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34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摘要: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一个人对生活起了杀心。

“因为我能感觉到,他的生命在消失。”安文逸抬起头,“那种生机正一点一点脱离他身体的感觉,就像用吸尘器吸住了一个人的灵魂,想把它从天灵盖上生拉硬拽出去。但我无能为力,我只能扶着他,抓着他的手臂和肩膀,免得他真的因为脱力而摔倒了,再也站不起来。”



正文:


安文逸扑倒在地,像是摔懵了,挣扎了几下都没能爬起来。他不停地咳嗽,大口呼吸,整个人像是拉风箱似的喘。

调动了一整天的体力,全都被安文逸用在了这命悬一线的短暂奔跑上。可即使到达终点,眼下,那种亡命的恐惧也仍未从他身边撤离。

蓝河赶忙上前扶起他,注意到他的一只眼睛紧闭,另一只勉强睁开,半张脸上沾满了血。

“安文逸,你的眼睛怎么了?”不安的情绪从蓝河心底陡然腾升而出,“还看得到吗?”

“……有点困难。”安文逸停顿了下,一句实话说得断断续续,“感觉光线有点儿刺眼,可能是刚才伤到了,得缓缓。”

“你的脸上怎么会流这么多血?是不是伤到头了?”

“别担心,不是我的血。”安文逸摆了摆手,“我只是路过,没想到被殃及了。”

安文逸脱下沾上了大片血迹的里衣,蓝河把它拿了过来,闭上眼睛,让浸在纤维中尚未被蒸发的血液凝固成球状小颗粒,慢慢滴落在地。

他从背包里找到了水瓶,拧开瓶盖,打湿衣物,小心翼翼地替安文逸擦拭脸上的血迹,直到他的眼睛恢复正常,目且能视,这才松开了手。

“感觉怎么样?”

“比刚才好很多了。”安文逸和他道谢。

见安文逸无大碍,叶修也松了口气。安顿好了张新杰后,他和两人说了一声,独自一人去河边续水了。

现在,他们之中出现了两个伤员,用水需求量陡然增加,蓝河肩负起照顾两人的责任,他就去跑跑后勤,分担点儿任务。

两人虽未口头商量,却心有灵犀,即使不动用哨兵和向导的绑定链接,也能先一步开始协助对方的行动,根本用不着开口问。

以防万一,叶修把自己的纽芬兰白狼留在了他们的营地里,陪伴蓝河左右。他的哨兵等级高于大部分人,即使是把纽芬兰白狼留在两公里以外,也能保持自己和精神系之间的联系。

比赛里物资紧缺,药品更是稀有,为了防止伤口感染发炎,蓝河一边用干净的布料清理张新杰脸上的血,一边叮嘱白狼不要靠太近,在四周巡逻,保持警惕,还要随时注意叶修那边的环境是否有危险。

“那个参赛者,”蓝河忍不住问,“他的天赋是什么?为什么你们身上会有这么多血,可留下的伤口并不是多深?”

“我没看清楚他的天赋。”安文逸摇了摇头,“我之所以说这些血大部分不是我和新杰的,是因为我们在逃跑的过程中,撞上了另一个参赛者。”

“然后呢?”

“然后她也死了。”

“......”蓝河不明所以。

据安文逸所说,张新杰是在逃亡中遇到他的。

当时安文逸已经沿河床走了许久,直到溪流逐渐变得宽广,形成不甚宽广的河道。之后安文逸看到跑来的张新杰,他已经受了伤,有些神智不清,但仅凭强大的意志力寻求生机,硬是撑了许久。

张新杰直直撞上了迎面走来的安文逸,后者发现了他的异常,迅速给他套了一层防护措施。没想到伤了他的参赛者穷追不舍,一直紧随他们。

回来的半路上,他们遇到了另一个误入战场的参赛者。女孩不小心扑出了树林,看到了追杀两人的凶手时,条件反射的放出了天赋能力。

但正是在她亲手创造出的刺眼白光中,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她的鲜血溅满了安文逸的脸。

两人不敢停留,相互扶携,狼狈逃跑。身后的参赛者追了他们一段路程后,竟然在回收尸体的直升飞机出现时倏地停下,飞快钻入树丛,不见踪影。

当他们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营地时,张新杰模糊的意识变得更加混沌。在两人被绊倒在地后,他彻底摔晕了。

蓝河伸出手指,谨慎地摸了摸张新杰的后脑勺,一点点探过。片刻后,他松了口气,“没事,他的脑袋没有受伤。”

“没有脑震荡吗?”

