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叶蓝]一个直男的堕落

*这是一个不得了的故事。记得看end后。

蓝河:“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叶修先弯的!”




正文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啪!”
笔言飞把手中的牌一摊,摔在桌上。
“来来来,数纸条啦!”笔言飞撸起袖子,兴冲冲地冲众人招手点数,“你,你,你,还有你,蓝桥别跑!坐下!不准动!怎么,还想耍赖啊你?”
蓝河转了一半的椅子硬生生被掰回来,顶着一脸白纸条,额头上一叠脸蛋儿上两叠,都挡不住他的愁眉苦脸。
斗地主之王笔言飞从他们脸上挨个撕纸条,数完了放在一堆,最后清点,乍舌道:“蓝桥,你这堆顶别人的两倍啊。”
“别说了,我哪儿知道你斗地主这么6?一开始说好玩儿抽王八的!”蓝河欲哭无泪地捂脸,“要杀要剐随你便,快点!”
“成吧。那也不为难你。”笔言飞摸把蓝河的脸,“上蓝桥春雪的号,给好友列表第一个人告白。”
“就这么简单?”蓝河问。
“就这么简单。”
没错,所以事情就这么简单。
一开始蓝河也松了口气,觉得这算什么,不就和别人告个白吗?他好友列表里就那么些经常在线的公会高管,就算不是蓝溪阁的人,最次也得是其他工会那些熟到不能再熟,可以开荤段子玩笑的对头。
不就是告白!蓝河想,蓝哥的字典里没有不男人这个词儿!
他雄赳赳气昂昂上线了,豪迈地插上账号卡,豪迈地拉开好友列表,豪迈地扫一眼第一人的名字,大尾巴蓝立马怂成了小白兔。
荣耀之神的那个三字ID端坐在好友列表第一的位置上,蓝河觉得自己怕不是眼花了。他把界面打开关掉打开关掉,但君莫笑就像个花花绿绿的八爪鱼,粘在上面下不来。
完了完了。蓝河颓了。
彼时兴欣刚刚刷完了新开的百人团副本,前线探子报告说是爆了不少好东西。叶修大概又在考虑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最近频频在线,开着君莫笑亲自带团下副本,忙得就像当年第十区那个搞得鸡飞狗跳的超强散人。
但是偏偏蓝河把这茬儿给忘了。
好友列表的排序是以在线与否为主的,而在线的好友排序又是按照亲密度来决定的。叶修上个月才拉着蓝河做了撩人嫌的七夕活动,一个花花绿绿审美堪忧的散人,带着看上去温柔帅气的小剑客站在主城门口送玫瑰,瞬间成了当天荣耀的头条。
有玫瑰花加成,蓝桥春雪身上的爱情buff到现在还没消失,君莫笑的好感度也直线上升,稳稳坐在蓝桥春雪好友列表里第一名的宝座上。
但是这茬儿蓝河也忘了。
蓝河左等右等,磨磨唧唧不肯行动,想等叶修下线了,他好耍赖皮去找现在排第二的车前子。笔言飞蹲在旁边做办公室体操,倏得起身,一拍他肩膀:“别磨蹭!快快快!”
蓝河正趴在键盘上发呆,下巴磕在键盘沿上,像只摊开的印度飞鼠。他被拍得身体一倾,头埋在键盘上,立刻脸滚键盘,发出了一段乱七八糟的字母。

[蓝桥春雪]:dhdhapahxvxgsshsnfks,xmzj
[君莫笑]:?

