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双倍的世界乘以双倍的爱

cp:叶修x蓝河[全职高手]
字数:7500字
summary:
tv蓝忽然闯入了漫画蓝的世界的故事,两个人一起吐槽各自的叶修。

漫画蓝的叶修如临大敌:我不过就是去了个世界赛,这是哪里来的野男人?!
知道实情后叫苦连天:小蓝你不可以搞水仙!(雾)


这是个温柔的故事,但是summary被作者写的像恶搞,你们别往心里去(。

BY 萧昱然



*

蓝河从兴欣网吧走回上林苑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此时天已黑透,无数被卷落的树叶打着旋儿从他面前经过,夹带从傍晚开始就变冷的风,还有窸窸窣窣落下的鹅黄色的灯光。
早在世界邀请赛之前,蓝河就已经搬到了H市,住进了叶修的家里。按照普通剧情展开,他们或许该过上了不错的、携带彼此的生活,但两个月的同居很快就宣告结束——荣耀世界邀请赛的新闻发布会的召开,国家队招选迫在眉睫,联盟表明迫切需要一位教科书式的选手来压阵,而叶修收到那封邀请函后也没告诉蓝河,直到某天蓝河在清理茶几下面的杂物时,从一堆烟盒零食下面翻了出来。
眼下,距离叶修离开已经过了一个月,蓝河偶尔会在上林苑断网时去兴欣蹭免费的光纤。他并未离开蓝溪阁,却也在对家兴欣的地盘上过得心安理得,而伍晨又是个有着严谨职业操守的人,就算蓝河坐在自己旁边整理蓝溪阁的仓库清单,也向来眼观鼻鼻观心,从未多看一眼。
但上林苑的房子还是太大了。蓝河想起三个月前和叶修的那通语音电话,陈果就在旁边唠叨买房的事情,叶修用他那完全不在意的态度彻底惹怒了兴欣老板娘,最后硬是被分了一套最大的房子,还强行塞了两把钥匙在口袋里。
再往后?再往后蓝河就搬来了上林苑,因为叶修把其中一把钥匙快递了过来,美名其曰上林苑的房子实在太大了,他一个人住也忒害怕。
电梯停在他们那一层楼,蓝河抓了抓装夜宵的袋子,腾出一只手翻出钥匙开门。整个楼道静悄悄的,走廊口的窗户开得很大,风从那里灌入,吹得蓝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迅速开门闪了进去,啪得摁亮了客厅的灯,把钥匙丢在鞋柜上,弯腰取了自己的拖鞋穿。客厅里的顶等忽然闪烁了一下,其中一只灯泡烧丝了,光线登时暗了一半。
蓝河只能再次弯腰,从储藏柜深处挖了一只新灯泡出来。叶修不在,灯泡只得自己来换,他直起腰来,四处寻找昨天将椅子挪到了什么地方,忽然注意到沙发上的毯子动了一下。
什么鬼?
蓝河的心一下捏到了嗓子眼儿,像是被一连串儿鱼刺卡住了似的,连大脑都当机了那么一会儿。他敢肯定这个家的钥匙只有两把,叶修和另一把钥匙现在一定还在苏黎世,没可能忽然回来;更可况半小时之前他们才通了国际长途,那个时候叶修在嫌弃这边的中国菜太难吃,重复了至少三次想吃蓝河做的饭。
蓝河迅速抄起鞋柜旁的雨伞,举着伞把一步步往沙发跟前挪动。沙发上的小山包又晃动了一下,蓝河不再犹豫,捏住雨伞高高举过头顶,大喝一声:“谁!”
沙发上的人似乎在睡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遭,也被吓了一跳。他唰得掀开盖在身上的毯子,迅速坐起身来:“你是谁?”
“这是我的问题吧!?”蓝河懊恼道,“这是我……家!你这样我会直接报警的!”
“你家?”青年愣了下,抹了把脸,随即打量起蓝河。从他拖鞋上方露出的一小截棉袜,到他手上透明的雨伞,最后是蓝河的脸。
蓝河毛骨悚然,拿伞往前戳了戳,全当那是把银武:“你说话啊。”
“不,你要我说什么?”对方反问道,“我说我是另一个你,而且这里也是我家,只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到了这里来——你会相信吗?”
这也太扯了吧。蓝河撇了撇嘴,明显不信。对方却忽然笑了起来。他起身离开沙发,站在蓝河面前。蓝河注意到对方比他高了那么一些,看上去似乎也比自己结实,他不由地再次握紧手中的雨伞。
然而对方那么站着,似乎在努力思考自己该说些什么。半晌,他撩起自己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说:“这样你会相信吗?”
