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ABO]刺杀君莫笑 - 17

※组织架空,黑科技,私设众多脑洞大 
※狗血大坑,图个爽,谢谢喜欢 
※萌雷自鉴❤



拾柒



周末,蓝河回了一趟蓝溪阁。

 

正要去报道的笔言飞正抱着一摞高高的文件夹,在走廊里看见蓝河时,立刻大声嗷了一嗓子冲了过来。

 

就在他快扑到蓝河面前时,beta天生敏感警觉的基因让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异样,立刻下意识地刹住了脚步。

 

笔言飞皱了皱眉,小心翼翼地嗅了嗅,脸色有些难看:“你……”

 

“没有信息素的味道了?”蓝河无奈道:“你能改改这一来就闻味儿的习惯吗,我还以为谁家的拉布拉多成精了。”

 

“我去你的。”笔言飞眉间透露出的紧张感瞬间放松,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腾出一只手拍了拍蓝河的肩膀:“这不是太久没见担心嘛,我都闻不到你和那个alpha的信息素味道了。”

 

他顿了顿,又试探地确认道:“真的没问题了?”

 

“真的,这不回来销假了吗。”蓝河含笑道,“我在家里闲得要长毛。”

 

笔言飞的眼珠咕噜噜转了转,立刻把手里的文件夹倾倒了一半儿在蓝河手中,笑得挺高兴:“那太好了啊,正好帮我把这些东西拿去大春办公室呗,我不能让你一个人闲着。”

 

蓝河:“……”

 

“我以为你会体贴的主动帮我分担工作,没想到是这种结果。”蓝河抱着那些文件,冲笔言飞翻了个白眼,“人心不古。”

 

笔言飞嘿嘿笑了两下,挤着蓝河走进梁易春的办公室,顺便一个回踢关上了门。

 

他边放东西边嚷嚷道:“大春,我把文件给你搁这儿了啊,你别忘了收拾下。”

 

梁易春闻言抬头,嗯了一声。看见蓝河也来了,他的眼里有些诧异:“回来了?”

 

“回来销假。”蓝河说道。

 

“行,一会儿先去把你的东西领回去,然后到医疗室报到。”

 

梁易春站起身来,随手翻了翻两人带来的那些文件夹,厚重的文档掂在手里分量不轻,其中一本放歪了的文件夹歪歪斜斜地掉了下来,啪得一声坠落在蓝河面前。

 

他下意识地蹲下身,去收拾那些散乱出文纸的东西,瞥到上面的一行字时,心里立刻咯噔了一下。

 

蓝河不动声色地把文件夹收拾好,站起身放在桌上,问道:“怎么突然想到要调档案了?”

 

“不知道啊,今天一大清早喻队就亲自过来了一趟,说是要调这些东西……资料库的文档本来就多,这一通收拾,跟大扫除了似的。”笔言飞愁眉苦脸地捶了捶自己的胳膊。

 

“什么事还得调纸质文档了?”蓝河低声问,“电子档案不是随时都可以传过去吗。”

 

“不清楚。”梁易春沉吟了下,提醒道:“蓝桥,不该问的不要猜测。”

 

与此同时,蓝河敏感的神经捕捉到一丝不寻常,他立刻止住了自己的疑惑,点了点头。

 

他帮着笔言飞把那些文件夹按顺序排列好,搬到了旁边的会客沙发上。

 

再次看向那个放在最上面的文件夹,蓝河的视线停留在标题那一行“蓝溪阁对外任务报告汇总(二十八)”上,没有再过多关注,很快便掠了过去。

 

再回蓝溪阁时,已经有些东西不太一样了。就像是在茫然之间,似乎有什么在指引着这个组织,走上一条未知的道路。

 

“有能给我安排的任务吗?”蓝河问道。

 

梁易春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抬起头看向蓝河。

 

“有。”他说,“等你很久了,体检完就可以开工。”

 

 

许久未见蓝河,知月倾城跑过来就给了蓝河一个热情的拥抱。

 

“欢迎回来。”她笑道,“我好像很久没抽过你的血化验了。”

 

上一秒还在感动的蓝河:“……?”

 

知月倾城二话不说拿来了橡胶扎带,抻着蓝河的胳膊,抽了半管血拿去化验,顺便塞了个崭新的毛绒玩具熊给他玩儿。

 

蓝河莫名其妙被抽了血,坐在沙发上不想动弹。他摆弄着手里的玩具熊,哭笑不得道:“你怎么喜欢上这玩意儿了?”

 

知月倾城一脸不在乎:“别人给的啊,又不能扔,我就放这儿当枕头了,别说还挺软。”

 

蓝河:“我是多久没回来?连你都有追求者了。”

 

“这话应该我来说,你多久没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温柔乡里出不来了。”她盯着电子屏幕上跳跃的数值,手里还在飞快地记录体检表上,“怎么,在兴欣乐不思蜀了?君莫笑就这么好啊。”

 

蓝河脸皮薄,立刻叫屈道:“冤枉,我每天都想回蓝溪阁,但是你不是说不休息满月就不让回来吗?”

