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理想国》30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摘要:“三区抽签日那天,当我知道自己被抽中时,就和喻队说过。”蓝河退后一步,手掌握拳,敲了敲心脏的位置,“我生在三区,活在蓝雨,我为此而生。”

他摊开手掌,手心上赫然是一枚蓝雨的徽章,笔言飞的名字刻在背后,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正文:


第七日。

开赛时间安排在早上十点。这一时间,大多数人已经奔赴工作岗位,在休息间隔中,通过共用投影或电视机,收看开幕倒计时。

不同于往常,这是有史以来,阿瑞斯竞赛改动最大的一届,没人会想错过它。

早上五点,蓝河醒来后,再无法入眠。这一晚他睡的不太好,每隔一小时,就会忽然惊醒,汗水濡湿了后背。

明知这也许是自己最后一个能在柔软床铺上休息的机会,他却困意全无,视线直硬,好在这个黎明时刻,让象牙白的天花板刺痛他的双眼。

太阳刚刚爬上阿拔斯山脉,透过纳米窗帘,照射进房间。阳光没有一点儿温度,木质地板和冬天的大理石一样冰冷,踩一脚就能冻得人打起哆嗦。

墙上的圆形挂钟日复一日,指针走动时会发出咔嚓声,震如雷响。蓝河缩起手脚,躲在柔软的羽绒被下面,空调无声地工作,换风吹在他的头发上,拂了一遍又一遍。

窗外,鸟叫声清脆响亮,稻田里传来窣窣风声。

一个半小时后,喻文州敲响了门,“蓝桥,该起床了。”

“马上来。”他惊讶于自己声音的干涩,像是缺失了三天的水分。

蓝河一骨碌爬起来,脱下睡衣,赤身走进浴室,按下按钮,热水喷洒到他的身上。热气盈满整间浴室,排风系统自动开启,蓝河撩起湿润的头发,在镜子中看到自己苍白的脸色。

他的低血糖又犯了。

这是十五岁那年,第二性征觉醒时留下的后遗症。他淋了一场暴雨,饿了整整一天,即使后来被送去了蓝雨,得到医治,仍是留下了些小症状。

Omega的觉醒总是甜蜜而痛苦,他的痛苦来源于那个不安的夜晚与绝望,甜蜜来源于稳稳抱起他的人。

叶修。他想,我绝对不会和他动手的。倘若他们之中必须有一个人死去,他不会让那个人是叶修的。

蓝河烘干头发和身上的水,走出浴室时,看到他的床已经整理好了。床单换上了崭新的,一尘不染,上面摆放了一整套衣物,由内而外,样样齐全,地上有一双靴子。

他一件一件地换好,离开卧室时,又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关上了门。

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昨晚总区的狂欢录播正在重放,街道上张灯结彩,每个店面都被色彩缤纷的涂料重新粉刷,漆上各种微妙的字眼。人们盛装打扮,浓妆艳抹,制造出许多奇形怪状的游乐设施,像是度过狂欢节那样,在大街上通宵玩乐。

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餐桌边,但两人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节目上,仿佛那种狂欢的热度来源于一个不属于他们的世界。

蓝河道了句早上好,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他注意到餐桌上都是在三区时常吃的食物。

他有些惊讶,“这是......”

“梁易春他们总结的菜单。”喻文州笑道,“我觉得我们这样挺像要送高考生的父母,也算提前体验一把了。”

黄少天坐在一旁,夹虾饺的手抖了一下,莫名其妙地看了喻文州一眼。

“其实我还没有告诉我父母这件事。”蓝河勉强地弯了弯嘴角,“希望我能回去三区,陪他们吃顿晚饭。”

即使离开赛只剩下三个小时,蓝河仍努力保持平静的心态,拼命往嘴里塞食物,直到他的胃叫嚣要罢工。

他当然明白,这也许就是他的最后一顿饱饭了。等真的进入了阿瑞斯通道,他将和所有参赛者一样,疲于奔命,尽最大努力让自己生存下去,而非活得好。

电视机上,仍在播放阿瑞斯竞赛的解说节目。主持人介绍到,那些被收集起的武器,它们将会被放置在宙斯之角*,参赛者们需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取回它们。

“我得去拿一样回来。”早餐后,蓝河仔细浏览宙斯之角的图片,“他们拿走了我的剑。”

“你也可以选择用弓。”喻文州说,“剑和弓,你任选一个,哪个能得到,就尽力去取,但绝不能强求,为这个拼命。”

“但如果我一件武器都没有......”

