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总是指名送外卖的叶先生

※架空向叶蓝,两句话双花。

※职业作家叶x大学生蓝 ←最后蓝身份有变化

※作者连发两次都忘了加标题,是因为聪明,知道吗哈哈哈哈


↓   ↓   ↓   ↓   ↓



1.

 

蓝河痛苦地扒拉着收银台,无论如何都不想朝外迈出一步。

店里的空调呜呜作响着吹出冷气,玻璃门外则是热到已经掀起空气流动的夏天。

他有些难过到心累,愁眉苦脸地问道:

“真的,一定要我去送外卖不可吗?”

 

“别啰啰嗦嗦啦,早去早回。”表姐将外卖盒子打包好塞到蓝河怀里,然后一脸大义凛然地将自己的弟弟挤出了收银台,直直推出到门外。

“外卖签收单一定要完整,完整的拿回来哦!”她再次重复道。

“那可是我超——喜欢的作家!”

 

 

 

2.

 

不过是个小说家而已,真的要懒到这个地步吗。

蓝河穿过街道,熟络地与小区传达室的门房大爷打了声招呼,躲在树阴下走进了楼区。

手上的外卖单被捏得有些皱巴巴,打印机下的宋体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似乎都要化开成墨,然后一滴一滴,流淌到灼热的地面之上。

他把装着外卖的塑料袋挂在手臂上,一只手捏着外卖单一角,一只手把它铺展开来。

果然。

又是来自那个一号楼二单元603室的叶先生。

照烧烤肉拌饭,玉米烧卖,两瓶冰镇百事可乐。

价格48元。

括号备注:请让你们店那位大学生来送餐 :-D

 

......结尾那个颜文字是恶意卖什么萌?!爱使唤人的无良作家!

 

 

 

3.

 

说起蓝河为什么对这位叶先生如此反感,

约莫是因为现在是八月,天气炎热,一离开冷气的熏陶,就会汗流浃背到浑身不爽。

而在这八月的上一个同样炎热的月份,

蓝河被使唤去为这位作家叶先生,送了整整一个月的外卖。

 

 

 

4.

 

“请让你们店新来的那个小男生来送餐 :-D”

 

“请让你们店里那位长相清秀的大学生来送餐 :-D”

 

“请让你们店里那位左眼有泪痣的大学生来送餐 :-D”

 

“这次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让谁来吧?我住对面小区,我姓叶 :-D”

 

......你住隔壁你姓叶?你怎么不当自己是隔壁老王?

以上,蓝河捏着一沓厚厚的外卖单,指关节用力到恨不得揉到粉碎。

上面龙飞凤舞大写的叶修二字,就是这次贯穿了他大三结束的暑假生活的全部日程。

 

 

 

5.

 

无奈蓝河到最后都没能捏碎丢掉那一沓屈辱的外卖单。

因为他的表姐,小区街道对面这家小吃店的主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君莫笑粉。

 

“看你两眼放光跟狼似的,不要打我偶像的亲笔签名的主意!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本名签名啊。”表姐理直气壮道,认真收起了那一沓外卖单。

 

......所以说谁要那种懒到懒癌晚期的不修边幅的颓废作家的本名签名啊!

 

 

 

6.

 

里面稍稍凉快一些的电梯停在了六楼,时间不管怎么看有些漫长。

蓝河往上抓了抓有些下滑的塑料袋,冰镇的百事可乐触碰到指尖简直称得上是透心凉。

他腾出一只手来摁响了门铃。

“叮咚”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混蛋快点开门啊外面很热的好不好?!

 

 

 

7.

 

蓝河锲而不舍地连续摁了快两分钟门铃,隔壁的张姓住户终于忍受不住了,打开防盗门探出了脑袋。

“哦,是蓝河啊。”张佳乐打了个招呼,“又来给老叶送外卖?”

蓝河点了点头:“您好,他现在不在家吗?”

“怎么可能,一定是为了躲编辑又装作不在家的样子。”

 

张佳乐穿着居家短裤,插着兜踢踏着拖鞋跑了出来,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没等蓝河反应过来,他已经狠狠一脚踹在了大门上。

“老叶!赶紧开门!爸爸给你喂饭了!”

 

......原来这一层的住户画风都这么清奇,服气。

 

 

 

8.

