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20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摘要:阿瑞斯永远不为死亡负责。

全方位跟进解读:蓝河的奇妙鬼屋历险记

地下室这种危险的地方,还是别去了吧



正文:


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至少现在礼炮还没鸣响,笔言飞还没被淘汰,他还安全。

理智告诉蓝河,现在继续前往中心地带,记住这个地方,找到叶修,请求他帮忙一起回来寻找笔言飞,也许才是正确的做法。但在危险面前用理智衡量友情,是傻瓜才会干的事,他不愿成为他们之间兄弟情谊的背叛者,至少他不该在笔言飞陷入困境时撒手离去。

这堵刚刚还能轻松反转、吞走笔言飞的墙忽然坚硬得像铁壁一样,找不到任何开合的痕迹。它完全融入周围的砖缝之中,蓝河用手指抠了许久,直到指甲出血,也没能找到一点缺口。

他背靠墙壁,慢慢滑落,坐在地上,脸埋在膝盖上,胸口被愧疚和懊恼塞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水,食物,急救药,他把三分之二的补给都放在笔言飞的包里,这表示现在他除了武器和天赋,几乎一无所有。但他不在乎这个,他能捕猎,甚至有能力去淘汰一两个参赛者,但笔言飞不行,除了那把快没能量了的热感枪,就算他能预知危险,又该怎样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坚持到蓝河找到他为止?

他们都得与时间赛跑,一个在未知领域中躲避,一个需要想尽办法潜入这片为止,决不能再耽搁一秒钟了。

蓝河狠狠抹了把脸,检查大腿上的绑带。他的武器包里还有五把匕首——原本他带了七支来,一把曾经割裂了银行大厅上摇摇欲坠的吊灯,另一把沾满丧尸的粘液,被他丢弃在黄沙之下。

他打开背包,里面有一捆绳子,一颗催泪瓦斯,一张折叠成小块的防水布,一袋没吃完的压缩饼干,还有半瓶水。

希望笔言飞能靠那一瓶水撑到我找到他。蓝河满面愁容,把水瓶归置原位。

有什么小东西硌到了他的皮肤,他摸了摸口袋,掏出那把万用螺丝刀,在手心里攥了一会儿,重新放回口袋里。

他站起身,左侧肩膀抵在墙壁上,最后一次用力撞去。墙灰扑簌簌掉落下来,但嵌在上面的砖石仍纹丝不动,终于让蓝河放弃了从这里进去的念头。

他抽出一把带锯齿的匕首,拿在右手上,左手摸了摸墙壁,喃喃道:“等我,兄弟,活下去。”

阿瑞斯竞赛中,不是没有出现过参赛者死亡的情况。它们通常被分为天灾和人为两种:有的选手熬不过自然环境的变化,在委员会宣布他被淘汰、接他离开地图时,因为个人因素,死在了阿瑞斯通道外。这种情况通常是占多数的,但仍有参赛者使用天赋过度,对其他选手造成过量打击的事故出现。

阿瑞斯委员会不为此负责,这是在抽签日结果出来后,参赛者确定反馈信息时,他们默认签订的死亡约定。日后无论他们在地图里出现了什么问题,选手都负全责,即使死亡,阿瑞斯也绝不会赔偿他们哪怕一副棺材板的钱。

好在人为因素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了,但笔言飞旧伤复发,在沙漠中,他的身体素质每况愈下,这才是蓝河最怕的事。因为在某些情况下,要命的反而不是他们的对手,而是环境。

蓝河沿墙壁而行,不断摸索,试图寻找入口。倒坍的建筑物看起来像是一栋巨大的别墅,欧式尖顶,带花纹的铁架,十字架落在道路的另一侧,摔成好几段。

他沿建筑物绕了两圈,为了不被其他参赛者发现,只能冒险从缝隙中挤过去。他注意到两人之前停留的地方是这家别墅的后花园,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墙壁是半倾斜的,而笔言飞从墙壁中掉了进去——那里有一道暗门,也许就通向这家别墅的地下。

蓝河最后选择了一扇窗户,它在二楼左侧,已经布满灰尘。借由夜色,蓝河悄悄沿倾斜的墙面爬了上去,推开窗户时,飘起的白色镂空窗帘扫过他的鼻子,让他忍不住打了三个喷嚏。

蓝河双手撑在窗口,脚踩在窗框上,在确认室内没有危险后,咬着手电筒跳了下去。

由于整栋房子已经倾斜,房间里的家具全部挤在一起,吊灯和地平面呈四十五度角,蓝河跳下来时没掌握好,在地上滚了几圈,赶在撞上家具堆之前停了下来。

可以看出这里是间卧室,可能曾经属于女性:即使室内落满灰尘,也能看到床单是粉红色的,墙角有一只巨大的、掉了一只玻璃眼珠和一只耳朵的玩具熊。灾难降临前,她就呆在这里,因为被掀翻的留声机仍把一张黑胶唱片牢牢钉在面上,地板上散落着一本打开的书,摔碎的茶杯和陶瓷托盘。

