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换头像狂魔
文杂,唠叨。慎重,持谦。

《思华年》3

原作向

穿越设定

简介:一觉醒来,许博远回到了2011年的北京。只身一人,孤独北漂,机缘巧合下,他成为了叶家的家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看14岁的叶修一路走来,荣耀加身,卫冕成王。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正文:


二楼的卧室大得出奇,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许是因为叶家兄弟两人住在一起,特意打通了旁边较小的房间,留给他们一起使用。

卧室里装了空调,轰足马力,冷气直往外冒。许博远耐热不耐冷,在里面坐了一小会儿,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这一举动虽小,倒是被叶修全看在眼里。他抬起手臂,把手上卷好的纸筒扔到叶秋头上,强制吸引胞弟愤怒的注意力。

“弟,遥控器呢?”叶修问。

“你干什么?妈说了,学习期间不准开电视,更不准打游戏。”叶秋警惕地拾起纸筒,朝他扔了回去,“电视游戏也不行。”

“我说空调遥控器。”叶修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从书架上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一天到晚就知道告状,你说说,要你何用。”

叶秋被哥哥噎了一下,气得脸都要红了,一幅挽起袖子就要上去拼命的模样。

叶修显然是决定对他这副模样熟视无睹,他把遥控器放在书桌上,说:“小许,冷了你就说一声,不要太客气了。”

“……叫老师。”许博远纠正他,“都坐下。”

两人收拾好各自的书包,叶秋把文具袋和课本一一摆放在自己的桌上,分门别类,全部都用彩色夹夹好了。相比之下,叶修就随性得多,一叠试卷掏出来时,放在最上面的作文皱皱巴巴的,显然是被水泼过。

“……你这语文卷子怎么了?”许博远捏起试卷的一角,问他。

叶修瞧了一眼,“哦,前面那姑娘去后面儿接水,回来的时候把水瓶打翻了。”

“你也不知道擦擦拿去晾干?”许博远抖了抖那张试卷,险些被他笑死,“就这么拿回来,全是墨臭味儿了。”

叶修把卷子抽过来,真就趴在上面闻了闻,末了他还信誓旦旦,“哪儿能啊,上面绝对没有味儿。”

这时的叶修说话还带有明显的京片子,也不知怎的,后来就没那么明显了。许是后来在杭州的生活把他的性格磨得更平,大风大浪,他来去习惯了,连口音都能磨出新的腔调来。

两人各有一张书桌,并排靠放在房间左侧的墙壁附近。叶秋靠窗,此时他拉了拉许博远的手臂,问许老师什么时候开始讲课。

“都哪儿不会?”许博远问他。

“这里,这里,还有这个。”叶秋的手在试卷上画来画去,“这些地方都不太明白。之前也去问过老师了,当时感觉好像是听懂了,但只要考试,就还是会错。”

“错了说明还是没听懂,老师讲过了,你还是没掌握住。”许博远拿红笔在他画的那些地方圈出圈儿,一一标注了,“叶修呢?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其实我都不太懂。”叶修很诚实。

许博远抽过他手臂下压住的试卷,差点儿没被他气笑。一张英语试卷,翻来覆去就两面,一百二十分的满分,除了选择还能蒙一蒙,需要自己翻译和书写的部分,他都没怎么合格。

“哎,其实我也没这么差。”叶修解释道,“我就是那天考试的时候有点犯迷糊……”

“一迷糊就是十四年?”叶秋插嘴,得到哥哥的一记死亡斜视。

“你是故意考出这个分数的?”许博远有些惊讶,“你的底子也不是特别差,认真一下,成绩会提高很多的。为什么会在考试的时候犯迷糊了?”

“头一天晚上打游戏了。”叶修直言不讳,“哎,您可别和我妈讲这事儿,不然等您一走,她就要剥了我的皮。”

“我看是剥了你的脸皮。”叶秋说。

“揍你了信不信?”叶修警告他。

叶秋做了个鬼脸,拉过许博远的手臂,把自己的试卷盖在了叶修的上面,“许老师,您先给我讲。”

“不成,先给我讲。”叶修不答应了,“你不是号称总分永远比我多十倍吗?既然你会的多,那就应该先教我。你自己复习去。”

“凭什么啊?”叶秋一脸的莫名其妙,“就是因为你底子比我不好,所以才要先教我。这样等会儿我去复习了,许老师才能花更多时间给你讲基础,你这个大笨蛋。”

许博远被夹在其中,享受这种甜蜜的痛苦,快被他们两人笑死了。后来的叶修对家庭绝口不提,一张假身份证用的风生水起,顶替叶秋的名字在异乡生活,也一直没被人揭穿。许博远曾以为这是他们兄友弟恭的表现,现在看来,估计是叶秋从小就被欺负得狠了,竟是一直没能找到驳回哥哥那些歪理的方法。

“行了,你们俩别在上课的时候吵架,像话吗?”他故意板起面孔,一幅严肃的模样,“今天先给叶秋讲。”

“那以后呢?”叶修不依不饶。

“以后谁错的少,就先给谁讲。”

叶秋旗开得胜,登时笑了起来,露出一副活过十四年终于扬眉吐气一把了的表情。

他又把卷子往过推了推,恨不得戳到叶修眼皮子底下,让许博远给他先讲解。



-


许博远接到叶秋的电话时,手里淘米的动作尚未停下。他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中间,有些吃力地把电饭煲插上插销,问叶秋出什么事儿了。

“许老师,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叶秋的声音干净清脆,“我爸妈临时出差了,这周末没人给我们做饭,我们可以去你家吃饭吗?”