说出这句话时,他的眼神始终注视着蓝河。那双从一开始就带有烦躁的眼睛逐渐温和下来,像一杯流转千百回后归于平静的水,直直渗入蓝河的眼睛里。
那是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蓝河微怔,松开了手。
“这下你该信了?”那人舒了口气,把手放了下来,头发再次恢复乱糟糟的模样,“我是许博远。”
“蓝……河。”蓝河仍有些迟钝,“许博远是你的名字吗?”
“是啊。”这次轮到许博远诧异了,“我的账号卡角色也叫蓝河。”
他伸手捏了捏蓝河的脸,微微施力,以确保眼前的人的确是在这个世界里真实存在的;而蓝河被他捏得有些疼,却也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妙:被另一个自己狠狠捏脸来证实这不是个梦,换做平常人,或许一辈子都体验不来。
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可我从来没有许博远这个名字啊。”
“也许是因为不同的世界吧。”许博远道,“如果平行世界——平行世界的概念你懂吧?——都是一个模样的话,那因为某个分支选项而改变未来不是就没有不同了吗?不过我是许博远,而你是蓝河,虽然名字不一样,但我们是同一个人,本质来说还是没变的。”
蓝河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又询问起其他问题,两人迅速拉近了关系。
在得知许博远是工科出身后,蓝河忍不住惊叹道:“高一的时候你居然选了理科?”
“因为那几个教文科的老师觉得我不太合适。”许博远笑道,“也许我们是在弥补对方的缺憾。”
蓝河点了点头,觉得这个说法在他一个文艺青年的心目中多加了许多好感。高中时他一直想做个理科生,奈何生物化学学得实在不好,最后还是被好言相劝分去了文科班。
蓝河去给许博远倒了杯热腾腾的绿茶,两人各自裹着一张毛毯,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直到最后绿茶都要凉了,许博远也说得口干舌燥,干脆捧起茶杯一饮而尽,摸摸嘴巴问道:“你认识叶修吗?”
“什么?”
“叶修。君莫笑的操作者,以前的一叶之秋。”
蓝河有些尴尬:“呃……应该算认识吧?其实这里就是他的房子,我借住在这里……”
许博远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看他:“同居吗?”
“什么?不,不是那样。”蓝河局促地挠了挠脸,“我们只是……是……”
他想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再蹩脚也没关系,但许博远的眼神太不一般了,蓝河觉得他看向自己时,就像有十台轰鸣的X光透析机器围绕在自己身边,一刻不停地工作,让他毫无秘密可言。
蓝河败下阵来:“……好吧。我们是那种关系。”
许博远若有所思地放下茶杯,曲起食指,在自己的膝盖上敲了敲。
“我们也是。”他说。
蓝河:“什么?”
“我和叶修。”许博远偏了偏头,“上林苑也是我们一起住的地方,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会在这里出现?他也去世界邀请赛了吗?”
蓝河点了点头,心想原来平行世界的时间进程也一模一样。
许博远从腰后摸出了遥控器,熟练地打开了电视。他边换台边解释道:“我们家之前也用这个型号的电视,但是叶修有一点特别讨厌,喊他洗碗他肯不去,所以我就偷偷换了个能遥控上锁的。”
蓝河噗得一下就笑了,口中的茶水差点儿喷了出来。他抽了张面纸擦嘴,哭笑不得地说:“你还让他去干这个?我都不让他洗碗!”
“你不能盲目保护他的手。”许博远说,“多少做一些家务,可以增加他的手的灵活性,还能减压……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这个。你还记得xx吗?他后来做了蓝雨的队医,有一次去拿感冒药时,他和我说过这个问题。”
xx是蓝河的高中同学,蓝河记得他是去学了电子商务之类的经济专业,大学期间两人也没怎么联系过。他从未想过他们会在另一个世界里成为同事。
“这个太好玩儿了。”蓝河说,“你和叶修……你的叶修,怎么认识的?”
