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换头像狂魔
文杂,唠叨。慎重,持谦。

《理想国》36 37 38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31 32 33 34 35


摘要:-“微草又欠我们蓝雨一次。等你回去了,亲自和他道谢吧。”

-“你对你的哨兵有把握吗?你觉得是他会赢,还是我?如果我进来了,在你的精神领域里,我们必须分个高下。胜者为王——”

“败者为亡。”蓝河回想起那点儿可怜的哨兵向导相关知识,脸色苍白,“如果我撑不过去,就只能一起死。”

- 他有幸生活在一百多年后,而非天赋者刚刚出现的那个时代。他从未接触过被人铺天盖地称作怪物的时期,而现在,他觉得自己也许正是这二字的体现之一。

(重点情节,伏笔很多,连续三章一万字共同发布,注意阅读时间)



正文:


36.


熊吼声离他们很近,倘若他们的听力没有出现问题,就发生在正前方。那里有一丛茂密的植林,植物属科暂时无法辨认,但高度着实不小,足够把人类隐藏在后面,挡住外来者的视线。

四人眼神交流一番,达成一致,不敢再耽误,立刻朝声音的源头奔去。

蓝河伸出手,抓紧了胸口附近的衣料,感觉到笔言飞的蓝雨勋章正硌着自己的手心,触感如此真实而熟悉,这才让他的心跳平稳了些。

因为天赋能力,安文逸习惯性地跑在最前面,以防出现危险时,能够及时制造出一层屏障。但这次情况有所不同,在他们跑过拐角,安文逸刚要踏入声源地时,蓝河猛得将他拉了回来。

安文逸猝不及防,一个趔趄,差点儿扑倒在地。

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身后,就在他刚刚站过的地方,一团火球猛得砸在地面上。顷刻间,直径一米内的植物和土地全焦了。

安文逸脸色发白,“怎么回事?”

周围温度明显升高,灼得人燥热难耐。直到火球逐渐缩小,最终消失时,那种诡异的热度也并未消退几分。

“是那个在宙斯之角能力暴走的天赋者。”蓝河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入这里,他好像就没正常过。”

“和他对上,你有把握吗?”安文逸问,“你们的天赋能力相互克制,水能熄灭火,火能蒸发水,感觉有点儿难。”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我对他的第一印象真的太差了。”蓝河摇了摇头,掌心攥紧袖口,“火能力和我相克,我不是很想和他对上,没想到还是……”

安文逸也想起来了,“我的防护罩没能完全挡住他的攻击。”

“火和其他元素系的天赋有所不同。当温度过高时,他可以化解很多能力。”张新杰说,“这人的确不好对付。如果不是时间不够,面对这样的对手,想要占取上风,我们得花时间研究出一套完整的对策才有把握。”

但他们有所不知,蓝河担心的并不是这个。

又或者说,他不是在为自己是否能取胜而担忧,而是在恐惧。

——那是在阿瑞斯竞赛最终场开始的第一天,在宙斯之角前。十三区女孩死在他面前,而视觉强硬地将这一幕塞进他的记忆,成为了他的噩梦与阴影。

他仍记得她摔倒在地的场景,肆虐蔓延的火舌花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剥光了她的皮肉,蒸发她的血,连骨头都没留下。

她就死在距离蓝河不到两米外。透过火焰,那双直到最后也未曾闭上的眼睛如此突兀,以至于每每想起,都令蓝河头皮发麻,心中翻江倒海。

他不是没见过死亡,可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天赋者的杀伤力。他甚至连救下那个刚满十八岁的女孩的机会都没有,为了自己能活下去,手脚的反应比大脑的命令来得还快;可无意识地奔跑,却仍无法让恐惧连同风一起,被自己抛之脑后。

她会哭吗?会怪他见死不救吗?会用破碎的嗓子拼命哀嚎吗?在骤降的死亡面前,她会有多后悔来到这里,来到这个仅仅在一分钟内,就痛击她生命,送她离去的世界?

