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听说烟花和爆米花相爱了》

空间好友说“想看花吐症是吐烟花”,于是我搞了一个烟花和爆米花相爱的故事。

很放飞,反正我是笑死了。

二环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

叶修得了花吐症。

他这花吐症可不得了。别人都是吐摘了刺儿的红玫瑰,吐一大把风信子,他倒好,他吐烟花。

这可怎么办呢?已经回到B市的叶修每天都琢磨着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他周围的人都不怎么敢靠近他。以前叶修喜欢抽烟,那吐烟圈技术堪称一流,可现在的他就跟刚学会吐火球的小喷火龙似的,整一个火系宠物小精灵,做宝可梦,打个嗝都是爱你——不,喷你烟花的形状。

烟圈和烟花可以不一样,前者给周围人群留下健康隐患,后者有可能因为近距离而一波带走上天,从此合称为花圈。

叶修为此叫苦连天,连烟都不怎么敢抽了。生怕这一根小中华就成了炸药印子,砰砰砰引出一连串的窜天猴。

问题是他有苦还说不出。爸妈不在家,就他和叶秋,每当叶秋发现他憋不住了想说话时,都会冲过去摁住他的嘴。

电脑电冰箱洗衣机也成了高危物品,生怕叶修哪天情难自禁,把电线顺着墙都给点着了。

没了荣耀,叶修在家里急得来换转悠。现在他的手机也得在叶秋的监视下使用,蓝河以为他家电脑坏了,又碍于长辈不能流连网吧,便给他打电话。每当他和叶修通话时,后者都得把手机摆在茶几上,然后自己倒退三米远,开了扬声器吼着聊。

“是我的错觉吗?”蓝河在电话那头儿问,“叶神你的嗓门好像比以前还大了点儿。”

“家里来了耳朵不好的老人,习惯了。”叶修在三米开外回答,“呵呵。”

那个呵呵蓝河没听清,他又嘟嘟囔囔了一会儿,最后说叶神我这周末要去B市玩儿,要不一起?

“不不不......”叶修打了个小嗝,呲儿出一个摔炮就给砸木地板上了,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蓝河说了什么:“——好好好!”

“到底好还是不好啊?”蓝河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要是麻烦就算了,我就是想请你吃个饭。”

“真的可以!你到了打电话给我。”

叶修叫苦不迭,蹲下身,拿抹布擦地板上的坑。叶夫人对家居装修格外重视,这地板也是当年翻新家里的时候亲自去挑的。此时地板上硬生生凹出来了一个坑,山雨欲来风满楼,全部倾倒在那个大坑里,叶修不禁觉得脖子有点凉。

再大的炮仗也怕响,再能行的教科书也怕娘。这话放在叶修身上,一准儿是行得通的。

周末蓝河果真来了,只背着一只男式斜跨小包,装着手机身份证和零钱。他站在航站楼里给叶修打电话,但叶修还是没敢去接他,只含含糊糊说自己还有事,让他自己先找个地方住下。

蓝河答应得爽快,不过听声音也不清晰,嘴巴里像是含了糖块似的,鼻音有些奶气。叶修有点儿憋不住了,他现在听到蓝河的声音都想放鞭炮,但可惜B市不让燃放烟花爆竹,否则以他老掉牙的求爱套路,现在恨不得立刻给人楼下摆个呲花儿阵去告白。

但可惜他自己现在就是个烟花,砰砰砰的,还带颜色。这边刚挂电话,就吐出来一根仙女棒,带着响的把叶秋挂在椅背上的衬衫烧出一个大洞。

叶修:“......”

算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叶修安慰自己,前天他点了叶秋的毛巾,昨天不小心烧了叶秋要换的新内裤,今天就破坏了他的衬衫。叶秋除了手持证物追着他楼上楼下跑三圈也没别的法子了,到最后硬是被蛇皮走位搞得服气。作为弟弟,叶秋必须得习惯。

谁让他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呢?

