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35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摘要:争夺,谋取,骗术,利用,将别人玩弄于计划之内,向来不是他做事的风格,他对此不耻。他更喜欢毫无杂质的交往,而非各取所需。

但现在是关键时期,他想要和别的参赛者交朋友,前提是他能在这里活下来。



正文:


这场属于张新杰和安文逸的逃亡,在他们的谈话结束后,终于暂告一段落。

突生的变故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两人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早已精疲力竭。

即使规矩如张新杰,此番也无法再遵循往日的作息。他不由分说地将安文逸拉到身旁,枕上他的肩膀,沉沉睡了过去。

晚上的气温降得很快,大约九点钟,周围已经冷得能呵出白气了。草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雾霜,风阵阵吹过,令整个树林变得更加潮湿阴冷。

在多了两个伤员后,他们重新分配了手上的物资。蓝河把毯子交给了张新杰和安文逸,避免在他们有伤在身的情况下,再引起伤风流感。

今非昔比,这里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阿瑞斯竞赛。曾经他们可以在一张地图结束后得到及时治疗,而现在,免责声明在最令人意外的情况下生效,若非奇迹,他们只能独自面对各种原因会造成的死亡。

蓝河仍和叶修挤在一处,两人睡在对面背风的横木旁。蓝河畏寒,一开始还能裹紧衣服强撑,到最后冷实在得受不了了,抛开面子,抱住了叶修,拼命往对方怀里挤。

“大晚上的,干什么呢。”叶修边说边拉开冲锋衣的拉链,把蓝河抱到身前,“我可得提醒你,这儿还有摄像机呢,你这投怀送抱的,全世界的人可都看见了。”

“那你倒是别抱我啊。”蓝河冷得嘴巴哆嗦,“说一套做一套……你身上怎么这么热?”

叶修说:“头一次有人投怀送抱,我激动的。”

蓝河冷静了下,嘴角微微翘起,“你知道我现在这个笑是什么笑吗?”

“不知道。”

“冷笑。”

他说完就压平了快僵掉的嘴角,把脸埋回了叶修的怀中,冻得像只鹌鹑,在叶修的怀抱里瑟瑟发抖。

“冷的睡不着就先别睡了。”叶修拍了拍蓝河的后背,“起来说会儿话。”

“说什么?”

“随便什么都行,你开个头儿。”

“我会被冻死吗?”蓝河问。

叶修叹了口气,“……说什么傻话呢,当然不会。”

蓝河闷笑一声,坐起身。他搓了搓手,朝手心里呵了口气,又把帽兜上的绳拉紧,双手揣回口袋,抬头望向夜空。

夜月无云,无数星辰化作树林上空最自然的灯,遥遥对望大地。

凌晨,钟声响起,在国歌声中,两张参赛者个人信息一前一后出现在天空中。第一个来自四区,第二个则是十四区的女孩。

“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半晌,蓝河说。

“哪里?”

蓝河指向天空中的全息投影。十四区女孩的模样仍停留在夜幕中,笑容生动如花,人却凋零了。

“就是这个。”蓝河说,“照张新杰前辈说的,四区的另一个人死了,这个女孩也枉死在了半路,但礼炮只响了一次。”

叶修皱了下眉。

“我确定我没听错。”蓝河十分坚持。

“你是没听错。”叶修说,“小安和新杰当时忙着逃跑,应该是没空关注这些事情了,所以才没发现。”

“收尸的直升机也只有一架。”蓝河有些困惑,“他们两个之中,谁没有被带走?”

“我猜是四区的选手。”

“为什么?”

“因为十四区的选手死在了他们面前,但四区选手死的时候没人看见。”

叶修一语中的,令蓝河的心骤然一沉。想起在第一张地图中被淘汰,却未被送回喀迈拉别墅群的那些参赛者,他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蓝河犹豫片刻,提出:“我们要不要去找高英杰和刘小别?”

“怎么忽然想到这个?”

