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周江][轮回全员]征服帝企鹅

cp:周江only

关于轮回企鹅征服同类帝企鹅的故事


第一次写这对cp以及全员向,感谢阅读

附上今天自己P着玩儿的图,题目叫做“除了爸爸妈妈不带名字是三个字的企鹅玩儿。”

方明华和吕泊远:......


BY 萧昱然


*

S市极地海洋馆的负责人带领轮回众人在馆里走了一圈后,说道:“一人领一只企鹅吧,先培养一下感情,熟悉了我们就开拍。”

人群呼啦一下就散了。周泽楷没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还想说什么,结果一转头就看到另外六个人早跑没影了,连一向等他一同行动的江波涛都没在。 
他尴尬地和负责人道别,在海洋馆表演区后面转了半天,终于在饲养企鹅的地方找到了咋咋呼呼的众人。 
隔着一层玻璃,里面就是企鹅的生活区,十几只黑白或黑的企鹅,在人造冰面和石山上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有大有小,甚至还有两三只还不怎么会走路的。 
“我靠,活的企鹅!” 
孙翔把脸贴在玻璃上,瞪着眼睛看,一米八几的个子,此时恨不得从玻璃缝里挤进去。 
杜明在旁边和吕泊远窃窃私语:“翔翔可能没怎么来过海洋馆,他连海鲜和河鲜都分不清。” 
“我听见了!”孙翔怒了,大叫一声,追着嘲笑自己的两人满场跑,“明明是你们上次拿田螺骗老子是海螺!” 
杜明和吕泊远嘻嘻哈哈地跑,直到方明华喊住了他们,一人背上挨了孙翔一拳,才消停下来,一行人一起去消毒室换衣服。 
周泽楷慢吞吞地走在最后面,此时江波涛也放慢了脚步,很快就和他并排了。 
江波涛说:“吾皇,心情不好哇?” 
周泽楷摇了摇头。江波涛又说:“那吾皇不喜欢企鹅?” 
周泽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继而又摇了摇头。 
“好吧。”江波涛点了点头,小拇指勾了勾周泽楷的小指,说:“那我就做主当吾皇喜欢啦,快来换衣服,我们进去抱企鹅。” 
方明华从旁边经过,听完全部对话后郑重地表示,以后要让江波涛少看点睡前宫斗剧,实在是有碍轮回画风的发展。 
先进去的那几人早就套上了塑料消毒服,以杜明为首、吴启垫后的选手团噌得跳进了冰面,眼看杜明选手要摔倒了,吴启眼疾手快拉住了他,顺便带上了吕泊远,于是三人一起坦荡荡地摔了个狗吃屎。 
孙翔一边放声嘲笑他们愚蠢,一边迈开长腿,作势就要跨过去。躺在地上的吕泊远一勾手,眨眼间孙翔四仰八叉倒在了地上。 
江波涛给周泽楷系上身后绑衣服的带子,冲团灭在冰场地图的众人挥了挥手,等他们都从地上爬起来了,说:“今天春游大家开不开心?” 
“开心!”杜明很配合地举手。 
“小明同学配合得很好。”江波涛点了点头,“队长说了,现在每个人都去挑一只企鹅,培养培养感情,等下差不多了就准备拍照了。” 
“企鹅会咬人吗?”孙翔问。 
“当然会咬人,你把它惹急了啃乱你的金毛,让你跪下给它唱征服。”吴启说。 
吕泊远在旁声情并茂:“就这样被你征服——” 
孙翔扑过去就要咬他。 
“你们够了,哪儿还有个团队的样!”江波涛哭笑不得,示意唯一能和孙翔战斗力匹敌的周泽楷去架住他,“都快去挑企鹅!” 
杜明吴启吕泊远撒腿就跑了,周泽楷放开孙翔,孙翔哼了一声,冲着最大的那只跑去。 
江波涛忧心忡忡:“我怎么真的有点担心他会被那只企鹅啃得唱征服……那只是最大的了吧?” 
那边几个人像养鸡场抓小鸡的工作人员一样,追着大小企鹅满场跑,途中孙翔又滑了一跤,摔倒在冰面上。 
江波涛更加忧心了,连连感叹自己像个上了年纪爱劳神的老妈子,边喊孙翔让他小心点。 
周泽楷的视线跟着江波涛的后脑勺转,江波涛看哪里他就看哪里。最后轮回副队被戳脑勺的目光盯得要出窟窿了,无奈说:“小周不要发射英俊光线了,快去挑企鹅啊?” 
周泽楷说:“你挑。” 
“我挑?”江波涛问。 
周泽楷:“嗯。” 
江波涛:“成,那你去抢翔翔那只吧,那只最大。” 
周泽楷看向远处和帝企鹅斗智斗勇的孙翔,默默挽起了袖子。 
江波涛赶紧给他把袖子捋下来:“我和你玩笑呢小周,你想要那只?我去给你抓来。” 
周泽楷盯着江波涛一开一合的嘴唇,说:“喜欢皮皮。” 
“现在没有这个选项。”江波涛笑眯眯说,“那我先去抓了,小周你慢慢想吧。” 
周泽楷没拦,他注意到江波涛的脸有点红了,虽然看起来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不过周泽楷知道他在害羞,哪怕只是一点点,他想亲亲他的念头又加重了一万倍。 
周泽楷开始在巨大的饲养区里晃悠,看孙翔征服帝企鹅的艰难之路,看大小明追两只胖乎乎的小企鹅,吴启和吕泊远两个人蹲在旁边,摆出一个夹烟的姿势,悠哉悠哉看全场的戏。 
吕泊远说:“哎哎,翔翔爬假山上去了,孙猴子转世的么他,手脚这么快。” 
吴启说:“你这样是要被孙哲平和孙翔混合双打的。” 
周泽楷看了一眼,替爬高上低的孙翔默哀,绕了一圈又去找江波涛,最后在水边找到了。 
江波涛蹲在地上,面前是那只被他抱出来的幼企鹅,一身绒毛都没长齐,就已经具备了能抢走轮回副队全部注意力的能力了——因为江波涛丝毫没注意到周泽楷走了过来。 
周泽楷顿时觉得有点悲伤,在企鹅和他之间,江波涛果然更喜欢前者多一些,恨不得趁工作人员不注意,偷偷抱一只揣在兜里带回轮回。 