把叶秋的衬衫揉吧揉吧塞进柜子后面的缝隙里,叶修就开始解决个人出行问题了。他本来扒拉出了一直口罩,刚带到脸上,又想起自己吐的可是烟花,万一给自己崩了就太震撼了,于是又把口罩脱了下来。

到最后乱七八糟收拾一通,什么方法也没找到,他干脆揣着钥匙手机就出门了。天要下雨,娘要改嫁,儿要搞基,他要喷火,这都是没办法的事儿。大不了破罐子破摔,用自己那一杯倒的酒量逮着蓝河亲一口,就什么事儿都解决了。

两个人约了在广场见,叶修看到蓝河时,后者带了个厚厚的黑色口罩,嚼吧嚼吧的。

见到他时,蓝河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跑了过来。

“吃什么呢?一直嚼。”叶修问。

蓝河眼神躲闪:“没,就口香糖。”

“戴口罩说话不闷吗?”

“B市雾霾太大,我肺不好......”

叶修还真信了,暗想既然这样自己以后可得在蓝河面前少抽点儿烟——前提是得先把他这吐烟花的毛病给治好了。今天蓝河讲话有些含糊,叶修随口问了句,他便说是来之前上火,得了溃疡,口腔里有些痛。

“那就吃点儿清淡的吧。”叶修说,“吃不吃爆米花?”

“什么?”蓝河微微一怔。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身上有股奶油爆米花的味儿。”叶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遥遥一指路边摊儿,“那边有卖的。”

两个人在大街上胡乱转悠,累了便到麦当劳里歇着。叶修去前台点餐,回来的时候端了可乐奶昔麦旋风草莓巧克力圣代冰柠檬茶一大堆饮品,里面还埋了一桶炸鸡块。蓝河扒拉了两下,发现下面还有一大盒爆米花。

蓝河:“......”

叶修:“怎么了?”

蓝河:“不,挺好的。”

叶修开始吸溜饮料喝。蓝河说:“以前都不知道你还这么爱喝饮料。”

叶修讪讪一笑:“最近才开始喝的。”

别人都是用冷水澡来浇灭内心蠢蠢欲动的小火苗,他倒好,他是用冰镇饮料浇灭口中呼之欲出的小鞭炮。

他把爆米花推到蓝河面前,诚恳地邀请他多吃几口。蓝河一开始还拒绝,到最后干脆一脸慷慨就义的神情,抓着爆米花开始吃了,边吃边打嗝。

“吸冷空气了。”叶修判断道,“掐掐虎口,等会儿就好了。”

蓝河含糊地应着,到最后竟然吃爆米花吃饱了。

吃完了麦当劳,两人又变成了无处可去的状况。但感谢苍天,感谢大地,现在叶修是宁可在这种地方坐着,也不想去网吧或者商场这种大规模人群聚集地。幸亏蓝河也没有提。

可除了网吧,两个一直围绕荣耀工作生活的宅男就真的没处可去了。

这一天是大年三十,街上的行人要比往常少了很多。在此之前,叶家夫妇出国旅游去了,把就休三天假期的叶秋和到处野的叶修双双丢在家里,美名其曰兄弟俩也要习惯没有爸妈的春节。叶秋因为自己哥哥得了这么个症状,一天到晚正为自己买的小玩意儿的安全发愁呢,看见叶修搞破坏都来气,想揍还追不上。两人关于春节的问题也没商量出个一二三来,本想今早就把晚上的年夜饭定好,而就在这时蓝河来了。

叶修没多问蓝河为什么不回家过年,既然能选择来B市,小剑客自然有他的道理。他本想邀请蓝河一起来家里吃年夜饭的,但一想到自己那不会助攻的胞弟,心里一个烟花就给人呲儿跑了。

