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马尔科·罗伊斯是我的小行星。他在轨道上奔跑,我是宇宙碎石,无法抑制自己被他吸引。”
🖤Marco Reus💛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31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摘要:“向前看,蓝河,未来还在等你。”叶修说,“如果总是回头,我们就不会想往前走了。”



正文:


比赛正式开始。阿瑞斯竞赛场内,一片混乱。

各种天赋能力朝他们的同胞席卷而去,像是咆哮的猛兽,撕扯每一寸它能触摸到的土地。又如破了堤坝的洪水,愤怒和恐惧瞬间淹没了所有人。

尖叫声和怒吼声此起彼伏,一股怄人的铁锈味包裹泥土,在四周蔓延开来。蓝河不敢去看,拼命向前奔跑,好让风刮过自己的脸,刺得他生疼。

宙斯之角,武器架,生存背包,他得活下去,等自己找到方法,等等叶修,他还欠自己一个解释和一个承诺......他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带着所有他能拯救的人,再也不要回来。

有人追了上来,从右后方拍了他一下,蓝河立刻拉开距离,侧过身,双臂挡在脸前。

去做你能做的!”安文逸差点儿被他绊倒,趔趄了下,吼道:“三点钟方向!”

蓝河下意识弯下腰,一把匕首堪堪从他头顶飞过,差点儿削断了他的头发。

这是蓝河第一次看安文逸动手,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孩儿在瞬间强化了天赋,刀枪不入,愤怒地朝丢出匕首的参赛者扑了过去,硬是将人压在地上,狠狠揍了两拳。

蓝河打了个哆嗦,继续手上的动作。

这片森林温度适宜,水分含量极高,凝结成的触手比他想象的要坚韧许多,竟是直接伸向了暂时无人靠近的武器架,在上面打了个结。

蓝河把结的另一端缠在自己腰上,转过头。

只见安文逸举起手,握成拳头,朝他挥了一下,拇指下压,做出一个按按钮的动作。

一层银白色的光滤下,闪烁过后,消失不见。蓝河心领神会,有了这层防护罩,他顿时安心了许多,深呼吸一口气,操纵起他的天赋,让它变成一条弹簧绳,径直将自己拉到了宙斯之角中!

蓝河毫不迟疑,扑到武器架旁,取下他的剑。与此同时,一具尸体从旁边的汽油桶上倒下,嘴巴大张,耳朵和鼻孔中渗着血,瞠目欲裂。

他的眉心上插着一支合金制成的箭,皮肤皲裂,泛起不正常的青紫色。

杀气随风而来,蓝河果断一个后跳,甩开长剑,躲过埃赛西扑来的长弓,竟然发现他的弓上有一半都是开了刃的刀锋。

想起至今仍离不开病床的好友,蓝河的眼眶顿时红了。然而,二十一区的始作俑者竟像是不认识他似的,在逼退他后,用脚住踩地上的尸体,一把拔出头上的箭,转身飞快地跑了。

此时再追过去无疑就是送死。理智占取上风,蓝河无法,在躲过一阵无差别攻击的火球后,随手抄起附近的一只黑色背包,绕到宙斯之角的右侧,打算从那里离开。

此时,阳光照射在银灰色的金属建筑上,一阵刺眼的光钻进他的眼睛。蓝河不得不抬手挡下,再睁开眼时,发现那里有另一座武器架,上面赫然是一条银链,下面挂坠了一把银色的小伞,因质地轻盈,正随风轻轻摇动。

蓝河不敢再犹豫,拽下银链,越过在地上滚动的油桶,朝森林的方向跑去。

十三区的女孩丢下武器,尖叫着倒在他的面前,不停翻滚。但火势几乎在一秒内就吞噬了她,她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成一滩水,发出焦皮的恶心气味,还有烤骨头的味道。

蓝河一凛,手掌抬起,一道水柱形成脆弱屏障,勉强将身后飞来的火球湮灭。

与他的天赋能力相克的人出现在阿瑞斯竞赛中,此时就站在十米开外,疯狂地丢出火球,将一方天云投射成惊心动魄的晚霞。

那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片凭空出现的水,朝蓝河走了过来,手掌上的火源源不断,落在地上时,烧焦了大片的草地。

一对一,在附近没有天然水源的情况下,必须得使用空气中的水分子的蓝河,显然处于弱势。

与此同时,蓝河感到手腕一紧,江波涛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将他拉到身后,一双眼睛里翻滚起汹涌的蓝色。

“滚回去!”他吼道,“离我们远点儿!”

天赋者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表情一阵迷茫,又开始朝他们靠近。

江波涛咬了咬牙,蓝色的眼睛中开始出现雾状的金丝。蓝河顿感压力,恐惧在一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甚至想甩开江波涛的手,尽快离他远些。

眼前的天赋者立刻站住不动了,他的表情由茫然转为痛苦,一声吼叫后,跪倒在两人面前。那一瞬间,蓝河看到他身旁闪过的阴影,像是一只熊。

蓝河嘴唇动了动,江波涛没有让他问出口,摇了摇头。

“快走!”他高声说,“活下去!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两声枪响后,周泽楷突破重围,从宙斯之角跑了过来,一把揽住江波涛的腰,带着他迅速向森林中移动。

安文逸的防护罩能力有限,当它被迫承受过多压力和外力攻击时,便会逐步瓦解。现在,蓝河已经能看到那层透明的防护罩正逐渐显露出轮廓,一道清晰的裂痕横在自己眼前,触目惊心。

离森林还有一段距离,蓝河没命地奔跑,身后不断传来惨叫。他的头皮发麻,眼前发黑,手脚不听使唤,四肢在大脑潜意识的鼓动下疲于奔命,想要尽快逃离这片泥泞的死亡。

然而死亡就在身后,先是吞食那些所谓的弱者,再是其他人。他不知道自己会是第几个。

现在是阿瑞斯竞赛的赛场内,但总有一天,这场活动会悄无声息地融入社会,扼制住每一个人的喉咙,伺机杀死他们。

而父母,手足,朋友......他们又被死亡列在哪张名单上?

