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换头像狂魔
文杂,唠叨。慎重,持谦。

《情理》2

周江/非典型性先婚后爱设定

非大长篇


2.



周泽楷说追,便是真的追。




周六,江波涛终于放假了。急诊夜班效果奇强,让他精神萎靡了一整天,在周泽楷离开后,浑浑噩噩地吃过午饭和晚饭,中途都是用睡觉度过的。




江波涛一个人独住一间公寓,是后来自己用公积金贷款买的。但他不是个能按时起床的人,即使到今天,也需要有人用电话把他吵醒,否则除非有一百个闹钟同时响,他才能醒来。




也许独居并不适合他。




周六这天早晨,江妈妈又打了电话过来。铃声催命似的,揪住江波涛的肩膀,把他从枕头和被子里拖了出来。




江波涛接到电话时,还以为自己穿越了,总觉得这个场景太过熟悉,以至于电话接通的一瞬间,他先行开口说:“我不相亲。”




“说什么傻话呢?”江妈妈奇怪地问,“起床。”




江波涛拿开手机,看时间和日期,说:“现在才八点,而且今天是周六啊。”




“那么九点钟我要在家里看到你。”江妈妈说,“我不管。”




挂了电话后,江波涛用一分钟让自己清醒,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秋冬季节,天气愈来愈冷,江波涛钻进浴室的一瞬间,决定等会儿要网购一身新的加绒睡衣回来。




洗漱只需要十分钟,换衣服五分钟,把脏衣服一股脑丢进洗衣机和扎好垃圾袋需要三分钟。江波涛穿好外套,出门打车,一路绿灯,回到家门口时,不过八点四十五分。




江波涛按门铃,有些气喘。刚才他是跑进来的。




“按这么快干什么?”江妈妈来开门,“怎么热得一头的汗,你追在车后面跑来的吗?”




江波涛有苦说不出,“……唉。”




“年轻人不要老叹气。”江妈妈一边让他进门,一边唠叨他,“好运气都会被叹走的,知道吗?你不要小瞧这些老规矩……”




“不叹了不叹了。”江波涛忙告饶,“有水吗?”




“在茶几上,自己去倒。”江妈妈去旁边的储藏室找东西,“家里有客人,不要乱讲话哦。”




江波涛还没来得及问是谁,江妈妈的身影消失在了储藏室的门口,一点儿机会也不留给他。




他换了鞋,走进客厅,入眼的便是茶几和茶几上摆放的一大罐热茶,以及规规矩矩地坐在旁边的周泽楷。




“……周先生。”江波涛吃了一惊,“你怎么在我家?”




“来送糯米糕。”周泽楷说,“吃吗?”




“我很喜欢这个。”江波涛问,“我妈和你说的?”




周泽楷摇了摇头:“猜的。”




“那你真的很厉害。”江波涛夸他。




他饥肠辘辘,在周泽楷旁边坐下,先是灌了一大杯水,又拆开一盒糯米糕。当他拿起其中最圆的的那块,准备塞进嘴里细细咀嚼时,又听周泽楷有些开心地说:“嗯,你也厉害。我们很合适。”




“……”




江波涛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他的一块糯米糕悬在嘴边,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总觉得每次周泽楷一说话,他的大脑就会略微停摆那么一小会儿,像是法国人的密集型罢工月,纷纷扰扰袭来,一点儿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为了迎接周泽楷,江妈妈连广场舞都不去了,和一帮姐妹在微信上请了假,欢天喜地地坐下,非要和周泽楷聊天,居然坚持了十分钟之久。




“妈,他不喜欢聊天。”江波涛都要替周泽楷感到尴尬,“别勉强他。”




周泽楷却说:“没事。阿姨讲话很有意思。”




江妈妈一听,简直心花怒放,说什么也要留周泽楷在家吃饭,还差遣江波涛去买食材回来,一定要大显身手一番。




江波涛拿他妈没办法,只好穿上外套,认命地朝门外走。他坐在玄关的台阶上换鞋,周围一暗,抬头便看到周泽楷站在他身后,正低头看他。




“怎么了?”江波涛问他。




“我和你一起去。”周泽楷说。




“没关系,也没有很多东西,你可以在家等。”江波涛抿了抿嘴,“外面挺冷的。”




周泽楷拿出一张长长的便签纸,说:“东西多。”




江波涛接过纸条,上面写了一长串食材名,还有一些看起来就不算能吃的的东西。江波涛心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顺手将纸条翻到背面,就看到了一行熟悉的字。




“宝贝加油,和人家多处处。妈妈看好你!”




江波涛:“……”




周泽楷问:“怎么了?”




“没事。”江波涛叹了口气,“早知道不教我妈用微信了,真是……什么都看,比我还熟练。”




周泽楷没有听懂,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天气是真的在变冷了。江波涛每天忙得晕头转向,居然忘记已经到了这个时候,甚至连换季的衣服都没来得及准备。




刚一出门,江波涛就打了个喷嚏。




周泽楷吓了一跳,“感冒了?”




“没有。”江波涛摸了摸鼻尖,“忘了今天降温,早上没来得及把厚衣服拿出来就出门了。”




“外套给你?”周泽楷指自己身上的衣服。




“不用啦,我还能坚持一下。”江波涛始终觉得穿别人的外套不太好,更何况现在周泽楷还不是他的对象,“我们快去快回。”




周泽楷嗯了一声,问:“手可以给我吗?”




江波涛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本想拒绝,但只要一看到周泽楷的眼睛,他就会丧失抵抗力。




他认命地把右手伸过去,“怎么了?”




