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理想国》28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摘要:有些常识的人都会记得,眼睛的困惑有两种,也来自两种起因,不是因为走出光明,就是因为走进光明所致,不论是人体的眼睛或是心灵的眼睛,都是如此。

                                  ——柏拉图《理想国》



正文:


这一觉睡得漫长,醒来后,蓝河已经无法记得自己做了怎样的梦,反而是笔言飞曾经无意识的预知再次闯入他的大脑,强硬地占去了一大块地方。

距离醒来仅过去五分钟,而重复梦境就花去了一大半的时间,在这个需要消化昨晚新规则的早晨,即使窗外阳光已经落上地板,也令人大倒胃口。

一楼大厅中,昨晚出现的工作人员仍未撤去。警卫队已经不知去向,一群身穿白色制服的男女取而代之,四下忙碌,不断穿梭在大厅和两侧的走廊中。大厅中的无人机少了一架,余下的爬升得比昨晚高了些,一直在吊灯附近打转。

这里大约有三十六人滞留。他们有可能是喀迈拉公司派遣的工作人员,又或是阿瑞斯委员会的人形监视器。

就某种程度上来说,两者似乎也并没有太大差别。

见无人阻拦自己,蓝河径直走向前厅。没想到刚要跨出大门,一层淡蓝色的电网由他首先接触到的位置如水波般扩散开来,他的肩膀顿时失去了知觉。

“我……靠。”他左手捂住肩膀,在一位身穿白色制服的女性靠近自己时,下意识退了两步。

“你们在门上装了什么?”

“请回到您的房间,三区选手。”金发女性的声音清脆响亮,“我们今天的工作尚未开始,一切还无可奉告。”

“你怎么知道我是三区的。”蓝河警惕地看着她。

“请回到您的房间。”

“不是,我现在只想出去吃个饭……但是现在可能还得先去趟理疗室了。”

“请回到您的房间。”

“什么意思?”他有些生气,“我说了我受伤了,你听不懂吗?”

“请回到您的房间。”

“……好吧。你们到底有什么工作要做?”蓝河无法,只能妥协。

“抱歉,但参赛者目前无权得知工作进展。”

即使内容改变了些,她的表情仍和说话第一句话时一样。在这句话结束时,她微微转动脖子,嘴角向两边扬起,扯开弧度,组装成一个标准微笑。“请回到您的房间。”这副模样就像得到了一个语音关键词的机械代码。

昨晚那种诡异的冷感又一次浮现上来。蓝河搓了搓手臂,再次倒退几步。直觉告诉他要离这些制服人远一点儿,既然眼前这位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正常人类会有的,那么其他人估计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沟通无法继续,蓝河转身,回到电梯中。当他试着按下五楼的数字时,发现所有按钮都变成了灰色,只有三楼是亮起的。

情况愈来愈不对了。三楼是周泽楷和江波涛的楼层,叶修和安文逸一早就选了五楼,而他自己是住在七楼的。蓝河有些茫然,但电梯没有给出其他选择,他只能按下三楼的按钮。

电梯运行不到半分钟就停了下来。

三楼的布局和七楼看起来一模一样,无论是电梯口花瓶的摆放位置,还是毛绒地毯的纹路走向。踌躇片刻后,蓝河凭记忆往房间方向走去。当他刚刚在房间门口站定时,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

“早上好。”在蓝河震惊的表情中,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及时地从后面冒出了脑袋,跟着打了声招呼。


十分钟后,三人坐在客厅中,蓝河捧着一杯牛奶,听完了喻文州的解释。

“也就是说,剩下的十八个参赛者所代表的选区,都有两个本区的辅导名额?”蓝河舔了舔干燥得起皮的嘴唇,“我不知道这件事......昨天晚上回来后我就睡了。没想到委员会竟然会在半夜通知消息。”

“实际上,这些消息只有我们知道,所以选择派出谁来做辅导者,是由我们来决定的。”喻文州更正道,“虽然每个区的天赋者组织不会被总区的领导者们认可,但在阿瑞斯竞赛上,他们都很一致地将我们作为和各区天赋者沟通的桥梁。”

