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42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摘要:“成败在此一举。咱们都加油。”

就在那一刻,当摄像机飘过他们身旁,再次隐匿进空气时,蓝河忽然有些理解了:为什么叶修在身上揣了一个不能告诉他的秘密,又从不与他建立精神链接,在那个所谓的安全世界里交谈这些。



正文:


回到临时营地后,蓝河拿出找到的金属盒,交给叶修。

“无人机已经停止工作了。我觉得里面也许会有监控设备,就没有带回来。”他说,“盒子还没打开,上面有你们兴欣的标志。”

叶修点了点头,接过盒子,使劲儿摇了两下。

“……”蓝河没看明白此举,心里随着他的动作被折腾得七上八下的。“你还没打开呢,不怕里面有什么易燃易碎物品?”

“放心,他们不会给我送那种东西进来的。”

叶修信心十足,边说边拧开盒盖,从里面取出一样银色的东西。蓝河注意到上面还夹了一张纸条,不知道出自谁之手,叠得歪七扭八,边缘呈不规则的锯齿状,恐怕是随手撕下来的。

“那是……”

“送你的。”叶修说。他抬起手,直接将那样东西抛给了蓝河。

蓝河条件反射地接住,摊开合拢的手掌,待看清手中是什么时,一时间竟有些感慨。

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当初被叶修不小心带来阿瑞斯竞赛的万用螺丝刀。只不过与之前相比,它的外表更趋向于一个小筒,体积也小了许多,只用一只手就能完全攥住。

蓝河小心翼翼地掂动这件熟悉的物件,发现它虽然变小了,却比之前还要格外有分量。

通常,送进阿瑞斯竞赛的补给品都会是一些高热量的食物,救命的药物,更舍得砸钱的赞助商们甚至会选择一把武器。在这里,填饱饥饿的肚子,治疗随时会发炎得脓的伤口才是生存下去的首选,但一区送来的第一个补给品却是一把几乎没有杀伤力的多功能螺丝刀,看上去就像是白白浪费了一次补给机会。这让蓝河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是这个?”

“不知道啊。”叶修慢吞吞地打开纸条,“不过的确是给你的。白纸黑字写着呢,看看不?”

蓝河好奇,果真去扫了一眼。可惜陈果的字龙飞凤舞,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上面写了什么,纸条又被叶修抽走了。

“我还没看完呢!”

“这也没写什么啊。”叶修说,“老板娘只说让我把这东西送给你,当作他们的见面礼。”

“什么?”蓝河不明所以,“好端端的,为什么忽然要送我见面礼?”

“谁知道呢,可能是庆祝我终于有了一个灵魂伴侣吧。感谢你愿意收了我。”叶修半开玩笑道。

此话至少有一半也是认真的。到了他这个年纪,还需要靠自己去压制精神力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的哨兵,实在是不多见。他们不能靠抑制剂度过一生,也不能总是用熬来解决问题。因此,在他们面前,一个合适的向导的出现,无异于是雪中送炭,甚至是在救命。

同时,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终于找到合适的“另一半”的哨向组合,最终再出现一些别的链接的几率,也是高于其他人的。

即使自从进入最后一张地图,他们的哨向链接已经关闭许久,蓝河也为此由衷地感到满足——能并肩作战,放在从前,隔开两个区,的确是他很难去想象的事情。

至于传言中所谓的更高几率的别的链接……一切顺其自然。他想要,却不会刻意强求。否则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是停留在暗恋的地步?

蓝河捧着那样小小的武器,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只见他将纸条撕了个粉碎,拢在左手心中,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微微一摩擦,一束火苗顿时将纸屑燃成了灰烬。

叶修左手一翻,灰黑色的碎屑洋洋洒洒飘落,一些落在了脚下的泥土上,另一些被风一吹,偏离了原有的路线,落在了风走去的地方。

十四区参赛者的天赋能力,最终以这样的方式,微妙地保留了下去。

燃烧的森林,逃亡的人群。这里是如此的巨大,头顶的树盖均像内部扣去,仿佛要将地面上的一切都拢入阴影制造出的牢笼中。

悠长的蝉鸣,徘徊在远山顶的模糊的鹰旋,明明就身处在其中,却总给人一种灵魂飘乎其外的错觉。

一只摄像头左右旋转,在这里发出一阵清晰的咔嚓声。平时他们都没有注意过这种声音,现在,被监视的感觉再次回归,仿佛是要提醒他们,就算他们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如何生存上,也要明白这场绝非公平的竞赛,从一开始,就埋藏了不为人知的阴谋。

此情此景,身在此处,令一种奇怪的感觉逐渐笼罩在蓝河的心头,就像是有一个摆在他面前很久的问题,在这一刻忽然显见端倪,却又在一瞬间让答案生生溜走,连一缕痕迹都没能抓住。

这种感觉在叶修叫高英杰和刘小别两人去旁边去聊聊时,更是加深了。

看着他们三人走开的背影,蓝河沉默片刻,压下精神领域中那种诡异的不安感,皱了皱眉。

他不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对于阿瑞斯竞赛接下去的路,叶修有自己的计划和安排。蓝河明白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个步骤,但人在局中久了,难免会因未知而感到无措,因真相而奔波。

即使常言道,好奇心总会害死猫,他也想站得高一点,然后在某个时间,某个阶段,忽然悟出点儿什么来。

他是个男人,即使叶修再强,他也不想像个撂挑子的甩手掌柜似的,一切都等结局昭告天下,然后坐享成果。

他当然也是会担心的。

蓝河握住那只小巧的武器,冰凉的银色金属外壳正将温度过渡到他的掌心,像是一块毫无生气的大理石,令他不济的精神忽然为之一振。

他们谈话的地方不远,隔开一道灌木丛,身影均被遮去了大半儿,影影绰绰的,令蓝河心里好奇得像被猫抓了几下。

可惜他没有叶修五个天赋同时加持作用的能力,视力再好,听力再强,也无法触及到刻意避开其他人的话题。

蓝河的右手缓缓地握成了拳。

片刻后,高英杰扶着刘小别回来了。后者的伤势比之前好了许多,脸色却一直不太好——也许就像高英杰说的,他已经太累了。他的身体早就负荷过多重量,也许在下一刻,他就会被彻底压垮。

骆驼尚且会被一颗纤细的稻草压死,那么一个顽强而强大的人爬上高梯又跌落下来,最终走到濒临破灭的边缘,又会是因为什么呢?

