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33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摘要:“我知道有时候我也不能真正了解你,不知道你究竟在想什么,作何打算,但我希望以后我能听到实话。就算是我,也不想一直被算计在局里,摸不着出路。”



正文:


晚上十二点,新的一天到来了。伴随钟声,国歌响彻大地,天空中出现全息投影,五位死去的参赛者的个人资料逐一闪过,继而消失。

六区和十五区全军覆没,十三区的女孩死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化成一滩恶臭的脓水,蒸发得一干二净。

宙斯之角仅仅是个开端,在这个开端中,已经有五个人被生命淘汰了。姓名,年龄,所在区域,个人体征的相关信息,他们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不过是一纸数据。待到钟声结束,国歌奏毕,这些数据将会彻底删除,从档案处中完全消失,不留痕迹。

云消雨散,当晴天再来临之时,没有多少人会再记得他们。

劳累,疲乏,恐惧,这些因素聚合起来,让蓝河在这个夜晚睡得很沉。当他醒来时,天光敞亮,四周静悄悄的,营地中心留下一堆烧完了的湿木柴。

毯子全部盖在他的身上,裹得严严实实。蓝河掀起毯子,看到腰旁塞了一只背包,贴身处放了一把匕首。

叶修和安文逸都不在这里了,蓝河坐在原地发起呆。过了大约十分钟,他回过神来,叠好盖在腿上的毯子,拉开背包拉链,把它塞了进去。

正当他起身时,叶修和安文逸回来了。

见他正收拾东西,叶修一愣,“去哪儿啊?”

蓝河也愣住了,“我以为你们先走了。”

“说什么傻话呢,我们走哪儿去?”叶修哭笑不得,走上前去,“把包放下吧,我们现在还不用走,再看看情况。”

安文逸抱着一兜东西,用肩膀撞了撞蓝河。待两人坐下,安文逸把怀里的冲锋衣铺开,露出一包浆果。

蓝河挑挑拣拣,把有毒的都扔了,只留下了一小部分能吃的,数量仅是原来的四分之一。

“这些都不能吃?”安文逸随便捡起一颗丢下的,有些惊讶,“我看它们都长得差不多。”

“外表差不多,但果皮的手感和味道都不太对。”蓝河解释道,“下次你可以只找这种根茎是红色的,黑色的那种是有毒的。”

安文逸点了点头,把那些有毒的浆果踢进了草丛中,剥了一个好的,埋头吃了起来。叶修站在下风口处,嘴里叼了根草杆,目光投向树林的另一边,没有参与两人关于浆果毒性的话题。

“昨晚刚过凌晨,委员会就敲钟了。”蓝河犹豫了下,“你们听见了吗?”

“我没有。”安文逸擦了擦嘴上的浆果汁,“除非有危险,否则我睡着了就不容易醒来。”

“你听见了?我还以为你已经睡着了。”叶修说。

“我睡得迷迷糊糊,钟声刚一响,就被吵醒了。”蓝河说。

“太浅眠,这个习惯不好啊,回去要好好养生。”叶修朝他走了过来,“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几点?”

“下午一点左右。”叶修说,“你睡得太沉了,我们根本不敢走太远,在河边转了一圈儿就回来了。”

蓝河一阵愕然,抬头看向被遮掩得差不多了的天空,有些泄气,“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睡了这么久......”

“精神不好,可以理解。”叶修坐了下来,“说说吧,接下来大家都打算怎么办。”

“我去抓鱼,刚才看到河里有很多。”安文逸举起手。

“你一个人?”蓝河有些不放心。

安文逸嗯了一声,表示无需担心他,“我们得想个去处。就算作战方案是避开其他参赛者,也不能一直都留在一个地方。如果委员会觉得我们这样不具备表演性质,就会先其他参赛者一步,对我们动手的。”

“朝树林中心走吧。”叶修道,“不是宙斯之角,是朝另一个中心走。”

“你看到那座塔了?”蓝河有些吃惊。

“不止我们看到了。”

“的确。这片树林这么大,就算随意走动,所有人的目的地最终都会变成那里的。”安文逸站起身来,“但如果真的变成这种情况,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低头看向蓝河,“委员会想要我们在那里找到一些东西。”

找到一些东西?

一瞬间,四个房间的画面再次重现在蓝河眼前。他低下头,错开与安文逸眼神的接触,表情显得不太自然。

他至今没有告诉叶修这个梦,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的。一是因为笔言飞已经退出阿瑞斯竞赛,他的预知是否能当做指向,已经无从得知,他们没有多余时间浪费在寻找这个梦境背后的真实含义上面;另一方面,蓝河总觉得那四个房间十分熟悉,随着时间推移,梦境反复重现,这种感觉只增不减,时常徘徊在他的心头,让他为之不安。

安文逸没有再多说,转身离开了营地。蓝河万万没想到,自己瞒了有些时日的事情竟是被安文逸看出来了,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但他心里清楚,现在,所有人都在为生存而拼命,已经不能再有别的麻烦出现,去分散他们的注意了。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能把这段事情告诉给叶修,给他徒增烦恼。

想到这里,蓝河心头一松,姑且算是把这件事又压回心底,决定改日再议。两人随便聊了聊,在这片象征永恒死亡的土地上,试图为对方争取一线微弱的轻松。

“蓝河。”叶修忽然叫他的名字,“如果我瞒着你做了些事情,你不知道我要干什么,还被卷了进来,以后等你知道了真相,你会怎么想?”