 

其实蓝河这个人,说起来也是懒得不行。

怕麻烦,怕事多,怕忙起来忙到晕头转向整个人都要傻起来。

但是他偏偏又是竞争心好胜心强到不行的人,倔起来几头牛都给拉不回来。

比如不喜欢什么娱乐活动,因此被同学说是个无聊的人,就会因此不服气地练个网游账号熟悉技能然后专找那人去PK。

比如这次期末考试差一分上90分,而前排那个学霸比自己刚好高一分,就会发奋一整个学期死活都要在下一次考试将分数高过对方。

再比如被父母说“不要死读书,多出去接触一下社会吧。”,于是跑来自己表姐经营的小吃店里打短工两个月,熟悉所谓的“大学和读书之外的需要历练的社会。”

 

不过最不想比如的果然还是,每次送外卖都会各种理由和这位叶先生杠上。

然后莫名其妙觉得自己输得体无完肤。

 

 

 

9.

 

谢过隔壁的张佳乐后,蓝河把装有外卖的塑料袋交给了来开门的叶修。

他有些不情愿地掏出了那张揉得皱巴巴的外卖单:“麻烦在这儿签个字。”

“哦。”叶修接过了笔,低头刷刷签字。

他嘴里还叼着烟,软中华的味道。

烟灰的一端有些长了,随着他笔下的动作,轻轻地一抖一抖。

蓝河看着那岌岌可危的画面,都无意识地追随上去目光,生怕那一撮儿烟灰掉下来。

 

 

 

10.

 

好在那一段烟灰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脱落,总算解救了蓝河的强迫症。

 

“要不要进来坐坐?”

“不用了,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哦,这大热天还来送外卖,真是辛苦你了啊。”叶修翘着一边的嘴角,扬了扬手中的塑料袋,发出一阵哗哗的响。

 

这嘲讽拉的,脸T满分吧。

蓝河听着冰镇可乐在塑料袋里碰撞时发出的凉爽的声响,咬牙切齿:“......不用谢!应该的!”

 

 

 

11.

 

其实蓝河是想冲过去拆开可乐罐然后泼叶修一脸的。

可那么做的话......

对不起,真的就太对不起可乐的存在了。

 

 

 

12.

 

接下来的几天里,蓝河持续性在每天温度最高的那一时间,去给叶修送外卖。

这位叶先生也依旧保持“大热天你真不容易”的怜悯脸,持续刺激着蓝河的脑神经。

直到叶先生再一次邀请到:“要不要进来坐坐?”时,

蓝河终于觉得自己已经崩到极限的那根脑神经,断了。

 

坐就坐,有冷气不吹,那还对得起辛辛苦苦燃烧的电费和氟利昂吗?

 

 

 

13.

 

于是蓝河跨步踏进了这位折磨了自己快一个半月的叶先生的家门,

丝毫没注意到在身后关门的,露出微妙表情的这家的主人。

 

 

 

14.

 

“......所以我坐在哪里?”

蓝河看着一沙发一地板堆积的书和衣服,觉得自己眼睛疼。

“等着啊。”

叶修说完,在茶几前一屁股坐了下来,身下还压着件看起来就挺贵的西装。

然后蓝河看着他使劲儿把那堆漫画书往旁边挪了挪,然后砰砰拍了拍那一小片空余的木地板。

 

“呵呵。”

 

 

 

15.

 

最后天生劳碌命外加强迫症的蓝河同学,不得不动手开始收拾这个乱到槽心的住处。

而叶修端着那完鱼香肉丝盖浇饭,加一个卤蛋一个鸡腿,吃得风生水起。

 

其实蓝河是不想帮他收拾的。

可当他将就着坐在那片小小的,硬生生挤出来的空间时,

旁边那一摞高耸的漫画书,轰然倒塌。

一只手拿可乐一只手准备拉拉环的蓝河被正好砸了个懵逼。

 

 

 

16.

 

泡面盒丢到垃圾袋里,咖啡杯挨个拿去污粉洗干净,碗筷摆放在合适位置,烟灰缸里的烟灰全部倒掉然后涮干净,T恤短袖短裤西装领带分类叠好放进衣柜,最后蓝河抱着一堆怎么看都该洗的衣服,丢进了那个一看就是摆设的基本全新的洗衣机里。

 

叶修打了个饱嗝,伸出一只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

“小伙子挺勤快挺会收拾的嘛。”

 

看起来似乎满意得不得了。

 

蓝河觉得自己的孔雀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17.

