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17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摘要:“阿瑞斯设计组会不分昼夜地坐在操作台前,把那些数据放进地图里。虽然代码是假的,但一旦出现在我们面前,就全成真的了。”

“我们会死吗?地图已经愈发真实了,有时候我会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参加一场比赛,还是在现实中逃亡。”

他们面前仅有一个出口。

一份来自十六岁至今的礼物。



正文:

 

银行大厅混乱又肮脏,地面潮湿,墙皮扑簌簌地脱落,腥臭的气味与黑暗从墙角生长出来。走廊两侧的门原先都是完整的,直到大地忽然开始颤抖,木门上出现一道劈开的裂缝,随震动不断扩大,最终在门板中心形成一块空缺。

蓝河找不到叶修,失落城市中的废弃银行,荒无人烟的沙漠地带,很明显就不是什么好地方。但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把叶修遗失在哪里了,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就站在这座废弃的银行里,双脚开始朝那些木门走去。

他的行动不听使唤,一开始是手脚,再是脑袋和视线。第一扇门里是空的,尽管落满灰尘,但家具陈设都算完整;第二扇门里,地面上散落许多针剂,一些干涸的血液凝固在针头上,像是沾在蛋糕上的霉菌;第三扇门里传出的尖叫声大得吓人,几乎要震破他的耳膜,撕碎他的神经,好从那里吸出血来。而第四扇门有些不同,它是透明的。当他靠近时,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正从内向外瞪视,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房间。

蓝河察觉到自己重重呼出一口气,口鼻周围的空气正迅速凝结成霜。他试着握拳,却发现依旧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于是他开始朝对面的房间走去。那里更加与众不同,几乎占据了一整面墙壁的玻璃将走廊和房间一分为二,当他举起手电筒时,能清楚看到整齐悬挂在房间里的一排丧尸。

他们苟延残喘,全身上下仅有微量电荷在维持活动供给,破损的脑袋里独独剩下生吞活剥的念头。他们的脸几乎都要裂开了,从额头延伸至嘴角的疤痕将皮肤撕裂成两半,腥臭的血不断滴落,地面上铺满排水用的网格通道。

蓝河难以抑制内心的恐惧,踉跄着到退两步。他的手臂撞在了身后的担架床上,破碎的枕头摔落在地,溅起漫天的灰色羽绒雪花。手电筒滚落在地,蓝河弯下腰,伸手去捡,忽然看到玻璃下方刻着一行清晰的小字:

“去死吧,天赋者。”

蓝河忽然起身,重新用手电筒照射玻璃墙内悬挂的丧尸群。当光线回到它们的脸上时,一切都与之前大相径庭——熟知的,陌生的,仅有点头之交的天赋者们,那些脸庞代替了破损的头颅,像等待宰杀的牛羊般,被天花板上垂下的铁链牢牢束缚住。

“去死吧,天赋者。”

这句话宛如魔咒般深深钉刻在他的脑袋里。在他身后,所有的门一齐震动起来,砰砰作响的巨大声音令蓝河恐惧不已。他开始奔跑,沿着陌生而漫长的走廊奔跑,身后的丧尸群破门而出,骨骼扭曲,行动诡异地朝他跑或爬来,速度快得难以想像。

逃生楼梯前有一块闪烁绿光的指示牌,门外是阳光,灼得人睁不开眼睛;有一段不知通向何处的长长楼梯,一头扎进阳光中,另一头悬在半空。

身后的咯吱声愈发清晰,毛骨悚然的喘息声仿佛就在耳边,蓝河跳进逃生楼梯,下一秒,阳光散去,红桃木楼梯消失,空气中弥漫消毒水的气息。

他跌了下去,跌进永无宁日的至暗。


蓝河猛地坐起。

这一下有些狠,他使劲闭了闭眼睛,努力缓解脑袋里的眩晕感。一连串星光从封闭的黑色视线中闪过。半晌,蓝河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叶修与他挨得极近,鼻尖几乎贴到他的。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蓝河:“……你在干什么!”