这句话的确没错,虽然各区的天赋者们都有一个较为完整的组织,但说到底还是不被总区政府所认可的。各区领袖的权利也仅仅局限在天赋者群内部,而非社会。但阿瑞斯竞赛拥有这样残酷的魅力,在这个特殊时期中,可以让他们放下暗潮涌动的对峙,选择沟通。

“刚才我打算出去,但是楼下的门已经被封住了,那些新来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参赛者无权在赛期外离开这里,而且我住在楼层也变了。”蓝河说。

“我们是直接被送进来的。他们在昨晚临时改变了整栋别墅,让每个区的选手都会住在区号对应的楼层。”喻文州说,“现在第三层全部是你一个人的了。”

“还有我们。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也要住在这里了。”黄少天捏了捏手上的抱枕,环顾四周,眼睛里闪烁着光,“之前我们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啊,都是自己安排,能力稍微差一点儿的区吃住都很麻烦。但现在你有一整层楼!我可以从走廊那边跑到这边五圈还不带喘气的,简直太让人羡慕了。”

虽然这是接下来要拿所有参赛者的命换的。蓝河在心里补充道。但他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黄少天说话总带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可以让人暂且放下烦恼,下意识地把眼前所有麻烦的事情都简化。他就像太阳,而且从来没人会真心拒绝这样的阳光,蓝河很感谢这次他能一起来。

他们随便聊了些内容,中间黄少天点了次早餐,一堆食物很快被堆放在了餐桌上,于是三人又将阵地从沙发上转移到了餐桌旁,坐下来边吃边说。

“那其他区的参赛者怎么样了?”想到叶修那边,蓝河不禁问,“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应该不被允许自由走动了吧。”

“是这样的。”喻文州点了点头,“除非有特别需要,我们可以带你去一些规定区域外,其他时间里,你是不能离开这层楼的,更不能和其他参赛者见面。”

“那如果我们偷偷的......”

“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地方了。”喻文州放下马克杯,浓香的咖啡味道飘满客厅,“我觉得阿瑞斯委员会是不会给我们任何机会反扑和算计他们的。”

昨晚的无人机和三十六个新的工作人员是蓝河用眼睛看到的。但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又有多少隐形摄像机正对准他们?这就像阿瑞斯竞赛中所使用的仪器,参赛者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同步直播到电视和网络上。而现在,他们无非是从需要直接面对的淘汰赛上,将噩梦延续到了休息日中。

蓝河叹了口气,“但是我才和叶修精神链接,我担心会不太稳定。这样会有什么影响吗?”

“你们居然精神链接了?”黄少天被水呛住了,用力咳嗽了好几声,瞪大眼睛,“我的天,这才几天的事情啊?我们不就昨天没跟你联系吗,怎么才过去几个小时你们就精神链接了?速度也太快了吧?我到底是该替叶修那个大龄单身男感到高兴,还是该替我打赌输了的钱默哀啊……”

喻文州的反应则很简短,“你和叶前辈都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因为是昨天晚上才链接的,没来得及。”蓝河如实说道,“抱歉,这样会影响比赛吗?”

“当然不会啦,他们又没规定链接过的哨向和情侣不能参加比赛。”黄少天大大咧咧地靠在椅背中,“我们不烧真爱。”

“话虽这么说,但现实也摆在眼前。”喻文州气定神闲,“就算链接了,结果也一样:不是你死,就是他亡。阿瑞斯委员会制定出的新规则是决不容许被拒绝的。我们有一百种对策,他们就会出现一百零一种应对对策的新方案,我们几乎不可能赶上他们的速度。”

“那我们要怎么办?”蓝河有些沮丧,“我不想死,也不想杀死任何人。我从来没想过要将天赋用在这上面。”

“你必须动手。”黄少天放下撕开一半的面包,正经道,“现在剩下的十八个参赛者中,一定有人是想要致我们于死地的,他们不仅是针对比赛中的你们,而是要对所有区的天赋者不利。所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行,抓住机会,一击毙命。就算你再不忍心,至少也得淘汰那个二十一区的参赛者。他在你之前就已经背上人命了,笔言飞只是他的漏网之鱼而已。”

“什么意思?”蓝河疑惑道。

“意思就是,这些参赛者里,有些人从一开始就是不该存在的。”喻文州说。

蓝河身体一震,“我们在第二张地图的地下区域时,江副队曾经说过……”