她会该多憎恨不能选择自己的生命?

答案早已不得而知。

“别想了,这都是早晚的事儿。”叶修拍了拍蓝河的肩膀,让他安心,“既来之,则安之,在这件事没有彻底解决之前,我们总得面对所有问题。小安受伤了吗?”

“我没事。”

“没有就做好准备,我们去会会这个人。”

“确定我们要出手吗?”安文逸有些迟疑,“我觉得刘小别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如果我们去了,很有可能会成为那个天赋者新的目标,反倒让他分心。”

“但如果我们不去,就很有可能失去一个对手了。”叶修边说边冲安文逸打了个手势,“形势要紧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要随机应变,及时拉拢,不要在乎那点儿面子。”

作为二区微草的长期对手的三区选手蓝河,莫名觉得膝盖有些痛。

安文逸不再迟疑,“行,我听叶神的。”

张新杰在此期间从未表示过异议,当真履行了他只想和他们共同行动的理念。蓝河忽然想起,自己还未亲眼见过张新杰的天赋能力。

此番短暂交流下来,四人已达成一致。叶修做出决定: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都要尽力而为。

他们没有理由战死在这里,但如果连自己人都救不下来,那就太差劲了。

同时,即使叶修不说,蓝河也清楚,他将会是这场正面冲突中的主力。

世界上拥有元素系天赋的人不多不少,由此衍生的其他天赋更是数不胜数,放在天赋者群体中,蓝河也许并不是最突出的那个,但现在是在阿瑞斯竞赛中,在这片穷途陌路的战场上,阴差阳错被淘汰的人早已离开,唯一剩下的元素系异能,也只有他和十四区的哨兵了。

偏偏好巧不巧,那人用火,而他是水。无人能代替他的位置。

水火相容,天理不容。这次正面冲突一旦开始,就必须要有个得以收场的绝对结局才行。

叶修站在蓝河身旁,朝他晃了晃手腕上的银链,下方坠着那只精致的千机伞吊坠。

“别怕,天塌下来,哥给你扛着。”叶修说,“不过在天塌下来之前,就都靠你了。”

蓝河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片刻后,他甩开长剑,凛然憾地。

“上!”

剑破虚空,直指苍穹,一道锋利水刃沿剑身飞射而出,逼向十四区的天赋者。刹那间,地面震颤,泥土飞溅,这一刀水刃,竟是硬生生在他面前辟出一条沟壕!

刘小别反应极快,迅速后跳,借由冲力,退出刚才的对峙范围,冲蓝河大吼:“你要杀了我?!”

“是你自己离太近了!”蓝河吼了回去。

刘小别没想到他会冲自己大吼,当即愣住。他单膝跪地,用剑撑住身体,脸上脏兮兮的,像只在煤灰中打过滚的花猫。

他道:“这人无差别攻击的!从昨晚开始他就在这片区域了,说是要找人,结果一直纵火!”

蓝河微微一怔,想起这里离他们的临时营地不算太远,好在这个天赋者一直徘徊在这附近,未曾靠近过他们,否则昨晚遇袭,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个素未谋面过的天赋者,到底在找谁?

刘小别在他们来之前已经撑了许久,生生挨下对方数次的攻击,此时已是力不从心,但自尊心仍命令他继续咬牙坚持。

对面,十四区的天赋者周身缠绕火焰,掌心的温度更是达到数千摄氏度之高,即使两方相隔数米,也令蓝河等人感到燥热难耐。

对方双眼全黑,没有白眼仁,仿佛他的整个眼球变成了无光泽的黑色瞳孔。在这样高温的接触下,他这副模样,仍令蓝河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让他想起了第二张地图的银行大厅中,那些早已失去理智的活死人。

在他们赶到之前,十四区的天赋者已经丧失了理智。此时,他更像是没有了别的思考能力,面对一道冰刃辟出的沟壑,丝毫没有办法,只能在另一头焦躁徘徊。

“小高不在这里。”趁对方还没恢复神智,想办法绕过来之前,叶修说,“你们顶上,我去找他,很快就回来。切记不要和他靠得太近,尽量打远程。”

