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重振夫纲》

周江,原作向,世界杯期间的故事

2016年考研英语阅读问“为什么世界杯的欧洲足球运动员多在每年的前几个月出生?”

选项之一是“soccer-mad parents are more likely to conceive children in springtime, at the annual peak ofsoccer mania.”(热爱足球的父母更可能在春季,即每年足球狂热的鼎盛时期怀孕)

一句话的小破滑板车



-

周泽楷买了夜宵,回到宿舍时,江波涛已经在他的房间里等他了。

折叠小木桌上摆满各种口味的薯片,三盒摞起来的麻辣小龙虾壁垒。周泽楷把手里的卤鸡翅和卤豆干打开,码进盘中,放在江波涛面前,坐下来时,还踢翻了一罐没打开的可乐。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江波涛脸色微红,手里拿着遥控器,叭叭地摁,“电瓶车换奔驰,干啊!”

江波涛嘴上这么说,但从来不赌球,更喜欢自娱自乐地猜给自己听。周泽楷对此心知肚明,体贴地为他打开一罐可乐,撕开一袋清柠味薯片,殷勤地送到江波涛面前。

“吃。”他说。

周泽楷的房间里有一台彩电,以前是用来给他自己复盘的。江波涛来到轮回后,这台电视就成了他专用的游戏机和拿来看球赛的工具,结束后还能一起睡,周泽楷特别计划通,感觉美滋滋。

晚上十一点,比赛开始了,江波涛的完美夜生活终于拉开帷幕。周泽楷给他关了灯,看他兴奋得坐在原地嗷嗷叫,自己也跟着开心了一会儿,坐在江波涛旁边,开始跟着看。

但周泽楷是不懂足球的,更看不懂世界杯,并且妄想用NBA篮球赛的方式解释足球,结果硬是给自己看得一头雾水,只得询问江波涛。

“嗯……曼联?”

“不,这个是世界杯,都是国家队打比赛的。”

“听不懂。”周泽楷一张帅脸,虚心求教,模样特别老实。

“就好比我们每个赛季,俱乐部之间都有比赛。”江波涛循循善诱,“但到了国家队,就没有俱乐部这个小概念啦,变成了国家之间的比赛。”

周泽楷脑门儿冒出一个亮起的小灯泡,“懂了!”

孺子可教。江波涛觉得甚是欣慰,亲自动手,剥了一只麻辣小龙虾,奖励好学生周泽楷。

但周泽楷看足球,好比听课的多动症儿童,不出十分钟就坐不住了。他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摆弄一盆江波涛送给他的绿植,收拾床上堆得到处都是的企鹅玩偶,蹬蹬蹬跑出去拿饮料,蹬蹬蹬跑回来看江波涛,片刻不得安生。

“小周。”江波涛忍不住叫他,“坐下。”

周泽楷嗯了一声,抱起无浪布偶,盘腿在江波涛身旁坐下,给手机插上充电宝。刚安静了两分钟,群消息就响了,他开始表情包战群雄,用搜刮来的一批新图,把这会儿不看世界杯的职业选手们打了个人仰马翻。

黄少天不高兴了,觉得周泽楷这是在欺负他们没有新的表情包,于是力邀轮回队长拿出耳机,进入语音,大家再来战个痛。

比赛进行到中间,葡萄牙队举牌,要求换人。江波涛看到群聊,毫不客气地又是一波表情包,把黄少天等人埋在其中,硬是刷掉了那些排队要求周泽楷开语音聊天的人。

“前辈们辛苦了,陪小周刷表情包特别有意思,大家加油!”