 

“因为我是正常人。”

 

回答叶修时,蓝河正举着吸尘器。他追在叶修后面,故意去吸他的裤脚。

叶修正在准备发言词,在客厅里来来回回踱步。

似乎是明天有个他们出版社的读者见面会,要求他做代表发言。

蓝河听着他吞吞吐吐背发言词的声音,看着那副“我不在行”的模样,

就是想发笑。

 

“这话不对,难道你觉得哥是九级生活残废?”叶修理直气壮地反过来质问道。

 

蓝河想了想,还是认真地摇了摇头。

 

“私以为,你的生活残废等级,大概要比九级高得多了。”

“是神阶一般的等级才对吧。”

 

 

 

18.

 

吸尘器嗡嗡嗡地停不下来,蓝河心不在焉地打扫着,突然想起了件很严重的事。

 

“叶先生,你明天是要穿西装出门吗?”

叶修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回答:“对啊。”

 

......可是你那件唯一的,黑色的西装,

已经在你吃饭的时候被你自己当做屁垫坐得皱巴巴了啊?!

 

“而且叶先生,”蓝河叹了口气,

“拜托你不要用那种‘这都怪你’的眼神看着我!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锅!”

 

 

 

19.

 

最后不得不认栽的蓝河,只得要了叶修的尺码数据后,跑到三条街外的西装店帮他买了身现成的西装回来。

要问叶修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去?

 

“哥有社交恐惧症,怕陌生人。”叶修信誓旦旦回答道。

 

......怎么都觉得其实熟人也都是从陌生人发展而来的吧?

 

 

 

20.

 

第二天,蓝河窝在收银台里,抻了个大大的懒腰。

凉爽的冷气,炒饭的香味,食客们的谈话声,后厨锅碗瓢盆碰撞的响音,一切都变得如此美妙。

蓝河喜滋滋地翻着网上订单,完了又接着翻了翻电话订单。

很好,无论哪里!都没有叶修!

蓝河翘起了大拇指,眼睛都笑成了两道弯弯的,好看的弧线。

 

 

 

21.

 

可惜这冷气儿的幸福来得太平和,以至于蓝河忘了一句古话。

暴风雨前,总是宁静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不得不让人怀疑。

于是直到表姐接起了收银台的电话时,蓝河还想让自己再多做会儿梦的。

 

“为什么又是指名要我送外卖啊?!”

 

 

 

22.

 

蓝河欲哭无泪地抱着十几份鸡腿饭,看着表姐一盒一盒装进了保温包里。

“为什么又是我!”

“因为客人是这么要求的,不要再多废话了。”

“我是路痴......”

“你有百度地图,我刚传给你的。”

“我找不到和谁交接......”

“就是个外卖还要交接?你以为送国旗呢。到地方喊一声‘送外卖!’肯定有人搭理你。”

“我不认识叶修......”

“呵。”表姐喉咙里哼出一声动静,

 

“你不认识?就你们最熟了吧。”

 

21岁的蓝河终于再也找不到任何话来反驳。

 

 

 

23.

 

有谁会像他一样,连续一个半月,都在给同一个人送外卖呢?

每天中午,雷打不动,定时定点,随叫随到。堪比滴滴打车,滴滴打人的速度。

 

......如果可以的话,真是一点都不想和那位叶先生熟悉起来。

 

 

 

24.

 

蓝河把自行车锁在存车点,抱着满满二十份盒饭走进了出版社的大厅。

前台负责接待的小姑娘看见他后赶忙打了个电话,随后体贴地帮他拎了一小部分盒饭,带着他上楼。

双手轻松了不少的蓝河,此时此刻,终于有多余的力气和机会打量这个窗明几净的地方。

 

原来叶先生,是在这样的地方工作。

 

 

 

25.

 

蓝河大学学习的是文学专业,他的梦想也是做一名编辑。

也许以后会遇到一位很处得来的作家,也会遇到和自己处处不对头的竞争对手,

可一本书经由自己的手诞生出来,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了。

 

所以哪怕有各种与理想不符的令人不满的现状,他也想为之努力。

 

与文字打交道,真是太好了。

 

 

 

26.

 

叶修冷不防从后面冒了出来,拍了拍蓝河的肩膀:

“又发呆?”

“什么叫又,我没有在发呆。”蓝河抬起胳膊挡了下,双眼还停留在对面忙碌的编辑部的工作室里。

叶修笑了笑,没回答这个问题。

“想做编辑?”

