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换头像狂魔
文杂,唠叨。慎重,持谦。

《理想国》32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摘要:他在乎这个吻,也许它本身就是不该存在的,但有了第一次,他就会想要得到第二次,像个吃了一口糖后,就日思夜想的小孩,即使知道吃了太多糖果会引起蛀牙,却也早早上了瘾。归根结底,无非四字所言:情难自禁。



正文:


眼泪决堤容易,再收回时,就有些困难了。蓝河趴在叶修的肩膀上哭了许久,直到眼睛胀痛,喉咙干涩,才由呜咽转为哽咽,像只猫似的喘。

“不哭了?”过了会儿,叶修问他。

“嗯……不哭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闷呼呼的,像在喉咙上方顶住了鼻音,声色与往日截然不同。

蓝河揉了揉发红的鼻尖,直起腰来,一双眼睛盯着地面的泥土。那里长出了一节野草的嫩芽,即使扎根土壤,看上去也弱不禁风,不堪一击。

他看着那半截泥草,半晌,问:“我是不是很没用?”

“为什么这么说?”

“我最近一直在哭。”

“压力过大,心情不好,哭一哭谁都能理解,就当放松心情了。”叶修摸了摸他的头,又将目光投向远方,“不怕你哭得多,就怕哭完了还站不起来。”

“……我还能走。”蓝河倔强道,“我现在就能站起来,走一个给你看看。”

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他用左手扶住树干,重心撑在自己的肩膀上,缓缓站起。叶修同他一道,却没有伸出手,而是看他自己从跌倒的地方重新站起来。

小腿酸痛,手臂僵硬,一个小时的奔跑中,树枝在他的脸上划出几道深浅不一的伤口,渗出血来。在他站起的一瞬间,这种疼痛不断放大,钻入骨髓,趋附神经,可他的内心反而平静了许多。

蓝河倒吸一口气,忍耐了会儿,问:“你一直跟在我后面?”

“差不多吧。”叶修含糊道,“刚想跑,就被别的参赛者拦住了,费了点儿力气才摆脱,等过去找你的时候你正好跑了。”

“你就站在后面看我挨揍......”蓝河情不自禁地笑了笑,“算啦,至少这是第一关,虽然过程挺恶心的,但我们都活下了。”

“心情好点儿了?”叶修问。

蓝河点了点头。

“你很厉害,帮我解决了一大麻烦。”叶修说,“现在还觉得自己没用吗?”

他边说边抬起手臂,银链从袖口掉了出来,小小的千机伞挂在上面,随风微微晃动。

“我只是偶然看到。”蓝河说。

“有缘千里来相会。”叶修笑了笑,“多亏了你,我才不至于在一开始就落后于别人——就冲这个,我是不是该给咱们蓝向导报个恩?”

“……怎么报?”

叶修手掌一翻,将千机伞和银链收回原处。他的左手按在蓝河的肩膀上,微微弯腰,无声地靠近。

蓝河心跳加速,眼看那对浓墨瞳色愈发接近自己,下意识闭上了眼睛,不自觉地抬起了脸。他听到叶修的轻笑声——原本是几乎不可闻的,但有了哨兵向导这层链接,这笑声径直出现在他的脑海,顺血液在心头涌动,砰砰作响,清晰可鉴。

他不能理解,也许这会是个吻,但好端端的,叶修为什么要吻他?气氛如此暧昧,甜蜜得令人沉重,倘若这就是叶修说的报恩,那这代价似乎太大,怎么看都是蓝河自己占了便宜?

两人之间距离越来越近,蓝河几乎能听到他们鼻尖碰撞的声音,想象嘴唇上的纹路嵌合在一起,厮磨的感觉——就像在总区那晚链接的模样。属于叶修的温度不断升高,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笼罩起来。

下一秒,安文逸的声音从树丛那边传来,“你们处理完了吗?”

