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47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摘要:“我仰慕周队已久,没想到有朝一日能一起共事,太开心了。”

“毕竟我千防万防其他的alpha,也只对你不设防。”

江波涛也在害怕。害怕骤然失去,害怕一切都是个骗局,更惶恐自己对周泽楷说谎了。他从来都不是个爱说谎的人,更发誓不会对自己的爱人如此。他珍惜周泽楷,就像周泽楷对他那样无怨无悔。



正文:


 六年前,十区,轮回。

周泽楷从训练室出来,迎头撞上了冲过来的杜明。后者捂着酸疼的鼻梁,一边冒着生理眼泪,一边向周泽楷传话——就在五分钟前,有新人加入轮回了,现在正在去人事部报道的路上。

“长得挺好看的,而且还是个omega向导呢。不过都是大明一直在带着他,我们几个跟了一路,都没怎么说得上话,想了想就来找队长你了。”

“队长,你们之前是不是见过?我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新人,但又不确定……你们是不是一起合过影?还是他是大众脸?”

“这个omega看起来还挺厉害的。听说他的天赋能力是读心术,这可不得了啊,以后我们是不是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杜明嘴巴不停,嘚啵嘚像一条不停冒泡的鱼,即使周泽楷很少回应他,也能一个人说上老半天。他还非要跟周泽楷一起,美名其曰是想提前看看传说中的新人,好对他们日后该如何相处有个了解。

杜明对这件事表现得兴致勃勃,仿佛就今天之内而言,没有比这更值得八卦的事情了。不过想来也是,自从他们这一代人加入后,十区的轮回就很少能看到新面孔了。大部分人事调动都会在其他部门进行,新来的天赋者也多半是为了养家糊口而来这里工作。至于为阿瑞斯竞赛专门设置的战区,人员来来往往,增增减减,盛极一时又逐渐萧条,很少能再见到新人正式加入了。

因此,对于整个轮回来说,江波涛就是难得的新鲜血液。即使他曾经为十七区服务,某种立场上来说是需要拼上胜负的对立,却依旧不能阻止这些轮回的老成员们,对他报以素未谋面的好感。

杜明之所以来找周泽楷,并非是觉得他们的领袖会不知道这件事。相反,轮回的各位心知肚明:比起与他人走动,拉拢社交关系,周泽楷更喜欢一个人泡在射击场,孜孜不倦地磨合他早已出神入化的天赋能力,仿佛轮回所需要行走的路,就从他的子弹尖头出开辟。

对于一个只有二十一岁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生活未免太过寡淡,又过于孤独。另一方面,周泽楷如此行径虽有所得,却也有所失损,这就导致他必定会错过一些需要及时赶场去了解的人,譬如今天新加入战队的原十七区贺武成员,江波涛。

“听今天去接机的司机说,这个新人长得顺眼,说话耐听,看面相好像还挺好相处的。”杜明还在唠叨,“队长,你可要把握好机会。他还是个没结合没绑定的omega向导呢,现在上哪儿去找和你情况这么相似的人?要我说,他能来轮回,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天赐良缘。万一哪天你们真的看对眼了,搞不好我们就该拿红包啦。”

不得不说,杜明想得倒是挺远。以后怎么相处还未定,万事都八字没一撇,怎么就会把自己和新人扯到那么深入的关系上了?周泽楷有些哭笑不得。但毫不夸张地说,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同样充斥着犹豫和忐忑。

周泽楷并非不知道这件事的起因,相反,他是默认并支持将这个天赋者带入轮回的人之一,甚至还主动和方明华提出,轮回新星冉起在即,他们的下一个冠军,也许正需要这个人的帮助。

这句话曾引起方明华浓厚的兴趣,毕竟在此之前,周泽楷也只见过江波涛一面。那是在去年十区和十七区的交流会上,论时间来说已经足够久远,久到周泽楷都快要忘记当初十七区为什么要来,双方都交流了些什么,最后又是如何结束那场他并不擅长应付的应酬饭局的。

那么,周泽楷又是如何如此笃定,轮回的未来与这个萍水相逢的青年有着莫大的关系?

