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1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摘要:

每个人的灵魂中也有三种品质:理性、激情和欲望。

                                  ——柏拉图《理想国》

阿瑞斯是竞赛,同样也是战场。



正文:


梁易春快步行至五楼走廊尽头的房间,用力拉开门,发出一声巨响。

训练室内,所有人停下手,齐齐望向门口。

低温空调嗡嗡运作,空气里结满各种微弱信息素的气息。他环视一周,目光最终停留在西南方的角落处,沉声道:“蓝桥,出来一下。”

维持刚刚将训练对手过肩摔动作的青年立刻站直,低声说了句抱歉,捞起搭在窗口处的衬衫,越过众人,匆匆跟了出去。

门在两人身后合上。

一上午的格斗训练,令青年沾了一身的湿汗,那件贴身的白色背心几乎就要完全呈现出他的皮肤颜色。此时忽然静下,骤降的气温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赶快把手上的衬衫穿好,系上纽扣。

“什么事情这么急?”他问,“咱们去哪儿?”

“去十二楼的办公室。”梁易春只回答了一个问题。

走廊光线充足,天光敞亮,沉默却令空气不断凝聚负重。梁易春接连摁动电梯按钮,就在他快要破坏掉这层电梯的运行系统时,青年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你平时可不会这样。”他说,“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在烦什么?”

梁易春看了他一眼,垂下手臂。两人跨进电梯,平稳上升的过程中,青年注意到老友的手正在发抖,手指微微蜷缩,僵硬得仿佛每一块指尖上都挂吊难以承受的负重。

“蓝河。”梁易春更不对劲了,连声音都变得比刚才要沙哑,“阿瑞斯要开始了。”

阿瑞斯(Ares),战神永恒的名字,在本世纪引申为由喀迈拉药品公司投资进行的残酷竞赛,针对所有天赋者人群(即拥有不同基因的超能力使用者)。该比赛每三年召开一次,而战利品,则是由喀迈拉药品公司提供的补给品,内容足够获胜区的所有公民使用三年。

参赛人选全部由喀迈拉旗下的电子研发中心提供的智能机器随机选出,二十二个区,每区产生两名选手,在“抽签日”当天由阿瑞斯委员会秘密通知,并签署相关合约,保证参赛选手本人在该赛场上最后的生死存亡,均与喀迈拉公司及艾瑞斯委员会无关。

阿瑞斯与其他竞技比赛模式相仿,选手们需要互相竞争,最终角逐出第一名。但阿瑞斯与其他比赛的区别也正在于此:阿瑞斯只要求产生冠军。

——换句话说,这个赛场上,只有最后一个人能“活”到最后。

蓝河一怔:“才过去了不到两年……”

“命都在他们手里。”梁易春声音低沉,“他们随心所欲惯了,时间算什么?”

二十二个区域,二十二个组织队伍,四十四个参赛者,独独只会产生一个绝对的赢家。

“蓝雨……”蓝河说,“名单下来了吗?”

梁易春没有回答。

“你来找我,应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吧。”蓝河摩挲着手腕,“连你都会这么不安……”

叮的一声,顶上指针定格在数字12上。梁易春几乎是要从门缝中挤出去。

“大春,说实话。”蓝河走出电梯,看着好友仓促的背影,语气平静,“那个人是我吗?”

沉默。

梁易春嗓子沙哑:“去办公室再说。”

蓝河心下了然。

整个十二楼均采取圆形设计,无论从哪个方向前进,最终会绕回原地。蓝河走在梁易春身后,看他敲响办公室的门,握住门把拉开。他的手终于不抖了。

圆桌上散落大堆纸质资料、电子数据册和各种颜色的记号笔。喻文州站在全局光脑前,见他们来了,示意旁边的员工先行离开。

“下午好,蓝桥。”喻文州笑道,“坐吧。”

隔开直径距离,蓝河在靠近门的位置坐了下来。梁易春一反常态,走向喻文州,将手中的牛皮纸文件袋轻放在圆桌上后,似乎并没有落座的打算。

“辛苦了。”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介意我和蓝桥单独聊几句吗?”

梁易春一怔:“那关于阿瑞斯竞赛的后勤工作......”

“具体事宜还要再确认一下,之后我会联系你的。”喻文州说。

蓝雨的年轻领袖已然下了逐客令,态度温和又强硬。梁易春不好再征求,只好听从安排,转身离开圆桌。路过蓝河身旁时,他尚未回头,径自走了出去,关上门。

“他心情不太好。”蓝河回过头,解释道,“喻队,你别怪他。大春平时不是这样的人。”

“我明白。”喻文州点了点头。

喻文州关闭光脑,在蓝河的正对面坐了下来:“你对艾瑞斯了解吗?”

“我为此受训。”蓝河答道。

喻文州一只手轻压在文件袋上,轻轻一推,送到蓝河面前:“拆开看看。”

蓝河手上动作不含糊,迅速拆开了那份轻如鸿毛的文件袋。即使接下来映入眼帘的是清楚写着自己名字的档案信息,他依旧心如止水,没有掀起一点波澜。

蓝河抬头,看向喻文州:“喻队,我看完了。”

“这么快?”