“嗯。”

 

“那不错啊,年轻人就该有理想,赶紧大学毕业吧。”

 

叶修身子微微后仰,他靠在桌沿上,双手向后撑着,

西装里的白衬衫的纽扣最上面两颗没扣上,看起来一副懒散的模样。

他顺着蓝河的目光看向玻璃窗后那一排忙碌的景象,然后又回到了蓝河专注的目光中,想了想什么,才重新开口。

 

“赶紧毕业,来给我做专职编辑吧。”

 

 

 

27.

 

然后蓝河也没问他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28.

 

出版社的读者见面会,蓝河到底是没有进去看,就离开了。

也不知道叶修的发言词有没有背过,是不是还像在家里那样。

说得磕磕巴巴的,看起来就像个话废?

哪有一点平时嘲讽人拉仇恨的嚣张气儿啊。

 

蓝河看着三五成群走向见面会会场的读者,自己和他们逆向而行。

 

虽然看不到那样的叶先生,可是光是想想,就觉得嘴角的笑容怎么都抑制不了了。

 

 

 

29.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蓝河依旧在每天中午,被表姐要求去对面小区送外卖。

 

“一号楼二单元603室的叶先生,

有——你——的——外——卖——请——开——门——”

 

蓝河故意拖长了尾音,放大了音量。

生怕叶修又鸵鸟,装作自己不在家的样子躲催稿。

然后等叶修开门后自然而然地走进屋,给自己清理出一片空地。

 

坐在空调房里喝冰镇可乐,真是太爽了。

蓝河感叹道。

 

 

 

30.

 

“不过,小蓝你为什么每次都拿可口可乐?”

叶修晃了晃自己那瓶蓝色的百事可乐,问道。

 

“因为我喜欢可口可乐。”

蓝河捧着那罐红色的易拉罐,凝结的水汽从易拉罐上滑落,在木地板上砸出一个小小的涟漪。

 

 

 

31.

 

“哦。”叶修拉开了蓝色百事可乐的易拉罐拉环,咕嘟咕嘟喝了两口。

“自古红蓝多CP......”

叶修打了个二氧化碳气嗝儿,说完后还有意无意瞥了一眼蓝河手中的红色易拉罐。

 

......别以为我看不出你想说什么!生怕我不知道你是个腐男吗?!

 

 

 

32.

 

两个月结束后,蓝河拖着行李该回学校了。

表姐塞给他一个装着工资的信封,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

“下次还想打短工就来我这儿啊。”

 

......其实你只是想让我帮你要叶修的签名而已吧?

 

 

 

33.

 

大四一年蓝河都忙碌得要飞起。

上课,看书,准备实习,填写报名表。

投简历的前一天晚上,叶修居然打了个电话给他:

“打算去哪儿实习?”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含糊,蓝河猜着一定又是在抽烟了。

“你少抽点儿...还没想好报哪里。”

“哦。”叶修似乎碾灭了烟,他咳了两声,声音较之前清明了不少。

 

“要是没想好的话,来我认识的那个出版社?”他问道。

 

 

 

34.

 

本着“坚决不去把我当保姆使唤的人的工作地方实习”的原则,

蓝河还是在超优质的条件下屈服了。

一方面,这间出版社确实算得上资历丰富,能在这里实习,就算以后不在这里固定工作,也会给实习期的分数增添不少色彩。

 

“不过为什么,我要负责君莫笑?”

蓝河把工作表卷起来拍在肩上,有点痛不欲生。

“安啦小伙子,你是新来的,负责君莫笑的催稿不是很好吗?”负责带自己的前辈安慰道。

“我刚来的时候,可都是负责打印文件,端茶倒水呢。”另一位女编辑调笑道。

 

蓝河实在不好意思当面吐槽说:你们知道什么,就是因为我知道君莫笑躲催稿的样子,才会觉得以后的日子黯淡无光啊!

 

 

 

35.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可是给那个君莫笑送了两个月的外卖,几乎天天都因为他要躲催稿,必须得连续不停地摁三十下门铃他才肯开?

 

 

 

 

36.

 

搞得就跟地下党接头暗号似的。

 

 

 

37.