“就是那个意思。但少天说的对,如果可以,我们最好联合起来,用新的规则,淘汰那些站在暗处的敌对参赛者,即使代价是死亡。”喻文州若有所思,“不过也可能不会这么惨。我想叶前辈已经有主意了,等会儿我们会想办法去问问一区的辅导者的。”


各区的辅导者是可以在规定范围内自由活动的,谈话一结束,喻文州和黄少天就暂时离开了。

各区的选手现在不允许私下见面,蓝河在客厅里转了几圈,坐在沙发上不过两分钟,又重新站起来,一脸沮丧地回到了卧室。

水和食物,所需衣物和药品,现在全部由传送装置送到每个参赛者手上。房间里的按钮多了好几个新的,功能全部对应以上需求,阿瑞斯委员会果然将他们拘禁在各自的房间中,等待最后一场比赛的开始。

蓝河又洗了个澡,给肩膀上揉药,直到针扎似的麻感恢复了些。他松了口气,把余下的半管药膏丢在地板上,倒在柔软的床上。

通讯器的铃声划破寂静,蓝河一骨碌爬起来,跑出卧室,看到沙发扶手上放置的通讯器和下面压的纸条。

“记得接电话。”落款是喻文州。

通讯器是新的,喻文州特意把它留在这里,的确算是一种蔑视阿瑞斯竞赛规则的做法了。蓝河赶快接起通讯,笔言飞的脸出现在屏幕上。他还带着呼吸器,嘴唇苍白,脸色依旧不好。

“嗨。”笔言飞举起没扎针的手,晃了晃,动作仍有虚弱。

“你,你怎么......”蓝河的眼泪立刻掉了下来,“我还以为你要等比赛结束了才会醒。”

“那不行,等你赢了,我还要迎接你回蓝雨呢。”笔言飞笑道,“我已经开始转好了,你别担心啊,好好比赛,千万别哭鼻子。”

蓝河用力擦了擦眼睛。

笔言飞说:“言归正传。我今天是有事情要和你说的。”

“什么事?”蓝河问。

“他们忘了给我打麻醉剂。”笔言飞说,“整场手术中我的意识还算清楚。还记得我被射穿胸口之前你发现的那些荧光粉末吗?”

还有他后脑勺上的标记。蓝河记得很清楚,第二张地图结束的场景,已经成为了他人生中的一大噩梦。

“我看到我的胸口上也有一个,就在我的旧伤上。它被划上了一个叉……只不过现在没有了。在喻队他们来接我之前,已经被用酒精全部擦干净了。”

“就像狩猎。你用瞄准镜对准猎物,也会在它们的眼睛会是喉咙上标出一个十字准星。”笔言飞声音低沉,“蓝河,我们被什么人盯上了。不仅是三区,而是我们所有人。”

蓝河怔了怔,喉咙干涩。半晌,他低下头,说:“我知道了。”

“你心里应该已经有主意了吧?”笔言飞咳了几声,“总之万事一定要小心。现在和你在一起的只有叶神他们了,多仰仗他一些,谨慎些,他会有万全的办法的。也许大家都能安全地……”

“恐怕不能了。”蓝河打断了他,“阿瑞斯委员会昨天公布了新的赛制。”

“啊?”这里难以置信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吗?新赛制是什么样的?”

“我们只有一个人能活到最后。”蓝河说,“十八个人互相厮杀,优胜劣汰,想尽办法驱逐其他参赛者。最后只有一个参赛者可以活着。他们要依靠这个来抉择出今年的战神。”

笔言飞愣住了。

半晌,蓝河注意到他的嘴唇比之前更为苍白,于是不停地呼唤笔言飞的名字,试图叫他清醒过来。他远程呼叫了护士铃,直到医生和看护冲进来的一瞬间,他看到笔言飞的嘴唇翕动,又将脸埋在手掌中。

“是那个,它要开始了……”




tbc.

过渡章节真的很难写,要交代的很多,所以拖着没好好更新,不好意思。

29章会是最后一段剧情,30章正式开始。

喜欢的话请给我一些回应。评论不了心推都行,谢谢您。

评论(31)
热度(323)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