“不是右手。”周泽楷说。




江波涛又换成左手。




周泽楷握住他的手腕,力道很轻,几乎只是附在上面,保持让江波涛感到很正常的距离。他把江波涛的左手塞进自己右边的口袋里,说:“好了。”




口袋里很暖和,周泽楷只穿了一件薄风衣和里面的毛衫,体温很容易传到外侧,浸入江波涛的手心。他的掌心几乎都能感觉到周泽楷的皮肤了。江波涛缩了一下手,到底不想拂了对方的好意,只是稍微调整了下姿势。




“谢谢。”他说。




周泽楷没说什么,但感觉他心情更好了。




超市离家不远,走十分钟的路程就到了。江波涛投了硬币,推出一辆购物车,也不敢让周泽楷拿那张背后加料的清单,只得一边推车,一边对照要买的东西找地方。




周泽楷想帮他,但江波涛拒绝了,理由是没有规矩让客人这样,他可以聊天,也可以等下再帮忙搬东西回去。




“早上真是吓了一跳。”想起在家里看到周泽楷的情景,江波涛忍不住笑了下,“先是我妈打电话来,叫我赶快回去,又是进门就见到你。我还以为我穿越了,又过了一次周五。”




“嗯,早上顺路。”周泽楷想了想,又努力多说了几个字,“糯米糕今天不排队。”




“真的啊?那是家老字号,不排队真难得。”江波涛睁大眼睛,“你一大早就去买了吗?”




周泽楷说:“六点钟左右。”




江波涛有些不好意思,“就为了两盒糯米糕,你起得也太早了。”




“没事。”周泽楷抿了抿嘴角,“你喜欢。”




“牢你记挂。”江波涛谢道,“上班太累了。你可以周末好好休息。”




没想到周泽楷摇了摇头,“不累,工作大部分都给另一个前辈了。江,别赶我。”




他是这么想的?江波涛失笑,“我没这个意思。想让你好好休息就是字面上的,懂吗?没有讨厌你,也没有想赶你走。”




“嗯。”周泽楷帮他把一小袋泰国进口精米搬到购物车里,“我想太多了。”




江波涛一边说没关系,一边在心中记下这件事。周泽楷有点怕自己会赶他走,更怕自己会拒绝。他看起来很认真,也许对于这段目前单向的感情以及他昨天提出的追求,他都是真正上了心的。




而江波涛,他的确不喜欢太过迅速的感情,以至于向来不能理解闪婚存在的意义。他更喜欢建立在长期相处、相互理解上萌生爱情,绝非营养快餐或是油炸速食的型号。他的口味真的很清淡。




但周泽楷太认真了,自己都没意思到自己讲话有多撩人,更没意识到他无意中展露出的体贴多能打动人。偏偏自己还觉得这很正常,仅一天的时间,就让江波涛开始偶尔萌生出“打脸就打脸,干脆就这样在一起得了”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他真的很帅。颜控没救了。




江波涛叹了口气。




“累了?”周泽楷问。




“没有,想到刚才在家的事。不好意思让你尴尬那么久。”他这么好,令江波涛多少有些愧疚,“我妈就这样,她很喜欢你,所以会想和你多聊聊。你别介意。”




“阿姨很好。我喜欢听她讲。”周泽楷说,“你呢?”




“我?”江波涛问,“我怎么了?”




闻言,周泽楷停下脚步。




因由惯性,江波涛推上购物车往前滑了两步,才停了下来。他的双手压在购物车横杆上,转过头,不解地看向周泽楷。




“你说阿姨很喜欢我。”周泽楷说,“那你呢?江,你喜欢我吗?”




江波涛呼吸一窒。他快被直球杀死了。




“我们才认识了一天。”江波涛说,“一天不到。”




他们应该好好谈谈这件事。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就他们两个,把所有事情开诚布公,特别是关于双方真正想法和感受的问题,最好能想办法一次性解决掉。




周泽楷哦了一声,显然不希望得到这个答案。但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他已经从江波涛这里得到了无数次不想听到的答案了,对他来说,也许称得上人生难得的失败。




“我是个很慢热的人。”等周泽楷跟上,重新与自己并排时,江波涛缓缓说,“我不擅长接住直球,因为实在太有挑战性了。对我来说,谈恋爱应该是个阶段性的过程,包括认识期。”




“什么阶段?”周泽楷问。




“唔,不清楚啊。”江波涛无奈道,“凭感觉吧,毕竟我没谈过对象。”




周泽楷的表情有些震惊。




为了避免尴尬,江波涛随手拿起货架上的一罐柚子蜂蜜,故作轻松道:“怎么,我看起来很像经验丰富的恋爱专家吗?”




“没。”周泽楷说,“江很好。”




江波涛笑了一声,“谢谢。”




他觉得自己已经能摸到一些和周泽楷交流的门路了。譬如现在,周泽楷说他很好,约莫是说他之前没谈过对象,都是别人错失良机。




周泽楷少言,却又很会说话。想到这种对比,江波涛忍不住笑了。




“我很认真。”周泽楷说。




“嗯。”江波涛把柚子蜂蜜放回到货架上,问,“你喜欢吃海鲜吗?”




“麻辣小龙虾。”周泽楷说。




“我问你喜不喜欢吃,不是问你我喜欢吃什么。”江波涛无奈道。




周泽楷说:“你很喜欢,所以我也喜欢。”




“……”




他们需要尽快把谈谈的事情提上日程,越快越好。江波涛愈来愈怕自己有天被周泽楷撩得心脏病都要犯了。




他把购物车推给周泽楷,一咬牙,挽起袖子去挑水产柜里活动乱跳的小龙虾,“买!”








tbc.


江波涛(念台词):你要在热气球上吻我,我们要吵架,分手,和好,再吵架,再分手,再和好……


周泽楷(关掉视频):不学好的,以后不给看了。







评论(33)
热度(24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