他说完便转过身,越过另一边的灌木丛,迅速离开了。

安文逸迅速给刘小别套上一层防护罩,打了个响指。一道银光自悬在头顶的空气滤至脚下,所有人身上都起了效果。

“高英杰去哪儿了?”安文逸问。

“我让他先找地方躲起来了。”刘小别狠狠抹了把脸,“太危险了,我们不能都折在这儿。”

他这一擦,将唇边的血丝抹开来,横在嘴角上,俨然一副肃杀之态。

蓝河从未见过刘小别这副模样。

即使刘小别盛名在外,也仅仅流传在三区的口舌之间。他本人并不常来三区,而蓝河对他的了解,仅限于那些情报部门收集的数据展示,以及在蓝雨基地时,卢瀚文逢人便说的那些事情。

优秀,强大,帅气,卢瀚文曾经给出过数个形容词。而百闻不如一见,蓝河觉得,刘小别更会让他想起另外两个字:尊严

他是个有野心,想要超越凌驾在自己之上的人的男人。

趁对方还在踌躇,张新杰陪安文逸先行后撤了。作为防护类型的天赋者,安文逸是个强大的辅助,但他并不适合出现在战场最前方。此时撤退,对他和所有人来说,才是更好的保障。

两两并肩作战,除了去寻找高英杰的叶修,眼下,他们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最为合适的搭档。

“比赛开始之前,你见过小卢了吗?”蓝河忽然问。

“什么?”刘小别一愣,“关他什么事?他又和你们说什么了?”

“小卢说,希望我加油。”蓝河笑了笑,“然后如果可以,希望我‘能在小别前辈遇到危险时,尽力帮衬一把’。”

“也只有你们蓝雨,才会把那种屁大的小孩说的废话放在心上。”刘小别嗤笑一声。蓝河并未从他眼中看出反感。

“微草又欠我们蓝雨一次。”蓝河握紧手中长剑,防在身前,长长呼出一口气,“等回去了,你要亲自和小卢道谢。”

蓝河说完,闭上了双眼。

微暗之中,一个圆点落在视网膜正中心,随之逐渐放大,周围的景色也渐渐清晰起来。

与睁眼时所看的景色有所不同,周身的一切都成了灰、黑、白三色,如同冰雪覆盖一般,将整个森林包裹成银装。而最深的黑色部分,则来自于十四区参赛者掌心的高温火焰。

正是在这银装素裹的个人世界中,空气中的水分再次出现,拔地而起,逐渐上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汇聚在一起,搭载出一面薄薄的白色墙壁。

与此同时,蓝河睁开了双眼,在这片焦热之中,口中呵出阵阵白雾。

刘小别心领神会,奋起一跃,跳上冰墙。在冰面碎裂的一瞬间,他手中的长剑赫然裹上一层寒霜,直直朝十四区的天赋者追去!



37.


大地再次剧烈晃动起来。

叶修一手扶住树干,一只手抓住差点儿摔倒在地的高英杰。

“谢谢前辈。”高英杰心有余悸地抹了把汗,“您知道这里离他们还有多远吗?”

“不算远,但也不近就是了。”叶修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三五棵青杉树直直朝一边倒去,落地后又发出一阵巨响,吓了高英杰一跳,“怎么回事?”

“是你们家的刘小别。”叶修啧了一声,“说了不让近战,还是非要搞点儿大动静才高兴。”

两人置身战场之外,距离那边已有一公里以上的距离。倘若不是叶修所持有的五个复制天赋中,保留了一个远距离广范围的侦查能力,这会儿恐怕早已与高英杰错过了。

“你到底是怎么跑得这么远的?”

“我不知道。”高英杰很老实,“小别叫我走远点儿,但没说要我离他多远。我怕自己靠得太近会让他分心,又怕走太远了不能及时帮忙......”

