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一喵钟情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17:15

和蛋蛋 @二蛋子 的联动喵化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爱生活!爱叶蓝!❤



1.

蓝河变成了一只猫,具体原因谁也不知道。

G市照往年那样,提前进入了酷暑,蓝河昨晚开着空调睡了一整夜,早上醒来时发现被子早就被自己踢到了地上,活脱脱给冻醒的。他打算再去睡个美滋滋的回笼觉,爬去床尾捞被子时,一揉眼睛,立刻发现似乎有什么变得不太对劲。

他盯着自己正面粉色肉垫,背面毛茸茸的“手”,艰难地拍亮了手机屏幕,又艰难地打开前置摄像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巨大的猫咪脑袋,眨巴眨巴眼睛,倒映出湛蓝色的形影。

“我靠!”

蓝河吓得一个激灵,本能地向后一跳,咕噜噜滚到了地板上。


2.

猫咪的习性让蓝河很快安静了下来,开始努力思考问题所在。他记得自己昨晚只吃了一盒炒粉,还是加班团餐,而网游部其他几人似乎并没有出什么问题……蓝河看着好不容易登陆上的荣耀,笔言飞等人趁还没上班在工会驻地里叫叫嚷嚷,心情更复杂了。

早在一小时前,他终于成功用微信给春易老请了个假,内容真真假假,最后硬是拼凑出了一整个年假。好在最繁重的工作任务已经在昨晚完成;因此,即使蓝河忽然提出了这种非节假日外年休的要求,春易老没有多问,很快就批准了下来,条件是蓝河还得挂上游戏,以便公会里有事好直接找到他。

蓝河没道理拒绝,拨弄出埋在衣服下的钱包,叼起账号卡往机器里塞……过程艰辛苦不堪言,猫咪又不会出汗,蓝河热得想打滚,才终于把账号卡塞进了电脑里。

此时,蓝桥春雪站在工会驻地里,目光呆滞地看向远方的青山。网游部其他工作人员在旁边聊天,话题颠三倒四,没一会儿就扯到了今年蓝雨接办的全明星赛事上。

“听说今年我们蓝雨花了大价钱装修体育馆,不知道现场效果怎么样。”

“那必须好啊,我们蓝雨什么时候拿不出手过了?不过要是能去帮忙做赛前准备就好了,我听后勤部那边的妹子说,前两天黄少去了体育馆慰问全体员工……”

“不是吧?!福利这么好!”

蓝河趴在键盘跟前,竖起耳朵听他们聊天,一听到黄少天的名字眼睛就亮了,又很快萎靡下去——现在这副模样别说和偶像见面了,把人吓跑都有可能。

一想到见了自己掉头就跑的黄少天……蓝河的少男心瞬间碎了一地。

“蓝桥今天怎么请假了?不舒服?”曙光旋冰把话题转移到蓝河身上,问道。

“家里忽然有点事,刚和大春说完你们就知道了,安摄像头了吗你们?”蓝河说。

众人哈哈大笑,笔言飞又问:“蓝桥你是要去相亲吗?居然请年假?小伙伴们对于蓝溪阁劳模还要假期的行为非常震惊了。”

“对呀对呀,不过不能帮忙准备全明星赛,和偶像近距离接触,蓝桥你一定很难过吧?”众人七嘴八舌地附和。

“……不想理你们。”

蓝河对于众人的八卦非常无语,没一会儿看到笔言飞的私聊,喊他看QQ消息。蓝河心道有什么不能在游戏里说的,废了好大力气把QQ对话框拉开,见笔言飞发来的一条网页链接。

“你看看,看看,保管你心动。”笔言飞殷勤说。

蓝河嗤之以鼻,现在就是哥斯拉要毁灭地球了他也不会觉得稀奇——好端端的自己忽然变成猫都有够违反科学了,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吓到他的?

蓝河顺着链接打开网页,蹦出了微博界面,头像是兴欣战队的红色logo,背景空旷,头图默认,真的是白瞎了粉丝送的年费会员。

蓝河叹了口气,心想那会员还是自己偷偷冲给叶修的,以粉丝之名。

他拱着鼠标滑动页面,翻到最新一条更新,简简单单的一张照片,看得蓝河全身猫毛倒竖——可不就是蓝雨这次承办全明星赛的体育馆?叶修来G市了?

“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笔言飞说。

鼠标难用,键盘难使,蓝河只能双开语音,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笔言飞的调侃。他的视线全部集中在那张才更新的微博照片上,身后的尾巴一摇一摇的,轻轻拍打键盘,最后心一横,努力用小鼻子顶动鼠标,拉开了好友列表。

叶修的账号显示手机在线,蓝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努力敲出几个字:“听说你来G市了?”