“没有。”

“没有脑叶积水吗?”

“没有。”

“没有颅内血肿吗?”

“……没有。”蓝河叹了口气,“我保证他没事,好吗?你别慌。张新杰前辈现在很好,他只是太疲劳了,加上一些皮外伤,负荷太久,才会让他再倒下来的一瞬间昏了过去。”

“你保证。”安文逸说。

“我保证。”蓝河说,“绝对保证,你坐下来吧。”

安文逸不再唠叨,他在张新杰身旁打转了许久,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在蓝河身旁坐下,和靠在树干上昏睡的张新杰面对面。

“我第一次看到他伤成这样。”安文逸说,“现在我能理解你为什么会说自己一定要杀了那个二十一区的选手了。”

蓝河手下一顿,“叶修不会让我们这样做的。”

敌不动我动,敌不死我死。

安文逸摸索到张新杰手臂上的伤口,却不敢再深触,生怕手上会有什么细菌。他给张新杰的整条手臂都加上了一层防护罩,“刚才我们两个在逃跑时,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撑不住了。”

“为什么?”

“因为我能感觉到,新杰的生命力量在消失。”安文逸抬起头,“那种生机正一点一点脱离他身体的感觉,就像用吸尘器吸住了一个人的灵魂,想把它从天灵盖上生拉硬拽出去。但我无能为力,我只能扶着他,抓着他的手臂和肩膀,免得他真的因为脱力而摔倒了。”

蓝河默不作声地听他讲出这些,手上擦拭张新杰血迹的动作仍未停下。当他处理好这些时,他将充当毛巾的衣物放在一张塑料布上,那块布料变得血迹斑斑。

安文逸不再说话,眼眶却红了。即使隔着一层薄薄的镜片,蓝河也看得清清楚楚。

他在竭力忍耐,让自己不要哭出来。就像第二张地图结束后,失去了搭档,忽然变成独身一人面对一切的蓝河那样。

只不过蓝河在那场变故后,历经了独自一人的沉默期,而安文逸却变得多话,仿佛只要他停下陈述这段经历,他就会从存活的梦中惊醒,进入另一个已死的空间。

显而易见,他在害怕

他害怕失去,害怕恐惧,而恐惧又要吞噬惧怕其本身的自己。

这是蓝河第一次见他表现得如此患得患失,深究其原因,都是人类的本能在作祟:他们所有人都畏惧死亡,却又不得不让死亡摆在面前,变成随时都会应验的现实。

“我觉得你应该和叶修谈谈。”

安文逸一怔,“你觉得我的想法很不可理喻吗?”

“不是不可理喻,相反,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心情。”蓝河抬起头,目光落在窸窸窣窣攒动的树叶上,透过那些缝隙,让阳光灼吻他的脸,“但这不是小事,我没有叶修的能力和经历,想不到更合理的方法,经常陷入死胡同,犹豫很久,把自己卡死了。所以,有时候听他的想法,也算是给自己另谋求一条出路吧,至少会轻松很多。”

他笑了笑,“我只是说说,你别太往心里去。要不要说,要不要问,全凭你自己。”

安文逸沉默片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谢谢。”

与此同时。叶修刚巧回到了营地。

他把水交给蓝河,视线来回打量,有些奇怪,“你们俩趁我不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没有。”安文逸犹豫了下,还是决定不说。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说悄悄话?”

“猜的呗,你俩眼神都不太对。背着我干什么呢?”

蓝河把水倒出,一边给张新杰清理伤口,一边打马虎眼,“要是真的是悄悄话,告诉你了,那还叫悄悄话吗?”