“看你在发抖,怕梦魇了醒不来,正准备掐你呢。”叶修与他拉开些距离,“现在好点儿了?要不先把我的手放开再说吧,你劲儿有点大……”

蓝河这才注意到,赶忙松开他的手。

“……还有点儿疼。”叶修揉了揉指关节,“梦到什么了?”

提起这个,蓝河有些郁闷:“其实就还是之前的事。我感觉我现在对丧……那什么阴影挺大的。不说这个,现在你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叶修说,“不过也没什么感觉。听小安说我一直没醒来?”

“早上起来我发现你在发烧,检查了一下就看到伤口了。”蓝河忍不住抱怨,“当时受伤了为什么不说?这种事情瞒着我们也没什么好处啊。”

“我的错。”叶修笑道,“本来以为回来时怎么都能遇上别的参赛者的,怕你们担心就没说,没想到是我逞强了。”

“下次不能这样了。”蓝河叮嘱道。

叶修点头:“一定。”

蓝河起身去检查杂货店的安全设置。笔言飞贴在门框上的红外监视器仍在持续工作,周围没有任何人靠近的迹象,他松了口气。

“他们去哪里了?”

“去找新的地方了。”叶修说,“小安觉得虽然微草的人不会再回到这里,但不排除有人会尾随他们,得知我们的去处。我们得做好准备,天一黑就换个新地方。”

蓝河点了点头,看向外面愈发暗淡的天色:“我睡了多久了?”

“一两个小时左右。”叶修说。

“可高英杰和刘小别离开时,最多还是正午吧。”蓝河搓了搓手臂,有些疑惑,“居然开始降温了。现在这个架势,应该已经到傍晚了?又修改时间了吗?”

他边说边打了个喷嚏。想起十区因为发热而许久不见的周泽楷,以及自己费尽千辛万苦得到的宝贵药物,蓝河决定回到杂货店里,避免滋生的病菌也让他倒下。

“可能是因为他们看够这张地图了。”叶修说,“已经满十五个人了?”

蓝河点了点头。眼下看来,安文逸约莫是没有告诉叶修他去找药的事情。但不说也好,他不想因为这个问题和叶修起争执。

过了不到十分钟,安文逸和笔言飞就回来了。笔言飞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了一堆干燥的木头,整整齐齐码在臂弯中,堆放在地上。

“你们在哪儿找到的?”蓝河问。

“谁知道呢。我们去了西南方向,走到大概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时,就看到地上有这么一堆木头。”笔言飞边说边坐在地上,咳嗽了两声,“外面风沙特别大,我还以为我们走进了沙丘漩涡,我们可能得等风小点儿再走啦。”

叶修瞥了眼堆放在地上的木头,道:“是委员会放的吧。”

“你怎么知道?”笔言飞奇怪道。

“在这种地方有能力放置补给品的,除了委员会,也没有其他人了吧。”叶修笑笑,“还是说你觉得是哪个好心的参赛者留下的?”

“我检查过了,这堆木头上没有问题,应该可以排除是参赛者所为。”安文逸补充道。

“但是这件事有点奇怪......”蓝河琢磨了一会儿,出声道,“往期的比赛我们也看过,阿瑞斯委员会放置新的补给品时,多半会选择一些普通的地方。你们具体是在哪里找到木头的?”