“嗯......我应该会很生气,也会难过,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不值得你的信任,然后有一段时间都不想搭理你吧。”蓝河说。

“……我要付的代价这么大?”叶修有些汗颜。

蓝河想了想,“正常人被隐瞒这么久,不都会多多少少要生气的吗?但过段时间也许就好了。你有你的苦衷,一直不说明实情,可能你也不是情愿把我牵扯进来的。至于你为什么不信任我,我就会告诉自己,这是因为少一个人知道真相,你掌握全局并且得到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大。你不会想要害我的。”

“叶修,我知道有时候我也不能真正了解你,不知道你究竟在想什么,作何打算,但我希望以后我能听到实话。”蓝河注视着他,目光像初晨的薄雾,“就算是我,也不想一直被算计在局里,摸不着出路。”

“没什么,我是想到了你昨晚说的话,随便问问,你别瞎想。”叶修笑了笑,“不过你说的没错,无论我做什么,都不会是为了害你。“

看来他们彼此彼此。蓝河无声地笑笑,点了点头。

两人在营地里坐了许久,聊天聊地,估算镜头已经离开他们有多久。

屏幕前,没人会喜欢看两个参赛者枯坐在原地的场面,阿瑞斯委员抓住人们的这一心理,在直播时,都会尽量选择那些富有冲击性的场景,好让收视率一直掌握在他们手中。

这正是他们想要的,只要他们表现出不够有趣的模样,阿瑞斯委员会就会把直播摄像放到别处,为他们争取一些说话的机会。

“安文逸是不是去太久了?”蓝河问。

“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叶修难得皱了下眉,“算了,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儿,有防御性的天赋傍身,在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下,他都能保护好自己的。”

“那剩下的百分之一呢?”

“要看他遇到谁了。”

叶修话音刚落,一声礼炮突兀响起,如平地惊雷,令两人均一颤。

蓝河立刻站了起来,“有人被淘汰了。”

直升机很快出现在树林上空,多亏了这片区域植被不算茂盛,蓝河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究竟是如何凭空出现,放下长梯,将尸体收走的。

死去的参赛者离他们很近,身上穿着一模一样的冲锋衣,无法分辨出究竟是哪个区的。

蓝河回头看叶修,对方的脸色有些难看。

“把东西收拾一下。”叶修沉声道,“提高警惕,我们要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了。”

“安文逸怎么办?”蓝河问,“如果等他回来找不到我们,就彻底走散了。”

“前提是他能找回来,而不是别人顺藤摸瓜,摸到了我们这里。”

蓝河心下一凛,想到叶修刚才凝重的神情,语气有些颤抖,“你也说了,安文逸的天赋很难被人击破,我们应该再等一会儿......”

他还没说完,草丛那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踩过那些生长茂盛的植被,东倒西歪地向他们的方向跑来。

蓝河蹙眉道:“好像不太对,听声音是两个人,但脚步声太乱了。”

“是安文逸。”叶修说,“他还带了另外一个人,不知道是谁,两个人离的很近。”

水能传声,蓝河维持住监听外围的空气水分子,手持匕首,挡在身前,回头看向叶修。

只见叶修闭了闭眼睛,金色的雾气从黑眸中褪去后,纽芬兰白狼出现在他的脚边,仰天发出一声长啸。

蓝河顿时明白,立刻伸出思维触手,贴近哨兵的意识云,刚一进去,就被撞得乱七八糟,显然是被动用得过了头了。

“叶修,你现在精神不太好。”蓝河一边陈述,一边尽最大能力,快速清理叶修杂乱的意识云,“等会儿别离我太远,你的狼也是......过来。”

纽芬兰白狼立刻越了过来,挡在蓝河面前,脊背拱起,四肢紧紧抓地,獠牙尽露。

与此同时,安文逸从树丛那头冲了出来,脚下一绊,和浑身是血的张新杰一起,重重摔在了地上。



tbc.

安文逸:我不想做电灯泡了,也不想孤独地吃狗粮了,我申请再给我这边调一个人来。(举手)

张新杰:叫我?

安文逸:……我没有。(迅速放下手)


你没看错,是张安。希望大家磕一磕我家英俊潇洒的张新杰和安文逸,他们是双倍的迷人。

倘若喜欢,无论是评论还是心推,我均向您报以双倍的感谢。

评论(18)
热度(257)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