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ABO]刺杀君莫笑 - 12

※组织架空,私设众多
※现在剧情一脚踏入狗血大坑,就图个爽,谢谢喜欢
※萌雷自鉴❤

P.S后记有彩蛋



拾贰




陈果是在第二天傍晚才回到兴欣的。她冲进房间时,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她设想了一百种再见到叶修时对方的模样:呼吸微弱浑身布满伤痕的,被绷带缠成木乃伊动弹不得的,坐在轮椅上无奈地摊开手掌要求自己付她一辈子薪酬工资的……直到她看到叶修好端端地坐在床上,身后靠着舒适柔软的靠垫时,她有所的幻想都戛然而止。

叶修手里拿着一个打地鼠游戏机玩儿得正起劲儿,上面那些可怜的地鼠们被他摁得吱吱乱叫,分数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积蓄了起来,直逼最高分。

陈果:“……”

“老板娘好啊。”叶修头都不抬地和她打了声招呼,迅速解决完手上这一局后,拍了拍床边的椅子,“快坐快坐,大老远赶飞机回来辛苦你了。”

陈果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一把夺下叶修手里的打地鼠游戏机丢到一旁,咆哮道:“还玩儿!你有没有一点儿身为伤患的自觉?!”

叶修被她这突如其来冲过来的架势给唬了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哪里好好的了?!”陈果看着他浑身缠上了的绷带和裸露在外的擦伤,隐隐渗出的血迹让她怒火中烧,“你为什么这么不小心!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和你们强调不要硬碰硬吗,智取知不知道?亏你平时还教训别人!你怎么这么……”

陈果噼里啪啦往外倒豆子,连气儿都不带喘一口的。她正在气头上,唠叨起来谁都挡不住,叶修也只得安安静静听她的训话,脸上很快露出了一副颇为无奈的表情。

最后陈果训他训到没脾气了,口干舌燥地拧开一瓶矿泉水咕嘟咕嘟灌了两口,把瓶子丢到了一旁,一屁股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

“说吧,”她双手抱胸,双腿交叉坐直了腰,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叶修,一副打定主意要听他说出个一二三的模样,“到底怎么回事?”

“这次不一样,如果我不硬碰硬赌一把,我和蓝河都会死在里面。”叶修老老实实回答道,叹了口气,“他伤得比我重,我不能拿他冒险。”

陈果吃了一惊,顿时也有些悚了:“他伤得比你还重?”

叶修点了点头:“沐橙说他的情况不太乐观。”

 陈果心下吃惊,一向对自己的医疗能力非常有自信的苏沐橙,什么时候也会说出这种话了?除非是有什么令她都无力回天的隐情了,否则以她对苏沐橙的了解,普通问题在她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

她有些急迫地问道:“到底怎么了?”

“……他的omega腺体受损了。”叶修的左手还未恢复完全,只能微微握了个不成形的拳,又放开来,之后都在反复做着这一动作,半晌后,接着说道:“沐橙说,他可能不会再是个omega了。”

那一针镇定剂药量极大,破坏了他身体里原本固有的免疫,将蓝河的omega基因完完全全暴露在了那群疯子研究员的面前。他们割破了蓝河后颈处的腺体,提取走了他最纯净的基因样本,然后像对待一个毫无生命迹象的破布娃娃一样,兴奋而激动地描绘着下一步实验的计划。

如果不是叶修最后的果决……

陈果不敢再想象下去了。

她实在想不到如何安慰叶修,沉默了半晌后,只能用轻松的口吻,说道:“其实做个beta也不错,那样子生活会轻松很多。”

“蓝河现在连beta都算不上了。”叶修很快便驳回了她乐观的想法,“腺体受损代表他的信息素全部紊乱,我的标记全部作废。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原本的生命体征有了更改,以后不排除产生任何极端反应的可能。”

换句话说,蓝河的免疫力被破坏,作为omega的信息素基因平衡瓦解,他很有可能会因为一个小伤口而血流不止,到最后全盘崩溃,什么发达的治疗医学都是回天乏术。

这件事对于叶修来说打击太大了。

一开始是他同意了蓝河分开行动的方案,后来更是他没能及时发现通讯器的信号有猫腻;让蓝河独自一人面对一切的人是他,除了捂住他的伤口却什么都做不到的,无能为力的人也是他。