“他们对药品的需求不是很大,而且高英杰的天赋也是关于这方面的,我们一起行动,可能会更有效。”

叶修有些意外,“我以为你不会想和他们一起走的。”

“是不太想求人。因为那种话说出来,会像在利用他们的天赋能力。”蓝河摇了摇头,“我很讨厌唯利是图和各取所需,但没办法了。接下来的路还不知道会有多难走,我不希望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出现意外。”

争夺,谋取,骗术,利用,将别人玩弄于计划之内,向来不是蓝河做事的风格,他对此不耻。他更喜欢毫无杂质的交往,而非各取所需。

但现在是关键时期,他想要和别的参赛者交朋友,前提也是他能在这里活下来。

每天每夜,阿瑞斯竞赛场上,景色都在变换。时间在这里被无限次数地调整,委员会按照人们的喜好,挪动日月星辰,推动所有事情戏剧性地发展,以此达到他们放在台面上的,以及埋藏在深处的目的。

这样能稍微放松些的夜晚,还能渡过几次?

此时此地留在身边的人,还能一同几时?

蓝河心中一点儿底都没有。

他只知道,梦境正在变为现实。曾经的不可能,将会在瞬间被命运摆放在面前;而曾经的生活,也会在朝夕之间覆灭。


第二天一早,叶修把这个想法和另外两人说了,得到了他们的支持。

“现在要我一个人活下去,还是有些困难的。”张新杰冷静地分析过自己的处境,得出结论,“我希望和你们一起走。”

叶修点了点头,“肯定啊,没有理由把你扔在这儿自生自灭。”

张新杰说了个大致方向,回去帮安文逸收拾他们的装备,掩盖他们停留在此处的痕迹。

安文逸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手上加快了动作。

“你不想见我?”张新杰忽然问。

“我不想见受伤的你。”

安文逸拎着收拾好的背包站起来,“不过我更不想看见被淘汰的你。所以前辈你加油,我们争取谁都别死在谁前面。”

张新杰一愣,“你生气了?”

“我没有啊。”

安文逸说完,走到叶修和蓝河旁边,表示自己的工作都做好了,可以随时准备出发。

“不解决一下你身后的个人问题?”叶修拿他开玩笑。

“不用了。”

安文逸嘴上这样说着,腿上可不是这么行动的。直到张新杰过来,他才挪动脚步,两人并肩,一同前行。

四人顺着河道而行,忽略那些恼人的隐形摄像机,小声交流与比赛无关的话题,气氛还算不错,至少没有昨天那样惊心动魄了。

然而,在叶修把话说了一半,忽然站在原地不动时,这点短暂的轻松感骤然逝去,如同一根看不见的绳,缠在他们身上,猛得将他们拖入未知领域。

张新杰和安文逸落在后面,但离前面的两人并不算太远,很快就走了过来。

“怎么了?”安文逸问。

被叶修握住肩膀的蓝河也很茫然。他摇了摇头,刚想开口,大脑中兀起一阵钝痛,像是用榔头把铁器砸进了他的意识云中,他的眼前一片金光,差点儿昏厥过去,好在叶修及时扶住了他。

半晌,蓝河缓了过来,嘴唇有些苍白。

“这里有有别的向导。”

“十区的……?”安文逸猜测。

蓝河摇了摇头,“不是他。他的天赋和向导能力我见过一次,没有这么强的侵略性。”

话音刚落,又一阵钝痛传来,比刚才更甚。敲击在太阳穴上的清晰触感,让蓝河忍不住干呕起来。

与此同时,叶修放在蓝河肩膀上的手一紧,顿时捏得他皮肉疼痛,骨头咯吱作响。

这一掐倒是令蓝河稍微回过神来,硬是把大脑中的一部分感官分离出去,放在了叶修身上。他注意到叶修的表情,看起来似乎与往常无异,但眼中金雾翻滚,速度越来越快。

蓝河心里咯噔一声,立刻抬起双手,指腹捂住叶修的太阳穴。

两人额头抵在一处,蓝河抬起眼睛,焦急地在意识云中呼唤叶修的名字,但叶修的眼睛中一直没有出现自己的倒影。

“怎么样了?!”安文逸急切地问道。

“我,我不知道。”蓝河咬紧嘴唇,“他没有回应我,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我们怎么办?”