“就在路中间。”安文逸说。

“那确实不太对。”蓝河说,“应该是别的参赛者首先发现了这些木头。但是在他带这些木头回去的路上,发生了什么意外......之类的事情。我不知道,也许是参赛者争斗,或者是什么野兽袭击了他,否则没人会把可以在夜晚救命的木材随便放在路中间的。”

四人沉默,目光不由自主地停驻在那堆木头上,陷入沉思。

“你知道那些丧尸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吗?”叶修忽然说,“用三维投影。阿瑞斯设计组会不分昼夜地坐在操作台前,把那些数据放进地图里。虽然代码是假的,但一旦出现在我们面前,就全成真的了。”

阿瑞斯委员会就像上帝,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普通人则像贵族群体一样坐在罗马斗兽场的观众席位上。前者有能力主宰战场上发生的一切,更改天气,放逐野兽和异生物,而后者可以在每淘汰一个参赛者时,发出欣喜和期待的激情欢呼,就像在看一群死斗的困兽,为几段小小的木头拼个你死我活。

“我们会死吗?”想起笔言飞曾经提到过的预感,蓝河小声问道,“地图已经愈发真实了,有时候我会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参加一场比赛,还是在现实中逃亡。”

叶修没有回答出是否,他抬起手,摸了摸蓝河柔软的头发。

“我们得一直在一起。”他说。

这样一句普普通通的承诺,却猛地敲打进蓝河的心。

似是话题太沉重,而气氛走向有些不对,安文逸右手握拳,放在唇边清咳了一声。

“那条项链。”目光落在叶修的手腕处,蓝河顿了一下,“我以为弄丢了,没想到在你那儿。”

“什么话?明明是你自己送给我的。”叶修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起这个。

蓝河奇怪道:“我什么时候送给你这种东西了?”

“这就忘了?”叶修叹了口气,“你十六岁那会儿忽然跑来兴欣,说是你过生日,结果临走时往我房间门口放了个盒子……”

笔言飞和安文逸顿时一脸八卦地看了过来,蓝河赶快伸手,捂住叶修的嘴。

“没有这件事!”他表情尴尬,“我从来没有给你送过这种……”

“定情信物。”一旁的笔言飞凉凉地接话。

蓝河挥手往他脸上泼了一捧水:“你冷静一点。”

“......哦。”笔言飞抹了把脸,“谢谢你,早上起来我还没洗脸呢。”

蓝河懒得和他贫嘴,转头问安文逸:“你们找到地方了?”

“出去时遇到了五个参赛者,可能是和土狼群硬碰硬了,损失不小。”安文逸说,“原本我们是看上了一块地方的,可他们进去了,我们不好再明争,打算先回来看看你们的情况再议。”

“做得很好。”叶修说,“永远别和末路之徒争夺生存资源。

“虽然叶神你这么夸,我挺开心的,但我们可能真的找不到晚上住的地方了。”笔言飞有些发愁,“我总有点儿不好的预感......”

“打住!”蓝河制止他,“在你分清你的天赋和直觉之前别说这种鬼话。”

“我们再出去看看。”安文逸站了起来,“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再出去碰碰运气,也许会出现转机。”

“你们两人没问题吗?”蓝河问。

“我能防护,他能预知,有什么危险一定可以立刻躲开。”安文逸说,“比起我们,叶神才是你最该担心的吧。如果出了什么事,请你一定照顾好他。”

他边说边往驻守原地的两人身上各拍一下,一片六边形晶状棱体边突起,继而迅速融进叶修和蓝河的皮肤中。

“遇到危险就立刻回来。”叶修说。

他们点了点头,拉好外套拉链,转身出去了。但不出十分钟,安文逸和笔言飞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卷起一地的飞沙。

“我们遇到大麻烦了。”安文逸说,“大漠漩涡,磁场混乱,沙丘尽头出现极光……委员会的行动要开始了。

他拿出口袋中的指南针,里面的指针循环打圈,像一颗埋在炸弹深处、岌岌可危的心脏,不断疯狂跳动。



tbc.

不好意思好几天没更新,前两天忽然去交一宿舍人的论文,昨天又是高中开放日,于是一个过渡章节硬生生拖到今天......接下来就是搞大事了。恢复日更。

(悄悄追更/养肥再看,不如小小点赞。谢谢各位!喜欢的话愿意评论、推荐就更好了!日更动力值MAX)


评论(23)
热度(24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