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思华年》2

原作向

穿越设定

简介:一觉醒来,许博远回到了2011年的北京。只身一人,孤独北漂,机缘巧合下,他成为了叶家的家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看14岁的叶修一路走来,荣耀加身,卫冕成王。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正文:


海淀区的大院儿藏在街道深处,巷里十八,梧桐满道,青石砖路还有昨天的雨印,绕来绕去的,差点儿把一个广州人给绕晕了。

许博远捏着纸条,上面记录的地址先后给五个人看过,一番折腾后,终于得到了正确指引。

对方是个出来买菜的大妈,正是军区大院的老年住户,年龄五十岁上下,红绸上衣,黑布绸裤,手上跨了个菜篮,热情地招呼许博远同他一道。

在听说许博远是来做家教时,海淀大妈更是发挥了北京人独树一帜的友好,说当老师特好,又夸他模样这么俊,看着就像个有学问的。

“是给哪家儿带课呢?”大妈问,“不是我夸张,我们这个大院儿啊,没有哪家是我不知道的。你给我说说,我也好给你指一条路,省得你在这里面弯弯绕绕乱跑了。”

许博远被夸得不好意思,赶忙念出纸条上的门牌号码。大妈一拍大腿,“哎哟,这不是小叶他们家吗?你是来给他们家的双胞胎带课的?”

许博远点了点头,“阿姨,您知道在哪儿吗?”

“就在我家对门儿,这可真巧。”大妈感叹道,“走走走,阿姨带你去。真是天下巧事儿层出不穷,出门在外遇好友……”

许博远汗颜,心想虽然意思是那个意思,这词儿好像也不是这么用。想罢他还是和大妈一起走了,热心海淀区人民在路上讲了许久叶家,包括那对双胞胎的事情。

许博远别的没打听出来,但就此得知一件事:叶修实在太皮了。

两人走了一会儿,不出五分钟,拐了个弯进入三号楼,在一层停下脚步。

“就这儿,对门儿,你去敲吧。”大妈笑眯眯地冲他挥了挥手,说了再见,掏出钥匙进了自己家,又关上了门。

楼道里顿时陷入一片寂静。头顶上爬出一条三股的电线,连接的白炽灯仍在休眠。墙皮有些脱落,上面盖了几个球印,还有一串黑脚印。

墙上挂了一幅平安社区的宣传栏,下面有负责治安的片儿警的照片和联系方式,已经褪色了。想来没人敢到军区大院里来偷鸡摸狗,大家心知肚明,这种宣传画也只是当个摆设。

一种奇异的感觉从许博远的心底冒了出来,令他激动不已。这是叶修的家,他从小居住的地方,一花一草,一砖一瓦,都是他生活的标记。

在许博远曾经的世界里,叶修的追求者千千万,但现在,也许他才是唯一一个能了解到这段独家过往的人。

叶家的大门和寻常人家没什么区别,普通的黑色防盗门,猫眼下是门铃。许博远做了个深呼吸,按下门铃,忐忑不安地在一旁等待。

片刻后,门被打开了,十四岁的叶家小孩双手扶在里面的门把上,站在门后,一脸疑惑地打量眼前的陌生人。

他的身高只到许博远的胸口,在这个年纪里,着实有些低了。许博远不得不微微低下头,笑着和他打招呼:“叶秋?”

“你好。”叶秋的声音脆生生的,“你来找爸爸妈妈吗?”

“我是你的父母给你们找的家教。”在许博远表明身份后,他能清楚感觉到叶秋的放松,“你的父母现在在家吗?”

“妈妈在,但现在有些忙……”叶秋支支吾吾。

“是有别的事走不开吗?”

