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腰窝约等于瘦约等于抱起来硌手?

cp:叶修x蓝河[全职高手]
summary:

“令人惊奇的是,一个几乎饿了吃泡面,渴了灌矿泉水的人,明明看上去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却能隔三差五变着花样给对象定外卖。”

没同居设定。短打。
副标题:叶修居然说他老婆抱起来硌手简直嘲讽单身狗因为毕竟他还有老婆抱却在这里嫌东嫌西。(划掉)


BY 萧昱然



*


洗完澡后,叶修拿着毛巾,从蓝河身后经过,顺手摸了摸他的腰。
蓝河吓了一跳,推掉吹风机的开关,问:“怎么了?”
“没事,就是忽然看到你有腰窝。”叶修摁了摁他的脊椎骨两侧,那是个有两块明显凹陷的位置。
“男神必备款啊,小蓝,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个?”
“明明是女神必备,和我没关系。”蓝河哭笑不得。他打开吹风机,浴室里登时全是嗡嗡的电机声。在一片轰鸣中,他大声说:“而且我以前就有!”
叶修哦了一声,声音被淹没,估计蓝河也没听见他的回应。他擦干了头发也不出去,就站在浴室里,本就不大的空间挤进两个体型正常的男人,登时显得更为拥挤。
叶修问:“你是不是又瘦了?”
“没有吧。什么叫‘又’?”蓝河关掉吹风机,伸手去拔插头,哼哧哼哧地使劲儿往外拽,“我最近倒班作息挺正常的,吃得也和以前差不多……这个插头怎么这么紧?”
叶修不太信,帮他把插头扯下来,随手卷了几下后塞回储物柜里。蓝河随便清理了下地砖上的水,推着叶修出去。
浴室湿漉漉的,潮气冲天,排气风扇也没打开,一走出去地板上就是两串新鲜的水印,从浴室延伸到了客厅。
蓝河从茶几下面拖出一个体重秤,拿纸巾擦掉上面的灰尘,站了上去。
“听说洗完澡体重会变轻。”他冲叶修招了招手,“快来过个秤看看。”
“什么过秤,说得跟称斤卖肉似的。”叶修走过来,伸着脑袋看秤上闪烁的数字,“你之前多重来着?”
“不知道啊,和这个差不多吧。”蓝河努力想了想,“不过好像是轻了点儿。快点,轮到你了。”
他说完就从体重秤上下来,穿好拖鞋要往一边走。叶修扶住他的腰:“诶诶,别走,我怕掉下来。”
蓝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没动,任由叶修搭着自己的腰秤体重,完了听见他咂了咂嘴,说:“还成吧。”
“还成是什么意思?”蓝河学他的样子,也伸着脑袋瞅数字。背身的位置让他的这个动作变得有些困难。
蓝河惊讶:“你……怎么又胖了!?”
“两公斤而已,这叫胖吗?”叶修振振有词:“谁让你做饭那么好吃的?要是让我继续天天吃外卖和泡面,保证绝对不会胖一斤。”
蓝河无奈,原来这还都是自己把伙食招待得太好的错了。他一边反省自己一边让叶修把体重秤放回原位,去厨房端了夜宵出来——两份新鲜的炒河粉,小区门口买的。G市的夜晚路摊小食众多,今晚的炒河粉看起来最顺眼,回来的路上两人便买了带回来。
装在一次性饭盒里的炒河粉卖相普通,散发的食物香气却引得人食指大动,蓝河把一次性筷子放到一旁,把家里的筷子递给叶修,让他快点吃完睡觉。
“应该把你吃河粉的样子拍成照片,发到微博上。”叶修边说边挑起一筷子河粉,“让蓝大大的粉丝多看几眼,享受被吃的过程。”
结果那筷子河粉还是没吃到嘴里,他不怎么使得好筷子,滑溜溜的粉夹起一半都滑回了饭盒里,多次尝试后,叶大神的河粉之旅仍以失败告终。
“吃你的吧。”蓝河夹起一筷子,往叶修嘴里塞,动作稳准,“吃饭的时候不准讲冷笑话。”
两份炒河粉不多,随随便便吃个半饱足够。吃到一半时蓝河已经开始犯困了。他白班工作多,光是处理乱七八糟的材料和装备,带两三波副本团,就足够他搭进去一整天的时间。
见蓝河又打了个哈欠,叶修问:“去睡觉?”
“睡吧,忽然困得要命。”蓝河用掌心抹掉渗出的眼泪,眨了几下眼睛,说,“你把碗放到水池里……不对,这是一次性饭盒?你自己看着办吧。”
叶修点了点头。蓝河又说:“你拿塑料袋扎好,扔垃圾桶里吧,不用管,明天我去倒垃圾。”
他边说边从沙发上站起来,觉得电视节目的声音离自己有一个银河系那么远。
叶修的精神头倒是很好。白天蓝河去了蓝雨俱乐部,他一觉睡到自然醒,起来就呆在房间里玩儿游戏,多久也不会腻。晚上他照例要远程检查下兴欣选手的练习情况,这个赛季他们表现得还不错,但终归还是差了那么些保险性。
“不要忙太晚了,检查完就快点睡觉。”蓝河倒了杯水给他,叮嘱道,“早睡早起,明天你就要回去了……精神好一点。而且熬夜会胖的更快。”
叶修笑道:“那你该和我一起熬夜,胖一点儿抱着比较舒服,沐橙看的电视剧里都这么说。”
“不要。”蓝河翻了翻眼睛,“又不是养猪,哪有越胖越好的道理啊?”
叶修终于大发慈悲地放他去睡了。蓝河回到卧室,坐在床沿上,隔着睡衣摸了摸自己那没有多余斤两的肚皮,又捏了捏脸和手臂,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太瘦了,抱起来不太舒服——毕竟叶修每天晚上都会抱着他睡——难道真的硌手了?
蓝河带着疑问躺了下来,几乎挨到枕头就睡着了。他不知道叶修是几点回到卧室的,只记得今天晚上睡前没人去拉窗帘,窗外树影幢幢,随风摇摆的剪影来来回回,天色深得连月光也没有。
最后,叶修带着凉气钻进被窝,蓝下意识地河摸了摸他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让他浑然不觉晚上过完秤的体重,甚至可耻地觉得叶修大概是瘦了。
他捏了好一会儿,直到叶修的手变热,才渐渐卸下力道。两人的手从一人捏一人不动的姿势,变成了十指交握。
迷迷糊糊之中,蓝河感觉到叶修搭住了自己的腰,无数个一起睡的夜晚里他们都这样。那双被自己暖热的手探进睡衣里,在他裸露的后腰处轻轻摁了摁,腰窝位置立刻传来舒适的力道。

蓝河哼哼了一声,很快又睡了过去。






end.

晚安.
(summary没写在文里系列)

评论(24)
热度(48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