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22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摘要:“怕死,怕见不到你了。”笔言飞说,“下坠感很可怕,我摸不到其他东西,除了攥住枪什么也做不了。那东西就一直带着我下坠,周围都是黑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怕黑。”

六人黎明前的逃脱和短暂的快乐。



正文:


空旷的地下区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呈圆形,四面均是竖起的石灰色墙壁,大约有十米高。再往上是一座弧形穹顶,像是在竖起的圆柱体上倒扣了一个半球形透明盖子。数道线从弧面顶端、即顶部重心散射出来,落在墙壁与半球体的接触面上,将穹顶上的玻璃分为数个等块。

四周空无一物,笔言飞侧躺在靠近墙边的地上,背对入口。蓝河呼吸一滞,冲了过去,跪伏在地,倾听他的心跳。

“怎么样?”江波涛跟了上来。

片刻,蓝河直起身子,松了口气,“应该只是昏过去了。”

他放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一瓶水,往笔言飞脸上泼去。后者猝不及防被浇了一脸,吭哧吭哧咳嗽了好一会儿,才悠悠转醒,一脸迷糊地看着蓝河。

“几点了?”笔言飞像是刚睡醒,“该去上班了吧……”

“上什么班?”蓝河无语道,“阿瑞斯竞赛还没结束呢,你清醒一点。”

“哦……”

笔言飞发出一串长音,闭上了眼睛,过了大约一分钟,重新睁开,表情有些震惊。

“你怎么在这儿?!”他抓住蓝河的外套,“你也被抓下来了?现在比赛结束了吗?我不是让你往后退几步的吗,我们……”

“我们很好,我进了那栋房子,找到了你。”蓝河握住笔言飞的手,尽力把这份真实感传递给他,“比赛还没结束,这里好像也没有什么危险。别担心,周队他们是我在地下遇到的,他们也在找出口,所以我们临时组队了。”

像是为了响应蓝河的话,江波涛笑着挥了挥手,“你好啊,又见面了。”

笔言飞将信将疑,“你别是在骗我吧?这里真的不是蓝雨的地下训练基地吗?”

“真不是。”蓝河有些汗颜,“你怎么回事?一直觉得自己不在阿瑞斯竞赛里吗?”

“有点不真实。”笔言飞摇了摇头,“我做了个梦,挺长的,梦里我们在训练基地……嗨,谁知道呢,有时候对我来说,梦比现实还要真实了。”

他晃晃悠悠地站起身,靠在蓝河身上,冲周泽楷和江波涛打了个招呼:“我们现在就走吧。”

“你知道你是从哪个出口下来的吗?”江波涛问,“我们刚刚过来的入口已经被封死了,现在我们得再找一个。”

蓝河闻言回过头去,刚才他一门心思都放在昏迷的笔言飞身上,眼下搭档清醒过来,这才发现身后的墙壁已经合拢了,甚至连一点开合过的缝隙痕迹都没有留下。

“呃,不知道啊。”笔言飞看起来惨兮兮的,“我后脑勺被磕了一下......”

蓝河闻言立刻摸向他的后脑勺。当他摸到鼓起的包时,登时怒火攻心,恨不得抬手给笔言飞的脑袋一巴掌,“你是弱智吗!摔下来的时候就不知道保护一下你的头?!”

“我哪里知道那玩意儿力气这么大?”笔言飞疼得龇牙咧嘴,“应该没有脑震荡,就是有点儿疼疼疼疼疼疼......”

