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明天一定要告白》

周江

没头没尾的突发产物。就是想看一个暗恋吃醋的周。



正文:


周泽楷没能过成七夕,因为江波涛回家了,据说是要回去相亲。

江波涛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周泽楷时,并非有计划,而是在周五那天晚上临时决定的。那个时候,轮回的周内总结照例在晚上九点钟结束,其他人一窝蜂挤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准备定外卖,商量明天早上要赖床到几点钟,中午去哪里打牙祭。只有江波涛与他们不同,他冲周泽楷挥了挥手,叫他出去说话。

到了那时,周泽楷才知道,本周周六那天,江波涛是要回家的。N市与S市相隔不远,就算是坐最慢的火车硬座,只要几小时就能到。偏偏江波涛专程过来问他,能不能在明天早上送自己一程,周泽楷头脑一热,问题就问出了口:“为什么要回去?”

江波涛眉眼弯起,笑着给了他一个周泽楷绝对不想要的答案:“回家去相亲呀。”

周泽楷犹如晴天霹雳,眼前写满了相亲二字,轮番缩小、放大、再缩小、再放大。仿佛在笑话他总是不把实话说出来,最终火盆摔到了自己身上,焚得自己痛不欲生。

相亲。

江波涛要相亲。

江波涛要有对象了。

周泽楷的脑袋里冒出无数种排列组合,从相亲,到恋爱,到牵手接吻,到结婚。他也是试想过要走这些阶段的自己的模样的。掠过不存在的相亲阶段,他和他的幻想对象已经见过了,而且一见钟情的开端,在周泽楷眼中,还是非常美好的。

但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于,他的幻想对象正是江波涛,而江波涛,现在要回家去相亲了。

周泽楷理解不能。他的人生计划,在感情线上,忽然崩塌了一半,岌岌可危。

周五晚上,江波涛收拾好行李,又去敲周泽楷的房门,和他商量明早出发去车站的事情。江波涛买的是动车票,号称目前全国上下在地面上跑得最快的交通工具,保证他准时准点到家,完全不耽搁正事儿。但周泽楷恨不得明天早上这班动车组就停运,雨雪风暴狂台风,挨个走一遍,好让江波涛放弃这场无疾而终的相亲,留在S市,留在轮回,留在他身边。

但直到江波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要他早点休息,离开他的房间并关上房门时,周泽楷都没能把自己心之所向阐述出来。

他还是这么不善言辞,心里想说的太多,口上又封得太严。周泽楷都要拿自己没辙了。

周五的这个夜晚,注定是夜不能寐的。以至于第二天早上周泽楷被江波涛叫醒,眼睛下面挂起与他本人不符的青色时,的确是把江波涛吓了一跳。

“没睡好?”江波涛不无担心地询问,“要是不舒服,我就自己坐车走,你不要勉强自己。”

周泽楷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往日里最令他安心的人就站在他的床边,弯腰望着他的脸。但他就要回家去相亲了,在七夕节这一天,甚至来不及和他一起偷偷去网游里刷个特效挂件,一张动车票就能把他送得离自己远远的。

周泽楷狠狠揉了把脸,摇了摇头,蹭得站起身,钻进浴室去洗漱。

他从浴室出来时,江波涛就坐在他床边,看他放在床头柜上的那本没看完的电竞周刊。页脚折在轮回战队新一赛季的积分和问题分析上,还有上一场比赛结束后,随行记者的访谈。

周泽楷有些心虚,他之所以一直没看完那本电竞周刊,并且一直停留在同一页面上,是因为上面有一张江波涛的单人照片——不得不说,那个记者真的太会拍照了。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甚至想要私下联系那位记者,把底片要过来,偷偷留进自己的手机相册里。

江波涛的东西不多,一只小背包,就能在S市和N市来回走一圈。周泽楷和他一起下楼,却不打算自己开车去送。江波涛问起时,他也只是说昨晚没睡好,感觉眼睛不太舒服,开车不安全,硬是推拒了江波涛不要自己再送的说辞,义无反顾地伸手打车,在人潮涌动的S市交通网络中,艰难地将江波涛送去了车站。

周泽楷没有票,过不了安检,只能跟随在江波涛身后,看他取票,然后目送他过安检。电子票二维码在上,身份证摆在下面,系统识别通过后,闸门开了,江波涛走进去,转过身冲他笑着挥了挥手,很快消失在车站的人潮中。

周泽楷心有戚戚,踢了一脚地上的空水瓶,又把它捡起来,乖乖丢进垃圾桶里。

他每天都在错过和江波涛告白的机会,刚才在安检前,他又错过了。他不知道自己还得面对今天这样的情况多少次,但每次他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告白,就总是会错过昨天,今天和一整个明天。

周泽楷感觉很挫败。

回去的路上,周泽楷选择了公交车,在路上弯弯绕绕好几圈,自己又随便找了个地方吃午饭,才回到了轮回俱乐部。

进门时,杜明嘴里正叼着一袋猪肉脯,见到队长回来了,立刻挥了挥手。

“你出门好久啊。”杜明咬了一口零食,半口塑料包装,呸呸呸吐出来,“副队都到家了,刚才给你打电话你不接,问我们怎么回事,我们就说你还没回来。”

江波涛找来了?周泽楷内心有一瞬间的紧张,但很快又松懈下来。以他对江波涛的理解,他一定是打电话来要自己好好休息的,其他的怕是想也想不到。

江波涛什么都好,就是太好了,才把这份关心物尽其用。但周泽楷希望他能给自己多一些,再多一些,或者用更霸道点儿的方式来说,他想得到江波涛的全部。

周泽楷叹了口气,拿走了杜明另一包猪肉脯,头顶一片小乌云,晃晃悠悠地回房间了。

江波涛现在一定在准备晚上相亲的事情。他会好好打扮的。不管做什么事情,即使并不会抱有百分之百的同意,他也会尽力去做好一切。包括相亲。

想起江波涛的最后一条微信,说自己已经买好了明早返程的动车票,周泽楷一家欢喜一家忧,干脆倒回床上,猪肉脯扔在床头,盖在江波涛那张印在电竞周刊的照片上,然后闷头睡觉。

他今天很听话。送江波涛去车站,陪他直到过安检,然后听他的话回来休息。这些他都做到了。

看在他今天这么听话的份上,拜托明天一定要他找到机会,快点告白吧。

在彻底睡过去之前,周泽楷如此希望着。




end.

其实小江不是去相亲了,只是回家。

他知道他们是双向箭头,所以故意逗小周玩儿的。

因为太突发了,所以没来得及修《理想国》45,等睡起来再发zzz

评论(15)
热度(33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