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蓝河绵羊奶

灵感来自今天百度到的“蓝河绵羊奶”。

新西兰进口,纯天然无污染,胸一甩,奶四海,蓝哥的奶,放心的奶。

如图:


BY 萧昱然


*

蓝河玩儿了个牧师,女号,ID明晃晃地悬在头上,叫蓝咩咩。

有段时间公会里的奶妈团出了些问题,接二连三提交请假申请,病假事假婚假期末考前假,什么样的理由都有,导致野图boss都频繁损失了好几个;蓝河一急,在众人的怂恿下,从抽屉里的一排账号卡里摸了张牧师出来,娇小的萝莉蓝咩咩就这么出现在新手村了。

蓝咩咩在新手村里跑来跑去,飞快地清理任务,几本技能书按照攻略所说,全部用在治疗加成上。公会里晓得治疗操作的人一边指导他一边开玩笑,道:“蓝团别急,慢慢来,总有一天你也能从剑客变成大奶的。”

“胸一甩,奶四海。”

“别闹,等奶妈团恢复正常,这号我就废了。”蓝河说。手下还不忘带着蓝咩咩拿十字架敲新手村外的老母鸡。

从新手村出来后,蓝咩咩收到公会牧师交易来的装备。牧师披着白色的小斗篷,屁股后面有一团白毛,看起来还真的挺像绵羊。不过蓝河的第一视角看不到,他在公会牧师面前转了个圈,说:“成,那我先去练级了,装备回头换下来了还你。”

于此,牧师蓝咩咩走上了奶妈打怪的练级不归路。蓝溪阁公会练级的的人经常能在各个练级点看到他们的蓝团长,萝莉手中拿把十字架,拼命地敲那些体型庞大的怪物的脑袋,够不到了还会跳起来,简直萌的不得了。

当然,蓝溪阁的人还不至于旁观。看萌萝莉跳起来打膝盖看够了,见蓝咩咩越发吃力,便争相勇担带团长小号升级的任务。不过这其中包括了一小半蓝河的倾慕者,而这一小半倾慕者里,又有一半是不知道这是个男玩女号的新入会的玩家。

蓝河搞完蓝桥春雪的工作,又要去给蓝咩咩升级,抽空了还得带团带野图boss,每天忙到要吐血。偏偏某个退役大神仍在神之领域混得风生水起,抄着那把让人艳羡得牙痒痒的伞,抢boss刷记录挖材料,无所不能无所不作,愁坏了神之领域各工会的会长。

而蓝河和那位大神最熟,导致他收到的关怀是最多的。

蓝河开了两台电脑,自己这台登录了蓝咩咩,笔言飞那台挂机蓝桥春雪。笔言飞今天和他倒班,这会儿还没来,蓝河给蓝咩咩升了两级后,就看到蓝桥春雪的私聊里挤出了君莫笑的消息。

“小蓝,今天晚上野图boss,蓝溪阁准备打哪儿啊?”叶修说。

蓝河没理他,假装没看到。蓝咩咩又打死两只怪,再看那边的显示屏上,叶修又发了几条私聊消息。

“怎么不说话?分享点情报,搞不好晚上可以和兴欣联手。”

“——离开一会儿,稍后回来!”

“哦,挂机。”叶修说。

“——离开一会儿,稍后回来!”

“成吧,那你回来QQ叫我。”

蓝河翻了个白眼,心想谁要叫你,八百辈子都不想和你相见。他边想边把蓝咩咩停在原地,打开了QQ,弹了叶修一下。

“刚才在练级,没看到。”蓝河说。

“小号练级?玩儿的什么。”叶修问。

“呃......不好说啊。叶神有事吗?”蓝河问。

“没什么,我来问问晚上的野图boss,你们蓝溪阁打算打哪儿?”叶修说,“要不要和兴欣联手?听说你们最近缺奶妈啊。”

“......你在我们蓝溪阁插探子!”蓝河反应了过来,咬牙切齿把键盘拍得噼里啪啦响,“探子over!野图boss的事情再说!”

“成了,那你们要是决定了叫我一声。”叶修挺满意再议的结果,“我先下了。”

没等蓝河反应过来,君莫笑的头像已经迅速黑了。他把聊天窗口关上,又打开,再关上,叹了口气,决定晚上先试试看能不能先把兴欣安插的探子给揪出来。

蓝河切回游戏,蓝咩咩生命垂危,蓝河赶紧给小萝莉刷了个治疗术,勉强脱离了掉经验的危险。

真爱生命,远离叶修。

晚上的野图boss照常进行,蓝河没有回复叶修究竟两家工会要不要联手。照今晚负责指挥的会长春易老的想法来说,他们这样做是完全没必要的——蓝溪阁唐唐三大公会之一,为了一个野图boss跑去和君莫笑合作,未免也太容易落人口舌了。再说了,这个boss就是凭借蓝溪阁一己之力,只要另外三家不联合,他们就有相当大的把握拿下。