我靠。蓝河生气地看着那串乱码,觉得得把笔言飞这老崽子打一顿才行了。
叶修又问:“有事?”
“没事,刚才压到键盘了。”蓝河噼里啪啦打字。
“哦。”叶修发来一个单字,片刻后又说:“终于履行当年说要吃键盘的话了?”
“……能不能记点好的啊叶神!”蓝河说,“我在你眼里就是个键盘吗!”
“那当然不是。”叶修说,“还是个材料库和小保姆。”
“……”蓝河不想理他。
“有事吗?没事的话来打副本,我就要一样材料,其他都给你。”叶修邀请道。
“不去。”蓝河没好气,“我就是个键盘,键盘是不会打副本的。”
“怎么还傲上了呢?”叶修说,“那成,我抓别的劳动力去了。”
蓝河巴不得和他挥手送别,盘踞在旁边暗搓搓观察情况的笔言飞用手肘捅了捅他。
“告白。”他提醒说,“别耍赖。”
蓝河:“……”
成吧。蓝河叹了口气,发誓下次再也不和这厮打牌了。
他啪啪啪打字,拦住了准备去打副本的君莫笑:“等等,我还是有事要说。”
“改变主意了?进组吧。”叶修边说边发了个组队申请。
蓝河选择拒绝。
“不打副本。”蓝河说,“有个事要和你说,希望你别介意……”
“成,你说吧。”叶修说,“需要开麦吗?”
“不用了,就打字吧。”蓝河不好意思,说,“那什么……我喜欢你。”
说完他就后悔了,这都什么事儿啊,忽然告白,简直就是在耍人,叶修别是以后都把他当傻子了吧。
“哦。”叶修倒是秒回,“知道了。”
“你不问为什么?”蓝河愣了愣。
“不问,为什么要问?”叶修问。
“额,你被告白了啊,一点反应都没有?”蓝河说。
“你想看什么反应?”叶修说,“刷副本吧。”
蓝河挫败了,虽然他本来也没希望叶修有什么回应,但是大神也太不食人间烟火,甚至连“你是不是在坑我”的疑问都没有。
叶修又发了个组队申请,蓝河调整了一下心情,还是跟着叶修去刷副本了。
这副本两人之前一起刷了几次,配合度已经相当不错了,轻轻松松碾压过去。最后一个boss应声倒地,哗啦掉了一地的东西,叶修捡了两个材料,说:“其他都给你了。”
蓝河也不看,一股脑照收了。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副本,君莫笑在前,蓝桥春雪在后,蓝河差点儿被吸血披风外观糊一脸。
副本外风雪交加,白茫茫的山脉在眼前绵延,君莫笑踩在地上的雪印忽然停了下来,一转身,开了语音。
“怎么了?”蓝河也开了语音。
“我也喜欢你。”叶修说。
蓝河:“……”
我靠!!!
仿佛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别,别,我开玩笑的。”剧情发展走向迷之变化,蓝河变磕巴了,“我刚才玩儿游戏输了,他们让我找好友列表第一个人告白……”
叶修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说:“那怎么办,你知道的太多了,我打个电话喊喻文州去灭口吧。”
“……”
蓝河瞠目结舌,搞什么,玩游戏输了被惩罚去告白,结果收获真爱情?还是个同性别的荣耀大神!
“我是直男!”蓝河下意识喊道。
“你直?”叶修反问。
“当然!”蓝河中气十足,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直男……我我我特别喜欢苏沐橙!”
“你不喜欢黄少天?”叶修说。
“黄少是我偶像!”蓝河反驳道。
“得了吧。”叶修说,“你睡觉的时候都要抱着黄少天等身抱枕,还跟我这儿装直男,没你这样的直男。”
“……”
“沐橙不会和你谈恋爱的。”叶修语重心长,“你放一百个心。”
“我真的是直男……”蓝河气若游丝。
“拿女神当挡箭牌,你是个假粉吧。”叶修说。
蓝河要被他气死了,恨不得拿键盘塞叶修的嘴:“我说是就是!我不想和男人谈恋爱!不喜欢!”
“真的吗?”叶修问。
“真……的!”蓝河说。
“你停顿了两秒啊小蓝。”叶修说,“给你掐个秒表,说一遍'我一点都不想和叶修谈恋爱,我不喜欢他'。”
“我没说不喜欢你。”蓝河说。
“那就是喜欢了?”叶修说。
“卧槽。”蓝河生气地说,“你不要偷换概念!”
叶修忽然笑了,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夹杂着轻微的电流,电得蓝河浑身发麻。
“好吧,那不喜欢。”叶修说,“我得加油。”
叶修说完就下线了,君莫笑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大雪之中。蓝桥春雪孤零零地站在天地一白之间,毛领披风上下翻飞,像是随时要与漫天大雪融为一体。
搞屁啊。
蓝河也退了游戏,脸红得要命。
哪儿有人告白完就跑的?还是不是喜欢了?不会是假的吧?再说了喜欢就喜欢呗,他又没说不喜欢。
笔言飞早就走了,看到蓝河说“我喜欢你”后就吹着口哨跑去和别人分享奇闻,没看到接下来的神发展。蓝河坐在电脑前,看着桌面上第十赛季的夜雨声烦,竟然都没那么激动了。
蓝河捂住胸口,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拼命试图压下自己狂跳的心脏。

内心平静。他想,我现在素得都能参禅了。
我是直男。





the end.

叶修:我喜欢你。
蓝河:我是直男!
叶修:我喜欢你。
蓝河:我是直男。
叶修:我喜欢你。
蓝河:……我是直男。
叶修:我喜欢你。
蓝河:我…是…直…男…
叶修:我喜欢你。
蓝河:直……男……
叶修:我是直男。
蓝河:喜……欢……
叶修:哎,我也喜欢你,终于承认了吧。
蓝河:……靠,你耍赖!/////

(那一日,蓝河想起了被叶修给自己设定的自动回复所骗的恐惧)


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两天更新刺杀君莫笑。

评论(34)
热度(89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