原本以为叶修是联盟派来的监工,此时在体育馆里应该忙着看准备情况,没想到一分钟不到的功夫,蓝河就收到了回复。

“是啊。”叶修说。

“额,那你在G市好好玩吧。有机会再说?”蓝河说。

“机会挺多,我刚想找你你就自己敲上门了,家里有沙发吗?”叶修说。

蓝河回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沙发,稀里糊涂说:“有啊。”

“那就是有机会了。”叶修说,“我来的时候没定住处,寻思着和你熟,借我睡几天沙发?”

“……”蓝河发去一串省略号,拿尾巴拍的。

“怎么样?哥不嫌弃沙发,仓库都睡过的人。”叶修说。

“不太方便……”蓝河吞吞吐吐说。

“听说你请了年假?”叶修说。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蓝河说。

“你那个笔什么的同事说的。”叶修乐呵呵地,“电脑登陆QQ,游戏挂着,你在家。”

蓝河不想说话,干脆装死,打字半天他的猫爪子都要酸了,假装自己没看到叶修的消息。

“别磨蹭了,快开门。”五分钟后,叶修又发来一条消息,“你家可真难找。”

蓝河猫躯一震:“你刚才发微博的时候还在体育馆门口!”

“那是朋友圈盗来的图。”叶修说,“你被同事卖了个惨啊,小蓝同志。快开门,我拿不住东西了要。”

蓝河都快哭了……

“我真的不方便。”蓝河心里忐忑,又抱有一丝希望道:“你能保证见了我不要大吃一惊……或者把我卖了吗?”

“能能能,快点开门吧蓝大大。”叶修说。

蓝河犹豫地跳下电脑桌,砰得撞翻了鼠标。他晃晃悠悠跑到玄关处,看着高大的门锁开始发愁。

好在家里的门都安装门把手,蓝河跳上旁边的鞋柜,鼓足勇气向前一跃,扒住门把手,借力往下一按,门吱悠悠地向外敞开……

叶修手上提着简单的行李,看着缓缓打开的房门,门把手上挂着一只晃晃悠悠的白猫,场面堪称诡异。

“额,蓝河?”叶修说,“你这是现原形了?”

“现你妹啊!”蓝河陡然炸毛,“赶快进来关门啊啊啊!”


3.

叶修站在客厅里,蓝河坐在沙发上,一人一猫相互打量,齐齐发了声。

“你好像胖了。”

蓝河:“……”

蓝河没脾气了,身体一歪,倒在沙发上。

“厨房里有电水壶,自己烧水泡茶吧。”蓝河有气无力道。

“行啊。”叶修也不客气。他是真的有些渴了,上前两步抄着蓝河抱起来,一起去了厨房。

叶修左看右看,最后把蓝河放在微波炉上,拿起电水壶烧水,说:“这什么情况?”

“不知道……”蓝河有气无力的,把自己团成一个猫饼,引得叶修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一觉起来忽然变成猫了?倒是有点像沐橙最近看的小说剧情。”叶修说。

“太狗血了,我想赶紧变回去。”蓝河说,“居然让我请假,我对不起蓝溪阁对我多年的栽培,对不起黄少后援会会员的称号。”

叶修乐了,说:“你现在这副样子会把黄少天吓跑吧?”

蓝河一听更郁闷了,猫饼又缩了缩,头埋在猫毛里,不想和叶修说话。

叶修烧完水,按蓝河的指示翻出茶叶,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又拿出一只碗,倒进热水,放在了案上。

“我听说猫的舌头受不了热,也不能让你喝生水,将就一下等它凉了再喝吧。”叶修说。

蓝河心里一热,还没说谢谢就被叶修抱起来,离开了微波炉。两人回到沙发上,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叶修一双手就开始撸猫。

蓝河被摸得舒服,下意识发出喵喵的呼噜声,叶修摸完他的脑袋捏爪子,蓝河甚至自发地抬起下巴让他挠。

“你晚上睡我房间吧,沙发不舒服。”蓝河说,“反正我现在也享受不了床。”

“成,那谢谢了啊。”叶修说,“你可以睡我旁边。”

蓝河敷衍了一声,不自在地转过头,庆幸自己现在是只猫,而猫是不会脸红的。


4.