“呃,也不算吧……”

叶秋刚想解释,房间里乒乒乓乓,忽然好大一阵动静,给两人都吓了一跳。

“老师先进来。”叶秋有些紧张,手扒门把,扒得紧紧的,“您进来等。”

许博远看出他的窘迫,忙不迭地照做了。叶秋迅速关上门,仿佛门外有什么吃人的东西,下一秒会闯进来似的。

许博远一头雾水,换上叶秋拿来的拖鞋,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客厅。

因为即将要见到叶修,他忐忑又期待,一颗心咚咚跳不停,怎么劝都稳不下来。

叶家住了两楼,一层有个宽敞的客厅,落地玻璃门外,一片小花园种满蔬菜。沙发正对面放了一台茶几,电视挂在墙上,正在播放NBA球赛。下面的电视柜里塞满了袋装零食。

楼梯在右手边,后面则是厨房,外面摆放了一张餐桌。这样看来,卧室应该就是在二楼了。

许博远抬起头,只听见楼上紧闭的卧室门后,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责备声。

叶秋则是一副已经习惯了的表情,面对外人,也不再紧张了。他招呼许博远在沙发上落座,咚咚咚跑去电视柜下面取一次性纸杯,倒了杯茶,放在许博远手上,这才挨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楼上的教育还在继续,许博远抬头看了看,又把视线转回叶秋脸上,心下了然。

到了这个年纪,谁都明白家丑不可外扬,做弟弟的叶秋肩负起关门的职责,生怕外人知道哥哥又被教训,真是体贴得不得了。

十四岁的叶秋,即将拔开身高,像株成长中的小白杨,充满无限生机和活力。他穿着普通的宽松居家服,灰色卫衣,黑色短裤,愈发衬得肤色白,仍未丢掉那份属于少年的稚气和灵动。

同卵双胞胎,在外形上的差异小得难以置信,特别是叶修和叶秋。在原本的世界里,倘若不是叶修的气质明显不同,而许博远情人眼中出西施,怕是很难分清忽然站在一起的两人的。

不知道现在在楼上挨训的叶修,是不是也像身边的叶秋这样,抬起脸脆生生地讲话?

客厅里,两人坐在一起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许博远神游了一会儿,挠了挠脸,明知故问:“上面那个是你哥哥?”

叶秋点了点头。

“他做什么了?你妈妈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其实妈妈经常会这样教训他。”叶秋双手放在膝盖上,手指绞在一起,“我哥他喜欢打游戏,对学习没有很上心,爸妈就很生气,觉得他不务正业,对生活的态度很消极,必须得纠正回来。”

许博远哑然失笑,“叶修生活态度消极?”

这句话听起来就像个笑话。叶修两个字放在荣耀职业联盟,乃至放在整个电竞行业,都是别人趋之所向的目标,是活生生的教科书式的人物。更何况就算没有舆论导向,许博远这样的粉丝也都明白:倘若没有叶修这样的生活心态,是万万做不到休息一年、重新来过的。

他登顶荣耀,卫冕桂号,绝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职业水平高人一等,更胜在那颗心。

但眼前的叶秋是不会明白的,他们的父母更不会先一步看到这样的未来,因此,争吵在这个家庭中在所难免。

“你也觉得他不该打游戏吗?”

叶秋愣了愣,“也许吧,毕竟我们从小比的就是学习成绩。但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许博远体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一起看NBA直播,叶秋的目光很快就被凯尔特和湖人的比赛吸引过去,眨眼间忘了刚才的话题。

中场休息时,二楼的卧室门砰得打开了。叶家妈妈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又甩上门,把大儿子余下的话又掩在了门后。

她穿着一双拖鞋,踏在楼梯上,硬生生踩出了高跟鞋的音效,听得许博远心惊胆战。但好在叶妈妈注意到客厅有外人,很快便调整好了状态,整个人散发出的气场都柔和了许多。

“你好。”叶妈妈走了过来,在单人沙发上坐下,和许博远握手,“是博艺中心的许老师吧?”

