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53

远古时代,人类的灵智刚刚开启,世界就像潘多拉魔盒,飞出的都是令人垂涎欲滴的宝物,留下的则是令人望而生畏的灾祸。

那时,鹰成为图腾,成为在混沌天地之中得到火种的人类的宗教信仰和精神慰藉。他们开始向往遥远的苍穹,是对于未知的美好世界的期盼;向往鹰翱翔九霄的英勇和刚猛,则是因为生命脆弱,祸难横生。因此对于鹰的认知,在这一时期,满足了他们全部的渴望。

鹰走向它的主导地位,自中世纪起,鹰逐渐成为原欧洲地区的家族纹章。某一地区取得王权,鹰纹便会成为其统治地区的文明象征。再到后来,马太福音,原欧洲中部崛起的帝国,人类文明史上顶尖的宗教艺术雕塑中,鹰、权杖、王冠留下足迹,无处不在。

它象征了一种至高无上的权威,同时,又是有朝一日,必定走向终结的悲凉。


城堡的顶楼外,暮霭沉沉。

正欲展翅翱翔的鹰已经碎了大半,半只翅膀摔落在地,发出混沌的声响。金属底座愈发乌黑,巨鹰仰天长啸,双爪紧紧夹携住木箱,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蓝河缓缓抬起手臂,手心里,冰做的钥匙不复刚才的温暖,散发出刺骨的寒气,继而化作一滩水,顺着他的手指淌下。

蓝河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只见一层薄冰从他的脚下蔓延开来,分散成数股,陡然升起,凝结住空气,狠狠刺向那座雕像!

巨鹰发出凄厉的叫喊,残躯开始加速破裂。它仅剩的一只翅膀化作粉末,无风落地,脚爪再也无法支撑笨重的身躯,左右摇晃了两下,轰然倒地,摔得四分五裂,露出脚下落满灰尘的木箱。

蓝河松了口气,吻了吻他的阔耳狐,由衷感谢它从九层开始,一直陪伴自己走到现在,不离不弃。

正当他打算上前,打开那只巨大的木箱时,一阵强风忽然吹起,在四周兴风作浪。它吹断了半截雅典娜的石膏像,将巨鹰的头颅抛下城堡,又卷起满地碎石和尘屑,向前一冲,猛地将蓝河包裹住!

这阵风来去极快,嚼了嚼被它置于口中的猎物,又重新放生。它像一群黑色的飞行昆虫,整齐划一地退后两米,迅速糅合出人类的模样。

下一秒,风散去了。一个黑影坐在木箱上,外表与入口前的怪物没什么差别,感觉上却有所不同。那张模糊的面容散发出淡淡的雾气,蓝河觉得他正在冲自己微笑。

“你终于来了。”

“你是谁?”蓝河问。


“问我是谁,不如先问问你自己。”黑影道,“在你昏迷之前,十区的天赋者也问了你同样的问题。但你无法回答他,因为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躲进了这里,正是想要寻找答案,不是吗?你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原本我还以为我需要等待十年,几十年甚至更久。”

黑影的语气不紧不慢,却字字咄咄逼人。蓝河低下头,出神地看着自己的掌心,攥紧,握住了拳。

“我只是缺失了一段记忆,不代表我不知道自己是谁。”蓝河道,“能出现在我的精神世界,有独立的思考能力,说明你不是外人。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还算聪明。再猜猜?”黑影微微颔首。

“没兴趣和你玩。”蓝河说,“能不能快点?你是什么boss,介绍完了就进正题。我的朋友们还在等我,我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被剥离的天赋,被剥夺的人格。”黑影道,“我是另一个你。但你比我幸运很多,有资格接触外面的世界,我却先一步死去了。”

“我从来不知道我有第二重人格,也不知道除了这个天赋,我还有过其他能力。”蓝河冷眼看他,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你被保护得太好了,蓝河。井底之蛙️,坐井观天,眼界太窄并不会给你任何好处。”黑影长叹一声,“这么说话挺累人的,直白点吧。我是你九岁那年觉醒的天赋能力之一。后来我被剥离了,你选择了水系天赋,将我放逐到这里,遗忘了我。”

“我只有九岁,你想要我做什么选择?我连这件事情都不清楚,现在也不知道你说的真假。”蓝河反唇相讥,“你对我的期盼太大了,我承受不来。幸好现在你留在了这里,否则这么多年,我真不知道该如何与你相处。”

“我就像你的反面,是不是?你不用反驳我,我根本不会生气,因为我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黑影语气很是平淡,“刺激我是没有用的。我早就想让你到这里来一次,爬上楼梯,看看你创造出的,又被你自己遗忘了的景色。你很喜欢阿尔卑斯山,对不对?可你却把它忘了。你喜欢的银湖,雪山,绿荫和城堡,这些都在这里。你以为自己万幸不用和我相处,但其实你只是不肯承认,你一直在逃避自我,你在逃避你要面对的问题。”