蓝河吓了一跳,下意识推开叶修,一闪身,挡在了叶修面前。

见来人的确是安文逸,他松了口气,放松因为摆出防御姿态而略有僵硬的肌肉,回头一看,只见叶修手中拿了片树叶,指了指他的头发。

想起自己之前那副痴痴傻傻、巴巴等待一个吻的模样,简直是自作多情到了一个境界,蓝河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他垂下眼睛,甚至不敢去看叶修的表情,任由叶修丢掉那片碍眼的树叶,走到他面前。至于他和安文逸都说了什么,蓝河一概没有听清。

他在乎这个吻,也许它本身就是不该存在的,但有了第一次,他就会想要得到第二次,像个吃了一口糖后,就日思夜想的小孩,即使知道吃了太多糖果会引起蛀牙,也早早上了瘾,归根结底,无非四字所言:情难自禁。

他还是想得到它。痴心妄想也好,异想天开也罢。

蓝河握了握拳。

“……就是这样了。”叶修说完,“那我们现在走?蓝河?”

“我只是想提醒你们,时间紧迫,危险很多。”安文逸推了推眼镜,“顺便一提,这里有很多摄像机,你们想要做点儿什么之前,最好仔细考虑清楚。”

“小安,我怎么觉得你这是故意……”

叶修话音未落,衣领被一股力量拉扯了过去。蓝河吻上了他,过程只有两秒,随即分开来,一脸窘迫地朝安文逸的方向快步走去,消失在丛林后。

“……打击报复我啊?”叶修一脸吃惊,“他刚才亲我了?”

“亲了。”安文逸说。

“真亲了?还特别主动的那种?”

安文逸冷静道:“……我用我的眼睛和人格担保。”

“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去说点儿什么。”叶修边走边琢磨,“我觉得现在气氛挺好的。”

“我觉得现在气氛一点儿都不好。”安文逸无语道,“您能不能看看周围的环境再说话?开心到忘乎所以也是要有个限度的。”

叶修假装没听见,自我感叹适配度高就是好。他的向导能在无链接的情况下看到他的精神系,现在又用一个两秒的吻再度加强链接,的确称得上天赋异禀。

“什么天赋异禀?”见两人跟了上来,蓝河问,“你们说什么说了这么久?我还以为是遇到什么情况了,正准备回去找你们呢。”

“我们在说……”

“说我们应该找个合适的地方,商量一下对策。”安文逸抢先开口。

蓝河不疑有他,哦了一声,“那我们走?”


三人走了大约五公里,选择了一处起伏的地势,背靠石山,面迎三段倒坍的树,粗壮的树干刚好把地面围出一片保护区,他们准备安营扎寨。

说是安营扎寨,也不过是三人坐在一起,打开各自拿到的背包,拼凑一下能用的物资而已。

“我这里是手电筒,绳索,五袋压缩饼干,还有一条毛毯。”安文逸说,“手电筒没多少用,等天一黑,在森林里亮起光源纯粹就是找死。压缩饼干虽然有五包,但我们还是得省着吃,而且三个人坚持不了太久,我们必须得去打猎。”

“只能这样了。”蓝河说,“交给我吧,我可以打猎,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

安文逸点了点头,“我还是得提醒你,委员会究竟将赛场改造到了何种地步,我们现在一无所知。你必须得保证你带回来的食物是安全的,从现在开始,我们绝不能败在任何一个细节上。”

水源,食物,除了这些,他们还得为取暖问题而多操一份心。整个赛场内的一草一木皆由阿瑞斯委员会操作,在这里,他们可以呼风唤雨,而想要改变天气和温度,更是简单又容易。

安文逸留在原地,整理三人的背包,蓝河打算去附近转转。他们已经跑了很远,其他参赛者就分散在这片树林中,在比赛之处,并不容易碰见。

但叶修拒绝了他独自一人的要求。

“赛场里这么乱,我陪你一起比较安全。”叶修说,“而且你还受伤了。”

“这算受伤吗?”蓝河撸起袖子,伸长胳膊,露出一道淤青,“你仔细看看,这叫受伤?”

“这还不叫受伤啊?”叶修据理力争,“你看看你的脸,左三道右两道的,再划一次就成花猫了,真的惨。”

“......”蓝河悻悻收起手臂,“那你就跟着吧。”

虽说叶修今天的态度看起来和往日没什么区别,但蓝河总觉得自己产生了一种错觉:患得患失四个字黏着于他的视线,跟随蓝河左右,几乎从未离开。

两人随便收拾了下,朝左手边的树丛走去,大约在一公里外找到了一条小溪,水质看上去还不错。

蓝河取出之前放在自己背包里的水瓶,剔除那些寄生物,将干净的水装入其中,交给叶修。

“我要这个也没用,你和安文逸用吧。”他说,“万一我们走散了......”