他太信任蓝河了,以至于他都忘了对方再强大,都是个有着致命弱点的蓝河。

而他并没有担当起保护住他这唯一弱点的守护者的责任。

或许说从一开始,他就不该同意喻文州的说法,和蓝雨合作依旧可以进行,但这个巧妙的切入点,无论如何他都不会选择是蓝河开始。

是他自己,把他唯一的omega带入他们的纷争之中,亲手将他卷入了另一场纷繁复杂的命运的漩涡里,在这遮天蔽日里逃亡,再无逃离的可能。

“但是至少你救了他的命。”陈果豁然明白过来。她抿着嘴唇,眼角微微发红,“叶修,只要他还活着,是个omega还是一个没有第二性征的普通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痛失了自己的omega的alpha,竟然也会露出最苍白脆弱的一面,会悔恨和斥责自己的缺失,这是陈果从未看到过的一个alpha的模样。

在这不太平不公正的时代里,早早接触了社会的她见过国立omega维权协会的公权私用,见过不再忠贞的alpha对于曾经的omega不屑一顾,她见过太多了,也懂了人在最原始欲望面前,爱情总是变得那么遥不可及,甚至一击便破,碎成了无法再修复的残渣碎片。

“我也这么想。alpha和omega只是一种基因的联系而已,而且现在没有了,蓝河肯定很高兴。”叶修笑了笑,揉了揉陈果的头发,“他巴不得解除我们之间的标记呢。所以老板娘别哭得这么难看啊,我又没有说不要他了。”

陈果难得伤感起来的氛围顿时被毁了个一干二净,她瞪了叶修一眼,作势挥开了他未受伤的手。

“少来这套,”她吸了吸鼻子,把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咽了回去,“当初是你非要找到蓝河的,我可是为你出了不少人力物力,还没和你算账呢。”

叶修嗯嗯地应着,又听到陈果继续说道:“以后就算他不是个omega了,你也得好好再追一次,把人带回来。”

“那你也得等我伤好了再说。”叶修愁眉苦脸地看了眼自己手臂上的绷带,“我要是用现在这幅样子去找小蓝,他得自责死了。”

要知道即使隔了一条走廊,他都不止一次地想趁着苏沐橙不注意,拔了打点滴的针头,偷偷跑过去看看他刚刚脱离了危险期的omega了。

哪怕他可能再也不会是他的omega。

陈果对他的行为嗤之以鼻:“所以你就靠打地鼠消磨日子?”

“没办法啊,我现在除了动动手指,什么都做不了。”叶修苦笑了下。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上壁纸的纹路出神,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

“我也想去看看他怎么样了,但是我怕我忍不住,会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


相比较叶修恢复的速度,蓝河的身体恢复得太缓慢了。

作为一个omega,基因里的数据决定着他的体质终归弱于那些alpha,即使经过再多的艰苦训练与刻骨铭心的磨难,他的免疫力都不会因此有太大的提高,更不用说是伤口愈合和身体恢复的速度了。

他在兴欣住了十天,除了每天各个项目的检查,就是日复一日地发呆和打瞌睡。

从地下基地逃亡出来后,他越发地嗜睡了,连苏沐橙也不知道原因。她只能安慰蓝河,说毕竟是刚刚经历过那样的战斗,身体多少都会有些吃不消,作为一个omega,蓝河很需要多花些时间去进行自我修复。

蓝河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讲这个话题带了过去,又听到苏沐橙接着问他最近感觉怎么样。

“你指的是哪方面?”他犹豫了下,又补充着回答道,“我觉得还好。之前出任务也不是没受过伤,都只是些皮外伤罢了,我能支撑得住。”

苏沐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给蓝河挂上了新的点滴,然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耐心地仔细解释道:“我是说你的腺体受伤问题。你知道的,omega的体质在基因片段上就包含了些很容易受伤的因素,虽然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omega,但是腺体受损多少还是会对你造成影响……蓝河?”

她注意到了对方的沉默,和已经紧紧抿起的嘴唇,顿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在逐渐扩大。

“蓝河?”她柔声叫了声对方的名字,安抚地拍了拍他没有受伤的肩膀,“出了什么问题吗?”