“但是你现在已经走得很远了。”叶修笑了一声,“要不是我来找你,你就朝更远的地方跑了。”

“后来我发现不对劲时,已经迷路了。”高英杰有些垂头丧气。

“王杰希把你们教的很好,知道做事要留一手,不能全都掰在一个地方。”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谁还没点儿不擅长的事情了?以后要加油。”

高英杰望向他,感激地点了点头。

两人用最快速度赶回战场旁,叶修看到了张新杰和安文逸,干脆把高英杰交给他们。

“你去哪儿?”安文逸问,“这边已经被火拦住了,我们过不去的。”

“我绕到另一边去看看。”叶修说,“别担心。”

安文逸的确不担心叶修,倘若他能加入这场战斗,那胜利就是十拿九稳。可如果连另一边的路也被堵死了,那么他们就不得不应对那一成几率的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另一边,叶修绕过火墙,谨慎而迅速地靠近战场中心。他已经能看到蓝河了,后者还站得住,头发凌乱,手握长剑,虎口处正在滴血。

刘小别的状况显然不太好,他坚持得太久了,体能负荷过大,让他愈发无力。他强撑着靠在一旁的树干上,手上提着他的光剑,气喘吁吁。

相比之下,十四区的参赛者简直就像个怪物。他似乎感觉不到疲劳,天赋能力根本没有减弱,熊熊烈火缠绕在周身,温度只增不减,比之前还要更让人灼热难忍。

不能再拖下去了。等刘小别因为撑不住而倒下时,就会留下蓝河一个人。他绝不能冒这个险,将蓝河置于危险中。

正当叶修直起身体,打算离开遮挡的灌木丛时,蓝河忽然往旁边跑了几步,拎住刘小别的衣领,一把将他丢了出去,自己也往旁边扑去!

与此同时,一道岩浆狠狠劈向刘小别之前站的地方,瞬间融化了在高温中屹立已久、即将枯萎的青杉树干,轰然倒地,惊起上空盘旋的鸟群。

只见蓝河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一个趔趄,又摔回地上。他的小腿在流血,却置若罔闻,用左手指向叶修,在叶修反应过来之前,硬是用一股寒气,将他推出几米远!

火墙由地面升起,将叶修围在其中,进退维谷,只能透过火焰滚动的缝隙,堪堪找到蓝河。

十四区的天赋者也许已经恢复了些许神智,懂得单挑的重要性了。刚才那一击岩浆,不光预示他在强化自己的天赋能力,更是说明他看出了刘小别的不堪一击,想要把他清理出去。

而蓝河看出了这一点,立刻把所有人都赶到了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外。

他在赌,最差不过用自己的命,换他们四人活下去。

叶修神色一凛,左手向下一翻,刚刚将千机伞吊坠握在手中,正欲插手时,一把匕首悄无声息地横在他的颈前。

火势愈演愈烈,方才叶修还能看到前面的情况,现在连蓝河的身影都无法辨别了。他的面前是熊熊燃烧的火墙,灼得空气干燥难耐,背后却传来阵阵压抑的冷意,赌在脑袋上。

二者夹击,进退两难。

一时之间,火墙围绕出的内部安静无比,最清晰的触感,无非来自于植物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以及那股难闻的烧焦气味。

“在森林里时,你被野兽穷追,求我们救你一命,最后是我们杀了那只美洲豹。后来在第二张地图里,你误闯地下,也是我们把带你出来的。”叶修缓缓开口,“我们救了你两次,你反而误导我们,淘汰了三区的一个参赛者,让我的向导难过。你觉得现在我再放你一马的可能性有多大?”