“我们不会分开的。”

叶修说完,不有分说地打前往回走。蓝河楞了一下,听出他话里有话,无奈地追了上去。

正如安文逸所说,在宙斯之角的争夺结束后,他们光是追回蓝河,就花费了一个小时。这段时间已经足够所有参赛者四散在全场了,十八个人,面对如此广袤的地图,倘若没有委员会从中有意驱赶,在这个初始阶段,他们是很难直接遇上其他人的。

蓝河取出安文逸包中的两捆绳索,一捆放了回去,一捆用匕首切成几段,在周围的丛林中设下套,以捉捕些兔子或松鼠。

他们的运气不错,傍晚时,一只兔子在河岸附近被套住了。蓝河带回了它,趁天还没黑,剥了兔皮烤了,就着压缩饼干一起吃。

“你的野外生存技巧不错。”叶修夸道,“和谁学的?”

“开赛前那段空窗期,喻队和黄少安排我去学的。时间紧迫,到我手上时都成了皮毛功夫。”蓝河说。

“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帮了大忙。”叶修说。

为了不暴露藏身处,在烤好兔肉后,蓝河用水浇灭了木柴,又利用空气中的水分子挤压整缩,逐出了那些腾起的烟雾。

夜幕降临,鸟雀归巢,树林中一片寂静。

气温开始降低,但毛毯只有一张,安文逸把它丢给了蓝河,自己在周身加上了一层隔绝冷空气的防护罩,寻找了一处舒适的地方,和衣而眠。

“他真的睡得太快了。”蓝河忍不住再次感叹。

叶修抖了抖毛毯,把蓝河裹了进去。这张毛毯足够大,可以容纳两人,蓝河发现这个事实后,便把毛毯掀开了一个角,不由分说地将叶修也裹了进来。

两人枕在干燥的圆木上,背靠泥土,面朝星辰。

此情此景,让人回忆颇生。想起上一次还是四人一同在野外过夜,蓝河不禁叹了口气。

“怎么了?”叶修问。

“想到笔言飞了。”蓝河缩了缩身体,“在第一张地图一起过夜时,我还和你生气了,他还劝我别和你吵架。”

“我怎么不知道你生气了?”

“……那您实在是太贵人多忘事了。”

“和你说真的呢,到底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和我生气?”叶修笑道,“不会就是因为我受伤了吧,那次真的就是个意外。”

“差不多。”蓝河含糊道,“但我不喜欢你总让我藏在你身后。我现在已经算是有些本事了,虽然还比不上你,但也能和你并肩作战的。”

“你说的对。”叶修思索一番后,点了点头,“但我不打没把握的仗,也不做没把握的事。如果不能保证胜券在握,我是不喜欢让我身边的人去冒这个险的。”

“那你自己怎么办?”蓝河问,“你想过自己吗?而且你身边的人也不一定心甘情愿让你去冒险啊。”

“我是心甘情愿的,那就够了。”叶修笑了笑,“总有第一个要下水,试试河流深浅的人。”

蓝河沉默了。

寂静的夜晚,更深露重,墨色铺满视线可及之处,树林中风吹叶响,簌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身下的泥土变得更为潮湿,像是蜘蛛织起的网,慢慢黏住了地面上的所有物体。

远方天河,星云织网,布满苍穹后,又坠向遥远的彼方。

天空,大地,睡在这片土壤上的人们,比起渺小的蚁群,又能强大到哪里?

作为天赋者,他们生来就挟有的那些异能力,能为他们带来什么,又能将他们置之何处?

答案存在于人类社会千百年来的进程中,又归于未来无限的发展可能之下。

答案无从知晓。

就在叶修以为蓝河睡着了的时候,后者忽然开口了。

“我也心甘情愿。”蓝河说,“你需要帮忙,我就愿意伸手;你有什么计划,需要我加入,我就愿意为你趟这趟浑水。只要不触及我们的底线问题,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听。所以别再有什么都让你一人扛了。心甘情愿为你拼命的人很多,我只是其中之一,只不过现在是离你最近的而已。”

他转过头,露出一个坚定的笑容,眼眶中流转千万星辰。

“叶修,为你,我心甘情愿。”




tbc.

因链接过长,本章开始不再建立目录索引。要寻找连载其他章节,还请各位自行进入下方《理想国》tag。

倘若喜欢,无论是评论还是心推,我均向您报以双倍的感谢。


评论(21)
热度(30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