 

“不回来谁给你做体检?全拜托那位沐雨橙风吗?”知月倾城故作嫌弃,吐了吐舌头,“骗你你还真信,真好骗。”

 

她说完便把贴在蓝河手臂上的电子贴片连接到检测仪上,站在一旁观察显示屏上起起伏伏的变化。

 

蓝河看着知月倾城忙碌的身影,突然开口问道:“你没有告诉他们我已经不是个omega了?”

 

知月倾城的身形一顿,转头看他:“你知道了?”

 

“阿笔说他闻不到我的信息素味道了,以为是太久没见到我,所以忘了。”蓝河说道,“我知道他对信息素的敏感程度不亚于alpha和omega。”

 

知月倾城沉吟了下,收起了笑容。她把检测仪调整到自动模式,停下了摆弄仪器的手,走到蓝河对面坐了下来。

 

“没错,我没告诉他。”她双臂抱胸,干脆地说道,“其他人也是。我只说了你的omega腺体严重受损,需要长期治疗来恢复。”

 

“瞒了这么大的事……检查报告你是怎么交上去的?”蓝河苦笑道。

 

知月倾城抱着双臂,哼了一声:“随便改改数据而已嘛。就算我没什么实际战斗力,但是医疗室这里,我说了算。”

 

蓝河无奈道:“那谢谢你啊。”

 

知月倾城立刻回道:“不客气。”

 

蓝河:“……”

 

他都有点儿怀疑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知月倾城了……这嘲讽的口吻,到底是兴欣派来的假扮成知月倾城的卧底,还是这个一身傲气的beta姑娘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跑去兴欣接受了再教育?

 

见蓝河不说话,半晌,知月倾城抿起了嘴唇,说道:“我是开玩笑的。”

 

蓝河笑了笑:“我知道,你不是这种脾气。”

 

“之前上交的报告做得不太好,有的漏洞无法避免,所以闹出了很多麻烦。”知月倾城捏了捏眉心,有些歉意地看向蓝河,“我有私心……我想让你好好休息下,避避风头。”

 

“……这话什么意思?”蓝河不解。

 

知月倾城盯着蓝河的眼睛,半晌,叹了口气:“蓝桥,你的omega信息素,其实并没有完全消失。”

 

蓝河立刻愣住了。

 

“你的信息素体征……很奇怪。”知月倾城绞尽脑汁地想要说得简单点,“你没有注射腺体保护疫苗,按理说现在早就不是个omega了,但是体检报告显示你的信息素竟然还在体内,只不过就是……像冰封起来了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蓝河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你的信息素就像遇到危险状况的意识一样,它选择把自己保护起来,非常聪明……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

 

知月倾城打开了自己的私人通讯器,密密麻麻的数据立刻投影了出来,蓝河粗略地扫了一眼,竟然几乎都是自己的身体数据。

 

“测量仪检测不出你身体里的omega信息素了,我只能抽你的血,用最基本的方法来手动监测。”她打开了一张动态图,赫然是刚刚化验的血液中的细胞活动,“你的信息素没有被摧毁,这里,这段基因……它们附着在上面,除非最发达的基因分离技术,否则怎么都不会消失。”

 

谈论到这里,知月倾城有些激动,连双眼都亮了起来:“蓝河,你能明白吗我的意思吗?”

 

“你的omega性征,其实有很大的机会完全恢复的。”

 

这番话如同一击重锤,狠狠凿在了蓝河的心里。他沉默了下来,竟然不知道如何作答。

 

他该感到高兴吗?毕竟只有恢复原有的性征,他的身体机能和免疫系统才能得到恢复,死亡将会远离他;可他不想总被发情期所困扰,不想必须恳求一个alpha帮助自己,他不想做个omega。

 

可他该感到失落吗?这段做个普通人的时光让他感到快乐,不用去过多的担忧自己的身份。但只怕他如果不能恢复omega的第二性征,最失落的人会是……

 

叶修。

 

不会有哪个alpha愿意失去自己标记过的omega的,更何况是看起来对他异常执着的叶修。

 

哪怕他不说出口,蓝河也隐约能明白他的想法。

 

这太难两全了。

 

半晌,蓝河摇了摇头,轻轻说道:“我知道了。”

 

知月倾城点了点头,表示如果有进展一定会第一个告知蓝河。

 

检测仪发出了“滴”的一声,报告被从打印口吐了出来,洁白的纸张还温热着,上面的数据历历在目。

 

“说起来,绕岸那个混蛋,之前还跑来质疑我的检测报告,被我赶回去了。”知月倾城拿起报告,塞进了牛皮纸袋里,叹了口气,“在关于你的事情上,不得不说他的alpha直觉一向很准确。”

 

蓝河苦笑:“他还能怎么样?不过就是想看我出丑。”

 

“那也不一定……搞不好他这是暗恋你。”知月倾城提起绕岸垂杨就一肚子的火,想了想,毫无保留地批评了起来:“整得跟个小学生似的,难怪他老大不小了还没个对象跟他处处。”

 

蓝河:“……”

 

