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换头像狂魔
文杂,唠叨。慎重,持谦。

【一周零一江/20点】《食髓知味》

 @周江牌食品加工厂 感谢邀请。小江生日快乐。❤

周江/哨向与原作向并存设定



周泽楷的精神系丢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个精神系,能自己跑哪儿去?”方明华说,“小周,你再好好想想,到底怎么回事?”


周泽楷没办法回答他,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轮回刚刚结束主场对战贺武,那边他们刚刚赢得比赛,这边他的精神系莫名其妙就没了。


“精神系也能跑丢吗?”周泽楷去请教队医。他被这件事折磨了好多天,感觉自己精神状态大不如前。


“理论上是不会的。”队医说,“但最近有一种说法,如果某个哨兵遇到一个他十分想要得到的向导,那么他的精神系就会主动上前,缠住对方,直到这位向导同意绑定为止。”


“这也太耍流氓了吧。”方明华汗颜,“但队里哪儿有向导能给小周遇到的?难道是在贺武那边?”


“这得问他自己。”队医说完,和方明华一起,朝周泽楷看过来。


方明华严肃地问:“小周,怎么回事。”


“呃,真不知道。”周泽楷说。


“也许是你已经遇到了,但想要拥有他的想法只出现在你的潜意识中,所以没感觉到。”队医说,“丢失精神系的具体时间还记得吗?”


周泽楷努力地想,想了许久,最终徒劳地摇了摇头。


“不知道。”他很沮丧,“忘了。”


方明华恨铁不成钢,却还是陪他离开医务室。这几天来,周泽楷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了,训练倒是仍像以前那样很少出错,但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他的疲惫写在脸上,且每日剧增。


“现在怎么办?”方明华说,“问也问了,答案姑且也算知道了,但你对对方是谁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们上哪里去找这个人?”


周泽楷也很郁闷,“在贺武?”


“那也不好找。”方明华帮他回忆,“那天比赛,除了贺武的职业选手,还来了一些随队成员,而且听说台下还有他们的青训营小朋友在。这么多人,你打算怎么找?”


更何况那天的比赛是公开的,除了两边俱乐部的相关人员,也有不少轮回和贺武的粉丝。周泽楷在比赛开始前后都见过一些,虽然对谁都没印象,但他也不敢保证这些人不是一个选项——毕竟他已经奇特到连精神系都能丢了。


“回去上网查查,我们再想办法。”见他愈发不言,方明华安慰道,“我帮你一起,你再想想,有没有遇到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人。”


“嗯。”周泽楷歪了下头,“贺武的队长?”


“……他也是个哨兵。”方明华被他雷到了,“小周,你不能因为他在开赛前和你握过手,就觉得对他印象最深刻了。这只能说明你们仅仅是见过而已。”


周泽楷哦了一声,追问:“什么是印象深刻?”


“就是你觉得这个人很有特色,那些特点能让你记住他,并且每次遇到同样的情况,你都能想起来。”方明华很耐心地解释,“不管是烦人的还是优秀的,这都叫让你印象深刻。打个比方,你对我的印象是什么?”


“有对象。”周泽楷的言语中透露出一种羡慕。


“……行吧,这也算一种印象。”方明华循循善诱,“随便提一个联盟的人,说说你在联想到他时,第一个想到的词是什么。”


“黄少天。”周泽楷说,“话很多。”


“对!这就叫印象深刻。”方明华情不自禁地鼓掌,“你太聪明了,一点就通。现在再想想,贺武的人里,有谁是你记得名字,又能形容得出来的?”


周泽楷恍然大悟,忽然想起谁是向导了。这人不在轮回战队,正如方明华所说,他是贺武的人。


周泽楷也觉得神奇,因为他只见过江波涛几次,算起来还都是友好的主场客套。他不知道原来自己正在潜意识里渴望那个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向导,但他的精神系十有八九就去跟江波涛了。不为别的,为了轻度颜控的周泽楷。他真的很喜欢有酒窝的男孩。


“江波涛。”周泽楷说,“他很可爱……嗯,能听懂我的意思。他很好。”


方明华睁大眼睛,“谁?”