话音刚落,蓝河就敏锐地注意到许博远的脸黑了下,心里大概有了个想法。
“被坑的。”许博远咬牙切齿,“他抢boss坑我材料的时候手太黑了!”
蓝河一听果然,猛点头表示赞同:“他还欠我五天帮他管理工会的工资!”
“但是他一点儿要还的意思都没有!”
“还给我的账号起了个称号叫兴欣头号保姆,全十区的人都知道了……”
许博远叹了口气:“真是,我们都被拿捏得死死的。”
蓝河点了点头,跟着叹了口气。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长吁短叹了半天,都开始盯着电视发呆。
客厅里十分安静,灭了一半的灯泡仍旧让光线暗了许多,电视里在播放国家队的最新采访,没有叶修。
“他肯定跑去偷懒了。”蓝河说。
许博远说:“苏黎世很少有吸烟区,他会憋死吧。”
“不只是这样,主要是吃不好啊。”蓝河回忆起白天的那通越洋电话。“叶修今天还和我说苏黎世的饭太难吃了。”
他说着说着就陷入了短暂的沉寂。不得不承认,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很容易想起叶修——总有人说夜晚容易激起人类对重视之物的怀念,蓝河觉得这种说法没错。他太重视叶修了。
“其实一开始我想申请做随队人员,但太难了。”许博远笑了笑,扯开毯子,把遥控器放到沙发上,站起身来,“你要换灯泡吗?”
蓝河想起这事儿,点了点头,也跟着站了起来。他搬了把椅子过来,把灯泡盒子拆开,递给许博远。
“我也想过去申请,但是蓝雨已经有名单了。每个队伍只有一个名额,我不太合适。”蓝河说,“我的英语还是蛮好的,就这么被拒绝了,英雄生不逢时……你小心点,这个椅子有点晃。”
许博远赤着脚站在椅子上,蓝河扶着椅背给他固定。他抬起头看许博远,不由感叹他的确比自己高,只需抬手就能轻松地把坏了的灯泡拧下来,而蓝河每次都得踮一下脚。
另一束光源从崭新的灯泡中折射而出,客厅里亮起了另一半光线。许博远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蓝河踢了踢拖鞋,拉着许博远,把拖鞋换给他。
“穿我的吧。”
“行啊,那你呢?”
蓝河指了指玄关:“我穿叶修的。”
许博远了然,不客气地换上了蓝河的拖鞋,他帮蓝河把椅子搬到了一边,蓝河换好拖鞋过来时,忽然说:“我怎么觉得你和叶修有点像。”
许博远不解:“为什么?”
“可能是发型问题,或者说话的语气。”蓝河说,“你……太帅了。比我帅很多,搞得我也想倒腾一下我的头发了。”
许博远哈哈大笑了起来,揉了揉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吹开自己额前坠下的一缕刘海。
“你现在这样也不错。”他说,“适合自己就会是最好的。”
这天晚上蓝河有些兴奋,到了平时睡觉的时间也十分精神。白天整理工作的疲惫几乎一扫而空,他问许博远有没有带账号卡,许博远摸遍全身,从上衣内口袋里翻出了他的蓝河。
“你为什么想到起这个名字?”蓝河忍不住问道。
许博远想了想:“也许是因为我大号叫蓝桥春雪吧,都有一个蓝字,大家比较好辨识,就算去开垦新区,也不用担心记不住我的名字。”
蓝河带着许博远去了书房,把自己常用的那台打开,输入密码。他坐在叶修的电脑前重复一样的步骤,余光注意到许博远甩了甩鼠标,似乎有些不适应。
蓝河问:“怎么了?不习惯吗?”
许博远点了点头:“鼠标的速率不太一样而已,没关系。”
他们很快登陆了游戏,蓝河操纵着蓝桥春雪往他们约好的坐标跑去,许博远的蓝河离那里较近,已经先他一步抵达。
集市入口熙熙攘攘,有几个认识的人纷纷和蓝桥春雪打招呼,蓝河一一回应了,又注意到许博远的蓝河也站在他的位置上,两人旁边都是一个马厩和一个卖马的普通NPC。
“这个画面有点伤感啊。”蓝河说,“我们就站在同一个坐标上,但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看不见我的蓝桥春雪,我也看不到你的蓝河。”
许博远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们在集市里闲逛了一会儿,肩并肩的那种,但谁也看不见谁。
蓝桥春雪与游戏里的蓝河穿过了集市,在另一头的森林入口前停了下来。音响里传来了几声滴滴滴的消息提示音。许博远说:“是叶修。”