“够了。”蓝河有些生气了,“我不知道我的精神世界和我要面对的问题有什么关系,但这里是我的避风港,不是你拿来训斥我的讲台。请你让开,我需要这个箱子,别挡我的路。”

黑影发出一阵笑声,紧接着,他走下台阶,真的离开了他守护的木箱。

“试试看吧,愣头青。”他的语气变得猖狂起来,“你连碰都不能碰到它一下。”

蓝河不再理睬他,径直走向木箱。他的心跳不断加快,一想到那里面封存了他缺失多年的记忆,内心就涌现一种奇异的、似是而非的情绪。

黑影抱起双臂,站在一旁,对他的靠近真的毫无阻拦。那张模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此时此刻,却流露出讽刺的笑容。

蓝河迫不及待地伸出手。

刹那间,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滚滚乌云聚集在他的头顶,发出骇人的雷声。蓝河的手指被木箱上的锁弹开,惊得他倒退几步,差点摔倒。

他怔愣半天,即使知道自己在现实中惧怕雷电,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会成为阻止自己靠近答案的方式之一。

这样被当众打脸,实在太丢人了。

“现在知道了吗?”黑影发出讥笑,“我说的一点儿也没错,你根本没办法打开!”

“你这个骗子!”蓝河稳住身型,手中握住一只附满寒霜的箭,愤懑道,“这是我的精神领域,我的世界!你对它做了什么?把它还给我!”

“我没有骗你,骗你的人是你自己!”黑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怒吼道,“你这个懦夫!你根本不敢承认自己的过去,你在害怕打开这个箱子!你怕你的记忆回来了,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不敢过截然不同的生活!”

截然不同的生活,那又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如果没有天赋能力,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也许并不会想要加入蓝雨,成为为阿瑞斯竞赛而受训的战士。如果没有叶修,他也许早就死在了那场大雨深处的黑暗小巷中,他的生命就此终止,又何来谈得生活?

然而,从头至尾,蓝河根本没想过这层原因。他当即愣在原地,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想要说什么来反驳,却又如鲠在喉。

“蓝河,你太让我失望了。”黑影冷笑道,“我一直都能看到外界,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根本没有一点长进。你以为有了叶修,把自己交给他,一切就都会好起来吗?你连自己都靠不住,凭什么期待别人能给你一个完好的未来?”

他打了一个响指,蓝河低下头,看到自己换上了一身病号服,宽大的领口露出他的锁骨,袖口长得盖住了掌心。

“你想知道答案吗?我可以引导你,但是是有条件的。”黑影忽然笑了起来,“有人来了。他来找你,甚至不怕被暗示,一意孤行。陷入爱情的人,永远都是最愚蠢的——”

“叶修?”蓝河怔松片刻,炸了起来,“你凭什么不经我的允许,让他介入这里!把他还给我!”

“我什么都没做,是你的潜意识并不介意他的靠近。”黑影走向木箱,站了上去,手臂一甩,手指指向城堡下的门廊,“你的哨兵就在门外,但我改变主意了。一个人玩儿总是很寂寞,现在多了一个人,我得把握好机会。”

话音刚落,周围的景色如潮水般倒退,齐齐流向黑影脚下的木箱。蓝河被强行弹出了这个世界。

下一秒,他出现在了一间病房外,门牌上贴着三区蓝雨的标志。

刺耳的急救铃划破空气,寂静的走廊深处,传来纷沓杂乱的脚步声。蓝雨的医生匆忙赶来,打开蓝河面前的病房,启动了封闭治疗模式。

叶修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蓝河的眼前。

他的怀里抱着另一个蓝河——十五岁,脆弱却又不甘示弱的年纪,却总是能出乎人们的意料。这个蓝河脸色酡红,呼吸急促,一波接一波的欲望浪潮令他身体发抖,他用手指揪住叶修的白衬衫,像是一只拼命想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幼鹰。

叶修并未看到站在走廊上的蓝河,他匆忙跑进准备好的病房,半哄半骗地将怀中的蓝河从自己身上撕下,又把他抱到病床上。

在医生的规劝下,叶修离开了病房,却一直没有离开。他站在走廊上,和蓝河肩并肩,后者一直在叫他的名字,却换不来他投来一眼的关注。

透过窗户,被平和引导发情期的蓝河正在度过他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三个小时后他就会醒来,作为第一当事人的叶修会去探望他,两人客气地交换联系方式,再往后,就是十年里不断发酵的感情,日复一日期待生根发芽,破晓出土。

蓝河的阔耳狐跳上叶修的肩膀,任它怎么触碰,叶修也无法感觉到他。蓝河回过头,看到另一个自己躺在病床上,转过头,冲自己露出微笑。那笑容转瞬即逝,令蓝河心中一凉。
这不是他的故事,这个蓝河并未在讲述他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他是另一个自己,得到答案,却选择了另一条路的自己。

他被蝴蝶扇动翅膀造成的龙卷风影响了,在这个世界里,他才是唯一的主人公。



tbc.
好想看两蓝互相吃醋哦。
开学快乐!

喜欢请给我心推评谢谢🙏

评论(15)
热度(155)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