“我和安文逸都不是哨兵或向导的体制,你问我们也得不到答案。”张新杰说,“冷静下来,认真想,这里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只有你自己了。至于精神以外的问题,先交给我和安文逸处理。”

安文逸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也冷静了几分。他在叶修和蓝河身上各拍了一下,目光掠过自己的领袖时,脸上都是担忧。

张新杰和安文逸疏散开来,各占一边,警惕其他参赛者的靠近。

蓝河第一次这么后悔没有早早接受自己的向导能力,才让他在眼下变得如此束手无措。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与叶修保持前额相抵的姿势。

高维度空间里,一条思维触手缓慢伸出,逐渐没入叶修的意识云。

这里太安静了,比起平时还要安静百倍,仿佛这个世界根本不属于叶修。倘若不是那些金色的丝状云雾,根本无法确认这片精神领域是活着的。

蓝河的思维触手动作轻柔,一点点在哨兵的意识云里搜寻,鼻尖上渐渐冒出了汗。

层层云雾之中,一片深色的阴影逐渐显露。蓝河的思维触手更近了些,看到叶修的纽芬兰白狼蜷缩成一团,睡得正香。

似乎察觉到了外来者,白狼的耳朵微微一抖,从睡眠中苏醒,望向第一次闯进这里的向导,眼神陌生又茫然。

蓝河猛得睁开双眼。

叶修握住了他的双手,在离他最近的地方,露出一个熟悉的笑容,“醒了?”

蓝河顿时觉得自己被耍了,“你……”

“那个向导的速度确实快,我没防住。”叶修说,“大意了,一世英名,全毁在这个地方了,居然还是全世界直播啊!”

“……现在是操心这个问题的时候吗!”蓝河甩开他的手,差点儿被他气笑,“我们都担心死了,你怎么一恢复过来就是这副没关系的模样啊!”

“但是我真的没关系啊。”

叶修竭力解释,甚至把他的纽芬兰白狼都放了出来,以证实自己的清白。他弯下腰,拍了拍狼脊背。

“你要是不信,你问问它。它在我之前就着了那个向导的道儿了,一进到对方的精神里,睡得就特别死。”

白狼闻言委屈地叫了一声,耳朵抖了两下,可怜兮兮地看着蓝河。

安文逸立刻跑了过来,上下打量后,确认叶修真的没事了,这才松了口气。

“别再玩儿我们了。”安文逸严肃道,“我一点儿都不想在和别人较量之前,就先被自己人吓死。”

张新杰赞同地点了点头,“前辈有事就直说。”

被陌生人入侵思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即使刚才算是虚惊一场,也把除叶修本人外的三个人吓得够呛。蓝河虽不太了解哨兵向导体制,但也知道向导能力的强大,会带给哨兵多大的危险。他执意要叶修停下来,原地休息一阵,反正现在他们也不赶时间。

前路茫茫,均是未知,这点儿等待的时间,他们还是有的。

叶修拗不过他,只能听话,随便找了块石头坐下。蓝河捏着他的下巴,左看右看,又让思维触手靠近叶修的意识云,反反复复检查了数次,直到觉得自己的手指都黏在叶修的皮肤上。

“真没事儿。”叶修有些无奈,“小蓝,你太紧张了。”

“闭嘴。”蓝河瞪他,“我学习一下别人是怎么让你断片儿的行不行?”

“哎,这东西有什么好学的,都是直觉和天性......”

蓝河翻了个白眼,“我没有这两个东西。”

“好吧。”

在今年的阿瑞斯竞赛开始之前,蓝河一直拒绝使用向导能力,这件事叶修是知道的。但他从未问过蓝河原因。倘若不是蓝河看到了他的纽芬兰白狼,又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两人怕是一直会错过彼此,浪费了这么高的融合度。

想到这里,蓝河的心又软了。

他放开黏在叶修下巴上的手,在裤缝上搓了两下。想起链接那晚未得到回应的告白,叶修显然是不排斥的,但他一直没能得到答案。

他有些局促地叫他的名字:“叶修。”

“怎么了?”

“我......”

蓝河尚未说完,一阵热风猛得刮过,划得脸颊生疼。一声熊吼骤然刺破原本寂静的空气,惊起树林中栖息的鸟群,狠狠揪住了在场每个人的心跳。

叶修站了起来,道:“是刘小别。”




tbc.

张新杰和安文逸是没有哨向体制的。

熊不是刘小别的,这个伏笔埋在第31章。

最近的章节都在埋主线,加紧施工,再珍惜几章拥有彼此的生活吧(?)

评论(11)
热度(20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