“这么看来,这里的墙壁应该是自由活动的。”江波涛分析,“阿瑞斯不会把我们活活闷死到这里,等时间一到,委员会也得派人来把我们救出去,所以一定是有出口的。”

“他们为什么要搞这么一个地下建筑?”笔言飞郁闷道,“这个地方和外面的沙漠城市太格格不入了,简直就像在破石头缝里塞了一把新的电子芯片。”

“他们很闲。”一直没说话的周泽楷忽然出声了,“我们分头找路。”

江波涛补充道:“你照顾好你的搭档,就在这附近找路吧。我们去另一边。”

“谢谢。”蓝河感激道。

等周泽楷和江波涛走去两人左手边后,笔言飞扶着蓝河的肩膀,单脚跳了跳,又左右晃了晃头。

“还行。”笔言飞长舒一口气,“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你别担心。”

“我也希望你能给我省点儿心。”蓝河和他碰了碰拳。两人沿蓝河记忆中的来路开始摸索,笔言飞趴在墙上,脸贴着冰凉的墙皮,叹了口气:“我其实还是有点害怕的。”

“你怕什么?”蓝河问。

“怕死,怕见不到你了。”笔言飞说,“下坠感很可怕,我摸不到其他东西,除了攥住枪什么也做不了。那东西就一直带着我下坠,周围都是黑的……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会怕黑。”

“然后呢?”

“然后我就摔到了地上,什么都不记得了。”

蓝河沉吟片刻,道:“别再管这个了,我们现在都好好的。”

“是啊,好好的,除了我们被困在莫名其妙出现在石头缝中间的电子芯片里。”笔言飞苦笑了一声,“我觉得我们能熬过去,但找门可能真的是个契机活。”

“说那么多,你就不能给我们立个什么马上要找到门的flag吗?”

“……可我没有那种功能啊!”

“你成功预知了两次丧尸袭击,预知到你掉进这个鬼地方,现在只缺最后一个步骤了。”蓝河推了他一把,“去,对着每一面墙都说一句芝麻开门,你能行的。”

“你觉得阿瑞斯委员会会设置这种购物口令一样的密码吗?还是声控的?”笔言飞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蓝桥,你是不是摔坏脑袋了?”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蓝河不满道,“就喊一句!万一能成呢?现在气氛这么沉重,你做点贡献,给我们找点乐子可不可以?”

笔言飞异常倔强,“我不。”

“你喊不喊?”

“不喊。”

蓝河冷静地看着他,“你不喊我就把你网恋失败还被男人骗钱的事情告诉所有同事。”

笔言飞悲从中来:“芝麻开门!”

这声突如其来的呐喊威力十足,甚至吓到了他们左边的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人把手从墙壁上放下,双双投来疑惑的目光,“怎么了?”

笔言飞大窘,“不是,是蓝桥……他逼我……我靠,丢死人了我……”

一句话未说完,蓝河与笔言飞正对面的墙壁忽然轰隆隆地震动起来,墙体向两侧退去,安文逸和叶修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后者手上还拎了个人,赫然是之前他们在第一张热带雨林地图中遇到的二十一区选手埃塞西。

蓝河和笔言飞:“………………”

“哎哟,这么巧。”叶修乐道,一只脚踏了进来,“我都找你们半天了,怎么全在……”

“别过来!”蓝河大叫道,“把门堵住!别让他关了!跑!”

“……这儿。”叶修把话说完,立刻倒退一步,“你们干什么呢?”

“逃命啊啊啊啊啊啊啊!”蓝河激动地拽着笔言飞往外跑,不忘回头提醒同样为预知天赋者震惊的周泽楷和江波涛,“快走快走快走!一会儿门又关了!”

笔言飞差点儿被他拽倒,只能一脸崩溃地跟在后面狂奔,这会儿他也不在乎面子了,连续大吼数声“芝麻开门”,站在叶修旁边的安文逸立刻别过脸去,憋笑憋得异常痛苦。

四人卯足了劲儿跑,周泽楷在最后,推了江波涛一把,自己侧身钻了过去,墙壁在他身后砰得合上了。

“我还以为我要死了。”笔言飞趴在墙上喘气,以冲刺速度跑过一个足球场的直径距离,已经让他累的快要倒在地上了,“我要杀了蓝桥……”

埃塞西被安文逸丢到了笔言飞旁边,和他靠在一起,肩膀撞到了对方。他还是那副胆小如鼠的模样,一只手握着弓箭,尴尬地打了声招呼:“嗨……”

“嗨什么嗨。”笔言飞翻了个白眼,“我现在特别累,你不要和我讲话啊,我累的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了。你往那边去一点。”

“你不是一个字儿都不想说吗……”埃塞西胆怯地争辩道,身体向一旁瑟缩了一下。

“是啊。”笔言飞说得理直气壮,“我不想讲话,所以你往旁边去一点,挨着这么近,等着吃狗粮吗?”