电话那头隐隐传来些熙熙攘攘的嘈杂声:学生路过的嬉笑,驶过的自行车按铃和汽车鸣笛,旁边哧啦一声,显然是什么东西下了油锅。

“当然可以。你现在在学校门口吗?”许博远问,“叶修在不在你旁边?”

“在的。”

“那你们等我一会儿,我马上过来。”

许博远让叶秋把学校地址发给他,又叮嘱两人别乱跑,就在学校门口等他。特别是要看好叶修,别一分神又让他溜去玩儿游戏了。

洗好的菠菜、番茄和青笋水淋淋地放在砧板上,这会儿只能先摆着了。许博远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把冰箱里的排骨取出来,裹着塑料袋放在水池中解冻。

他擦干净手,回到卧室,换了身衣服,揣上钱包和钥匙,匆忙下楼,打车往叶秋发来的中学赶去。

另一边,叶秋挂了电话,抬起头来,入眼的便是叶修靠在墙上听歌发呆,抬头望天,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两人得知父母要出差,正是在今早上学之前。叶妈妈匆忙收拾了一部分行李,临走前嘱咐两人按时吃饭,又说了衣服放在哪儿哪儿,出门记得先报备,周末的补课不准请假。

叶秋被这突如其来的喜悦冲昏头脑,本想一口应下妈妈那些要求,没想到叶修竟然先开口了。一句“没事儿,我们可以去许老师那里蹭饭”,硬生生把叶秋的欢呼堵在了嗓子眼儿里。

想到未来两天的生活,叶秋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拽掉了叶修的耳机,“都怪你!”

“我又怎么了?”叶修一脸茫然。

“说好的咱们这周末互不打扰,你怎么这样啊!”叶秋恨他恨得牙痒痒,“爸妈难得周末不在家,我们也不用去补习班,你玩儿你的游戏,我看我的电影,咱们谁都不招谁不就行了?你为什么非要去许老师家过周末!”

“去他家里,照样可以我玩儿我的游戏,你看你的电影啊。”叶修慢吞吞地说,“而且这样还可以把那点儿叫外卖的零花钱省下来,不挺好的?”

叶秋觉得他哥说的的确有道理,省钱这事儿是挺好的,但毕竟是住在家庭教师那里,寄人篱下,就算一样是玩儿,也不敢太放肆了。好好一个周末,因为叶修的心血来潮就这么没了,他能不生气吗?

叶秋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看你就是有私心。”

“那你真是太了解我了。”叶修诚恳地说。


许博远下了出租车,赶到学校时,老远就看到站在门口等待的叶家兄弟。只不过两人一个站左一个站右,离了有两米远。两人的脑袋都偏向一边,谁也不理谁,一看就知道赌气赌得正结实。

 许博远心下了然,走过去一手牵一个,“提前说好,在我家不准吵架,也不能打起来。要是违反了规矩,就得去门口打地铺,睡走廊。”

“我是老实人,从来不和他动手,手段太低劣了。”叶修说。

叶秋不屑道:“我呸。”

许博远哭笑不得,“别呸你哥。我蒸了米饭,回去给你们炖糖醋排骨,还有没有别的想吃的?”

“可以吃鸡排吗?”叶秋问。

“哟,需要我提醒你上周体检胖了几公斤吗?”叶修在一旁悠悠地说。

“......”

许博远这下是真的憋不住了,笑得脸都有些泛红,眯起的眼眸弯成好看的一双月牙。叶修微微抬头看他,不知道怎的,竟觉得自己的脸也有些烧。

许博远给叶家妈妈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把两个孩子接到了,让她放心。叶妈妈在电话那头不停地感谢他,又说了些注意的地方,譬如叶秋对芒果过敏,而叶修不喜欢吃木耳之类的。许博远听了,一一记在心里,表示自己一定会注意。

“真是难为你了,除了补课,还得帮我们照看孩子。”叶妈妈感叹道。

“您太客气了。”许博远笑了笑,“都是举手之劳而已。”

叶修站在旁边,眼神不自然地朝一边瞥去,又往前走了几步。他的目光飘忽不定,看到叶秋在对面的炸鸡店排队买鸡排,周围围了一水儿的同龄人,又看到那几家文具店排成排,学生们进进出出,商业竞争惨烈。

校门口的车流量慢慢散去,人也少了很多,等那阵莫名其妙的心情过去了,他才回头看向许博远,道:“小许,我好饿啊,咱们能不能快点儿回去?”

“怎么老是这么称呼我?要叫老师。”

许博远的表情看起来也并没有计较。象征性地说了叶修两句后,他招呼了跑过来的叶秋,带着两人一起往路口走去。




tbc.

《理想国》:我是你的11倍。

《思华年》:……?

评论(18)
热度(23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