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换头像狂魔
文杂,唠叨。慎重,持谦。

《房产证》

叶蓝

原作向

 @懒熊 怕了吧,我还就真的写了。



-


“我刚在杭州买了套房,你要不要嫁给我?”

叶修发来这句话时,蓝河刚换下结束工作的同事,和对方说再见。他在电脑前坐下,回复:“你在梦里买的房?”

“为什么是在梦里?”

“因为你说这话像是没睡醒。”

“你是说前面那句还是后面那句?”

“都有吧。”

蓝河边说边插好帐号卡,登陆了游戏。他刚刚加载出地图,就收到了叶修的组队信息。对方用了一分钟就出现在了他身边,仿佛坐标和距离在他们之间从不存在。

这都要归功于七夕活动的奖励所赐——在那场副本中永结同心的角色,可以以最快速度被召唤至对方的身边,美名其曰相伴身侧,长生长存。

“怎么又轮到你上夜班了。”叶修打开语音,喂喂了两声,“不是前两天才轮过一次吗?”

“你也知道是前两天啊。我这样上夜班不好吗?”蓝河问,“你夜猫,我也夜猫,要是半夜抢boss,看谁熬得过谁。”

“那肯定是你熬不过我的。”叶修很自信。

蓝河笑他真敢说,即使叶修有这个资本。在兴欣的头一年,不隐姓不埋名的他做了夜班网管,早就习惯了白天睡觉晚上上班;而现在,即使距离十区过去已有三年,他也还是更喜欢夜间刷副本,仿佛过了这个时间点,他在这里的痕迹就要淡去一些。

叶修退役,蓝河为此申请了倒班。在物理距离上,他们离得太远了,广州到杭州过千公里,因此总想在别的方面离对方近一些,再近一些。

蓝河觉得,他要是真想一辈子这么和荣耀在一起,自己陪他,也不是不可以的。

夜班总是难熬,他需要提前准备好东西,好在漫漫长夜之中,得到一些逃离本能睡眠的方法。蓝河买了一大杯咖啡上来,外加一盒冰淇淋酸奶,整个网游部的工作室里静悄悄的,飘满手中甜食和饮品的香气。

君莫笑和蓝桥春雪去刷副本,神之领域的人看了太多次,仍会在两人ID出现时激动不已。蓝河不善于应对这些所谓的CP粉,但叶修总能大大方方收下那些祝福,然后一个冲刺,率先黑了副本。

“再刷一次,争取出挂件。”

叶修熟练地把小怪们拉到一起,算好时间,就等蓝河一个银光落刃。他们配合默契,练了许多年,放眼荣耀职业联盟,也许也能拿上一个情侣分组的最佳搭档候选名额。

“天天刷同一个副本,你不无聊啊?”蓝河一边走位一边问他。

“你说想要这个挂件的啊。”叶修说。

“我发在微博的,就那么随口一句,我哪儿知道你就看到了?”蓝河想笑,“你这样做,让我想到以前我们班女生追星的模样,为了偶像在社交平台上说的一句话,第二天就送去一大盒巧克力。”

“我本来就是蓝桥大大的粉。”叶修群死了怪,“追星就要拿出追星的节奏,顺杆儿爬技能要掌握好。不过我追得是对象,不是别人,所以还是有点儿差别的。”

“差别在哪儿?”

“在于心意呗。”

一句话说得蓝河百感交集,一激动,耗掉了boss的最后一滴血。叶修去摸了下,只有一排装备。

“再刷一次吧。”

“行。”

蓝河跟他一起出副本,两人站在门口,等副本的重制时间。叶修游提到了最初的问题,还是那句耳熟能详的老话:我买了房,你要不要嫁给我。

“你还真买房了?”蓝河哭笑不得,“钱多得烧得慌了吧。怎么不是你嫁给我?”