 

后来蓝河的实习期进行的的确挺痛苦,痛并快乐着。

痛苦的是,叶先生的确如他一开始所想象的那样,用尽一切方法来躲自己的催稿。

 

打电话,电话不接;打家里的座机,干脆直接被拔了电话线。

上门敲门,装死装鸵鸟装不在家。

隔壁的张佳乐和他先生出去旅游了,蓝河很久没见过他,也不用指望能再有一个穿短裤拖鞋的张佳乐,能帮他毫无顾忌的一脚踹在叶修家的大门上,连续连环踢把人硬生生逼出来。

他甚至都有种冲动,打电话报警说我怀疑这家人有问题!

他不开门!

幸亏理智还是占了上风。

做编辑,尤其是催稿的编辑久了,人都要精神分裂了。

 

 

 

38.

 

不过蓝河后来蓝河就学聪明了。

原因是他有一次,偶然的,站在门口喊了一句:

 

“一号楼二单元603室的叶先生,

有——你——的——外——卖——请——开——门——”

 

然后就看见叶修嗖地就把门拉开了。

 

蓝河:呵,就知道吃?你有本事叫外卖,你有本事交稿子啊!?

 

以上就是痛并快乐的这段实习期里,快乐的感觉。

虽然蓝河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高兴什么鬼。

 

 

 

39.

 

日子慢慢悠悠过,转眼就到了第二年的夏天。

蓝河最后一次去催叶修的稿稿,是在大四毕业的前一个月。

这是他最后一天在出版社实习,时间不多不少,满打满算是5个月。

自己居然催了叶修整整五个月的稿,现在想起来,苦中作乐,风里来雨里去,怎么说都是对的。

可想想又觉得不舍,这样被叶修欺负,也有点乐此不疲的感觉。

 

......果然自己要被调教成抖M了吗混蛋叶先生。

 

 

 

40.

 

不,不对,不是抖M,不是调教,不是这样。

 

那这莫名而异样的情绪,又是什么呢?

 

 

 

41.

 

是实习期的不舍?是对工作的放不下?

是对教育自己前辈的感谢,还是对学习了这么多东西所处的感激?

是感叹时间白驹过隙,还是感叹光阴似箭?

 

不舍,不舍,不舍。

 

是在不舍这过去的一年吗?

 

期待,期待,期待。

 

是在期待这接下来的,一个崭新的夏天吗?

 

 

 

42.

 

那么这个崭新的夏天里,

是否还有一个住在一号楼二单元603室的叶先生?

 

他是否还会像去年的那位叶先生一样,总是在每天最炎热的阶段,要求自己送外卖?

是否会在备注里指名要自己送过去,还附带一个:-D的颜文字?

是否还会举着一罐蓝色的百事可乐,问自己为什么喝的是红色的可口可乐?

是否不乐衷于收拾家务,总是搞得一团糟?

是否会把衣服都揉在一起,然后弄得皱巴巴?

是否会在重要场合发言词的背诵中,像个小孩子背诵语文课文一样,磕磕巴巴?

 

是不是还有一个这样的叶先生,

会让自己随时随地,都想去注视着他呢。

 

 

 

43.

 

这是喜欢吗?

 

 

 

44.

 

蓝河收拾好了所有东西,离开了实习的这间出版社。

毕业去向在八月初截止,出版社的简历投递时间也是同样。

而他没告诉叶修自己将来的打算,是留在这里做编辑,还是去别处发展。

 

我连自己的心情都搞不清楚,跟你联系都不想联系了。

他在心里一字一句默念道。

 

 

 

45.

 

暑假里,蓝河重新回到了表姐的那间小吃店,坐在收银台前,边偷懒边打着短工。

他嘴里咔吧咔吧地嚼着一袋薯片,吹着凉丝丝的冷气,享受夏天的慵懒。

这个时间饭点已过,蓝河有些困倦,窝在椅子里怎么都不想动。

 

他突然坐直了起来,神经质地翻了翻外卖单,又有些失落地坐了回去。

今天的外卖单没有一张需要填写的。

 

蓝河眯了眯眼睛,觉得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门口的风铃叮咚响了出声。

“你好——”他条件反射地坐了起来。

 

“一份黑椒烤肉饭,一听可口可乐,冰镇的。”

“......叶修?”

 

 

46.

 

蓝河有些懵逼地跟在叶修身后,走进了街道对面的小区。

他看到叶修和门卫打了声招呼,看门的老大爷换人了,新来了个年轻的小伙儿。

直到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了六楼,蓝河才反应了过来。

“干嘛带我来你家?”