“得,说不过你。”见蓝河避而不谈,叶修无奈放弃,也不好奇了。他的纽芬兰白狼在树林里撒了会儿欢,闹够了,唰得冲了过来,绕在蓝河身边,说什么也不肯走。

张新杰手臂上的创伤有些严重,蓝河让安文逸把防护罩撤去,仔细清理伤口,直到里面嵌入表面的灰尘和沙石彻底被洗去。

伤口划过整条手臂,面积虽不大,伤得却很深,即使再小心翼翼,蓝河也不能保证没有痛感。他和安文逸叮嘱了一声,洗干净双手,小心翼翼地掀起翻卷的皮肉,清理其中的污迹。

果不其然,张新杰嘶得一声,倒了口气,竟是直接疼醒了。

他的目光先后在蓝河、安文逸和叶修的脸上巡过一圈,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靠回树干上,闭了闭眼睛。

张新杰刚想说些什么,喉咙里感到一阵剧烈的干痒涩痛,猛地咳嗽了起来。

安文逸赶忙喂他喝了点儿水,直到他好些,才坐回原处,把水瓶放回地面。在此过程中,他一句话也没说。

张新杰缓了缓,道:“我……”

“先别说话。”叶修打断了他,“让小安给你止血,咱们等会儿再说这个事情。”

张新杰点了点头,声音嘶哑,又嘱咐安文逸道:“用我背包里的急救药,不要用你的。”

安文逸手下一顿,犹豫片刻,还是把自己的背包放回原位,接过张新杰的,翻出急救包。

伤药抹在张新杰的手臂上,他挑了下眉,一声不吭,脸上再无其他的表情变化。

药品有限,安文逸只能在他的手臂上缠上薄薄一层绷带。张新杰摆了摆手,让他别在意这些,随即清了清嗓子,吃力地讲起在遇到安文逸之前的经历。

“这个天赋者表现得很不正常。”说起袭击他们的参赛者,张新杰断言,“我和我的搭档顺着河流走到这里,为了隐藏行迹,一路上都没有使用天赋,但没想到还是被找到了。”

“你确定他没有从一开始就跟着你们?”

“我很肯定。从一开始进入森林,以我们为圆心,直径一公里内,从来没有出现过别人的气息。”

“那刚才被淘汰的……”

“是我的搭档。”张新杰表情平静,“他死了。”

“节哀。”叶修说。

张新杰点了点头,“既然已经进入这个地方,我就没打算能完好地回去。”

蓝河注意到安文逸的手在一瞬间攥紧了背包带,又缓慢松开,眼神中的情绪飞快闪过。

何其可悲,他们深陷泥潭,连自己都很难保护,妄图在这种情况下去帮助他人,除了感情驱使,再无其他虚头巴脑的理由可言了。

可在生死面前,让感情充当理由,人又该是怎样的不堪一击?

一区的叶修和安文逸,二区的刘小别和高英杰,三区的蓝河,四区的张新杰,十区的周泽楷和江波涛,十三区和十四区各余一人,最后则是二十一区的埃塞西。

安文逸问:“你知道是谁袭击你们的吗?”

张新杰摇了摇头,“他很奇怪,手上有武器,比起天赋,更像是肉搏。但他的移动速度太快了,从我发现他,到我的搭档被击中,过程只有两秒,身手完全不像正常人类。”

“会和张新杰动手的,要么是十三区,要么是二十一区。”蓝河琢磨道,“但十三区那个参赛者的天赋不是操控空气吗?”

“可能有人只上报了一个天赋。”

“真的会有这种情况?天赋者登记处一向查的很严,有人隐瞒真实情况不上报,如果被发现了,是会被论法处置的。”

“总有人愿意去冒险,做点儿刺激的事情。”叶修说,“你自己也说了,如果被发现——前提是如果。假如这世界上存在这么一个天赋者,他的天赋是可以帮别人隐藏天赋,不就很简单了吗?”




tbc.

快乐地铺起后半部分第二条剧情线了。本章有两个小伏笔,一个是主线的,一个是张新杰的,下章解决。

诚恳邀请朋友们催更,我想恢复日更。

倘若喜欢,无论是评论还是心推,我均向您报以双倍的感谢。

评论(19)
热度(26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