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44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摘要:“和我谈恋爱可不容易。”“和你做朋友也挺不容易的。”

曾经,未来在这片人工土地上日暮穷尽,而现在,出口的方向与路径,来日可期。

四十四章,新的礼炮声,出现了两次。



正文:


标记过程很难用语言去形容。这种感觉是非常奇妙的。它包含了期待、恐惧、渴望与推拒等诸多复杂的感情,就像一颗蜂蜜味儿的酸果糖,咬在舌尖上时,会让整个口腔和神经都开始怀疑和思考,自己究竟是在舔舐什么东西。

生理现象,自古以来就是顺其自然,无法打破的自然规律。即使这是数百年来基因进化的其中一步,即使人类科技已经足够发达,以至于他们可以研究出对抗这种基因的抑制剂,也不代表这种暂时起效的药物,可以瞒过身体细胞的最真实的反应。

基因契合,生物相互吸引,感情懵懂而生,自然之美,美在无意识地接近,无意识地接触,有意识地结合。

刺破的腺体是第一个门槛,属于另一个人的信息素从那里进入,迅速且霸道地占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每一根血管都浸泡在难以逃离的快感中。与之相比,那一点刺痛几乎从未存在,只有身体无法拒绝的满足感,引领自己下坠,下坠,坠入无尽的深渊,投入另一个基因的怀抱。

最后一波情潮翻滚而过,逐渐消逝,四周静得只能听见彼此急促的喘息声。

蓝河松了口气,放软了身体,任由自己滑落在地。

这一次,叶修没有再扶住他,而是随他一起,坐在潮湿的地面上,向后仰去,靠在背后那块凹凸不平的巨石上。

与之距离仅有五厘米的蓝河,能够明显感觉到,叶修的身体有些僵硬,仿佛标记一个omega对他来说是个纯粹的意外。在他前三十年的人生中,他从未想过要这么做。

“谁告诉你的?”良久,叶修问。

“告诉我什么?”蓝河装傻。

“你……”叶修难得被他噎住一回,“算了。”

他转过头去,不再和蓝河共视同一个方向,仿佛只要让余光碰撞在一起,他们就会灼伤到对方。蓝河看到他的耳廓微微有些发红,又藏匿在森林黯淡的光线中,倘若不仔细观察,的确很难发现。

蓝河抬起手,摸了摸后颈,被咬破的腺体正在缓慢愈合,血液早已凝固,留下一圈齿痕。

“是安文逸。”蓝河说,“昨天晚上值夜的时候,我说喜欢你的人一定很多,然后他就告诉我了。”

“真是千防万防,没防住他。”叶修作势叹了口气,“行了,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这样吧。”

就这样?这是哪样?话题被迫截止得太快,但无论如何,这还是蓝河第一次见到叶修如此手足无措的模样,即使他表面上看起来仍与平时无异。

但别忘了,他们早已是链接过的哨兵向导,那些正呈现剧烈波动的金色意识云,一边让叶修的真实想法毫无保留地体现出来,一边又感染着眼前的向导,令他愈发的快乐。

蓝河没忍住,笑了起来。打开天窗说亮话,既然已经到了这步,他们都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更何况叶修根本没有一丁点儿埋怨安文逸口风不严的想法,蓝河看得清楚,现在打心眼里高兴的人,并不止他自己一个。

“我喜欢你好久了。”蓝河说,“叶神,你要和我处对象吗?”

“在这儿告白?”叶修也被他逗笑了,“和我求交往的人也不少,怎么就你选了这么个地方呢。”

“因为要是不在这里,也许你永远都不会告诉我,然后害我孤独终老。”蓝河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仍挥之不去。他伸出两根食指,并在一处,说:“既然你是单身,我也是,为了不让下半生太过无聊和寂寞,我们就在一起吧。”

“你怎么知道我就会答应你?”

“因为你已经标记我了,作为一个有担当的omega,我要对你负责。”

蓝河说得理直气壮,乍一听简直就是强盗理论。但他胸有成竹,对于叶修接下来的答案,他有百分之九十的信心——虽然不是十成十,但对于蓝河来说,已经足够了。

“想清楚了?”叶修说,“和我谈恋爱可不容易了,事情很多,你得先做好心理准备。”

“和你做朋友也挺不容易的。”

蓝河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两步,转过身。他看向叶修时,双眼亮得仿佛缀满一整个夜空的璀璨星辰,连这片土地上最美的山河美景,在他的眼前都显得黯然失色。

曾经,未来在这片人工土地上日暮穷尽,而现在,出口的方向与路径,来日可期。


蓝河腿上的伤口到底还是崩裂开了,即使他用光了身上的止血绷带,在接下来的路上,依旧不能阻止他的伤口继续向外渗血。

没有足够的营养补给,就算参赛选手们姑且还能填饱肚子,身体机能也仍在每况愈下。而在蓝河身上体现最多的,则是凝血功能的缓慢——划破的手掌无法合拢,稍稍用力,就会挤出徘徊在血管中的血液。

下午四点,叶修和蓝河到达了集合点。张新杰和安文逸已经等候了一段时间,两人坐在一颗巨大的松杉脚下,正好被一簇针叶灌木丛挡住了身影。

见两人朝自己看了过来,蓝河立刻缩回手,藏在背后,视线飘忽到一旁。

刚刚告白时,在叶修面前,他还是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现在却又缩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兔子,恨不得蹦到距离叶修八百米开外的地方,就差在脸上写满“别问我,我害羞”六个字了。

安文逸没忍住,吹了声口哨,调侃道:“是我的功劳?”