如果可以,蓝河希望在场的所有人,永远都等不到这个崩溃的峰值。

和叶修谈过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奇怪,看起来就像是担忧和释然的杂糅:仿佛只要过了眼前的这个悬崖口,他们就能彻底地松一口气了。

高英杰冲蓝河笑了笑,带刘小别进石洞里去了。蓝河将目光重新放回叶修身上,后者难得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过了会儿,又冲蓝河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蓝河毫不犹豫,立刻走了过去。

只见叶修摸索手腕,解开千机伞吊坠,把它从手腕上取下来。他将那条银链穿过螺丝刀上的小孔,重新扣好,郑重其事地戴回蓝河身上。

“……叶修?”

“不管出什么事,你都不能把它丢了。”

“可这只是一把螺丝刀。”蓝河说,“你把链子给了我,你的千机伞怎么办?这东西难道比它还要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叶修说,“在这个地方,随便什么东西都能成为淘汰参赛者的理由。反过来说,也能成为帮助参赛者登顶的决胜工具。”

叶修边说边拿起挂在蓝河脖子上的迷你工具,翻来覆去看了几次,沉声道:“成败在此一举,咱们都加油。”

他的眼神意味深长,声音压得如此之低,以至于身旁的摄像机根本捕捉不到他都说了些什么。

就在那一刻,当摄像机飘过他们身旁,再次隐匿进空气时,蓝河忽然有些理解了:为什么叶修在身上揣了一个不能告诉他的秘密,又从不与他建立精神链接,在那个所谓的安全世界里交谈这些。


半小时后,张新杰终于回来了。

他绕了很多路,几乎花去了大半天的时间,才重新回到这里,与他们会合。他的手臂上有一些细微的擦伤,也许是低垂的树枝,或是寻麻和荆棘——总之不太好。

但他连喝杯水的时间都没有。在谢绝了高英杰递过来的好意后,他径直坐了下来,分享自己刚才得到的情报。

“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他说,“好消息是我看到了进入那座塔的路,坏消息是路口有什么东西正在把守。”

“什么什么东西?”安文逸放下那截被摧残得乱七八糟的树枝,问道。

张新杰摇了摇头:“不知道,感觉不出来。也许是活人,也许是死人,或者根本不算是人。”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无论他们是哪一种,接下来都是我们的敌人。也许会很难对付。”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比赛,我觉得我至少明白了一件事:总得试试看。”安文逸边边看向叶修,“我们计划什么时候走?”

“现在吧。”叶修抬起头,看了会儿天,估算出一个大致的时间点,“现在已经不早了,就算我们今天不进去,也最好留在附近,保持距离,看看情况再行动。”

他又转头问张新杰:“小张,你离开的方向和你回来的不是一个,是不是路上遇到什么了?”

“我试了三个方向。”张新杰说。这是他为什么回来得晚的原因之一,“三个方向附近都有东西。之后我留在森林里查看情况,它们会来回走动,但好像并不会突破森林的屏障。”

“你检查的三个地方,间距远吗?”

“不远,二百米一个点。东,西,南都检查了,入口就在正北方。”话音一落,张新杰的目光在众人之间环行一圈,沉声道,“如果我们要想引开那些东西,就必须要有诱饵。”

诱饵?

刘小别坐在一旁干燥的石头上,他刚刚上完药,此时正疼得呲牙咧嘴,闻言立刻举起手,表明了自己的想法:“我可以去做诱饵。”

高英杰手上还拿着一卷薄薄的绷带,愣了愣,表情竟有些愠怒:“你发什么疯!”

“我没发疯,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我早就通过卧底测试了。”刘小别非常冷静,“我不想留在这儿了。”

高英杰欲言又止,想要反驳刘小别,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一时间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

不想留在这儿?但想要离开,又哪是几个字儿说一句话这么简单?蓝河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他看向叶修,但后者竟然难得的沉默了。

蓝河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别紧张,我并没有说只需要一个诱饵。”张新杰进一步解释道,“既然有三个方向,也许我们可以试试看分成三组,逐路引出,以免在一个方向出现异动时,立刻引来另外两方的支援。”

“我们有伤员。”安文逸冷静如常,“如果照你的提议去做,我们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百分之五十。”张新杰说。

这个数据被说出口时,乍一听就像个故意逗人玩儿的笑话。但这里没人觉得张新杰在开玩笑。

百分之五十。放在阿瑞斯竞赛里,一半的几率面对生还,一半的几率迎接死亡。

“我们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拿命冒险。”蓝河并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现在我们还有机会去尝试,但如果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不在了——”

——你还能像当初给我保证的那样,让我们都平平安安地回家吗?

蓝河没能把这句话说出口。事实上,当他把手伸向叶修的肩膀,想要让他别太过冒进时,这句话卡在他的喉咙里,他连一个音节都吐不出来。

他忽然想起,他早就想好了的——无论什么时候,他都选择相信他现有的团队,相信这里的每一个人,相信叶修。





tbc.

倘若喜欢,请给我心推评,谢谢。


评论(13)
热度(177)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