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43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摘要:直到标记而产生的滔天快感席卷他之前,他都保持着清醒,并为此时此刻而由衷地感到快乐。

他终于找到了他的第一个答案。

(标记章节预警。记得看前天更新的42章!)



正文:


午后,阳光从林间倾洒下来,溪流涓涓流淌,水量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布满淤泥的河床逐渐暴露出来。

如果气温一直居高不下,那么不出三个小时,这些尚且湿润的淤泥,也会彻底变成干涸的硬土。

这支来自一、二、三、四区的小队,在离开临时营地后,分成了三组,商定好最终在距离高塔入口三十米的地方碰面,到了那时,再一同决定接下来行动的方向。

蓝河理所当然地与叶修分到了一组。用张新杰的分配理论来阐述,即是因为这里有刘小别和蓝河两个伤员,而他和安文逸的天赋几乎没有攻击力——因此,在遇到突发情况时,为两位伤员提供一定帮助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高英杰和叶修的肩膀上。

叶修选择了第二条路。他带着蓝河沿河岸向目的地走去,速度很慢,显然是担心过于激烈的动作,会扯开他腿上刚刚愈合些的伤口。

下午三点,蓝河热得要命,无法顾及什么AO有别,干脆地脱下冲锋衣,系在腰间,上身只穿一件黑色紧身背心,露出怎么也晒不黑的紧致皮肤。

多亏多年来在三区蓝雨的工作和训练,比起其他的omega,他的身体素质要好很多——即使他的外表看起来仍是一副南方区域特有的小骨架。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怕热。平时工作或事训练,大多数时间都居于室内,外勤时还可以动用天赋能力给自己降降温。但这一次,那种热浪并非来源于外部天气,更像是自己内心冒起的一股无名火,不断燃烧翻腾,愈演愈烈。

叶修察觉到了他的不安,停下脚步,问:“怎么了?热得受不了?”

蓝河嗯了一声,掀起紧身背心下摆,徒劳地扇了扇风:“今天温度太高了,感觉不太对劲。”

“不能用你的天赋给自己降下温吗?”

“我试过了,好像不太行。”

叶修点了点头:“坚持一下,等会儿走到前面,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蓝河本想告诉他不用这么在意,不过就是眼下的气温高了点儿,坚持一下的话,自己还是可以撑到集合点的。但叶修显然认为他会逞强,直接摆了摆手,将他尚未说出口的话全部扼杀了。

他的话很难让人忽略。一番纠结过后,蓝河悻悻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过了会儿,他察觉到叶修身边似乎要凉快许多,于是加快步伐,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最终肩并肩前行。


七公里的距离,对于两个年轻男人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但现在,他们其中还有一个是伤员,而且从出发开始,他的状态就不太对。

他们花了一个小时,最终停留在距离终点三公里的地方。蓝河左右张望,用手撑住巨大的石块,小心翼翼地坐下,长舒了一口气。

“对不起啊,我拖后腿了。”蓝河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咙。比起曾经的第二张地图,这片森林有足够的水汽让他为自己补水,几乎耗费不了多少天赋能量,“我们可能要迟到了。”

“这有什么可道歉的?”叶修笑了,“我们也不一定非要今天就进去。再看看情况,一切以现实为前途。”

叶修边说边蹲下身,检查蓝河的小腿伤口。有一小块血痂脱落下来,露出里面尚未长完整的皮肉,缓缓淌下一道血痕。

“疼不疼?”

蓝河摇了摇头:“我都没有感觉到。”

“神经这么粗,也是挺厉害的。”叶修说,“不要太节约了,绷带能用就用。比起伤口发炎,这点儿血不算什么。”

蓝河接过叶修递过来的一截止血绷带,一边处理刚刚崩裂开的伤口,一边感叹:“我们要是有个能创造物品的天赋就好了。”

“比如什么?”叶修对这个话题显得挺有兴趣。

蓝河思索一番,道:“比如止血绷带,或者消炎药之类的。”

“你是因为现在缺这些东西,才会想到的。”叶修双手撑住膝盖,站起身来,在蓝河身旁坐下,伸直双腿,“我以前有一个朋友,天赋和这个类似。但他不会创造,只能复制。”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蓝河有些惊讶,“后来呢?”

“后来他走了。”

“走了。”

“石头理论。”叶修笑了笑,“这种事情本身就看个人。在天赋问题上,他选了和我们不一样的路。”

本世纪最伟大的基因学家之一曾说过,我们无权选择自己的基因,却能选择自己在这层皮囊下,成为什么样的人。

石头理论。叶修曾经讲过这个。死去的天赋者不会成为一抔骨灰,而是一颗石头,一种足够脆弱的晶体,最终埋没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之下。

但说到底,也许他们和普通人并无死亡的差别。一个生命的降临和陨落,无非就是来与去的故事。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骨灰和石头。

听故事的人用耳朵,而书写传奇故事的人,用的是他们的眼睛,他们的手,他们的心。

蓝河沉默片刻,站起身来,低头看向叶修。

他不愿做那个石头,至少不是现在。他早就在十字路口做过左右前后的选择,他的意志力也会足够坚定,直到自己将这条选择好了的路走到尽头。

他不会在阿瑞斯竞赛上成为一块石头,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他还有需要等待的人,等待他保护的人——人生这么短,倘若提前结束,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甘心的。

