬起风帆远航,钢琴行云流水般跳跃在每个音符上,鼓声阵阵,锣釵齐鸣,还有许多他听不出来的魔法藏在其中。这封深蓝色的咆哮信漂浮在金盘上方,淹没在霍格沃茨餐厅的喧闹中,与穹顶上的夜幕归为一寂。
字数:5380字 
没完结,因为我又爆数了

George是在赫奇帕奇墙后找到Peter的。下午三点钟,他坐在神奇动物饲养室的正中央,蜷缩着双腿,把下巴靠在膝盖上,怀里抱着一只毛茸茸的蒲绒绒。那双蓝眼睛里的光芒似乎消散了一小部分,又映上了一些金光。光线时明时暗,George知道那是天马饲养室里发出的。

这是赫奇帕奇学院特有的房间,因为某位饲养神奇动物而出名的前任获批建...

© è§æ˜±ç„¶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