“江波涛。”周泽楷重复了一次,“我很喜欢他。”


方明华被震慑住了,好半天才缓过来,眨了眨眼睛。


“我的天,居然是他。”方明华说。


“有什么问题?”周泽楷不懂他的意思。


“我本来打算等你的事情解决了,问问你的意思。”方明华说,“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把他挖到轮回来。”


“哦。”周泽楷说,“好。”


“这就同意了?”方明华问。


“我很喜欢他。”周泽楷的耳朵尖有些红。


方明华逗他,“看来以后不一定只有我有对象了。”


周泽楷含糊地应了他一句,没说对也没说不对。


但方明华认识他太久了,久到从头到尾,俱乐部里的人都说方明华像在养小孩。他把周泽楷的性格摸得很清楚。


现在,方明华能从他的眼睛里,清楚地看到他的欣喜和期待。这大概就是他为什么不反驳的原因。




周泽楷说走就走,高铁票一订,直奔南京。


在他的精神系丢失半个多月后,一踏上另一边的土地,他就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他敢肯定,他的精神系就在这里,就像方明华和他自己理解的那样,那只鹰成了一个蹭吃蹭喝的流氓,赖在一个几乎称不上认识的向导身旁,尽做些也许人家根本不愿意做的事。


周泽楷脸皮很薄,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已经变得手足无措起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和江波涛解释,然后要回他的精神系。这件事实在是太难办了。


贺武的俱乐部坐落在市区的另一边,周泽楷拦了出租车过去,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目的地。


他与精神系之间的联系正在飞速加剧,那只烦人的鹰就在附近,周泽楷可以清楚地感觉到。


但他不知道要怎么去找江波涛。虽说职业选手私下关系都不错,但不代表人人都喜欢不请自来。更何况他是别家战队的队长,说话必定多思忖几分,总不能一进去就告诉他们“我的精神系丢了,请让江波涛出来一下”吧?


周泽楷愁得要命,站在贺武俱乐部的楼下,沿花坛一圈接一圈地走,怎么想都觉得不合适。


大约二十分钟后,有人从俱乐部的楼里出来了,一眼看到周泽楷,试探地叫道:“周队?”


周泽楷一回头,江波涛站在他身后,手上抱着一个巨大的纸盒,看起来摇摇欲坠。


周泽楷第一反应就是快点走过去,帮他把那盒东西拿住。


“真的是周队啊。”纸盒被从手上拿走的一瞬间,江波涛松了口气,“我还担心自己看错了呢。周队来贺武有事吗?”


“有事。”周泽楷说完,自觉又把天聊死了,赶紧接出下一句,“我的精神系丢了。”


“丢了?”江波涛愕然,“真的丢了?”


周泽楷沮丧地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还以为这种剧情只存在于那些网络小说里。”江波涛说,“周队进来吧,我和队长打声招呼,坐下来慢慢说。”


贺武的队长正在会议室给他们复盘,江波涛进去说了情况,便喊了暂停,自己出来,和周泽楷握了下手。


周泽楷想起方明华被自己雷到的那一幕,顿时觉得自己当时说话很不经脑袋。


他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回来,说:“打扰了。”


“哪里话,能帮上忙我们也很高兴。”贺武队长说,“只是我们贺武的向导也不算少,问起来可能会比较费时间,主要还得靠周队自己。”


周泽楷点了点头,“我明白。”


“小江,你带周队在楼里四处走走,问问那天一起去过比赛现场的向导都有谁。”贺武队长转身叮嘱,“记得按时吃饭。”


“知道了。”江波涛说。


队长点了点头,又和周泽楷打了声招呼,回去继续带复盘了。贺武的团战能力很强,整支队伍的水平正处于上升期,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训练和复盘上,拼命成这样,谁都能理解。


“不去复盘?”周泽楷问。


江波涛带他走旁边的路,说:“不用啦,队长心里有数,他让我来带你找,就说明我看不看这次的复盘都OK的。”


周泽楷哦了一声,走在江波涛的左手边,穿过一条宽敞的长廊。


他又问:“你怎么了?”


江波涛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


“周队是说队长刚刚叫我按时吃饭的事情吗?”他有些不好意思,“说来惭愧,上次去上海比赛有些紧张,饭也吃不下,回来就犯胃病了。”


“你没说。”周泽楷也不太敢相信。当时他见到了江波涛好几次,气色都还不错,唯一的问题就是嘴唇颜色太淡了。现在想想,原来是他的胃一直不舒服。


“说了也没用呀,说出来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江波涛笑道,“谢谢周队关心。我们走这边。”


贺武俱乐部的楼不算大,但胜在修得很舒适。周泽楷走了大约五分钟,才后知后觉,他可能是跟在江波涛身后,进了他们的宿舍区。


“这是宿舍楼?”周泽楷问。


“嗯,对啊。”江波涛说,“我想先回去找点东西,我们再行动。周队可以吗?”