“没事就不能带你来吗。”叶修反驳道。

 

......这话说的太快太无耻我竟无言反驳。

 

蓝河突然觉得,像是回到了去年夏天,那个每天都要被迫嘴仗的中午外卖时间。

 

 

 

47.

 

后来?

后来因为作者太困了,不想写了。

 

——才怪。

 

 

 

48.

 

后来,蓝河举着吸尘器追在叶修身后,听他絮絮叨叨背隔天要用的发言词。

“诚挚的感谢每位我的读者前来——”

那一段长长的烟灰,终于坚持不住了。它可怜巴巴地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叶修!你就不能把烟灰掸一掸吗!”

“懒,烟灰缸太远了。”

叶修说着,又一小节烟灰从烟头上坠落,仿佛一颗陨石,砰的砸到了蓝河的脑神经。

 

“......你去给我吃灰吧。”

蓝河举起了吸尘器,猛地靠了过去,吸住了叶修的短袖。

 

 

 

49.

 

告白过程太神经,蓝河表示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叶修第二次和自己说“喜欢”二字了。

作为一个专职作家,叶修的脑洞简直大到突破天际。

可问题是他正常的,宏伟的世界观脑洞,全部都展现给了读者,

留给蓝河的,全都是神经质一样的脑坑。

 

蓝河不止一次的想把他的脑子掰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坑,应该种的不是萝卜而是外星物种吧?

 

那天叶修拉他回去后,很正经的拿出了自己的ipad,一张一张给蓝河看照片。

睡着的蓝河。

喝可乐的蓝河。

打扫卫生的蓝河的背影。

偷笑自己不会背发言词的蓝河的笑容。

还有一张截图,那是叶修最近一篇文章里,写过的一句话:

 

“你以为我一个人可以喝掉两罐可乐,其实我只是想让你进来家里坐坐,好和我一起分享掉那份为你而准备的蓝色。”

 

蓝河看着叶修洋洋得意一副求夸奖的表情,怎么看都怎么觉得嘲讽,脸T,仇恨满满。

 

“......当作家之前,你一定是个偷窥狂和虐待狂吧。”

 

“这都是因为爱啊。”

叶修信誓旦旦地反驳道。

 

 

 

50.

 

后来蓝河突然想起,叶修那天居然会到小吃店里外带吃的。

“哦,因为喜欢你,想要接近你只能专门叫你送外卖了吧。”

叶修打了个饱嗝。最近三餐正常,不用再叫外卖,顿顿都是蓝河的好手艺,他觉得自己简直还能胖上三大圈,要赶上隔壁张佳乐养的那只胖仓鼠了。

 

“呵,所以你以前是故意让我大热天顶着太阳、中暑、过马路的危机去给你送外卖?只为了求勾搭?”蓝河咬牙切齿,把一叠切好的菠萝放在叶修的电脑旁边:

“吃!再吃你就胖成孙哲平昨天刚给张佳乐买的那头荷兰猪了!我的目标就是把你养成那样的!”

 

叶修:......嗯,虽然挺可爱,不过怎么这个比喻和自己想象中的代入角色差异有点大呢。

 

 

 

尾声:

 

蓝河拿着文件袋,里面装着之前出版的叶修的那本书。

和以往不同的是,那本书的内页上,责任编辑一栏,写着“蓝河”二字。

蓝河有些抑制不住冲动的,想要去和所有人分享这份喜悦。

 

这本凝聚了自己心血的书,从封面到封底,从排版到修订,

蓝河无一不尽心尽力去做到最好。

对他来说,这本书是他第一本成果,是他最重要的纪念,是这多少个夏天走来,他心之所向,所得到的馈赠。

 

在这之前经历过的所有艰难,比起来都不算什么了。

真的,真的是——

 

 

“叶不修!混蛋你倒是交稿啊?!今天再不交你就去睡门口吧!”

 

 

 

 

 

 

你以为结局真的这么美好?

开玩笑,当编辑可不是这么好当的。

尤其是,当你是你爱人的责任编辑,

而你的另一半,

 

是个拖稿王。






THE END


啊,粗长的8000字,我写完了(躺

我终于又填掉了我一个脑洞设定

不给我喜欢❤

你们就是不爱我了bushi


我要是成了老叶这么拖稿王怎么办!惊恐


最近重回火影坑,我要去做梦梦到my飞段了

啊,我的天使~~~~这么可爱!

晚安,爱你们!

评论(33)
热度(68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