蓝河的喉咙口哽了下,摇了摇头。

沉默了半晌后,他在苏沐橙疑问的目光注视下,有些不安而焦虑地缓缓出了声:

“我不知道……我现在好像感觉不到叶修的信息素了。”



“他是这么说的。”苏沐橙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出来了。”

“伤害腺体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吗?”陈果疑惑地问道,“我记得第二性征分化结果出来时,医院都会给体检的人注射预防性征被破坏的疫苗的,照理说就算成年后遭受外伤,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一直靠在床头沉默的叶修,终于在这时开了口:“蓝河没注射那个东西。”

“他小时候没注射?”苏沐橙好看的眉毛立刻蹙了起来,“这不可能,他可是个omega,家里……”

“是真的,他没有去医院注射疫苗。”叶修有些疲惫地揉了揉额角,把之前拿在手里的报告放了下来,“蓝河的父母从一开始就想隐瞒他是个omega的事情,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我去爬他家窗户,我可能到现在也不知道。”

这一番话立刻如同一记重锤,重重砸到了在场的每个人的心里,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众所周知,这种国家开发的疫苗,专门针对第二性征已经被识别出来的人群所使用,以防止在他们的腺体被意外伤害时,身体里由第二性征所引发的一系列抗体问题能够得到非常好的解决。

而第二性征之中的omega,这个在社会里最稀有而珍贵的性征,则是被严格保护起来的,除了必须要接受的疫苗之外,还要进行定期的身体检查和一系列教育,包括在国立omega维权协会进行登记,以便成年之后,可以最快地分配给登记在册的alpha,达到人口的迅速繁衍,和对下一代alpha和omega出生率的有意培养。

可蓝河隐藏了这么多年的omega身份,甚至从一开始就没有被父母认可这个第二性征,想要接受疫苗然后被国立omega维权协会登记身份就更不用提了。

但他们谁都没想到,现在的蓝河要面临的会是这样的结果。


十年前,十五岁的叶修又挨了父亲的骂,被勒令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面壁思过时,他看到了隔壁那户人家连续三天都不曾亮的灯,竟然在此时亮了起来。

蓝河一家是在他八岁那年搬来的,谁都不知道在夫妻都没有军籍的情况下,他们是如何住入了这片戒备森严的军区大院。之前在长辈们之间,这一家的身份曾经多多少少被猜忌,不过日子久了,大家也心照不宣地明白了一些道理,虽然谁都不曾在表面上提起过,但都很明显地减少了和蓝家的来往走动。

叶修倒是不在乎这个,他很喜欢隔壁新来的小男生,白白净净的像棵挺拔的小白杨,一副乖巧的模样,欺负起来还会脸红,梗着脖子要揍自己,比家里那个和自己长了一模一样脸的叶秋看起来顺眼多了。

他想都没想便打开了房间门,趁父母没注意偷偷跑了出去。他绕过蓝河家前面的草坪,正准备去正门敲门时,不经意间看到了客厅里正在哭泣的蓝河的母亲。

那个平日里温柔的女人,此时靠坐在客厅的桌前,双眼哭得通红,蓝河的父亲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的手轻轻搭在妻子的肩头,低声安慰着些什么,眼里满是不解与懊悔。

客厅里柔和的灯光顺着落地窗泻了一草坪,灯火通明的模样和以前一样,此时却不复往日里那副温馨的画面。

叶修想了想,果断放弃了从正门进去的想法,他绕到蓝河房间的窗户下面,手脚并用地顺着消防梯爬了上去。

蓝河正一个人趴在桌前发呆,听到身后的窗户被人敲得叩叩响,一回头看见是叶修,便赶紧跑过来打开了窗户。

叶修站在窗户外的一小片凸出的空地上,隐约闻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淡淡的香味,慢慢从蓝河的房间里飘了出来。“你在做什么?”他用手扇了扇风,皱了皱鼻子试图挥散那种奇特的香味,“好香。”

话刚说完,他就看到蓝河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胳膊,不禁有些奇怪:“蓝河,现在可是六月份,你为什么要穿长袖……”

“不关你的事。”蓝河急急忙忙打断了叶修的话,语气有些粗暴。不过他很快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顿了顿缓和了下自己的语气,重新开口道:“你来有什么事吗?”