两人在大街上闲逛,坐车到天安门,又跑去关了门的故宫门口,乌漆嘛黑的看城角的灯笼。叶修的烟花也不怎么喷了,就是也打嗝,完了还要自我解释这都怪天气太冷,让他吸了冷空气。蓝河点了点头,听他说完,也和他同步打了个嗝。

“唉。”叶修叹气。

“唉。”蓝河跟着叹气。

居民楼上家家户户亮着灯,没亮的只可能是没卖出去的房。B市最近降温,两个人裹着厚衣服,到处瞎溜达,直到临近十二点了,才在公园附近停了下来。

“你身上怎么还有爆米花的味道?”叶修问。

蓝河立刻打了个嗝,嚼了嚼“口香糖”,喉咙动了一下:“可能是熏的吧。”

“可别把口香糖咽下去了。”

蓝河嗯嗯了两声,两个人又没话说了。过了会儿,叶修转过身去,咳嗽了两声,蓝河听见他们脚下传来“砰”的爆裂声。

蓝河问:“你带摔炮了?”

叶修:“......没。”

太尴尬了,这一晚上他都没怎么嘴里放炮,这会儿倒是开始了。烟花正小朵小朵的呲儿出火星,一点儿温度都没有,也不用担心灼伤他本人。但蓝河不知道这件事儿,叶修怕吓坏了他——大年三十看到人口吐烟花,又不是什么金刚葫芦娃,可别还没告白,就给人吓进医院了。

正巧公园附近的路灯坏了几盏,因为没人值班,监控也关了。叶修想了想,决定先下手为强,说一不二,将恐惧扼杀在摇篮里。他拉着蓝河就往黑处走,等人挨着墙了,二话不说亲了上去。

“叶——!”蓝河睁大了眼睛,嘴巴里唔唔唔的,吓傻了。

叶修心里忐忑,又因为能不吐烟花而庆幸,更重要的是蓝河一没推开他,二没扇他耳光,他觉得自己成功了。直到蓝河的肩膀耸动了一下,从喉咙深处打了个小小的嗝。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舌尖卷到一颗凹凸不平的小球块,下意识咬碎了。

那是一颗爆米花。

“你也......?”叶修一脸震惊,“爆米花?真的假的?”

蓝河点了点头,有点不好意思,随即又硬气起来:“我本来打算先亲你的!”

“呵,长能耐了啊。”叶修呼噜他的脑袋,“喜欢我也不说一声?”

“你不也没说吗?”蓝河故意板着脸,但笑容溢满了眼睛,就着一点点夜晚的光,亮得出奇,“那你允许吗?”

“允许什么?”

“允许我追你啊。”

“不成,得我来。”叶修皱了皱眉,“是我先——”

他还没说完,忍不住剧烈咳嗽了起来。喉咙处的异物感让他不得不仰起头,有什么东西就要呼之欲出了。

“嗖——!”

一只烟花窜上了天,跟信号弹似的,在半空炸开了不同的色彩。

这下轮到蓝河震惊了:“叶修!你也......?!”

你什么?你也得了花吐症?而且比我还厉害,吐得可是烟花啊!比爆米花牛多了!可惜刚才那是结束症状的最后一个烟花了,蓝河还有点儿意犹未尽。

一想到叶修吐烟花,他就忍不住想再亲他一口,试试会不会还有一两颗剩余的。这万一还真有点儿火星,蓝河努力一把吐个苞谷豆儿出来,一崩又是一颗爆米花。

但没等蓝河亲上去,也没等叶修回答,对面家属楼的一扇窗户推开了。朝阳大妈趴在窗口,冲公园的方向怒吼:

“不知道二环以内不让放炮吗?!大过年的耍疯啦!”

叶修一听不得了,朝阳大妈啊,一个小区的战斗力。他跑得比谁都快,拉着蓝河的手,一溜烟抄小路窜了。


不过这下,他终于能光明正大地牵上蓝河的手了。




end.

《阴差阳错》写了一千字,跑去写这个,现在又愁更新了

但是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55)
热度(78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