“你要在这里呆多久啊?”蓝河问。

叶修想了想:“一周吧。”

“回去的机票买了吗?”蓝河问。

“没有啊。”叶修说。

蓝河无奈,窝在叶修左手边,看他刷猫咪论坛。什么晒猫云养猫求寄养求领养,满目的猫咪饲养经验帖绕得人眼晕,蓝河看了一会儿就没兴趣了,拿猫爪扒拉键盘垫,叶修倒是一个贴接一个贴的,看得津津有味。

“不是吧……你很喜欢猫?”蓝河说。

“是啊。”叶修说,“以前想养,不过老板娘说我连自己都养不好,还是别祸害小生命了,而且会被他们玩儿死。”

蓝河心道也是,叶修已经做好准备在接下来的七天里靠外卖和泡面生活,带来的行李里也就几件衣服,拾掇拾掇连地方都占不了多少,过得再简单不过了。老板娘说这话真是一点儿都不假。

而现在摆在两人面前的唯一问题是,变成了猫的蓝河应该吃什么?论坛上说猫咪不能吃人的食物,可蓝河怎么说都还是个人类,难道要去啃猫粮或者生鱼吗?恐怕他自己都难以接受。

蓝河把脸埋在旁边的碗里,吧嗒吧嗒喝水,毛都湿了。叶修扯了张面巾纸给他擦脸,动作自然得恰到好处,搞得蓝河又难为情了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暗恋这人的小心思老早就被发现,现在叶修只不过是在变了法的整他玩儿,好看他这幅真真切切不自在的形象。

从叶修带领兴欣战队杀回职业联赛起,两人就只在QQ上保持联系,不过一般都是叶修来找,蓝河回话的模式,聊几句天气,扯回两家公会,一般都以叶修气得蓝河拍键盘为收场,就这么平平淡淡度过了整整两年。

早先不主动敲QQ是怕叶修在忙,后来不敲那是因为怕自己的小心思被另一当事人逮个正着,偏偏也没勇气问问对方对自己是什么想法,就这么龟缩在寄居蟹的壳里,一晃海水潮涨潮退,都快埋进地壳里了。

蓝河挣脱他的手,细声细气地喵了一声——纯粹的无心之举,自从他变成猫后,就很容易发出与猫一样的叫声——他在叶修诡异目光的注视下跳下桌子,去了隔壁,决定做一只好吃懒做的大胖猫,把其他事情都交给叶修来处理。

顺其自然。他想,既然叶修喜欢猫,那就让他暂且霸占一下叶修的“喜欢”吧。

中午叶修喊了外卖,蓝河点的,必胜客海鲜披萨,蓝河毫不客气地吃光了所有虾仁和鱼籽,舔了舔猫鼻子,虎视眈眈地看着芝士夹心。

“别吃了,万一不舒服怎么办?”叶修哭笑不得,“到时候我是送你去人民医院还是兽医院?”

“就吃一口。”蓝河据理力争,“一口而已,没关系的。”

叶修拗不过蓝河,给他掰了一小块芝士,蓝河三下五除二搞定了午餐,又眼巴巴地看着叶修,随即得到了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

“饱了。”蓝河满足地拍了拍尾巴,靠在沙发上打哈欠。

叶修把垃圾收拾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蓝河,说:“你可以注意一下你的坐姿,我看到——”

“滚!”蓝河恼羞成怒,刷得趴下,又把自己圈成了一个圆圆白白的猫饼。

叶修乐呵呵地走了,厨房里很快传来洗碗的水声,蓝河又打了个哈欠,钻到沙发靠枕后面,打了个盹儿。


5.

事实证明叶修来G市不是为了旅游的,而是为了折腾蓝河。确切的来说,现在在折腾变成了猫的蓝河。

他掏出一团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毛线,招呼道:“小蓝,过来啊。”

我呸。蓝河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兴致缺缺地低下了头,没一会儿就感觉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爪子里塞着一团毛线,挪动到了书房里。

“用下你的电脑。”叶修说。

“哦。”蓝河恹道。他还没睡醒,困得一个字也不想说,有气无力地喵了一声,算作回答。

叶修拿出账号卡,插进登陆器。

“黄少天非要找我PK,你看不看?”叶修说。

蓝河的耳朵噌得竖起来了。“你说黄少?!”蓝河的猫眼睛闪闪发光的,“夜雨声烦!”