前几日里,蓝河做足了的心理建设,在这一瞬间彻底崩溃。他的眼泪滚了下来。

他拼命奔跑,逃进树林,又跑了许久,直到他累得无法挪动脚步。身后传来草杆和树丛烧焦的声音清晰可见,劈啪作响,像是新年时点燃的爆竹。即使他身后空无一人,空无一物,更不用说一丁点儿火星。

曾经万物声中一岁除,只是这次,爆竹和礼炮不再是庆贺新生,而是宣告无法被拯救的死亡。

蓝河脸色惨白,扶住树干,忍不住干呕起来。

虽然喻文州早在一开始就提醒过他,宙斯之角将会成为第一场逐鹿之战,但当蓝河真正涉足这片战场时,他才意识到,战神的残酷车轮正在驱赶、碾压这里的每一个人,也许这次谁都逃不过。

马车上装载了死神,让死亡近在咫尺。焦土,烂肉,泥泞的血沼,他太幼稚了,竟然真的以为死亡来得缓慢,却不知道这脚步声向来是世界上最急促的催命咒。

天空中响起五声礼炮,侥幸逃脱宙斯之角,进入森林的幸存参赛者们,几乎都不知道是谁死去了,更不知道究竟是谁,成为第一个打破天赋者能力平衡的同类。

也许那五人中会存在一个凶手,但他或她已经命偿了;现在,距离结局还早,在余下的十三人中,总会再出现新的凶手。

这一刻,在死亡面前,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却仍妄想挣扎的可悲人物。

蓝河瘫坐在地上,将头深深地埋在膝盖上。

让我死了吧。

绝望忽然淹没了他,让他开始思忖死亡,直到旁边的树丛发出簌簌响声,叶修拨开茂盛的绿植,径直走了过来,握住他的手臂,二话不说,将他从地上拔了起来。

“打起精神啊,小伙子。”叶修笑了笑,“这才开场多久,怎么就先灭了自己的志气呢?”

蓝河嘴唇翕动,目光茫然,挣扎半晌,还是放弃了反驳。

他扭过头去,“我现在不想说话。”

“害怕了?”叶修问,“因为第一次看到死人的场面?”

蓝河嘴唇动了动,“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什么?”

“……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天赋者杀人。”

蓝河说完,紧紧闭上了嘴,片刻后,又闭上眼睛。

他的手攥成拳,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的皮肤,让他疼痛,又提醒他自己尚未死去,噩梦也并未结束。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直到一片藏在冲锋衣袖子下的金属硌得蓝河回过神来。

“这个还给你。”蓝河哽咽了下,摘下从宙斯之角带出来的银链,递给叶修。

“厉害。”叶修夸他,“我就说过去的时候怎么没找到,原来真的是你拿走了。”

蓝河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份夸奖。“安文逸呢?”

“就在附近。他说你肯定在哭,如果过来了会不好意思。他不擅长安慰人。”叶修指了指旁边的空地,“我能坐过去吗?”

蓝河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视线飘忽不定。叶修干脆直接坐了下来,和他并肩,忽然叹了口气。

“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是在一二一零上。”他说,“游行中有一个天赋者失控了,毁了一栋市中心的大楼,里面有成百的人正在工作,只有一瞬间,然后什么都没了。”

蓝河心中一动,有些诧异地看向叶修。他从来没听说叶修也经历过这件事。

“一二一零死了很多天赋者吗?”半晌,蓝河开口问道。

“很多,多到你无法想象。”叶修垂下眼睛,声音低沉,字字陈述道,“一开始是普通人,然后是天赋者,他们在找不到发泄目标后,选择袭击身边的人。我们都遭受了无妄之灾,却要在最艰难的时刻分出敌我,就像现在的情况一样。”

叶修抬起头,目光直直看向蓝河:“我知道你很难过,心里不好受,但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

午时,阳光穿透树林,鸟叫声在头顶盘旋。焦味仍挥之不去,蓝河闭了闭眼睛,眼眶酸涩,几乎就要被刺痛得昏过去。

“向前看,蓝河,未来还在等你。”叶修说,“如果总是回头,我们就不会想往前走了。”

他说着,将蓝河抱入怀中,紧紧拥抱他,直到肩膀上湿了一片。

失去笔言飞的痛苦,对阿瑞斯竞赛和生活的迷茫,战场上死亡的突然袭击,还有这么久来独自一人承受的委屈,刹那间化作决堤洪水,挟起滔天巨浪,将他卷入海底,唯独留下身边这一点温柔的避风港湾。

蓝河再也忍不住,趴在叶修的肩膀上,失声痛哭起来。




tbc.

蓝河:我感觉这个赛场里的大部分人都觊觎我的头发。

刘小别:……我不是,我没有,那次只是个意外......叶神冷静,把剪刀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一二一零”的由来:每年的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

倘若喜欢,无论是评论还是心推,我均向您报以双倍的感谢。

叶蓝原作向新连载《思华年》戳这里←(广告)

评论(18)
热度(323)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