许博远忙道了声您好,拿出自己的学生证和家教中心开具的手续,递给叶妈妈,后者来回翻看了几遍后,露出满意的笑容,爽快地在一式两份的合同后面签了字。

“师范大学毕业,看来我不用担心什么了。”叶妈妈说,“就像我们之前约好的那样,请你在每周日来给两个孩子补习。主要是数学和英语,如果你还能兼顾其他课程就更好了。出了成绩,我会按照市场价的课时费给你加工资。”

“我可以带所有的文科。”许博远说。

“那再好不过了,他们俩理科都还行,就是文科总差人一截。”叶妈妈松了口气,“看你刚毕业,工资我就不走家教中心那边了,直接在我这边结算。”

许博远感激地点了点头。

见他一副乖巧俊秀的模样,叶妈妈似乎是想起了自家的儿子们,忍不住叹了口气,“我们家两个孩子是双胞胎,不过性格差很多,许老师和他们熟悉熟悉,还是很容易分清的。”

说到这里,叶母抬起头,中气十足地冲着二楼喊了一声:“叶修!”

二楼立刻传来打开房门的声音,十四岁的叶修踢踢踏踏地跑下楼,出现在众人面前。

叶修径直走到叶妈妈身边,露出一副讨好的模样,像只湿漉漉的小狗。被母亲提醒了一句后,他抬起头,冲许博远一笑,说:“老师好。”

“……你好。”

许博远竭力安抚自己的心脏,好让它别因为跳的太快而忽然罢工。他也冲叶修笑了笑,只是觉得自己眼眶有些发酸,舌尖像是含了一枚发酸了的果子,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十四岁的叶修,此时就站在许博远面前,穿着和叶秋一样的灰色卫衣黑短裤,站姿松松散散,配上那一头有些凌乱的短发,倒是真有些未来的他的身影。

叶母看不惯他这副懒散的模样,一巴掌拍在叶修的后背上。直到叶修露出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却又乖乖挺直了腰时,才继续和许博远交谈。

“这是我大儿子,叶修。”叶母介绍,“听话的那个是叶秋,皮到欠揍的这个就是叶修。”

叶修哎了一声,抱怨道:“妈,您平时偏心就算了,怎么还带这样和老师埋汰我的。”

叶母剜了他一眼,“怎么,难道不是?”

“得,您说的都对。”叶修撇了撇嘴。

见叶秋坐在许老师旁边,他干脆也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到许博远的另一旁,剥了一块雪饼,掰出一块,和叶秋分了吃。

许博远顿时觉得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

在两人要碰到一起之间,许博远嗖得站起身来。他立刻牵住叶秋的手,对叶妈妈说:“那我现在就开始给他们补课吧,请问去哪个房间?”

“去他们房间吧。”叶母笑道,“如果有什么需要,许老师可以随时叫我,我就在楼下。”

许博远忙不迭地点头。叶秋一头雾水,但还是乖乖地带老师上楼了。客厅里只剩下叶修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左手不断摸索着自己的右臂。

见他这幅模样,叶妈妈顿时心软了。

两个孩子都是自己的心头肉,就算她总教训大儿子,那也是迫不得已。自己生养的孩子,自己哪里会觉得笨?只希望这次能让新老师好好教育教育他,掰正他的心思,趁早把学习成绩赶上来才是正事儿。

她放缓了口气,问:“你怎么还坐在这儿不上去?”

叶修哦了一声,站起身来,边走边琢磨,“我总觉得见过这个许老师。”

“在哪里?”叶妈妈问。

“在梦里。”

“......”

见叶修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本以为他会说出什么正经话的叶妈妈竟无言以对。她笑骂了句闹腾,催促叶修快些上楼去了。

 



tbc.

叶修:“这个哥哥我是见过的。”

许博远:“......你再这样讲话,我就让你妈没收你的《红楼梦》了。”

叶秋:“那是我才买的新书!你怎么又先给我拆了!”


因为有简介,寻找目录请各位自行进入下方tag。倘若喜欢,无论是评论还是心推,我均向您报以双倍的感谢。

评论(26)
热度(21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