江波涛如是发完消息,把手机一关,丢到周泽楷的床上,继续聚精会神地看比赛。

周泽楷感动不已,特别自然地吧唧亲了江波一口,得意洋洋地炫耀:“江对我最好。”

“你说这话的时候问过方明华的感受吗?”叶修问。

“呵呵。”方明华冒了个泡,“习惯了。”

于是周泽楷给方明华发去一个“那么大么么哒”的表情包,把太后哄开心了,转而又在群里问大家都在做什么。

鉴于周泽楷平时在群里冒泡相对较少,这次居然会先抛出谈资,没一会儿又掀起了一轮新话题。

大部分女选手们纷纷表示自己在看新的电视剧或是小说,几人激动地讨论了一会儿剧情,又把话题抛了回去;这其中唐柔和戴妍琦比较例外:前者在这个夜晚,仍不忘磨练战法技术,后者则是真的在看世界杯。

戴妍琦一心三用,既看比赛,又刷微博,还能关注职业选手的群聊,问怎么这都半天了,还不见轮回的江副队——这个职业球迷有动静。

周泽楷看了看江波涛,说:“江现在光顾着看了。”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等会儿就要发微博了吧。”

戴妍琦理解地发来一只疯狂点头的企鹅,迅速消失了。

周泽楷把企鹅表情包右键,又去看江波涛,后者正在为前锋交手紧张,抓起爆米花往嘴里塞,看都不看,差点儿把放在旁边的餐巾纸也吃了进去。

江波涛看球赛,那是真正的球迷本色。他能把十二万分的专注都投入进去,恨不得化身那颗球,飞动身躯,所向披靡,一路滚进对方球门里。

周泽楷得不到关注,眼巴巴地看了会儿球赛,又看了看江波涛,还是继续刷群聊了。杜明在群里夸唐柔女神用功又努力,这么晚了还训练,又问要不要一起打个竞技场,换个赛季小挂件。

说这话时,周泽楷完全可以想象到杜明那副羞涩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周笑什么?”江波涛问。

“没。”周泽楷摇了摇头,“杜明在夸唐柔。”

“哎哟,不得了,小明也会厚脸皮了。”江波涛笑了起来,“待我杀完这场,回头冲进群里,给小明同学撑腰排场。”

周泽楷特别喜欢江波涛开玩笑的模样,灵动的睫毛和眼眸里都映落了星星,鼻骨生得漂亮,嘴唇饱满可爱,在只有电视光源的黑暗房间里,皮肤更是白得让人禁不住想吻他。

事实上周泽楷也这样做了,他拨开江波涛耳边的碎发,吻住他耳垂下方的皮肤,趁机吸了一口,嘬红了。

“也看看我。”周泽楷说。

周泽楷轮回醋王的内部称号可不是白叫的,他能因为江波涛的过激老婆粉和女友粉有小情绪,现在也能和一台电视、电视里奔跑的人和人脚下滚动的球不高兴。

周泽楷视线灼灼,发动帅哥光线,江波涛连五秒钟都顶不住,败下阵来。他挪了挪屁股,往前坐了一些,在床和自己之间留出宽敞的位置。

“来吧。”江波涛说。

周泽楷应了一声,高兴地坐到江波涛身后,两条长腿把江波涛的双腿夹在中间,手臂环住他的腰,把人抱得紧紧的,过一会儿又松开些,把折叠小木桌拉近了,给江波涛剥小龙虾、喂薯片吃。

江波涛看球看得兴奋,每次赛场上进入高潮,江波涛就开始克制不住地在周泽楷怀里挣扎扭动。问题是他还不自知,忘了男人最受不了这样的接触,几番下来,硬是给周泽楷蹭得一身欲火。

这下可苦了周泽楷,发泄不了,只能一边给他剥麻辣小龙虾,一边祈祷世界杯快点儿结束。

明明床在身后,却连上都上不去。想重振夫纲、却又偏偏热衷于疼老婆的周泽楷忧郁地看电视,解说也听不太懂,光看一群人在绿茵场上追球跑了,还要安慰自己老婆最大,他永远喜欢江波涛。