“你不出手,我就放你一马。”埃塞西的脸出现在兜帽下,神色冷淡,“我有我要做的事情,不能因为你让我的计划横生变故。”

叶修仍手握千机伞吊坠。只要他微微用力,埃塞西手中的匕首便更近一分,堪堪擦着他的皮肤,态度显而易见。

“我活了快三十年,威胁过我的人见得太多了。”

“你不缺我这一个威胁过你的人。”

“话是这么说,但你要是做得太过分了,即使理由再说得过去,我也不能答应啊。”

“我只要求这次你不能出手。”埃塞西说,“叶神,我们不是一路人,方法虽各有千秋,但归根结底,我们都在找答案。”

“那这次不让我出手,就是因为你要找到你想要的答案了?”叶修叹息,“年轻人,换个不要命的方式不是更好。”

人可以为真理而死。”埃塞西道,“如果十四区天赋者威胁到三区天赋者的性命,我会先出手的。”


火墙之内,被岩浆烧灼到的蓝河再次摔倒在地,小腿血流不止,又挣扎着再次爬起。

同时,十四区选手浑浊的眼神忽然一闪,清明起来。

“那个会读心术的参赛者呢?”他上下打量蓝河一番后,问,“你没和他在一起?”

想起刘小别之前的话,蓝河心跳骤快,有什么答案正从心底呼之欲出。

他面上仍十分冷静:“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你装什么傻?”对方嗤笑一声,“他杀了我的精神系,我活不长了。我要他偿命。”

过去所参与过的一段记忆,清晰地浮上蓝河的脑海:十四区的参赛者,火元素天赋能力,宙斯之角,那个在江波涛天赋能力出现的熊的残影与吼叫声。答案就在于此。

精神链接的那晚,叶修曾说过,一个向导拥有的能力几乎是无穷尽的。外人看到的都是哨兵强悍的五感与战斗力,却不知在强大的向导面前,他们的大脑和精神领域脆弱得像积木搭起的城堡,只要一根形同虚设的思维触手,轻轻一推,城覆界亡。

而江波涛,生而强大的读心术,无论普通人还是天赋者,几乎都难逃他的暗示。更何况他在成长期觉醒了向导能力,有了完美匹配的哨兵,愈发独当一面。

在心理战面前,倘若他拿出看家本事,整个阿瑞斯竞赛场地内,也许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像江波涛这样能熟练运用天赋能力和向导能力的人,深谙暗示作用的利弊,为什么会忽然决定杀死另一个哨兵的精神系?


❀❀❀❀❀戳这里❀❀❀❀❀


蓝河被击退数米,撞在树干上,咳了一口血。

手中长剑应声落地,他刚想去捡,两道火焰如长鞭卷上他的手腕,灼伤他的皮肤,令他痛叫一声。

“我没有选择了。”期待,恐惧,兴奋,十四区哨兵眼中情绪复杂,“只要你乖一点儿……”

“我已经绑定了。”蓝河仍在挣扎,用水去化解手腕处的灼痛,“你疯了吗!一个向导不能和两个哨兵建立精神链接!如果你进来了,如果……”

“你对你的哨兵有把握吗?”对方打断蓝河的话,“你觉得是他会赢,还是我?如果我进来了,在你的精神领域里,我们必须分个高下。胜者为王——”

败者为亡。”蓝河回想起那点儿可怜的哨兵向导相关知识,脸色苍白,“如果我撑不过去,就只能一起死。”



38.


叶修手臂微微一动,埃塞西的匕首又往前送了分毫,“他不会死的。”

“这位兄弟,”叶修都快被他气笑了,“现在搁那儿挨揍的是我老婆,和你没关系,你当然不会心疼。”

“如果有人在我们之前出手,他就不会死。”埃赛西笃定,“你现在只能等。”

“时间能等人吗?我有耐心,但是不是现在。”叶修说。

埃赛西的手臂微微抖了下,很快又恢复正常,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犹豫从不存在。

半晌,埃赛西开口:“你确定?”

“确定什么?”叶修问。

“不,不是和你说话。”埃塞西神色淡漠,“这里没有别人,他听不见你说话。我不知道你上面的那位有什么计划,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从一开始就打错主意了。”

叶修一边听埃赛西自言自语,一边悄无声息地发动侦查能力,再三确认这座火牢里只有他们两人。

他站在原处,悄悄收了手,一言不发。

片刻后,埃塞西结束了那番诡异的对谈,“他没答应你。”

“谁?”