但前提是今天晚上奶妈团能暴力奶起。

蓝河终于在野图boss刷新前一个小时给蓝咩咩升到了满级,穿着临时从公会里借来的高级奶装,一路奔向奶妈团的站位点。这是他第一次直接站在奶妈团里抢boss,好奇得不得了;不过剑客的心仍旧蠢蠢欲动,生怕自己等会儿看到兴欣的队伍,会拿起十字架毫不犹豫地劈在君莫笑的脑袋上。

野图boss开刷再即,奶妈团里却仍旧一副嗑瓜子闲聊看戏的画面。这群抽烟牧师抽烟天使正讨论着联盟八卦,大半儿的姑娘们说起喜欢的战队CP,没一会儿就能扯到网购哪家强上来。

蓝河闲得无聊,参与不进去话题,干脆侧着身子,刷起了蓝桥春雪号上的好友频道。

笔言飞在好友频道里浪的飞起,被春易老训了一个字,立刻乖溜溜地安静了下来。整个频道里只剩下之前的聊天记录,还有明晃晃的君莫笑,和明晃晃浮现出的叶修。

下一秒,君莫笑的消息就挤进了私聊频道:“上线了?”

“是啊,打野图。”蓝河回复他。

“问你联不联手也不说,看来蓝溪阁对拿下boss很有把握啊。”叶修说。

“勉勉强强。”蓝河谦虚道,“不过我们不会输的。”

“行吧。”叶修说。片刻后他又问道:“开小号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蓝河说。他把蓝桥春雪停在了野图boss刷新点的一座山上,那里有个山洞,足够他隐蔽起来,假装在现场了。

“猜的。”叶修说,“这下是真的知道了。”

蓝河:“......”

“玩儿的什么啊?剑客?骑士?术士?”叶修问。

蓝河不理他,把蓝桥春雪的视角换来换去。过一会儿叶修又说:“玩儿的治疗吧。牧师还是守护天使?说一声,等下哥抓到了就焦点你打。”

不要脸,这是真的不要脸。蓝河对此咬牙切齿,觉得这下能确定叶修肯定在公会里安插了人。就在他要发出声讨之时,等了许久的野图boss忽然从山体中出现,脚下的山脉随之剧烈震荡起来,蓝桥春雪差点儿摔出了山洞。

蓝河无暇顾及君莫笑的消息了,坐直了身子,专心致志地听从指挥刷血。他玩儿游戏上手熟练度极高,很快就把蓝咩咩的奶量稳定在了前十,越发得心应手起来。

早在晚上开团前的语音里,大家就知道了今晚会有哪些公会要参与抢夺boss的战斗,此时团里的那群抽烟奶妈们也努力起来,中途野图boss红血了三次,竟是都有惊无险地拿下了胜利。

蓝河松了口气,给春易老发去了一个得意的表情。

“奶得不错吧!”他说。

“?”春易老发来一个问号。

“怎么了?”蓝河问。

“兴欣今天没有动。”春易老说,“等。看看怎么回事。”

蓝河了然,他把蓝咩咩塞进了人群里,转头去看蓝桥春雪,视线里却是一片红。

“......你什么时候上来的!”蓝河惊讶道。

“在你开小号不告诉我的时候。”叶修说。

君莫笑和蓝桥春雪挤在那个狭小的山洞里,风一吹,君莫笑的红披风就啪的打到了蓝桥春雪的脸上。

蓝河往旁边挪了挪,发现挪不动,连出都出不去,心都凉了。他绝望地想荣耀女神要亡他,此时和君莫笑孤男寡男共处一个山洞里,搞不好又要被套话。

没想到叶修不说话了,没一会儿就开始挂机。蓝桥春雪站在旁边等,直到君莫笑重新开始动,往下一跳,反手飞了出去。

“先下了。”叶修发来一条私聊。

蓝河千恩万谢,也跳了下去。不过他没有反冲技能,只好让蓝桥春雪顺着山体往下滑,安全地溜到了底部,朝蓝咩咩的方向走去。

山谷里抢野图boss的人已经散干净了,辽阔的平原上,萝莉牧师蓝咩咩孤零零地站在原地,风一吹,屁股后面的绵羊尾巴轻轻晃了晃。

蓝河把蓝桥春雪的账号卡拔了,又蓝咩咩带回了主城,开始盘算蓝溪阁的奶妈团还需要几周才能恢复正常工作,如何清理探子,一边把身上借出来的装备一一还了回去。

君莫笑停在主城交易行的屋顶上,像是在挂机。不过蓝河没看到他,抬头的距离愣是被他拉得像十万八千里似的见不到。他的全部精力还放在蓝咩咩这个心血奶妈号上,犹豫着要不要在工作结束后,把她塞回那堆备用的账号卡之中。

叮得一声,几乎没好友的蓝咩咩忽然收到了一条私信。

“奶妈玩儿的不错,还是个绵羊奶。”君莫笑说。

蓝河气得要吐血。

怎么又掉马了?!




the end.

掉马不可怕,那是因为老叶喜欢你啊 :-)

又不是第一次掉了,都是爱

晚安



评论(34)
热度(63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