蓝河匆匆扫视一遍,努力保持平衡,走向门边。木门把手已经被蛀坏了,他轻轻一碰,门就自己向外打开。空旷的房子里发出一阵咯吱声,蓝河在原地站了会儿,才贴在墙上,小心翼翼地跨出门去。

二楼走廊上空无一物,墙壁上有几颗钉子,也许曾经是用来挂照片或者装饰画的。走廊扶手还算结实,布满灰尘,左侧有两扇门。尽头黑黝黝的,看不出究竟有没有窗户,或是已经堆满了杂乱的物品,堵住了那一头。

蓝河踩在楼梯上,握紧扶手,小心翼翼地向下滑。咯吱声不断传来,但根本没办法克制住,就算这样会惊扰到丧尸或其他参赛者,他也无能为力。

他滑到一楼,刚落地便踩空了。地板年久失修,木头已经老化破损,瞬间断成了两半。蓝河拔出陷进去的脚踝,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胸口。等心跳平复了些后,他去查看前门,但那里已经被堵死了。

没有退路了。他想,现在我能做到的,只有尽快找到笔言飞,然后沿原路返回。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蓝河的心情也愈发焦急,千斤重的石头和重力倾斜压在他的体内外,挤得他喘不过气来。当他的手摸上地下室的门时,门把手迅速冻结,一层冰附在上面,散发出肉眼可见的丝丝凉烟。

失控。

蓝河的脑海里顿时蹦出这两个字。他不能再耽误了。他拉开门,打开手电筒,照向黑漆漆的地下。一股沉重的灰尘扑面而来,和他撞了正着。

蓝河忍不住咳嗽起来,声音在空旷的室内来回碰撞。他的眼睛酸痛,似乎有蚂蚁钻了进去,但这只是灰尘带来的错觉而已。过了好一会儿,那些灰尘终于散去,蓝河重新举起手电筒,照向倾斜的楼梯下方。

当他抬头看向悬挂在楼梯上的灯泡时,数只金属触手忽然从黑暗中飞出,如鬼魅般将他的手脚死死缠住,在他奋起反抗之前,猛地将他拉入了地下室。

木门被风带得晃了晃,几秒钟后,咯吱咯吱地关上了。

室内恢复死寂。



另一边,叶修忽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安文逸问。

“我好像听见蓝河的声音了。”叶修环顾四周,“你听见了没?”

安文逸摇了摇头。

他们周围依旧是倒坍的建筑,断成好几段的路灯和凹陷的道路。天似乎快要亮了,一抹亮白在道路尽头隐约可见,像婴儿室里弥漫的柔光。阿瑞斯委员会一准儿是又加快了时间,第二张地图的娱乐性正在逐渐消失殆尽,这说明他们该回去了。

叶修往前走了几步,裤脚忽然被扯住了。他低下头,只见他的精神系趴在地上,咬住他的裤脚,呜呜低吼。

“你干什么?”叶修觉得不太对劲,“我应该没有让你现在出来吧。”

纽芬兰白狼力气很大,后脚蹬地,使劲一扯,叶修差点儿被他拽倒。

“你的精神系?”安文逸问,他们没有链接,安文逸也不是叶修的向导,更没有超高数值的匹配度,现在他是看不到叶修的精神系的。

叶修嗯了一声,扶住路边的消防栓,稳住身体,“不知道它在干什么,忽然就跑出来了,现在一直拽我走......”叶修忽然想到了什么,蹲下身,询问他的精神系:“是不是蓝河?”

白狼这才放开他,仰起头颅,在黎明的街道上发出一声悠长而悲凉的狼嗥。

这下他可以肯定了,蓝河的声音并非来自周围,而是来自他的意识云。在之前决定四人分开行动时他们就链接过一次。如果哨兵和向导的匹配度高过一定水平,后续双方仍有接收能力的情况会发生,也在情理之中。

“是蓝河。”叶修说,“他遇到了点儿麻烦,求救信号用向导的意识云传递过来了。”

安文逸心领神会,把背包背好,“我们往哪个方向走?”

“不再多问我几句?”叶修说。

“问什么,难道我要阻止你去找他们吗?”安文逸推了下眼镜,“我不认为自己能左右得了你的决策,更何况当初我去兴欣,也是认为你不会出错。而且问了也只会被发狗粮,叶神,你得有点儿自觉才行。”

叶修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纽芬兰白狼。后者在得到暗示后,转身飞奔向另一条街区。

“走吧。”他说,“我得先解决一下终身大事的着落安全。”




tbc.

本日二更,之前也有断更,各位别忘了看前面错过的内容。

(悄悄追更/养肥再看,不如小小点赞。评论、推荐更好。谢谢各位!日更动力↑)

评论(17)
热度(27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