这下轮到叶修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只是看到了蓝河家的灯亮了,就没头没脑的想要来找他,至于说究竟要找他做什么,见到了要和他说些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就这么绕了个圈儿爬上了人家窗户,而且看起来还是被嫌弃了……

“也没什么。”叶修想了想,“去屋顶吗?”

蓝河犹豫了下,很快答应了下来。

他慢腾腾地踩着窗户沿翻了出去,跟着叶修一前一后爬上了屋顶。

傍晚的风吹得异常凉爽,六月的夏日带着丝丝凉风吹拂过两人的身体,在这个夜晚舒适而惬意。

蓝河坐在屋檐上,眯了眯眼睛,像只安静下来的小猫似的,很快发起了呆。

叶修本想挨着他坐的,可一靠近蓝河,那种丝丝缕缕的香味就萦绕在他周围,争先恐后地沁入他的心扉,让什么都不了解的他有些无从适应。

他不动声色地和蓝河保持了点儿距离,然后并排坐了下来。

他们谁都没说话,就这么抬头看着璀璨的星空。银河从头顶划过,带起了星星点点的点缀,就像洒满了宝石的莱茵河,在深蓝的夜晚里闪闪发光。

他们头上是灿烂的星河,脚下是人间的万家灯火,银河浑身缀满了明星,与人间灯火交相辉映,奔向另一个不知名的尽头。

叶修坐在房檐上,渐渐的,蓝河身上甜美的香气不再如一开始那样让他觉得难以适应,反倒吸引着他去靠近,去触摸,去体会这不一样的感觉。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并不讨厌这种闻起来很甜的味道。

就像山涧的溪流淌过,雨后竹笋的清香,带着军区大院的花园里栽培的无毒铃兰与迷迭香。

他克制着自己莫名躁动的血液,索性躺在屋顶上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原本注视着夜空的双眼,却不由自主地转向了一旁发呆的蓝河。

似乎是一直被人注视产生了什么感觉,蓝河回过头来,他坐在屋檐上,双手抱着膝盖,侧着头开口对叶修说了什么,然后一双好看的眼睛笑成了新月的形状。

叶修看着他的眼睛,下意识地认为,蓝河的眼睛要比这一池璀璨的星河好看多了。


直到苏沐橙和陈果离开房间后,叶修才翻出了自己塞在床头柜里的通讯器。

他拨通了一个号码,等待的时间不长,对方很快就接通了起来。

“后天接蓝河回去吧。”他看着立体显示屏幕上的喻文州,无奈地苦笑了下,“我搞砸了。”


十年前的夜晚,只有十三岁的蓝河问过他:“如果我是个omega,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理我吗?”

距离第二性征觉醒还有一年时间的叶修,并不知道omega的表现有什么意义,他只有十五岁,想做一番大事是这个年纪的男生所特有的特点。

但不管平时看起来有多么的成熟,这个年龄下,到底是没有经历过什么风雨的还短暂的人生。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了,只记得蓝河在夜风里被吹起的发丝,还有听到他的回答后,最后一次看到的蓝河的腼腆笑容。

第二天,蓝河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就跟随父母搬迁,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生活了九年的地方,还有那个虽然总是欺负他,却是唯一一个陪他度过了整个六岁后童年时光的叶家的哥哥。

之后便是阔别已久的十年。


再次相见时,蓝河已经不记得他是谁了。









TBC.

一个回忆杀,感觉回忆杀真可爱,所以写完这张的我突然想写个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幼年番外。
但是这章搭配整体剧情食用就有点儿…虐了(?)

顺便剧透下因为蓝河过于提前的第二性征觉醒,导致叶修的alpha性征也提前了一年觉醒。
但是!那个用信息素把自己撩得提前觉醒的人!在第二天就搬家走了!

老叶:小蓝你好不负责哦,撩完人就跑
蓝河:……呸
老叶:略略略?
蓝河:……


还有,其实这个彩蛋(剧透)其实是我怕自己以后忘了咋圆,所以专门写下来的(。)

请看官们赐予我勤劳的我红心蓝手绿气泡!随手来一发!谢谢(˶‾᷄ ⁻̫ ‾᷅˵)

评论(29)
热度(30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