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换头像狂魔
文杂,唠叨。慎重,持谦。

吃安利去看了哪吒,又是我心动的冰火两重天,双生为一体的设定……

《择木》和《伯劳鸟》确认收货后联系客服退邮费

这两天整理成本发现之前算错了,快递小哥又给了优惠(而且因为各种原因迟迟没能发货),所以这次直接包邮

请在确认收货后联系客服退邮费

夏天了,收回邮费大家去吃冰淇淋!


《择木》明信片:☆

《伯劳鸟》明信片:☆

☆CP24摊宣☆

☆E80-德国足球甲级联赛☆

P1-全职相关 P2-JOJO相关 P3-欧美相关 P4-其他相关

一个迟来的摊宣,涉及全职/音乐剧/JOJO/足球/漫威/DC/TF/å´©3/偶像梦幻祭 ç­‰ï¼ˆè¶…杂)......东西很多,请各位提前自备零钱或ZFB余额。

我算账很慢,还请多担待!

双天都在,我和 @番茄老贼 ä¼šåæ‘Šè£…傻陪聊。摊位上的无料超多,还有小零食,欢迎大家来玩和投喂我们!

∞ ER新刊 ã€Šä¼¯åŠ³é¸Ÿã€‹

    ä¸ªäººçŸ­ç¯‡æ”¶å½•ï¼ŒåŒ…含已公开内容10篇,未公开内容1篇

∞ åœºè´©CP24:摊位E80-德国足球甲级联赛

    å› æŸäº›åŽŸå› ï¼Œè®¾ç½®ä¸ºâ€œæ˜Žä¿¡ç‰‡â€ï¼Œè¯·é˜…读宝贝详情

    æ˜Žä¿¡ç‰‡ã€è´´çº¸å’Œå¾½ç« å¯å¤šæ‹ï¼Œé¡»å’Œæœ¬ä½“一起拍下,请善用同一个订单购买

    é€šè´©å‰10赠送无料

∞ å‚本人员:

    ä½œè€…:萧昱然 @萧昱然🐓 ...

∞ å‘¨æ±Ÿæ–°åˆŠ ã€Šæ‹©æœ¨ã€‹

    ä¸ªäººçŸ­ç¯‡æ”¶å½•ï¼ŒåŒ…含已公开内容17篇,未公开内容2篇

∞ åœºè´©CP24:摊位E80-德国足球甲级联赛

    å› æŸäº›åŽŸå› ï¼Œè®¾ç½®ä¸ºâ€œæ˜Žä¿¡ç‰‡â€

    æ˜Žä¿¡ç‰‡å¯ä»¥åŠ è´­ï¼Œå…·ä½“请看链接详情

    é€šè´©å‰10赠送无料

∞ å‚本人员:

    ä½œè€…:萧昱然 @萧昱然🐓 ...


《小号》

叶蓝/原作向

想看蓝河在微博晒叶修给他的外卖,有人说这样会长胖吧,叶修评论“我男朋友,我喂胖点怎么了?”



叶修有个微博小号,不叫别的,就叫“叶修的小号”。

当年君莫笑的真实身份还未放出时,一干从荣耀第十区慕名而来的君莫笑粉丝踏平了这个微博,虽说数量不比曾与一叶之秋并肩作战的叶秋,但也多少算个与荣耀相关的微博红人。可除知情人士外,鲜少有人会将他的微博名称往细了想。这也导致有段时间,君莫笑的粉丝都乐衷于探索微博,赫然发现这位兴欣公会的大神与对面蓝溪阁的剑客关系非常融洽,于是纷纷刷起两人的评论内容。

这么一刷,众人猛地发现,事情的走向开始有点不对劲了。

叶修通常不发原创微博,但...

《轮回最强》

提问:轮回战队中的最强者是谁?


“我觉得是副队。”吴启说,“魔剑士挺难玩的,真的,你们相信我。别看副队现在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能玩到今天这个水平,他花费了很多心思,也付出了比常人多百倍的努力……”

“什么,你觉得我在说套话?怎么可能?”吴启茫然地说,“怎么才能不算套话?讲讲和职业竞赛无关的内容……哦,你是说生活上啊。”

“能把队长哄得很好——从这方面来说的话,他的确是我见过最强的人了。”

“上一次比赛,我们的状态不太好,结果也有点惨烈。队长情绪不高,实际上应该也在生气,回来后只复盘,连平时会说的几句鼓励的话都没有了。当然,我们都知道,这是所有人的问题。但我们还是派副队去和队长沟...

