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思华年》1

原作向

穿越设定

简介:一觉醒来,许博远回到了2011年的北京。只身一人,孤独北漂,机缘巧合下,他成为了叶家的家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看14岁的叶修一路走来,荣耀加身,卫冕成王。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正文:


许博远醒来时,对着天花板发呆,角落还有水淹的霉渍。他花了很长时间去思考,为什么屋顶会在一夜之间由米黄变为灰白,一张桌,一把椅,身下硌人的床板,仿佛他在睡梦中入侵了另一个世界。

床头柜上摆放了一本书,一杯水,半袋没吃完的清柠薯片。片刻后,闹钟响起,许博远不得不起身关掉它。闹钟旁边塞了一张北京某所师范大学颁发的学位证书,里面夹了一张崭新的教师资格证。

陌生房间,陌生经历,陌生个人信息,许博远在手臂上拧了一把,很快就断定,自己穿越了。只是这平时仅存在于小说和影视剧中的老套情节,如今竟降临在了自己头上,他长吁短叹,在卧室里寻找了一圈重要信息,然而一头雾水,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能找到,更无法叫醒自己,最终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暂且接受。

2011年7月5日,手机上的日历显示,今天是周二。班级QQ群里,仍有同学在传昨日毕业聚会的照片,许博远大致扫了一眼,竟在上面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依稀是当年在广州读书时的同个班,只不过里面还有梁易春和笔言飞的身影。

空调停用许久,七月当头,北京气温上升得快,没一会儿,许博远就热出了一身的汗。白色短袖湿了一大片,他脱下衣服,只穿一条短裤,走进浴室,换动开关。半晌才发现,浴室竟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停水了。

许博远满头大汗,从饮水机里接了两杯水,一杯刷牙,一杯用来仓促地洗了把脸。

这栋房子很大,隔壁还有两个卧室,门是锁的,也许是他的合租人们。他们有一个厨房,一个客厅,两间浴室:一个是公用的,另一个在许博远的房间里。

许博远热得要命,在厨房里转了一圈,又去了公用洗手间,把每个水龙头都拧了一遍,在试图把脑袋塞进冰箱里凉快一会儿未果后,最终放弃了。

与此同时,卧室里传来铃声,他回到床边,从毛毯下面翻出手机,滑动手机屏幕。

2012年,智能机尚未完全普及,他的手机还是电容屏系列,滑动起来尚不习惯。

梁易春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随铃声规律地一闪一闪。许博远犹豫片刻,做足心理建设后,小心翼翼地按下接听绿键。

梁易春熟悉的声音传来:“怎么这么慢才接电话?”

许博远忽然觉得鼻子有些酸,“哎,不好意思,刚才家里停水了,我去厨房看了看怎么回事儿,才听到手机响。”

“怎么又停水了?”梁易春的声音有些不满,“之前就和你说过好几次换租,你都不放在心上。三天两头停水停电的,你那两个合租人还不好相处,你到底打算忍到什么时候?”

“我也不想住了,等合同到期了我就走。”许博远并不知道原本的他在这里租住了多久,但以他对自己的了解,多半是会预付半年左右的租金的,“刚才起床看到天花板都有点儿发霉了……”

“你就是能忍,心善,不知道拒绝。”梁易春叹了口气,“工作找到了吗?”

“还没有,今天没接到电话,你是第一个。”许博远老实道,“大春,我之前找了什么工作来着?”

“你找了个屁,光去义务扶贫教育了,还没拿到多少生活费,论文都是最后交的。”

梁易春说的没错,他的生活虽还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但已经快要捉襟见肘了。刚才银行发来短信通知,许博远的卡里,只剩下不到五千块了。

考教师编制费时又费力,还不一定能一次通过,现在复习已经来不及,许博远暗下思忖,他得尽快找到一份别的工作才行。

房租,水电,日常开销,曾经在另一个世界里,这些都不会成为生活的问题:许博远在大学毕业后就转正,进入了蓝雨俱乐部工作,一是工资稳定,收入可观,二是他真的很喜欢荣耀,情愿扑在上面,挥霍最多的时间。

但没想到,现在一切重来,首先他要面对的问题就是生计。

半晌,梁易春放缓语气,说:“我姐在北京办了个家教中心,之前你不是托我放了简历上去吗?”