世界杯之于周泽楷,难熬;看世界杯的江波涛之于周泽楷,甜蜜的难熬。心甘情愿,又发愁怎么还不结束,他是真的想念身后的床。

场上还有二十分钟时,葡萄牙进球了,江波涛激情欢呼,手一扬,腿一伸,在周泽楷身上翻滚,大呼赢了赢了,范进中举似的,光知道嘿嘿傻笑。

周泽楷被他的喜悦感染,由心而发,亲了亲江波涛的眼睛,捏了捏他的手心,往他嘴里塞了一只小龙虾,又把可乐送到江波涛嘴边,心想一个足球就能骗走,以后可得把自己的傻老婆看好。

比赛结束后,江波涛在周泽楷的房间蹦了好几个来回,激动得停不下来,从地上飞上床,在一堆企鹅布偶里打滚。周泽楷任劳任怨地把薯片和可乐放到电脑桌上,把垃圾打包好,放在门口,又拿卫生纸擦干净折叠小木桌,放在门背后,洗了手,打湿了一条毛巾,回来给江波涛擦手擦嘴。

“小龙虾真好吃。”江波涛躺在床上,心满意足地长吁短叹,“足球真好看,我永远喜欢葡萄牙。”

“你之前还喜欢曼联。”周泽楷说。

“俱乐部是俱乐部,国家队是国家队。”江波涛嘿嘿笑道,“足球狗的快乐!四年一次!”

周泽楷嗯嗯应他,过了会儿又去给他放洗澡水。江波涛像一缕快乐的幽魂,脚步虚浮,飘飘然进了浴室,没一会儿就开始唱歌,嗓音清亮,让周泽楷心动不已。

周泽楷拿了自己的衬衫给江波涛穿,大了一号,套在他身上,还得挽起袖子。江波涛只穿了一条小内裤,钻进空调被里,打了个滚儿,拍了拍床,“小周快过来。”

周泽楷洗完澡出来,就看到老婆召唤自己上床——虽然江波涛的意思和周泽楷理解的不一样。他更心动了,把空调改到睡眠模式,在床沿上坐下。

“我就说今天肯定能赢,他们还不信。”江波涛口中的他们是指联盟中看球赛的那一小部分选手,“明天我就让他们给我发红包!”

他躺在床上,牵着周泽楷的手,开始细数今天的每个进球瞬间,夸喜欢的球员,说葡萄牙队的谁谁谁太厉害了,等世界杯结束后,肯定身价倍增。

“也夸夸我。”周泽楷说,“我也很值钱。”

联盟里身价最高的除了叶修就是周泽楷,他不谦虚也不高调,但在江波涛面前,还是想要小小地炫耀一番的。

江波涛坐起来,吧唧亲了他一口,“你最宝贝。”

周泽楷满意了,却也不放过他,顺势和江波涛一起躺下,听江波涛继续唠叨世界杯,像个小学时看完变形金刚就要出去表现一会儿的小男孩。

末了,江波涛满足地叹了口气,表达对接下里几场比赛的向往。

“小周想不想学学看足球赛?”江波涛问。

“嗯……可以。”周泽楷说。

“我会踢足球,下次有机会我教你。”江波涛骄傲地扬了扬下巴,“我以前还是学校足球的后卫呢。”

“江最厉害。”周泽楷真心实意地夸他,“明天是休息日,不用训练。”

“嗯?”江波涛没听懂这前后的关系。

“明天不用早起。”

周泽楷说完,一只手拉住江波涛的手,放在自己小腹下方。江波涛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腾得红了起来。

“我我我……”江波涛说话打磕绊,足球登时被抛到脑后,“你,你一直憋到现在?”

周泽楷点了点头,翻身压到江波涛上方,表现出猛兽捕禽、企鹅猎鱼的凶猛姿态。

“重振夫纲。”

周泽楷说完,手指摸上江波涛的腰腹,狠狠吻了下去。




end.

开头那段是真的考研阅读

我要随锌老师去足球坑了,望大家珍惜我这段缘

虽然现在仍一知半解,但我永远喜欢德国队!


评论(21)
热度(52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