蓝河克制住自己八卦的欲望,也去刷新自己的好友列表,君莫笑三个字黑乎乎的,像一块沉默的未开采的矿石。
许博远和他的叶修说了几句话后,将鼠标从聊天窗口挪开。他说:“他来和我扯皮,净说些有的没的。蓝河,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你们感情真好。”蓝河说,“我这边的叶修……还没上线,他现在很少在线。”
“国家队太忙了。”许博远说,“这下回来可能就不虚胖了。”
蓝河忍俊不禁:“也可能连烟都少抽了。”
他们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和另一个世界的不同的自己分享秘密和吐槽,更能分享自己对各自恋人的想念,这种在孤独的房子里忽然而来的充实感,着实令人感到开心。
许博远给蓝河分享了自己的游戏角色,调换第三视角后,蓝河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游戏中的“蓝河”是什么模样。那是张用自己的模样倒入的帅气脸型,从铠甲到长靴都像个异域剑客,握着剑柄的动作威风凛凛,许博远做了几个简单的操作,蓝河就忍不住对着屏幕效果流口水了。
“这个也太帅了吧!”蓝河说,“你在哪里找来的外观?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风格的!”
“系统收集,你可以自己搭配,然后保存下来。”许博远打开游戏商城界面,给蓝河看他收集的外观,“我觉得我们的审美观念可能不太一样,不过你的蓝桥春雪也很好看,有机会我也想试试换成那样很古典的马尾剑客。”
蓝河转头看向自己的蓝桥春雪,高高束起的马尾和白色的披风在风中上下翻飞,别有另一番柔和的风景。
蓝河说:“那君莫笑……”
“花花绿绿。”许博远吐槽道。
蓝河哈哈大笑,心想无论走到哪个世界,叶修的审美都是那样惨不忍睹。
他们在看不到彼此角色的情况下,竟也玩儿到了凌晨后。直到蓝河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说:“我要睡觉了。”
“我也是。”许博远伸了个懒腰,脚下一蹬,转椅从电脑桌前离开,“你们有收拾客房吗?我睡客房好了。”
“没有。”蓝河尴尬道,“客房拿来堆杂物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睡主卧。”
“好啊。”许博远应道。
蓝河又跑去铺床,在柜子里翻出一套新的被褥来。两个人挤在浴室里洗漱完毕,钻进温暖的被窝时,蓝河舒服地叹了口气。
许博远和他面对面,也缩在被窝里:“怎么了?”
“想叶修。”蓝河说。
他将这平日里说出来都会感到害臊的话,直言不讳地告诉给许博远,或许是因为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同一个人,也或许是因为他们都爱同一个人。
“我也想。”许博远叹了口气,“真想告诉他我在这里见过你。这样就像收到了双倍的爱。”
“因为这是双倍的世界啊。”蓝河说,“你要怎么告诉他?告诉他你穿越过来了吗?他肯定会说‘小蓝你最近熬夜看科幻片了吧,没事就早点睡觉,或者给我打电话也可以啊。’之类的。”
许博远说:“不,我会告诉他这是在时间交叉线上产生的物理作用,会让正好处在这个时间点上的人进入另一个平行宇宙。就好比一道激雷劈中了一个正在树下躲雨的人,也许那一瞬间,就会因为高温磁场的反应让他进入与之相对的另一个世界里……不过这都是我胡扯的,反正叶修听不懂。”
蓝河由衷敬佩许博远这样的工科生,瞎扯起来都像在说真的。
许博远说:“反正我也很想他,世界邀请赛时间太久了,加上一开始还要提前去适应,我们已经分开了……”
“一个月。”蓝河愤懑道,“我才搬过来两个月!”
两个人又零零碎碎地讲了些事情,全是关于叶修的,到最后他们都困得睁不开眼了,许博远伸出一只手,拍了拍蓝河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以示安慰。
“睡觉吧。”他说,“晚安。”
蓝河嘟囔道晚安,也拍了拍许博远的被子。他翻了个身关掉床头灯,卧室陷入了一片寂静的黑暗,包裹住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蚕蛹似的想念。