“赛场上情况瞬息万变,并不止开始那一刻。”喻文州说,“养精蓄锐,抓住机会。”

蓝河点了点头。

他穿着阿瑞斯委员会统一发放的衣服,贴身黑色背心,黑色冲锋衣和速干裤,一双轻便的棕色登山靴,保暖性和防水性似乎都不错。

“每个区只有三次向赛场中输送物资的机会。”喻文州慎重地提醒他,“你要做好准备,除非事关性命,我们不会轻易使用这三次机会的。”

“赞助人那边怎么办?”蓝河一边束腰带,一边问。

“我们会尽力帮你争取,但一切还是要靠你自己。”喻文州说,“蓝桥,我们能为你做的很少,也有可能争取不到一个赞助人,但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做到最好。”

蓝河平静地点了点头,“我知道,谢谢你们。”

从今天早上起,黄少天就总是坐在一旁发呆,相较平时,话也少了很多。直到倒计时五分钟的钟声响起,他才如梦初醒。

“我没什么好说的。”他摆了摆手,“你本来就很优秀,临时训练时也学到了不少东西,现在有了目标,就好好找准机会,一击下手,不要犹豫。你一定会活到最后的。”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别让任何人觉得你很弱小。

黄少天说完,站起身,和蓝河拥抱。蓝河看到他眼中闪过的不忍。

“抽签日那天,当我知道自己被抽中时,就和喻队说过,”蓝河退后一步,手掌握拳,敲了敲心脏的位置,“我生在三区,活在蓝雨,我为此而生。”

他摊开手掌,手心上赫然是一枚蓝雨的徽章,笔言飞的名字刻在背后,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倒计时两分钟。蓝河将徽章别在冲锋衣内侧,贴在心脏上,拉上拉链。

喀迈拉的两位工作人员走了进来,手拿仪器,上下扫描一番后,轻轻拉下衣领上的通讯器,“三区参赛者合格。”随即走到一旁,提醒道:“你们还有一分钟。”

“喻队,黄少,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蓝河问。

“你会活下去的。”喻文州说。

“加油!”黄少天做了个打气的手势。

蓝河感激地一笑,转身走上金属圆盘。

倒计时十秒,透明外壳关闭,将三区的参赛者包裹在其中。蓝河抬起手臂,三指并拢,放在嘴唇上片刻,又将手伸向他的同伴们。

金属圆盘开始上升,速度越来越快。周围陷入一片黑暗,蓝河闭上眼睛,一分钟后,刺眼的光线扎进他的眼睛,上升也结束了。

一种奇特的土腥味萦绕在四周。蓝河睁开眼睛,迅速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草地上,四周是巨大的原木林。远方,一栋奇怪的尖顶建筑物突兀地插入云霄,埋藏在树林深处。

现在,他还无法分清,究竟是宙斯之角所在的平地属于中心地带,还是原处那栋奇怪的建筑物。

这里的空气十分湿润,水声隆隆,也许在不远处就有一片瀑布。蓝河收回视线,注意到最后一位参赛者被送了上来,二十一区的埃赛西站在最远的地方,已经不再是那副胆小如鼠的模样。

蓝河摸上自己的心脏,刻有笔言飞名字的蓝雨徽章硌着他的掌心,时时刻刻提醒他不能忘了当初那一箭。

宙斯之角中堆满武器,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背包,里面装满了随即安放的补给品。直升机出现在半空中,向下投放摄影机。那些摄影机在下降到一半时,开启了隐身模式,与空气融为一体。

十八位参赛者,呈扇形圆弧状分赛开来,每个人到达宙斯之角的距离都是等同的。一区的叶修和安文逸站在最左侧,蓝河与他们之间隔着刘小别和高英杰,后者脸上露出些许担忧。

蓝河看向叶修,仿佛是心有灵犀的,叶修也转过头,视线停留在他脸上,冲他笑了笑。

阿瑞斯委员会的哨向屏蔽还未解除,只有等到开赛,他们才能重新链接。但仅仅是一个笑容,在此时此刻,也能让蓝河安心许多。

倒计时一分钟。

他深呼吸一口气,决定赌一把,去夺回属于他的武器。

蓝河的左脚撤后一步,微微弯下腰,摆出奔跑的准备姿势,大脑迅速转动起来。

只要中途不被其他天赋者打断,他在瞬间凝结的触手就能伸长到十米左右,足够他取回摆放在武器架上的折叠长剑,然后回防,以最快速度奔跑进森林。

他用余光扫视附近,果不其然,除了他,许多参赛者都打算在开场时拼一把。

开赛在即,而死亡近在咫尺。

他的手开始发抖,心脏跳动得更快,呼吸之间夹杂出冰冷的雾气,天赋能力正蠢蠢欲动。

宙斯之角的顶上,忽然出现了数字18,倒计时正式开始。当它变成1的瞬间,所有参赛者面前的地雷都收了回去,一道金色喷雾在倒计时牌上喷出。

一声枪响,宣告阿瑞斯竞赛正式开始。

蓝河立刻绷紧肌肉,以最快速度,奋力向前方奔跑出去!




tbc.

*宙斯之角:《Hunger Game》中主办方放置补给品和武器的地方。本文继续沿用此称呼,非原创名称。

喻文州那句“提前体验”是加黑的,各位结合语境,自行理解。

(喜欢的话请给我一些回应。评论不了时,心推都行,谢谢您。)

评论(28)
热度(31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