“嗯嗯。”许博远说。

“刚才我姐来电话,说有一家想委托你做家教。”梁易春说,“工资的事情不用担心,你的手续不走家教中心,就不给你算中介费了。一小时一百二,具体课时你和家长商量。要是教的好,出成绩了,那家给提成,你看怎么样?”

这么好的家教条件,无疑是雪中送炭,许博远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下来。

“你愿意干就行。”梁易春松了口气,“那户人家是北京本地的,住军区大院。夫妻俩生了对双胞胎,现在都是十四岁,你得教俩。”

“……所以一小时一百二十块?”

“要不然呢?北京家教的市场价可是一小时六十,一百二真的很赚了。”

虽然是两个孩子,但一份时间教育两位,工资还能翻倍,许博远哪有不乐意之说。

“你给我说说他们家的情况?”

“其实还是有点儿棘手的。”梁易春说,“他们妈已经辞退了好几个家教了,说是教不好。大儿子特别喜欢打游戏,心思不在学习上;小儿子乖是乖,但听那些被辞退的老师说,他挺有自己主意的,你也得小心。”

“这是当家教吗?”许博远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年纪的孩子,皮是正常的,但做老师的也不能把他们当贼防吧。而且还是家教,更应该比学校那些老师亲切些。”

“你自己心里有数儿就行。”梁易春说,“我姐都快愁死了,为了这家人,得罪了好几个家教老师,还得给人加码加价加福利,防止人跳槽。”

“所以这才看到我这个编外人员了?”

“那是啊。”

两人又随意聊了几句,梁易春嘱咐他准备好初三的教材,备备课,有什么问题,就及时联系他。末了又在挂电话前劝他快点儿搬家,换个房东,北漂已经不容易,就别再委屈自己了。

心里那种酸楚感再次涌了上来,许博远喉咙有些哽咽。好在梁易春和他隔着电话,听不大真实,道了再见后,便挂了电话。

2025年,荣耀世界邀请赛上,国家队最终捧起冠军奖杯,身披旗帜,在热烈欢呼中,回到了故土。

那一天,举国欢庆,媒体上下齐动,电子竞技项目作为长期以来一直在国内被异化的体育项目,大放光彩,得到全世界的瞩目。

那一天,许博远坐在网游部的办公室中,反复观看国家队的视频剪辑,一次又一次地将视线聚焦在领队身上。

那一天,叶修,这个许博远崇拜已久、甚至对之暗生情愫的荣耀之神,当他重新回到这里时,竟然先给许博远发来了一条消息——显然,这人又逃了新闻发布会,把任务直接推给了其他成员,自己找个角落抽烟,就像从前一样。

许博远清楚地记得,叶修和他聊了许多杂七杂八的话题,什么都说,内容拐弯抹角,统统不得要领。直到他睡着时,都无从得知叶修究竟想要和他些说什么。

而现在,许博远在这个北漂的世界上无依无靠,像一株随风飘摇的蒲公英,想要在这片陌生的土壤上扎根生长,前路漫漫,困难重重。

许博远擦了擦眼睛,做了个深呼吸。埋在墙后的水管忽然发出隆隆空响,他重新走进浴室,脱下沾湿汗水的短袖,在这个世界洗了第一个澡,从此就要融入新的生活。

当他烘干头发,回到卧室,在床边坐下时,电脑提示他有一封新邮件。

他收到了梁易春发来的一份附件资料,署名为家教学生信息,并在邮件中祝他工作顺利,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及时找他。

合租房的网络信号并不是很好,许博远加载半天,终于把文件下载了下来。当他打开word文档,视线仔细地浏览过学生信息时,手指忽然停顿,呼吸一窒。

这对双胞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照片贴在文档中,就像同一个人的不同笑容程度。倘若不仔细了解,的确很难辨认出他们的不同。

但许博远对其中一位实在太过熟悉了,即使他现在年纪还小,和他的胞弟照片放在一起,也不会让许博远分辨不出。


姓名:叶修,叶秋

年龄:14岁




tbc.

原名《加点蓝》,中篇完结。

2016年, @真的王大柱🌵 给出的设定,时隔两年,我又重新开始写了,所以这篇文送给她,希望她接下来一切顺利。

这篇更新会比较慢,大概两三天一更。主要还是写《理想国》,两篇都可以催更。

倘若喜欢,无论是评论还是心推,我均向您报以双倍的感谢。


评论(31)
热度(269)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