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被单之下

好久没写他们,短暂的突发奇想。



-

一开始只是一张被单而已。

蓝色的,像记号笔那样的,一笔勾勒出的淡淡的蓝。它铺展在卧室的床上,整整齐齐,抚平每一丝褶皱,边角贴合在床架处,像一个包裹睡眠的塑料壳。

从季节上来算,现在就快要入冬了。但G市的阳光一直很好,几乎要让人忘记这是一年的末端。气温不高不低,恰好是温热的牛奶舔舐手指的温度。这样的气候在假期里显得更是弥足可贵,仿佛阳光会一直驻足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打理好的空调处于待命状态,随时可以供暖;厚厚的睡衣和棉拖鞋晾在阳台外,电视柜里面塞进满满一盒暖宝宝。蓝河喜欢提前做好这些过冬的准备,让他有种满足感,似乎自己是某种需要冬眠的动物,即将进入一个绵长的梦。

但房间里似乎总缺了点儿什么。蓝河实在想不起来。也许是因为冬天要到了,血液流淌得更慢,让人昏昏欲睡,就连记忆也显得不太够用。

那张淡蓝色的被单也送进了洗衣机,嗡嗡转动着。这时卧室里的床变得光秃秃的,露出木头床架,像剥光树皮的树趴在地板上。蓝河的猫跳到空白的床上来回踱步,最后舒服地卧在枕头上。

这导致蓝河拆开枕头套时,猫咪冲他大叫。

难得的假期,充足的阳光和水,轰隆隆运转的机器轴承,洗衣粉的味道在房间里尽情飞舞,阳光里的尘埃肉眼可见,还有打翻了的猫粮——蓝河的猫实在太能闹腾了。

他开始捉猫,中途终于接到了一通电话。他等这个电话已经整整十二个小时了。

“几点的飞机?”蓝河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中间,腾出双手,把猫抱回窝里安顿好。他的猫太沉了,他下定决心从明天开始一定要带它多运动运动,“凌晨太晚了。要我去机场接你吗?好吧。不,不用带什么,我在家呢,肯定等你。我——”

叶修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他沉默了会儿,轻眨眼睛,嘴唇抿起,脸开始微微泛红。

“好吧,我很想你。”蓝河说,“不会说第二遍了,别笑!挂了!”

他挂了电话,又把猫抱起来,吸了无数口后,把脸埋在厚厚的猫毛,没忍住傻笑。

“知道吗,叶修要回来了!”蓝河抱着猫咪转了一圈。胖猫舔了舔爪子,不屑地把脸扭到一边。距离叶修出门只不过是一个月而已,猫却像是已经把另一个主人扔到外太空了似的。

洗衣机停止工作。蓝河把被单扯出来,凭一己之力将它晾晒在阳台上。淡蓝色的被单有些皱,他把那些纹路一点点扯平些。这下阳台上挂满东西了,甚至还有一副窗帘。他颇为自豪,跳下垫脚的椅子,把它推回原处。猫又回来了,在他脚边绕圈,温热的小身体蹭着蓝河的小腿和脚踝。他爱死这个胖乎乎的小东西了。

洗衣粉的味道萦绕在他鼻翼,冬天阳光的气息也和其他季节不太一样。蓝河心满意足,孜孜不倦地又抱着他的猫回到室内。

他像这一个月来每个独自一人的假期一样,吃饭,睡午觉,看会儿书,然后登陆游戏处理些自己的任务。荣耀世界也在迎接冬天,大雪降落在某些特定的场景,世界频道里有人分享这些截图地点的坐标,很快地图里就挤满了人。

万圣节任务要到了。在这之后是圣诞夜,跨年活动。时间快乐地、无影无踪地奔向前方。他们在一起五年,即将一同跨越第六个共拥有的未来,这一切看起来就像眨眼之间,让人感叹时间无情又能带来幸福感。

但在这飞快的时间里,这一天的等待又比什么都要漫长。阳光最终消失在对面的建筑物身后,只留下一点点缝隙。蓝河把阳台上晒好的东西收回来,有些还没晾干,只能留在阳台上。

他开始套被单。一个人做这项工作的确会有些手忙脚快,毕竟想要捏住四个被角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特别是当他的猫还在上面乱跳时,简直更混乱了。

“去,去,下去一边玩儿。”蓝河嘘嘘地催促他的猫,但猫不愿意理会他。

干净的被单裹住松软的被子,芳香剂清淡得几乎要被忽略,又能捕捉到丝丝缕缕的味道。现在,被单又铺得整整齐齐了,像一个壳,扣在床架上,把木头圈在身下。

蓝河仍旧想不通到底缺了什么。


飞机晚点,叶修比预定时间晚了整整一小时到家。凌晨一点钟,蓝河被钥匙转动大门锁孔的声音惊醒。他睡眼惺忪,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而胸闷的原因是猫一直挤着他的胸骨,搅得他做噩梦,以为自己抱着石头沉进湖底,又的确冷得不行。

拥抱。他想,叶修应该过来拥抱我一下。

叶修把行李丢在玄关处,果然走过来拥抱了他。

“欢迎回来。”蓝河趴在他肩膀上打哈欠,困意将他卷入叶修温暖的怀抱,“我今天没有力气和你争了。但下次再被我发现你把小号开进兰溪阁,你就准备好挨揍吧。”

——这个间谍刺客是在下午时被蓝河发现的。但叶修在飞机上,他不可能去炸机拦截,现在更没力气和他促膝长谈。凌晨不入睡,几乎可以消耗一个人最大的精力。

叶修的笑声在他肩膀和耳朵上徘徊。“我的错,”叶修摸了摸蓝河的头发,“下次一次找一个不容易露馅儿的去。”

蓝河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要给你做宵夜吗?”

“不用了。”

蓝河听出来了,叶修的疲惫打着旋儿在他耳边,连同一个月没感受到的温热气息。“睡觉睡觉。”他说,“我要困死了。”

被单是洗好又晒过了的,阳光的味道在这夜晚长久不散。蓝河钻进去时甚至满足地叹了口气。缺少了什么的心情正在逐渐散去,直到叶修握住他的手时,这种感觉立刻烟消云散了。

被单很暖,淡蓝色的,或许已经变成了阳光的金色。它不再是个罩住美梦的塑料壳。而是冬日里的春天,是最好的时间。

“我很想你。”蓝河的眼睛亮晶晶的,一点儿都不像刚刚叫嚣着困倦的人,“晚安。”

他们交换绵长的吻,终于在漫长的一个月后同枕共眠。

在闭上眼睛前,蓝河终于想起他在每个冬天里缺少什么了。

原来是缺个分享被单的人而已。他心满意足地想到。现在,已经有人能在被单之下,与他分享睡眠与温暖的梦了。




-

end.
关注前注意简介和tag,不一定随时在坑里写文。

评论(17)
热度(29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