“我被选上了。”

“那么,你没什么想说的吗?”喻文州始终注视着他的眼睛,“即使为参加阿瑞斯而进行长期训练,但真到了被选上的那天,我相信大部分人仍是不能接受这种安排的。”

“我可以接受。”蓝河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有的人把阿瑞斯当责任,有的人避之若浼。”喻文州道,“我们都生不逢时。所以在你做决定前,我希望你想清楚。”

蓝河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遮蔽他深褐色的瞳孔。

“阿瑞斯的胜利很难获得吗?”蓝河问,“您之前和黄少被选上的那一次......”

“老实说,够呛。”喻文州坦言道,“好在我有少天。”

三区获胜那年的艾瑞斯录像带仍滞留在蓝河的光脑记忆库中,曾经反复播放不下千次。他自然明白那次比赛赢得有多么艰辛,而胜利又是如此的宝贵和难得。

但喻文州和黄少天挺过来了,他们几乎是踩着别人断裂的脊椎骨,在泥沼中求得生存,他们搀扶彼此、茹毛饮血地度过了那段时间,最终拔得头筹,拿回了属于蓝雨的当之无愧的宝物。

忆及这里,蓝河抬起头,目光坚定。

喻文州又道:“蓝桥,你确定吗?一旦我反馈出信息,你就必须去参赛。谁都不能顶替你。”

“我知道。”蓝河闭了闭眼睛,“但三区和蓝雨是我的家。”

其意义不言而喻。

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好吧。我会向委员会反馈你的信息过去的。”喻文州沉吟片刻,道,“比赛流程尚未公布,我们只能先按照之前的方案来。”

“请问这次的另一个人选是?”

“笔言飞。他的通知下来得要比你早一天。我想你们应该很熟了。”

蓝河愣了愣,登时心下了然。至此,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梁易春今天会显得如此暴躁不安。

“之后所有事情都会同时通知你们。这段时间就再培养培养你们的默契吧。”喻文州说,“尽全力,但无论如何,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蓝河点了点头:“谢谢喻队。”

他站起身,将座椅推回原处,礼貌示意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偌大的会议办公室重新归于平寂。

喻文州独自一人坐在圆桌前,身体微微后仰,轻靠在椅背上。

“是个很温柔的人,又太坚强了。”喻文州说,“挺稳重,也很有礼貌,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接到阿瑞斯通知后没有摔门走的人。”

圆桌上,喻文州的手环通讯器骤然射出一道光,在他面前舒展开来,由此延伸出一块长方形的光斑。尖锐的光波来回抽动几下,投影出通讯器那头的人。

“我就说,叫蓝河来准没错的。”

“后悔了吗?”喻文州问。

“有点儿,不过也还行。”对方摆了摆手,“简直是给你们送了个强辅助上门。”

“这些年蓝桥的考核数据很漂亮。”喻文州赞同道,“就冲这个,我得好好感谢您。”

通讯器那边的男人叼着烟,听到这话时,冷不防呛了一口。

“你嘴巴怎么这么毒?”

“彼此彼此。”喻文州微笑道。

针尖对麦芒不算危险,但越彬彬有礼的alpha越令人难以招架。对方咬着烟卷,含糊不清地转移了话题:“成了,现在这个事情就算是解决了。这次算我欠你的。”

“说到这个,您打算怎么偿付?”喻文州饶有兴致地询问,“我这边倒是有几个还不错的方案,您可以考虑看看。比如一区下个季度百分之三十的补给——怎么样?这么点小钱小东西的,我想叶前辈也不会吝啬吧。”

“不好意思,兴欣向来从简,一分钱都是掰两半用。”叶修回答得理直气壮,“文州,才多久没见过,你这是跟谁学的狮子大开口?怎么不直接带蓝雨去抢呢。”

“三区要养的人很多。”喻文州微笑道,“那前辈是给还是不给?”

“不给。”叶修干脆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那算了。”喻文州叹了口气,“前辈的人头比阿瑞斯冠军还难拿,我们还是下次再谈吧。”

“下次去和我们老板娘谈。”叶修说,“我只是个打工仔。”

他说完便切断了通讯。

喻文州静坐片刻,开始动手收拾桌上零散的文件和记号笔,还有抽屉里藏着的一袋奥利奥。昨天晚上黄少天开会时偷吃,临走忘了拿上,这次特意嘱咐喻文州记得把他的夹心饼干带回家。

黄昏降临,橘红的夕阳染红大半个天空。从穹顶的透气窗向外看去,大片的火烧云连绵起伏,积压得厚了,缓慢向风的风向移动。

片刻后,喻文州的通讯器又响了起来。

“又怎么了?”

“咳,忘了件事儿。”叶修说,“再叮嘱你一下啊,咱们俩家商量的这件事,你别告诉蓝河。”

“没问题。”喻文州爽快道,“不过恕我直言,我觉得蓝桥应该已经不记得您是谁了。”

“......”叶修哎了一声,佯装不满,“太扎心了,赶紧挂电话。”



[距离阿瑞斯通道开放 还有 15 天]


tbc.

超能力AU说白了就是变种人设定

本文涉及CP:叶蓝,喻黄,周江。随剧情发展出现,只增不减。

我想日更,我可以的。请督促我。

谢谢各位点赞的朋友!如果你们在看过本章节后对《理想国》有兴趣,并阅读了其他章节的话,也请给它们分一些赞和推荐吧!

只有第一章一直被点赞,我有些担心是否是后文写得不够好。所以如果喜欢本文并阅读了其他章节的话,请多给我一些动力💪

谢谢各位!

评论(34)
热度(610)
  1. (*`▽´*)萧昱然🐓 转载了此文字
    超超超级喜欢!爱大大!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