“对,他刚刚发的消息,说不约战就上门来找我真人PK。”叶修说。

蓝河欣然点头:“那你别答应,我想看黄少找你真人PK,我家里还有给黄少的应援棒。”

叶修:“……”

“别站桌子上,我看不到屏幕下面了。”叶修说。

“那我站哪儿?”蓝河踩着猫步在桌子上踱来踱去,离约定时间还有几分钟,黄少天的夜雨声烦还没有开进竞技场,蓝河等得心急,走来走去,晃得叶修眼晕。

叶修伸手把蓝河抱了下来,放在自己大腿上,叮嘱说:“这里就行,别乱动。”

蓝河僵硬地踩着叶修的大腿,真的一动也不敢动了。

夜雨声烦进入竞技场时,蓝河充分发挥了他狂热粉丝的热情,激动得嗷嗷叫,恨不得用肉垫夹住应援棒,疯狂为黄少天打call。

“怎么听你那边有猫叫呢?蓝河养的猫?叫声这么大,是不是快要到发qing期了。”黄少天奇道。

蓝河瞬间被雷了个里外娇嫩,call都打不动了,少男心再次被秒得碎成了渣渣。

“蓝河养的猫,挺胖的,不过是只公猫。”叶修强忍住笑,瞥了一眼郁卒的蓝河,挠了挠他的下巴。

“蓝河还养猫了?不过也挺合适。”黄少天哒哒哒地敲键盘热身,“你一说我想起来了,蓝河不是我的粉丝么,怎么你和我PK他不来看呀,你把人放哪儿去了?”

“在我大腿上坐着呢。”叶修说。

“什么?”夜雨声烦卡了几秒,呵道,“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你瞎说什么呢!我的粉丝才不会坐你的大腿!呸!”

叶修非常无辜:“他就是坐在我腿……哎哟。”

蓝河狠狠踩了他一脚,让他闭嘴。

“好吧,是他的猫坐在我大腿上。”叶修无奈道。

耳机那边传来黄少天爽朗的大笑,不多时两个角色便缠斗在一起,蓝河看的眼花缭乱,耳边是叶修沉稳又富有节奏感的键盘声,小小的猫咪脑袋随着画面左摇右摆,最后竟是晃得睡了过去。

晚上的野图boss最终花落兴欣,蓝河从中阻挠数次,也没成功打乱君莫笑的行动,气得他冲着叶修又抓又咬,最后被强行抱回床上,塞进了被窝里。

“你等着!下次boss一定是我们蓝溪阁的!”蓝河不依不饶的,窝在被窝里喵喵地叫。

叶修一边附和他,一边调整空调温度,说:“你先睡觉,睡觉。”

“那你做什么?”蓝河问。

“去看看刚才爆出来的稀有材料。”叶修说,“技术部刚才发消息说爆了不少好东西,比如……”

蓝河喵嗷嗷地一声拱进了被窝里,摆明了不想听叶修说这些。叶修也不恼,关了灯,去了书房那边,在电脑桌前坐下。

他把稀有材料的分配告知技术部的工作人员,又看了看公会里杂七杂八的材料和装备,随便刷了几个副本,注意到右下角的QQ头像一直闪烁个不停。

蓝河的QQ没下线,一碰就弹出了窗口抖动,叶修本想关掉对话框,就看到备注“笔言飞”的人发来的一连串消息,内容特别劲爆。

“老蓝!我听说叶神住在你家啊!”

“你不是一直想告白找不到机会吗?这次把握好机会!哥们儿看好你!要是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是男人就勇敢的上!”

“蓝桥?蓝桥?不在线吗?有没有八卦分享的啊!你是不是告白失败了被……”

“他睡了。”叶修说,“我是叶修。”

笔言飞秒速回复了一个“卧槽”,又立刻撤回,嘻嘻哈哈道原来是大神啊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哈哈哈哈哈,随即秒速下线。

叶修摸了摸下巴,心里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登时愉悦起来。他退出游戏,拔了账号卡关机,动作一气呵成,迅速离开了书房。

变成了猫咪的蓝河在卧室里睡得正香,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恢复了人类的样貌。清秀的青年窝在被子里,只露出半张脸,呼吸平稳,似乎沉浸在梦境之中。

叶修像抱猫那样把蓝河抱了起来,抱在自己身前,这一次并没有放开。

攻略蓝河的副本成就达成。他想,这样一来,借口来看看全明星赛准备活动的目的,终于快要达到了。

他亲了亲蓝河光洁的额头,听他在睡梦中嘟嘟囔囔,像小猫低语的喵喵叫声,直直淌入了自己的心坎儿。



the end.

蓝河明天起床后的表情一定很精彩,毕竟从猫咪变成人的时候,他可是什么都没穿的。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28)
热度(62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