“三区的那个天赋者。”这个话题起得有些突然。

“小蓝这个人,挺含蓄的,而且特别容易害羞,刺激过头还会恼羞成怒。”叶修说,“成年人的爱不一定非要说出口,懂吗?”

“但你没和他说过这个字。”

“大人们不喜欢把这种事挂在嘴边。”

“你在自欺欺人。”

叶修的笑意退隐而去,“你好像知道得挺多啊。”

“叶神,我的确不懂这些。”埃塞西口吻平淡,“关于我的事情,也许你已经猜出点儿眉目了。现在我们都在局里,既然身不由己,就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埃塞西的目光投向正熊熊燃烧的火壁,仿佛透过那里,他得以窥探到阿瑞斯竞赛以外的世界。那是他们所有人都向往的安逸之处,自由,轻松,即使不公仍处处存在,却也不用为谋杀而日夜担忧。

“在这个战场上,我们没有朋友。”他淡淡道,“下次见面,也许就是以命相搏了。如果你想保护好你的爱人,那么从一开始就别放开他的手。”

“谢谢你提醒我啊。”叶修说,“说了这么多,你能放开我吗?”

“不能。”埃塞西干脆答道。


“他要死了。”长久的静默。一分钟后,埃赛西忽然说道。

“谁?”

“十四区的参赛者。”

埃赛西说完,抽走了匕首,向后撤去,竟是直接穿过火焰,从火墙里消失了。

叶修摸了摸脖子,不再犹豫,手掌一翻,银光闪烁一刹,千机伞赫然握在他的手中。


战场中心,只见十四区的天赋者刚迈出一步,抬起左手,正要抓住他高度匹配的向导,而蓝河举剑刺向他时,忽然全身冒起大火。

他被包裹在其中,像是一只焰红色的蚕茧,瞬间被窒息的痛苦掐住喉咙,由内而外拼命挣扎。

下一秒,那些火焰忽然改变了燃烧的方向,全部朝十四区参赛者的口中涌去,争先恐后地钻进他的口腔中,直到他全身的火焰悉数消失,他的皮肤呈现出近乎透明的深红。

蓝河靠得太近,浑身被灼得生疼,却还要集中注意力,拼命用水附着在自己的体表,直到它们被瞬间蒸发,再创造,再蒸发。

他在与时间赛跑,跑赢了,就能活下去;输了,就是另一个十三区燃烧殆尽的女孩。

熊熊火焰之中,十四区天赋者的脸庞开始扭曲,筋结暴起,如节节蚯蚓,在他的皮肤下爬行涌动。

他的身体开始出现裂口,每个两厘米之长,爆出一朵朵血花,那些流淌的血液缓慢而浓稠,颜色深得不像样,比起血,更像是一股股流淌而出的岩浆。

那人试图靠近,歪歪斜斜地向前走了几步,最终还是倒下了。哨兵高大的身躯骤然坠落在地,扬起周身焦灰,呛得人喉咙疼痛。

与此同时,十四区天赋者跌倒在地的身体变得更加畸形。他不断扭动,弯曲,直到缩成一团,如同矮小的活火山堆,即将迎来最后一刻的喷发。

蓝河闭上眼睛。

砰。

耳边响起肉体爆裂的声音,蓝河再也支撑不住,腿一软,向旁边摔去。

意想之中倒地的钝痛和岩浆浇身的灼痛并未袭来,即使闭着眼睛,蓝河也清楚抱住他的人是谁。

叶修。他想,推他离开这里,换他还活着,太好了。

蓝河微微转过头,嘴唇苍白,慢慢睁开眼睛,注视着叶修的脸。

“我杀死了他。”

“你没有。”叶修说。

“他死了。”

“他是死了,但和你无关。”叶修打断了他的话,一只手收起千机伞,一只手仍紧紧抱着他的向导,“蓝河,他的死和你没有关系,你的剑根本没有击中他。”

“那他为什么死了?”