几个月后,国家队凯旋而归,蓝河在叶修“走关系”的帮助下跑去接机。那天他穿着蓝雨的T恤和蓝雨的外套,背着蓝雨的周边背包,上面还挂着一大串的夜雨声烦,像个十足的老缠粉一样。一路呐喊着“黄少啊啊啊啊”就跑了过去,结果被叶修半道截了个正着。
蓝河近距离为偶像接机的美梦破碎,被叶修连哄带骗带回了H市的上林苑,继续他们的同居生活。
日子一天天过去,所有事情都趋于平淡,有一天蓝河想起几个月前忽然出现,又在第二天早上忽然消失的许博远,那个无论从外貌还是身材来说,都和自己几乎没有什么非常明显的差别,却又的的确确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的许博远。
那个时候他和叶修才吃过晚饭,正坐在沙发上消食。电视里好巧不巧也在播放世界赛的新报道,这次叶修接受了采访,从电视上看去,还真是消瘦了不少。
蓝河盯着那个不虚胖的荣耀教科书,摸了摸自己柔软的头发,忽然转过头,对正在喝水的叶修说:“要不我去剪个头发?”
叶修端着水杯愣了下:“怎么忽然想到这个了?”
“只是想想而已,但是又怕剪完后悔。我的头发长得很慢的。”蓝河重新转过去,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今天你洗碗去。”
叶修只当他今天不想洗,点了点头,放下水杯就去了厨房。蓝河眼睛盯着屏幕画面,耳朵里听到水龙头里水流过的哗哗声,碗筷碰撞时发出的清脆的声响,他发了会儿呆,最后把抱枕扔到一旁,踢踏着拖鞋跑进了厨房。
厨房空间不怎么小,但蓝河一跑进来就撞上了叶修的后背,场面一时显得拥挤了起来。叶修满手都是洗洁精泡沫,又怕蹭到蓝河身上,只得小心翼翼地举起双手,任蓝河顺理成章地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
“停一下,蓝团长,停一下。”叶修说,“你今天是怎么了?”
蓝河摇了摇头。他的脸贴在叶修的衬衫上,能感受到叶修在微微弯腰时凸起的脊椎骨。
“还是我来洗碗吧。”蓝河说。
叶修一开始还不同意,觉得自己都洗了一半儿了,这会儿再换人不就抢了他做家务的功劳;蓝河就收紧抱住他腰的手,非专业宅男的力气还是不错的,直到叶修告饶,蓝河盯着他把手上的泡沫冲干净了,又伸手给他捂了捂。
“这样真的不会对手有什么影响吗?”蓝河不无担心地说,“水也太凉了吧。”
“只是洗个碗而已,哪有那么夸张?”这下轮到叶修吃惊了,“你是不是又看了联盟什么奇怪的推送,说什么职业选手的手很宝贵之类的,不能干家务?”
蓝河争辩道:“本来就很珍贵啊!你忘了你的保险交了多少钱吗?”
叶修想了想:“好像是挺多。”
蓝河无语,等给叶修的手重新捂热起来后,推着搡着把他挤出厨房,自己留下来洗碗。
许博远说的话也不一定对。他想,让叶修洗碗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再干了,再有好处也不行。也许他天生就该有个保姆的命,许博远也一样。无论世界有多少种存在和可能,换一千次一万次,他也愿意多分担些家务,多照顾一下对方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宅,然后所有事情都平平淡淡,往普通的轨道上平稳运行。
蓝河曾经觉得许博远看起来有些骄傲,有种独大的遗世独立的帅气,但后来他觉得自己是想太多了。许博远在与叶修的相处上和他的经历没差多少,遇到那人抢boss乱调侃也会炸脾气,却又忍不住安静下来帮他做这些那些,比如等他回家,比如总是在晚上回忆他。
蓝河曾以为那样自信又傲人的气质来源于那个世界的不一样的叶修,但许博远是许博远,蓝河是蓝河,他们是一样的,又都是不一样的,他们不怎么会因为别人而改变,却会为自己爱的人改变那么一小部分的习惯。
最简单的来说,他们都爱同一个人,又爱着同一个的不同的两个人。
蓝河冲干净手上的泡沫,把碗筷归位,拉开厨房门走了出去。叶修半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蓝河摸了摸他的额头,觉得这人难得安安分分,不嘲讽的模样也很顺眼。
叶修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蓝河把他摇醒,说:“回去睡啊,会感冒的。”
叶修哦了一声,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往主卧里走去,差点儿撞上了电视柜。蓝河哎了一声,说:“你走路看路啊。”
叶修摆了摆手,他在兴欣忙了一天,早就累得发慌,索性进去睡觉了。蓝河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消失在门后的背影,忽然笑了起来。

他想,许博远说的对,适合自己就会是最好的。







end.
关于设定:我觉得tv蓝会是个看起来更为成熟的工科小伙,漫画蓝会是个更为温润的文艺青年。
但是这样的他们都爱叶不修,和他过日子,真好啊。
叶蓝,超级好,有世界第一这么好。(比划)
许久不正经写叶蓝(最近都是段子)一来就搞tv蓝和漫画蓝分享吐槽彼此的叶修,写得很开心,希望你看的也开心。

希望我们永远爱叶蓝。晚安❤️

评论(37)
热度(42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