见到叶修,蓝河克制不住地跑了过去,忽视周围一片起哄的笑声,紧紧抱住了他。

“我还以为我见不到你了。”片刻,蓝河放开了他,居然自己先不好意思了,“情难自禁……只是抱一下而已,你不要想太多。”

叶修摸了摸他的头,笑了笑:“没事,本来也就是来找你的。你看到我情难自禁,非常能理解。”

“三军会师,辛苦辛苦。” 江波涛拍了拍手,“行啦,有节制地抒发一下情感,既然没什么问题,那我们还是尽快去找出口吧。这位二十一区的朋友怎么想?”

“我……没问题。”埃塞西愣了愣,“你们真的愿意带上我吗?”

他看起来有些紧张,似乎还在顾及当初在第一张地图时被蓝河等人拒绝的事情。当他把目光转向站在一旁的蓝河时,后者轻轻点了点头。

“反正这张地图就要结束了,竞争性也不存在了,我没意见。”他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大家相互照应一下,尽快找到出口,只要别出什么岔子就行了吧?”

“我不会拖大家后腿的!”埃塞西显得十分激动,背好他的弓箭,冲蓝河和笔言飞伸出手,“你们让我往东,我绝不会往西的……需要我帮忙扶着前辈吗?我力气挺大,要不就让我来吧……”

笔言飞一脸虚脱状,摆了摆手,“不了不了,你好好走路。”

埃塞西似乎仍对众人同意他共行的事情感到震惊,即使被拒绝也没有沮丧,一脸快乐地跑去询问自己还能帮什么忙了。最后还是叶修打发他用侦察箭去前方探路,这才安生下来。

笔言飞一脸的惨不忍睹,“他到底是怎么坚持到第二张地图快结束的……”

“能走到现在的参赛者多少都有些能力。”蓝河小声说道,“提高警惕,不管你感觉到什么,都要立刻告诉我。”

笔言飞心头一动,“你是在怪我之前没告诉你我要被抓走的事情吗?”

“是也不是。”蓝河架着他的肩膀,往上拖了拖,跟在众人身后,沿走廊向外走去,“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我们是一同参赛的搭档,但也是朋友和兄弟。所以不管你决定相信自己的天赋还是直觉,我都会相信你。”

笔言飞没有再说话。他用手狠狠抹了把脸,随即把脸转向另一边。

江波涛回过头,微微一笑,冲蓝河竖起拇指。

“大家都加油。”他说,“出了门再去中心地带,这张地图就会结束了。等我们被送回总区,休息一天,好好准备准备,下张地图也许就不会这么狼……谁在那边?”

江波涛话锋忽然一转,所有人都下意识朝前方看去。走廊拐角,一个黑影缩了回去,没等一会儿埃塞西的脑袋又冒了出来。

“怎么了?”他问,“我刚才在前面听到你们声音挺大的……”

“没事。”叶修说,“小江眼花了,你继续去前面看路吧。”

埃塞西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又消失在走廊拐角处。江波涛依旧神色紧张,“不是他。”

“你确定?”安文逸问,“现在六个人都在这里,如果你还能保证那个黑影不是埃塞西,那我们要么是遇到了别的参赛者,要么就是撞鬼了。”

“我能确定。”江波涛坚定道,“是活人,但不是那个二十一区的参赛者。但我的天赋抓不到他,一点儿思维痕迹都没听,就好像他……”

没有脑子?”笔言飞忽然说。




tbc.

“没有脑子”要和上一章提到的江波涛的天赋能力结合起来看,也许有朋友能猜到些什么。不过这个是《理想国》全文后半部的重要伏笔,所以评论区里我就不回答这个的相关问题啦,总之是活人。

喜欢的话请给我新推评,谢谢!



评论(19)
热度(30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