《千波》

叶蓝/原作向的全息设定

千波湖爱情故事


许多年后。

千波湖面上,无数气泡翻滚,逐一破裂。湖水温度攀高,热气氤氲,蒸腾而上,又在接触湖面的地方形成一个个漩涡,直直朝天喷射出一连强劲水柱。

君莫笑踏上湖面,闪避全开,从直射而出的水柱中穿行而过,向湖中心跃去,眨眼间便靠近气泡繁密之地。只见那把陪伴他多年的千机伞尖朝湖中一探一挑,将先前落入水中的剑客拖拽出,又将人向空中一抛,千机伞迅速收入背后的卡扣中,继而伸出双手,稳稳接住正在下坠的蓝河。

“怎么这么慢!”蓝河浑身湿透,双手抱住君莫笑的肩膀,心有余悸。方才他照任务流程潜入水底,寻找一味中药材,却不想被湖底的水草缠住了腿,挣脱不开,差...

我就喜欢看染老师吹我🌈💨

印调在下面!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宣发后开预售链接!

染烟:

一个萧老师ER文的片段:

-安灼拉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点,但他立刻后悔了。格朗泰尔注意到他的动作了,随后他也往后退了一点。就像平时他们在集会上争吵时总是忽然退一步,让过大的空隙和沉默横隔在他们之间。

-阳光比之前倾斜了些。像是要跟随安灼拉的脚步,好让他时刻沐浴在自己的圣光之下。安灼拉的金发比成熟的小麦还要耀眼,搞不好闻起来也像谷穗。他的眼睛里总是流淌着塞纳河,又或者是辽阔的海峡,格朗泰尔曾(在喝醉的情况下)说过,在安灼拉的眼睛里找到自己的影子时总得为之荣耀,但又觉得这不实属应该。因为那都是...

《钟情》

叶蓝 周江/校园pa

祝粗粗 @奶油花 ç”Ÿæ—¥å¿«ä¹ï¼å› ä¸ºæ˜¯æˆ‘暗恋她多年终于修成正果(瞎话)后的第一次生日,所以一定要留作纪念。

是写了无数次,但依旧很爱的一见钟情。



“江波涛!”有人来敲门,“你室友被篮球砸了!”


江波涛匆匆跑去篮球场,一群人围在篮球架下,蓝河坐在地上,拿冰袋敷额头,白衬衫的衣领处还有一点血迹。

“嗨。”蓝河说,“你怎么来了?”

“隔壁的来找我,说你被篮球砸了。”江波涛一脸紧张地蹲下,说,“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去校医院?”

“没事,就是流了点鼻血,脸肿起来了。”蓝河含糊不清地说,“已经好很多啦。今天比赛,有人带了急救药箱,冰袋就给我用了...

(又)是一个简单的印调

《悲惨世界》ER个人短篇收录本《伯劳鸟》,封面和赠送吧唧如图,贴纸正在施工中。原本是去年打算施工完成并在CP23开出来的,因为一些问题拖到了现在,实在不好意思。

到达起印数量即可送印,尽量CP24场取,谢谢各位!

印调图是我用美图秀秀拼的先将就看一下



【基本信息】

刊名:《伯劳鸟》

规格:A5小说本

字数:7w+

参展:CP24(6.7-6.8)

收录(已发表内容+未公开1篇+Guest):

《朗姆酒与蜂蜜罐》

《最糟糕的幸福日》

《巴黎无人类》

《格朗泰尔与法兰西的一百八十六年》

《法式极端》

《安灼拉讨厌怪味豆》

《论...