周泽楷的心底窜起一种难以言喻的高兴,因为江波涛允许他去他的宿舍了,别人见了几次面,恐怕都不会有这个待遇。


“好的。”周泽楷说。江波涛的左手在他的右手旁边晃来晃去,他要强忍住内心的冲动,才能克制自己不要去牵住对方的手。


周泽楷深感自己这次是要栽了。


如果他的精神系也在这里的话,就说明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希望尽快接受天命的安排。


江波涛住的是两人间,一人分了一半,最最干净整洁的是他那一边,另一边也只是忘了叠被子而已。


“别看他今天只是忘了叠被子,之前可是什么都让我来收拾的。”江波涛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笑道,“感觉自己像个跟在儿子屁股后面收拾玩具的老妈子。”


周泽楷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觉得江波涛实在太可爱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呃,好像有点热。”江波涛的脸微红,“稍等一下,我去开窗户透透风。”


他边说边走到窗边,刚一推开,一股强风猛地吹了进来,力道之大,差点儿把他掀倒。


一只海东青扑着翅膀,缓缓落在窗台上。


周泽楷啊了一声。


“你能看到?”江波涛有些惊讶,又像是意料之中,“它是只很漂亮的鹰。”


周泽楷招了下手,他的精神系听话地飞了进来,钩爪轻握住他的手臂,停在上面,啄了啄收起的翅膀,先歪歪头看周泽楷,又继续盯江波涛。


周泽楷摸了摸它的羽毛,说:“嗯,海东青。”


“能找到真是太好了。”江波涛也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脊背,“一开始你说精神系丢了,我还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自从和轮回比赛结束,准备回南京时,它就一直在我身边了,怎么都赶不走。”


周泽楷摇了摇头,“它很难赶。”


“是挺倔的。”江波涛笑道,“周队,你忽然来南京,怎么和队里说的?”


“呃,考察?”周泽楷说,“就随便说的。”


他不敢现在就告诉江波涛,我们想挖你来轮回。他怕江波涛觉得他是一个会给出不切实际的承诺的人,而且这个印象深刻得不够正面,他希望他在江波涛的印象里是很优秀的。


连精神系都能丢掉,可见他是个多不靠谱的哨兵啊。


江波涛又看出了他的想法,安慰道:“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很正常。一定是因为你的精神系太有想法了,这么独立,还这么帅,我觉得超级酷。”


“真的?”周泽楷问。


“真的!”江波涛保证。


周泽楷没有接话,但他相信江波涛一定能看出来他现在有多开心。江波涛的酒窝若隐若现,像一块拓板压在他的心上,留下清晰的痕迹。


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觉得有什么正在呼之欲出。


周泽楷猛地倒退一步。


“我要回去了。”他说。


“这么快?”江波涛问,“不留下来玩儿一天吗?”


“不了,回去还有事。”周泽楷摇了摇头,“下次。”


江波涛笑了,“好,那就下次。”


他送周泽楷出门,一路送到俱乐部楼下,加好对方的微信,和他聊聊他的海东青,又说起荣耀,这似乎是他们永远不会腻掉的话题。


这次周泽楷的精神系很听话了,没有四处乱跑,也没有忽然走丢,只是停在他的肩膀上,临走时又飞到江波涛的肩膀上,用尖锐的喙轻吻他的脸颊。


“它好像很喜欢我。”江波涛开心地说。


“嗯。”周泽楷说,又在心里补充,我也是。


临走前,江波涛给周泽楷看他的珍珠鸟,但也只有一眼,小家伙害羞地飞回高维度空间,说什么也不肯再出来了。江波涛说还是第一次见到它这样,一定是因为周泽楷太帅了,连精神系都会不好意思和他对视。


但经过这一次,周泽楷已经很懂精神系了。江波涛骗不到他,因为潜意识向来不会骗人。


他只想尽快回上海,好去商量什么时候才能把江波涛挖到轮回来。如果可以,他也想住两人间的宿舍,一半分给江波涛,每天睁开眼睛都能看到。


海东青发出愉快的尖啸,展开翅膀,冲上蓝天,向未来飞去。




end.

我真喜欢他们。

评论(18)
热度(493)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