“他把天赋能力用得太过头了,所以被反噬了。”张新杰说,“你别想太多。”

“直升机来了,我们最好快点躲起来。”安文逸给刘小别包扎好,抬起头望向天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得躲着那些直升机,但我总觉得不太好……”

“因为它送丧。”

刘小别说完,被高英杰敲了脑袋,“小别,不要讲话,先好好休息。”

安文逸过来打了个招呼,扫了一眼地上流动的暗红色浓稠液体,像是没看见似的。他表示自己打算先带其他人走,要叶修和蓝河处理好了,再尽快跟上来。

叶修点了点头,带着蓝河走到灌木丛后,挡住两人的身影。

蓝河的手在发抖,声音也在发抖。他勉强挂出一个笑容,但嘴角的弧度太假了,让这个表情生生变成了一种自嘲。

他从未想象过,有朝一日,他能通晓到那些没有异能的普通人的心理,仅仅是因为此时此刻,他和他们所有人一样,都在为这种力量而感到恐惧

这是阿瑞斯竞赛的目的吗?是普通人们希望看到的模样吗?是那些徘徊在另一个对立面,企图让他们从社会中消失的人群所期待的结果吗?

曾经,阿瑞斯竞赛是一种争夺补给的手段,天赋者想要活下去,就要接受这种由生产方主导的竞争。

但现在,阿瑞斯竞赛在争夺生命,背后的操控者把人性摆在了这个赛场上,用他们的天赋能力作为角逐的武器,逼得他们不得不走上绝路。

而这种恐惧,难道就是他们一直以来,带给那些没有天赋的普通人的感觉吗?

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群体中,倘若有朝一日需要面对这些异能,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又该如何宽心安慰自己,他们可以共存呢?

蓝河低下头,看到自己的右手上,附满一层厚厚的冰霜,在这个烈日灼人的午后,冒出丝丝寒气,刺痛他的眼球。

他有幸生活在一百多年后,而非天赋者刚刚出现的那个时代。他从未接触过被人铺天盖地称作怪物的时期,而现在,他觉得自己也许正是这二字的体现之一。

从他的指骨,到关节,到手腕,再延伸至肘。每一寸皮肤,每一条血管,每一滴流动的血液,都是冰的,冷的,不寒而栗的。

他忽然明白了,这不是自相残杀,也非种类隔离,更不是浅究过的示威行为。这些热衷于驳斥他们生存意义的人,正是通过一场关于人性和天赋之间的博弈挑战,昭然告诫所有人,恐惧,皆来自创造者本人

直升机飞来又飞走,在上空徘徊了一圈后,仅仅收走了一些杂物,很快又消失在天际。

生命如此脆弱,来是一抔水,去是一抔土。

连自己都抓不住。

叶修捂住他的耳朵,直到直升机的轰鸣彻底离去。片刻后,他又握住了他的手,动作不轻不重,像一部缓慢的默片,剧情毫无征兆,又在这黑白来去的世界中,显得温暖异常。

他的意识云分散成无数金色丝雾,轻柔地飘进蓝河的精神领域,即使面对向导固若金汤的防护,也极有耐心地等待,一遍又一遍地徘徊往返,只为等待对方接受自己。

言语苍白,有时,无声行动,会比一个承诺更为真实。叶修没有说话,仅仅是陪在蓝河身边,陪他呼吸,陪他静默。他丝毫不惧那层冰凉的霜粘住自己的手臂,直到它一点点消退,他才更换了动作。

这一次,他搂住了蓝河的肩膀,让他偏过头,靠得很近一些,得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好让他在这乱象战场上,拥有最真实的安全感。




tbc.

把宙斯之角的熊影和森林里的熊吼声的伏笔解决掉了。

这个参赛者的死亡关乎未来江波涛的结局。

埃赛西的态度变化和身份问题前面有伏笔,指路31章以及更早的章节。


看在我(虽然拖得久但)更新了这么多还被PB的份上,各位请给点心推评T T

评论(22)
热度(29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