事实上,这个答案非常简单。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江波涛的笑容和那个镶嵌在脸蛋上的圆圆酒窝,几乎在瞬间如子弹击中了周泽楷的心。更不用提他所表现出的大局意识,他为人处世的圆滑灵活,他在那么一两处与周泽楷独处时,总能猜到周泽楷在想什么的能力......全部这些,都是轮回需要的,周泽楷所希望得到的。

不管江波涛是客套还是真心,对于周泽楷来说,都有如十里春风,在一贯无人踏足的冰原荒野上,为他拨开云雾,降下一丝经久不见的温暖日光。

周泽楷犹豫片刻,打破了杜明神游天际外的畅想,示意他在人事部门外等候,自己则敲了门,径直走进去,把一众渴望直面新人,最终却只能堵在门口偷听的同僚全关在外面了。

“外面那些滑头们都守了半天了,就等周队来镇场了。”人事部部长是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女性,即将从这间办公室退休。对她来说,战斗部门正式加入一个新人,也算是件奇事,忍不住多看了江波涛几次。“周队稍等,我们这边还有最后一项程序要走,等结束了,您就可以把人领回去了。”

江波涛闻言抬起头,冲周泽楷一笑,又露出那只曾直击周泽楷心脏的酒窝。但他对于自己的杀伤力似乎毫不知情,匆忙打过招呼后,又坐回沙发上,低下头,手中签字的动作行云如流水。

他刚刚签署完入职合约,一式三份,需要人事部和员工本人各留一份底,而最后一份则是交给周泽楷的。

直到江波涛签完这些合同之前,从接机到将人带回本部,期间一切工作都是由方明华负责进行的。这位轮回的老前辈很清楚周泽楷的状况,原本是打算等人事调动的手续办完后,直接把最后一份合约带回去给他签的。但就连方明华也没想到,自己竟会在这个时间点见到周泽楷。

“小周今天训练得挺快。”方明华很快便反应过来,笑得有些意味深长,“等会儿不去射击场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下午有别的事,明天再去。”

他停顿了下,转身看向江波涛,一只手背在身后,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自然。“什么时候来的?”

“遇上雾霾,跨区飞行器晚点了,快十一点的时候才到的。”江波涛合上笔帽,将手边的东西一一归位,适时起身,伸出右手,大大方方和周泽楷交握。他的面上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和那是如出一辙,“周队,又见面了。一年不见,没想到您还是这么好看。”

周泽楷的手抖了一下,一脸疑惑,显然没听懂江波涛这句话的意思。

站在一旁的方明华见状,噗哧笑出声来。他一边夸江波涛的确是个实在人,不知道打假花边,一边和周泽楷解释:“小江是个颜控,看见长得帅的就走不动路的那种。这不,刚才走路上的时候还说起你呢。”

“我仰慕周队已久,没想到有朝一日能一起共事,太开心了。”江波涛眉眼弯弯,笑起来格外迷人,“早就听说周队能力很强,希望以后我能帮得上忙。“

“会的。”周泽楷沉稳地说,“一起加油。”

周泽楷没能说出口的是,他为了这一天,其实也等待了太多时日。他觊觎这缕阳光太久,以至于时常思念,都快要不习惯曾经的荒原冻土。他的精神领域里总是一片白皑皑的大雪,连穹顶都是雾蒙蒙的灰。

而现在,他觊觎已久的阳光来了,甚至连太阳本身,都一同钻进了他的世界。


江波涛从睡梦中惊醒,入眼尽是黑暗。

他的轻微夜盲症又犯了,无论脸转向哪里,都只能看到一层模糊的毛边轮廓。周泽楷似乎就在他身边,又像是离他很远。江波涛不敢肯定,只能伸出手,像个患得患失的盲人,一点一点在地上摸索。

一旁的周泽楷很快醒来,捉住他的手腕,小心翼翼地为他擦干净手指上的泥土,沉声问:“睡不着?”