但周泽楷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他也想被江波涛揣在口袋里。 
枪王大大觉得有点不高兴了,走到江波涛身后,双手搭住了他的副队的肩膀,借助一蹲一站的身高差,下巴抵着江波涛脑袋上的发旋,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只幼企鹅。 
聪明的幼企鹅注意到新来的陌生人,也不看江波涛了,光看周泽楷。一人一企鹅对视,看了一会儿后,小小的极地动物忽然张开小小的翅膀,歪歪斜斜地绕过江波涛,走到周泽楷腿边。 
周泽楷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悚到了,立刻向旁边退了一步,幼企鹅又跟着他往前走,不过这次没掌握好平衡,扑通一声,肚皮朝下摔到了地上。 
江波涛:“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想去扶一下,结果幼企鹅已经自己爬起来了,两三步的征途再次开启,这次它准确无误地抱住了周泽楷的小腿。 
江波涛笑得要疯了,但他不敢动,周泽楷的双手仍搭在自己身前,他怕他一动,周泽楷也要跟着挪,这个画面就被破坏掉了。 
江波涛支着脑袋。隔着老远喊一直向这边看戏的明华:“太后——快把朕的手机拿来——” 
“来了来了。” 
方明华立刻拿来了手机,给蹲在地上快腿麻的江波涛解锁,然后对着周泽楷和他腿边的幼企鹅噼里啪啦拍了一大堆照片,边拍边不断感慨:“小周长得就是帅,和企鹅站在一起就是两只轮回吉祥物了啊。回头多印点照片,搞个粉丝回馈明信片之类的,新赛季开始之前先给轮回吸波新粉再说。” 
周泽楷:“?” 
周泽楷的腿都僵了,还得被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地开玩笑。他站在那里,隔着牛仔裤都能感觉到幼企鹅软乎乎的绒毛,和不断蹭着自己小腿的圆圆的脑袋。 
他无助地看向江波涛,结果江波涛还在笑,根本停不下来,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周泽楷更绝望了。 
孙翔唱完了征服,拉着他那只一眼相中的大企鹅过来,看到这一幕顿时惊了:“搞什么,队长这么招企鹅喜欢?” 
周泽楷立刻求助地看向孙翔,他的好搭档沉默了一会儿,恍然大悟,拉着自己的大企鹅站在周泽楷旁边,一弯腰,啪得就把大企鹅的翅膀环在周泽楷大腿上。 
周泽楷:“……孙翔。” 
孙翔:“啊?那啥,不用谢我的,队长你不是喜欢企鹅么?趁有机会多拍拍照,我的也借你。” 
说完孙翔豪迈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跑去和杜明他们玩儿了。 
江波涛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 
拍完照,方明华抱着自己的企鹅先走了。周泽楷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腿,幼企鹅怔松了一下,又抱住了他。这次江波涛不能再看戏了,学着饲养员的动作抱起他那只小小的幼企鹅,指了指还抱着周泽楷的帝企鹅,说:“那小周就要这只了?” 
周泽楷嘴角动了动,憋了半天,蹦出一个字: 
“嗯。” 
“到最后还是要了这只最大的。”江波涛笑道,“早知道一开始就让你去和孙翔抢了,这下他还得去找别的。” 
周泽楷顺着江波涛的视线看去,孙翔嚷嚷着要再找一只大的,和吴启围追堵截,最后也只能抱了只刚成年的在怀里,表情快郁闷死了。 
江波涛说:“真好玩儿,下次有机会再来吧。” 
周泽楷问:“……喜欢这里?” 
江波涛说:“是啊,特别喜欢海洋馆,动物都很可爱。”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侧脸,看到他微笑时露出的一颗尖尖的小虎牙,想与他接吻的念头又放大了一万倍。 
这次他不再忍耐了,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工作人员后,周泽楷靠近江波涛,迅速亲在对方的脸颊上。 
周泽楷说:“只喜欢皮皮。” 
“彼此彼此。”江波涛摸了摸被亲的地方,笑道,“不过下次有机会还是要来的,就我们两个,不带他们约会。” 
周泽楷点了点头,低头去看腿上挂着的体型巨大的帝企鹅,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敢尝试江波涛那个抱起的动作,乖乖牵住了帝企鹅厚厚的翅膀。 
 
最后,江波涛抱着那只幼企鹅,周泽楷牵着孙翔的帝企鹅,两个人一起进了摄影棚。江波涛走在周泽楷后面,拿着手机对着枪王和企鹅摇摇摆摆的背影疯狂拍照,萌得心花怒放。 
孙翔那只企鹅太大了,周泽楷也抱不动,摄影师无奈地指挥了几个动作,好在人帅,那只巨大却敦厚老实的帝企鹅也十分配合,照片效果竟是出奇的好。 
江波涛抱着幼企鹅站在旁边感叹:“不愧是联盟第一脸,连最凶的帝企鹅都能征服……来来,翔翔,我们的联盟另一脸,轮到你拍了。” 
牵着新企鹅、曾经为了帝企鹅而不得不唱征服的孙翔:“???” 
 
 


end.

评论(11)
热度(40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