“我银行卡密码都给过你了,钱多不多,你现在打开网上银行就能看。”叶修循序渐进,逐个回答对象提出的问题,“真买了。你要是想我嫁也行啊,都是男人,一家人,不计较这个。”

“买哪儿了?”蓝河问。

“杭州。”叶修说。

“不是唬我呢吧?别跟我说又是上林苑。”

“那是单位公配房,这个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公配方是给单身的自己住的,这次买的房是要和对象一起住的。”叶修说得有理有据,口吻极为认真,像是在操办人生大事,“蓝河,搬过来一起住吧。房产证上也写了你的名字,一人一半,我真心希望能天天见到你。”

——的确也算是在解决人生大事了。

蓝河握着鼠标,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瞒自心所说,这个念头他早就有了。只是碍于父母尚在考核他们的爱情。蓝雨俱乐部就在这边,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但抛开外界因素不谈,倘若这些都能放下,他恨不得立刻搬去杭州,就算没地方住也可以,就算睡叶修睡过的储藏室也行,他想见他,理由无非是四个字:爱情使然。

他不像叶修,总能在游戏里找到很多值得游戏下去的理由。他容易厌倦,就像曾经绝色的上线时常竟然超过了十区的蓝河。而短短五天,叶修就能给他带来继续在这个虚拟世界生活下去的动力,即使偶尔开玩笑时他会向叶修讨要那五天的工资,可心里一清二楚,叶修为他做的,远比一句谢谢和工资还要贵重太多。

叶修有一百个理由贴他的心,为他着想,他就有一百个理由想要靠近对方。爱情可以对等,又可以在层层叠加的付出中分不出谁加得更多。他不说寸步不离,但至少别像现在这样,短短网线背后,是漫长的一千三百公里,在时间里看不到尽头。

除去白天训练那些职业选手,叶修仍把大部分时间消耗在晚上的网游中。但这种情况也有意外,比如蓝河为他凑出一个假期,千里迢迢从广州飞来。

叶修多聪明,即使从未谈过恋爱,也能把他的心思看得明明白白。蓝河上起夜班,那点想法叶修怎么会不知道?只是蓝河自己不说,叶修就不问,他们总是时刻信任对方,因此共同努力,想要用出各种方法,除去虚拟世界和抓不住的时间,还要拉近彼此的物理距离。

许是见他许久不动,叶修发来了消息弹窗,蓝河小化了游戏界面,退出一看,赫然是张房产证。上书面积不大不小,卧室、书房、厨房和浴室一应俱全,正适合两人居住。倘若日后双方父母来了,也有可供的卧室,一切都是最完美的。

最上方,两人名字并作一排,白纸黑字一个本,别提多顺眼。

蓝河的心更软了。

“我回去和爸妈说一声,回来给俱乐部这边提交申请。”蓝河回到游戏界面,打开语音,口吻轻松得像是在说明早吃什么似的简单,仿佛曾经横亘在两人之间的物理距离就此消失,“装修好了吗?”

“还没有,这不是等你来一起选呢。”叶修笑了笑,“我看不懂这些,看你之前微博转发过室内设计之类的内容,到时候我参谋,你做主。”

他停了下,又说:“既然是咱们俩的家,那从一开始,就得是咱们一起撑起来的。”

蓝河被他撩得要命,耳朵泛红,嘴唇干涩。他舔了舔上嘴唇,喝了一大口咖啡,说:“我知道了。”

“就这样?你知道了?”叶修重复了一次。

“是啊。还有别的吗?”

“这个回答实在太冷淡了。你就不再问点儿别的?”

“问什么?”蓝河半开玩笑道,“难道你还要再问我第三遍要不要嫁给你?”

“就是这个问题。”叶修夸奖他,“嫁不嫁。”

蓝河咳嗽了一声,“嫁嫁嫁。”

时间一到,蓝河重置了副本。等待过图时,屏幕上停留了一段时间的黑。在那里,他看到自己从未平复下来的嘴角,喜悦与幸运带来的幸福从未离开。

至于两个月后他正式搬迁,一年后随叶修去了国家队征战世界,在那里得到了一份结婚证书,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end.

结果是个(伪)同居。溜了。

也许有后续,后续就叫《结婚证》,很般配。

祝懒工作顺利,不要太辛苦。

评论(15)
热度(61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