《快把我哥带走》

“我们对死亡有许多种定义,有人说死亡是一种安静的睡眠,它象征平和,恬静,还有定格的时光;也有人说死亡是一切的终结,它只有一种含义,即生命的抹去——一旦死亡降临,那么这个世界,就彻底与我们无关了。”

 @染烟 ä¹‹å‰ç­”应要给染老师口条,忽然写完了


我叫韩朵朵,性别女,爱好玩,今年九月就要大学毕业了,目前还没找到工作,也没有男朋友,日常生活就是打打游戏,吃吃零食,朝上面递交外出任务的申请,偶尔会接一些播音工作,说一说“希望比钻石还要珍贵”这样的实话。我发现全地下城的人民都爱听这个。


我有一个哥哥,叫刘启,性别男,爱好工科男,括号李一一括号完,北京地下城小霸王...

是《择木》的封面,真的不晓得怎么夸蒸蒸老师了,我觉得自己“Choose the Best”👏

打个小广告,《择木》领取可戳主页置顶查看并留言

蒸蒸:

图透一下给 @萧昱然🐓 劳斯的封面!

《卑微小楷与他的男朋友》

狩老师说原文可以发出来了,混更

再次谢谢作业老师上一棒的表情包!



周泽楷送走江波涛,已经是腊月二十八那天了。全国上下都洋溢着新春佳节的浓厚氛围,高铁站里挤满等待春运的人,江波涛连个候车的座位都没有,只能和和周泽楷站在一人高的绿植后面,连临别前的接吻都匆匆忙忙。


江波涛过年要回南京,周泽楷是上海本地人,亲戚走动频繁,不能随便放下家中的习俗,追赶男朋友去另一座城市。况且他们的关系尚未公开,即使周泽楷在江家得到很好的名声,也不代表他真的有那么大胆,敢在新年中牵住江波涛的手,走到推杯换盏的席间,大声说“我爱小江,希望岳父岳母能让我们结婚”。


这已经是第五年了。前...

《猫爪》

叶蓝

是给叶蓝合志《First Kiss》的文中(非本标题)的一段废稿,因为剧情需要所以删除了

放在这里给各位爽一下


“送你个礼物。”苏沐橙笑道,“你拆一下?”

蓝河茫然地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星巴克的猫爪杯,顿时懵了。

“这这这这这……”蓝河说,“为什么是这个!太可爱了吧!”

“那天我和叶修刷副本,听见你和别人聊天说想要这个。”苏沐橙解释说,“你喜欢就太好啦。”

见他一脸茫然,苏沐橙又说:“我们开的小号,你应该没认出来。”

“哦,”蓝河点点头,“难怪。”

他取出猫爪杯,爱不释手,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上,又说:“这个很难抢吧?”

苏沐橙眨了眨眼:“我们这么多人加起来...

一个小小的印调

一下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约好了封面、特典明信片和guest,都是我个人很喜欢的周江老师们,非常感谢各位!

这个周江本一定不会窗!



【基本信息】

刊名:《择木》

规格:A5小说本

字数:7w+

参展:CP24(6.7-6.8)

收录(已发表内容+未公开2-3篇):

《直到尽头》

《别出心裁》

《食髓知味》

《一往情深》

《窥》

《加个微信,可以吗?》

《明天一定要告白》

《重振夫纲》

《甜味绝佳》

《龙与洛神》

《小情绪》

《周泽楷不相信一见钟情》

《征服帝企鹅》

《人间喜剧》

《杀戮游戏》

《周泽楷的行动告诉我们,长得帅是可以为...

《理想国》62

地面剧烈晃动,所有人仿佛站在一颗旋转得极不平稳的陀螺上,无方向地左摇右摆。蓝河摸到背包里的绳索,抽出一头,绑在匕首柄上,再将匕首飞射入不远处的地板凹槽中,猛得拉住正往边缘去的叶修。

“别乱跑!”叶修说。

“这是我该说的话吧!”蓝河险些抓狂,“过来!别去那边!你要掉下去了!”

“打个赌?”叶修笑道,“我绝对不会掉下去的,输的人就自觉一点……”

“谁要和你打赌!”蓝河吼道,拉紧绳子,握住叶修的手,十指紧紧相扣,竭力保持平衡。

巨大的城池在这场剧烈的震动中拔地而起,泥土从城池下方接连坠落,如同石洞中的水帘,猛得砸在地上,扬起阵阵灰尘。

蓝河用衣领捂住口鼻,只见周围的森林逐渐降低高度,城池...

© è§æ˜±ç„¶ð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