蓝河顿时羞得面红耳赤,“你的你的。”

张新杰冲他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安文逸假装没看到,耸了耸肩,继续忙手上的防护加固去了。

对于终于摆脱母胎单身三十年这件事,叶修接受的速度异常的快。他拍了拍安文逸的肩膀,蓝河说了一声,自己打开侦察天赋,往高塔的入口处走去了。

片刻后,他回到集合点,对朝自己投来目光的另外三个人点了点头:“我看到小张说的那些东西了。”

“是什么?”安文逸问。

“看不出来,感觉不像人,但轮廓又挺像人的。”叶修坐了下来,“它们应该能感觉到天赋者的靠近。我刚想试试能不能检测出它们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就被反向追踪了。”

“那它们没追过来吧?”

“不会。它们和小张说的一样,坚决不会跨过入口处的灌木丛,只会在那片空地上走动。”

“那也就是说,它们也许不会进入入口。”蓝河若有所思,“也许我们真的可以试试看,只要能突破灌木丛,以最快速度离开空地,进入高塔范围后,我们就安全了。”

叶修对这个想法表示赞同。但现在他们的小队还差两人,一切计划都不能付诸实践。他叮嘱众人先留在这里休息,自己和张新杰低声商量了几句后,四人坐在一堆,开始漫长而无声的等待。


傍晚六点,礼炮响了。


蓝河刚刚被标记,正有些犯困,在听到礼炮声的一瞬间,立刻清醒了。

他离开叶修的肩膀,坐直身体,迅速环顾四周,在没有看到高英杰和刘小别的身影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其他人的表情也不太好,显然是没想到二区的两人会迟到这么久,更担心这礼炮属于他们之中的某一个人。

在出发前,他们并没有给这趟分成三组的旅途做出任何有关意外的对策,是因为觉得就算任何一组遇到危险,只要能到集合点,那么一切都不会出太大问题。

但现在,许久未曾响起的礼炮又出现了,登时将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蓝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们再等等吧,也许是别的参赛者被淘汰了。现在到入口附近的应该只有我们,我们再等等......”

他有些说不下去了。

六点的礼炮离他们的距离不远,蓝河甚至能听到直升机旋桨的轰鸣声。巨大的金属音轰然砸在他的耳膜上,令他忍不住发抖,只能祈祷两人能活着走到他们的面前。

十五分钟过后,第二发礼炮响了。

这次的距离更近了一些。按照两次直升机出现的地方计算,被淘汰出局的两人,正是一前一后,朝他们的方向来的。

死亡名单要在凌晨公布,在此之前,所有参赛者都不会知道,究竟是哪个对手从这片土地上消失了。

但现在,身处在集合点的他们,心中都有了一个答案。

集合点中,一时无人开口,所有人都抬着头,直到直升机消失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中,直到眼睛睁得干涩难耐,才慢慢低下头。

空气中,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传来,几乎不可闻的,在下一秒消散了。

但战场上瞬息万变,他们还来不及再产生悲伤和悼挽,无法去讨论究竟在那条路上发生了什么,情况竟是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只听一声嘹亮的哨响从森林深处传来,伴随两声枪响,惊起林中鸟雀纷飞。

登时,风声与叶声大躁,如尖叫声刺划过所有人的耳膜。

“让一下让一下让一下!”

森林深处,江波涛忽然冲了出来。

周泽楷就跟在他身后,表情异常凝重。当他看清面前的一支小队都有谁时,立刻转过身,毫不犹豫地冲尾随他们而来的腥臭黑影放了一枪!

那团黑色的诡异生物发出一声痛叫,追赶的速度更快了。它几乎是匍匐在地上,连滚带爬地朝活人蠕动过来的,速度快得令人害怕。

周泽楷追上江波涛,一只手臂横住江波涛的腰,再次转身,发动天赋,扣下扳机。突如其来的强大的机械后坐力,立刻将两人倒推出去,狠狠摔在集合点附近!

与此同时,叶修将蓝河扑倒在地,桎梏在自己的手臂之下,让他动弹不得。

一滴腥臭的血液落在蓝河脸旁,离他不过五厘米,径直烧穿了旁边的土层,留下一个散发着难闻气味的不规则圆形焦洞。




tbc.

一直想看对“被喜欢的人告白却不擅长回应”的叶修。不过他的接受能力也很强,是我理解的既来之则安之的叶修的性格。

吃了个蒸鸡蛋,结果没来得及12点,落泪了。

倘若喜欢,请给我心推评,谢谢!


评论(22)
热度(22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