江波涛摇了摇头,“没有,只是忽然做了个噩梦,吓醒了。”

并不是每个参赛者都像他们这样,即使在最后一张地图里,也能两人一同在夜晚休息。曾经周泽楷也想过由自己来值夜,好让他的向导多一些休息的时间,但这个提议江波涛拒绝了,理由是该来的总会来,谁也逃不过。

江波涛觉得,就算他们少睡几个小时,也并不见得会比别人多一些生存优势。这样做,只会让他们的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无法得到充足的休息,一点意义都没有。因此,他从来不允许周泽楷一个人守夜,毕竟他们的哨向适配度几乎达到百分之百,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凭两人的能力,多少也能及时应对。

这是开赛以来,江波涛第一次从梦中惊醒。在此之前,即使阿瑞斯竞赛的规则发生如此巨变,也不会破坏他在夜晚的睡眠。这让周泽楷不免有些担心。

“你梦到了什么?”

“梦到十区和十七区的交流会上,我们第一次见面。”江波涛笑了笑,“我给你拿了杯咖啡,结果你手上忙得不停,错拿了我喝过的那杯,导致我们身上都留下了一些对方的信息素味道。”

“......”周泽楷有些脸红,又庆幸江波涛的轻微夜盲症,会让他无法看清自己脸上的不自然神态,“不是故意的。”

“小周当然不会是故意的。毕竟我千防万防其他的alpha,也只对你不设防。”

没等对方思考清楚这句话的含义,江波涛靠在岩石上,脑袋一歪,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寻找到一处舒适的地方,闭上眼睛,不再出声。

身下的泥土被更深露重的空气打湿,愈发变得潮弄起来。晚风从他们身旁吹过,不算太冷,伴随植物簌簌抖动的声音,忽略阿瑞斯竞赛的前提,甚至还算有些大自然特有的夜晚情调。江波涛要感谢那个在匆忙逃跑中,误给他们丢下另一个包裹的参赛者,好让他得到这条御寒的毯子。否则以在第一张地图时,周泽楷那个摔进水坑里就感冒的体质,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熬过每个寒冷的夜晚。

而江波涛之所以没有选择和周泽楷继续这个话题,是因为他清楚,自己的发情期就快要到了。

但他没办法开口,请求周泽楷的帮忙,即使他们除了是绑定的哨兵向导外,更是严格意义上的情侣。他心里清楚,周泽楷和他之间还有一道尚未逾越的巨大鸿沟。倘若这个问题不解决,他们的标记,只会在日后给双方都带来难以言喻的痛苦。

江波涛清楚,周泽楷现在并非忌惮,而是茫然。他不知道自己如此了解他,究竟是因为他们命中注定就该如此有缘,还是江波涛的天赋者基因在其中作用。他本能地相信江波涛,却在潜意识里开始不相信自己。

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江波涛的天赋能力,出现一道愈演愈烈的裂缝。

曾经,周泽楷被十区的众人推上神坛,直到站定后,才知道神坛只是一根岌岌可危的钢索。他站在上面,并不能时刻都指望得到其他人的帮助。他只能用自己的手臂保持平衡,一步接一步,稳重而倍感压力地前行。

周泽楷脚下的深渊驻足数万条恶龙,无数双眼睛正等待他坠落,同时时刻都在提醒他,这里不容许他犯错。

因此,他需要一个理解他的人,正如江波涛曾经走进他的精神领域,为他扫去雾霾,拨开云雾,带来第一缕阳光,又深深驻扎在他的灵魂深处。

可现在,就连江波涛自己,随着时间的推移,阿瑞斯竞赛的深入,开始怀疑自己如此了解他的哨兵,是否真的与他的天赋无关。

江波涛也在害怕。害怕骤然失去,害怕一切都是个骗局,更惶恐自己对周泽楷说谎了。他从来都不是个爱说谎的人,更发誓不会对自己的爱人如此。他珍惜周泽楷,就像周泽楷对他那样无怨无悔。

明天。他只需要再等待一天,让发情期晚来一些。等到明天,他就能得到那只装有omega信息素抑制剂的十区补给包裹了。

但愿在这之后别出什么差错才好。




tbc.

读心术能力的问题就在于此:骗得了别人,有朝一日也会骗过自己。

小江没有骗过任何人。他们的问题是从比赛开始后才出现的。具体解释以后再讲。


cp23出本/无料事宜及问题在置顶里,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留个言。

倘若喜欢,请留下心推评,谢谢!

评论(19)
热度(237)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