“人家才20出头。”蓝河无奈道,“这话被他听见了,又该跳了。”

 

“让他跳,”知月倾城冷笑道,“我这儿有大批实验中的alpha专用镇定剂,一秒起效,直接麻痹全身肌肉,保证他以后都不想跳。”

 

“……你的思想太危险了,这样会被大春抓去教育的。”蓝河无语地提醒道。

 

知月倾城默语,挽起白大褂的袖口,她指着胳膊上一道不甚明显的疤痕,显然是那次在电梯口交锋时留下的伤。

 

她抚过伤疤,哼了一声:“就凭这个,只要我在蓝溪阁一天,就不会让他好过。”

 

 

蓝河回到蓝溪阁的事情,一经传开后,受到了大部分人的欢迎。

 

他原本就脾气好,能力又强,在蓝溪阁的地位虽说不算数一数二,但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现在,失去omega身份的他甚至收到了几盒来自别部门的alpha的玫瑰花,他全部干脆地谢绝掉,并表示自己暂时没有能接受再标记的可能。

 

“就算不是omega了,蓝桥还是很受欢迎啊。”笔言飞在机械库里一通乱翻,“追求者能从这儿排到蓝溪阁的大门口吧?”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蓝河半开玩笑地谦虚道,“也就区区几十人吧。”

 

笔言飞:“……咋还喘上了你这孩子,被兴欣教坏了吧。”

 

知月倾城早在一旁等得不耐烦了,捋了捋发尾:“我来这儿不是看你耍嘴皮子的,赶紧的,东西找到了吗。”

 

“快了,快了,你别老催我啊。”笔言飞嚷嚷道,“机械库的人都跑去帮忙搬档案了,要不是我你们能要来通行证吗……”

 

蓝河心里也有些急迫,奈何笔言飞不让他来帮忙一起找。他已经很久没有摸过蓝瑟了。自从那次任务以后,蓝瑟便被送进了机械库进行维修保养,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蓝河自然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摸过这把他最爱的枪。

 

现在,伴随着蓝河回来后的第一个任务,尘封了一段时间的蓝瑟终于得以再见天日。

 

笔言飞终于从铁架上跳了下来,手里拿着个小金属箱。他拍了拍身上的土,吁了口气,把箱子扔给蓝河。

 

“检查看看?”他道。

 

蓝河二话不说打开了锁扣,就看见蓝瑟静静躺在特制海绵垫里,枪身线条流畅,浑身透露出淡淡的蓝光。

 

有那么一瞬间,蓝河竟然觉得这深得令人着迷的幽蓝,和那张金属方片如出一辙。

 

他愣了下,随即点了点头,把锁扣重新扣上,道:“都没问题,那我就拿走了。”

 

他们顺着通道,刷卡离开了机械库。彼时已经到了傍晚时间,蓝溪阁里除了要值班的人,零零散散的只能看见几个行色匆匆的人了。

 

他们走在大理石铺制的光滑地面上,随意闲聊了起来。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任务,感觉大春还挺急的。”笔言飞叨叨,“神神秘秘,总觉得最近蓝溪阁的气氛挺紧张的……对了蓝桥,听说你还有个搭档呢。”

 

知月倾城狐疑道:“刺杀任务还需要带搭档吗?”

 

“看情况吧。”蓝河道,“我还没有和别人一起搭过刺杀的任务,感觉不太方便。”

 

“我也觉得,蓝桥哪里需要什么搭档?”笔言飞乐道,“一挑三,纵横蓝溪阁一枝花。”

 

蓝河没好气地冲他翻了个白眼,转头问知月倾城:“你不下班吗?”

 

“大春要我去给你搭档做个体检,说是刚出完别的任务,今天才回来。”知月倾城没好气地说道,“加班又不给加班费,这人干嘛不明天回来。”

 

蓝河笑了起来,想了想,宽慰道:“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笔言飞立刻摆了摆手,说是下班后还有别的事,和他们在电梯前分了手,便离开了。

 

蓝河盯着电梯不断变化的数字,思绪沉沉浮浮,竟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我感觉不太好。”知月倾城叹道,“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其实还是很准的。”

 

蓝河点了点头,两人出了电梯后,直接向医疗室的方向走去。

 

“这几天我会查查有没有omega信息素恢复的案例,你自己平时也注意点儿,别整出什么蛾子了。”知月倾城一边推门一边说道,“等你的omega性征恢复后,我就……”

 

“什么omega性征恢复?”

 

突兀的询问声在医疗室中响起,知月倾城一愣,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绕岸垂杨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身上还缠着临时处理包扎的绷带,却依旧挡不住高大的身材,投下了一片阴影。

 

而他那属于alpha的信息素流淌了出来,如同缓缓溢出的岩浆,滚烫,坚定,不容拒绝,又充满了肆虐的嚣张与破坏力。

 

他看向站在知月倾城身后的蓝河,嘴角的笑容慢慢扩大开来。

 

“我说,什么是等蓝桥恢复omega性征?”





TBC.

开学后没有人看,也没有粮吃......(昏阙)

喜欢的话来个心推评!

评论(39)
热度(23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