森林里的微风忽然停滞了,连鸟雀的鸣叫也骤然停了下来。四周静悄悄的,树叶和灌木丛不在发出摇曳的声响。

没有飞禽扇动翅膀的声音,没有走兽奔跑游走的声音,没有从土地上爬过的昆虫,这里太安静了。此时,如果有一只正在破茧成蝶的毛毛虫,也许它挣脱丝网束缚的声音,都会变得震耳欲聋。

蓝河忽然变得燥热难耐起来。

突如其来的静止,让一切都变得诡异起来。叶修皱了皱眉,开口道:“别动。”

话音未落,蓝河还是动了。他根本站不稳。只见他双腿一软,一个趔趄,扑跪在地,勉强用膝盖撑住身体,手掌直接按在了身旁崎岖不平的石块上。

叶修赶忙过来扶他。但此时此刻,对于即将失去药物庇护的蓝河来说,他的靠近无疑是火上浇油,让他更难以把持。

“你,你离我远点儿。”蓝河大口喘息,抬起酸软而灼热的手臂,试图推开叶修。

与此同时,他注意到自己的手心被尖锐的石棱划开了一道口,皮肉向外翻去,露出脆弱的肌肤内里。

伴随缓缓流淌的鲜血,他的信息素终于摆脱了药物抑制的牢笼,争先恐后地向外涌出。

叶修的脸色顿时变了。

他捉住蓝河的手腕,将他拽起来,尽量让自己的动作别显得太粗鲁:“你上一次注射抑制剂是什么时候了?”

“进入赛场那天。”

蓝河的声音有些虚弱,浑身发软,皮肤滚烫,仿佛有一团抽了丝的蚕茧正在包裹他的大脑。他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来保持最后的清醒。

他的发情期前兆来得猝不及防,是因为所有人都忘记了,在阿瑞斯竞赛里,时间和外界的是完全不同的。

而他们原有的生物钟,早就在无形之中,被委员会润物细无声地打破了。

蓝河对于抑制剂的需求远没有其他omega那样多,他有的是方法来解决自己不甚规律的特殊时期,更没想过有一天,他会以这种突如其来的狼狈的姿态,得到叶修这个alpha的信息素回应。

没错,信息素回应。不管这是叶修也得屈服于基因的条件反射,还是一种令他渴望已久的油然而生的心动,他都想要接受。

如果真的是后者,那么是否可以说明,昨晚守夜时安文逸说过的话,全部都是真的?

他等太久了。以至于在这突如其来的基因灾难中,他努力保持清醒,也不想错过这个同样忽然出现的得到答案的机会。

只要十分钟。

给他十分钟,一切就都会尽在不言中。

另一边,即使蓝河要求他离开,叶修还是没有退去一步,依旧半跪在原地,将年轻而难得展现出脆弱一面的omega半抱在自己怀中。

偌大森林,寂静得如葬满山坡的坟场。

一片沉默声中,蓝河忽然笑了。“叶修,你要标记我吗?”

“已经过去五分钟了,我们可能等不来蓝雨给你的补给了。”叶修似乎下定了决心,抿了抿嘴唇,安抚他说,“小蓝,我只给你做个暂时标记,只有一个月的有效期......”

“如果不是在这里,你就是想完全标记我,我也不介意。”

蓝河的声音很轻,但他用了全身的力气,终于将这句话说出来了。

他希望叶修听得懂,至少就这一次,他们谁都别再装傻了。他们拐弯抹角的次数太多,乃至于他一度认为叶修在回避他的感情,只是认同他做朋友和兄弟,好把他们的关系维系在一段绷紧的绳索上,让天秤两段永远保持微妙的平衡。

倘若不是昨晚安文逸的一番话,倘若不是阿瑞斯竞赛这最后一条铁则,他也许会一直装傻下去。

但他不想就这么装傻到死。世界瞬息万变,谁知道他还能看到多少个日出呢?

叶修的表情微微一怔,“蓝河,你......”

“你说过的。除了阿瑞斯竞赛的事情,你永远不会骗我。”

蓝河闭了闭眼睛,靠在叶修身上,仿佛把此生全部的重量都放在了这具身体和此刻上。

他问:“叶修,你非得要骗我,然后再拒绝我一次吗?”

长久的沉默过后,电子设备被破坏时发出的电流声在四周响起。六只摄像机碎成一堆废铁,摔落在地面上,偶尔亮起一两朵蓝色的电火花。

蓝河笑了笑,低下头,将omega重要的后脖颈与脆弱的腺体,暴露在他暗恋多年的alpha的面前。

直到标记而产生的滔天快感席卷他之前,他都保持着清醒,并为此时此刻而由衷地感到快乐。

他终于找到了他的第一个答案。




tbc.

日更比赛,今日起,正式开赛。

喜欢的话请给我心推评,谢谢各位。

评论(12)
热度(235)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