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27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摘要:“有时候我真不知道,我们到底是得到了馈赠,还是受到基因的遗弃。”

“倘若是馈赠,为什么我们会这么痛苦?”

“倘若是遗弃,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想要将我们置之死地?”

(重点阅读对话章节,信息量很大,关乎后文剧情,敲黑板)



正文:


总区郊外,别墅群中,怒吼声如洪流涌来,又迅速被镇压了下去。

一队持枪警卫包围了住宅区,挡住了那些试图离开这里的参赛者。数个穿着深灰色连体工作服的喀迈拉员工爬上爬下,用测量仪测试数据。他们之间还有几个穿白大褂的人,正在来回走动,挥手指点一些角落。

其中几个警卫交谈了几句,抬起头,朝两人走来。蓝河的阔耳狐嗖得钻进叶修的兜帽中,只留一对儿支棱起来的大耳朵在外面,颤悠悠地晃。

“不好意思,刚才去吃了个宵夜。”叶修不动声色地将蓝河拉到自己身后,“几位有事儿吗?”

“委员会规定,所有参赛者禁止在住宅区以外的地方活动。”为首的警卫口吻生硬,“请你们立刻进去。”

“那以后我们怎么外出?”蓝河问。

“阿瑞斯竞赛期间无权自由外出。”

这简直就是非法监禁。蓝河把这句话吞了回去,因为叶修拖住他手腕的手忽然用力。他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只得点点头,一言不发地跟在叶修身旁。

两人越过那些警卫,在进入住宅区大门之前,蓝河下意识地回头,发觉自己的视力变得更为清晰。也正因为此,他能够清楚地看见那些警卫面朝他们的表情,像是几只要撕裂麋鹿的豺狗。

蓝河打了个哆嗦,转过头,觉得浑身发冷。

“怎么了?”叶修问。

“忽然觉得有些冷。”蓝河搓了搓手臂。

叶修了然,抬起手勾住他的肩膀,将他往自己身上靠了靠。“等会儿你先去五楼。”

“你呢?”

“我去一趟三楼,找小周小江他们过来。”

蓝河还想问什么,叶修制止了他,示意他抬头。金碧辉煌的大厅内,六架无人机来回飞动,黑色机身上安装了一只摄像头,交错的红光不断扫描整个区域。

蓝河立刻闭上了嘴。

叶修按下三楼和五楼的按钮,将一只白色手环交给蓝河,“别敲门,小安不会开的。直接用这个。”

“如果遇到了麻烦,立刻通知我。”蓝河有些担心。

叶修一笑,“放心吧。”

阔耳狐跃到蓝河的肩膀上,舔了舔前爪,目光一直追随叶修。后者被这一大一小盯着,干脆各摸了一下头,随即从三楼的电梯口离开了。

五楼,蓝河用手环启动了门口的安全装置,进入了一区参赛者的房间。安文逸刚刚洗了澡,从浴室出来时,头发上还滴着水。

看到蓝河,他微微一怔,“怎么是你?叶神呢?”

“他说要去找周队和江副队,让我先过来了。”蓝河说,“你听到刚才的通知了吗?”

“听到了。”安文逸点了点头,把毛巾搭在两侧的肩膀上,“坐吧,喝什么自己点。”

蓝河在餐桌旁坐下,按下按钮,选了被热水。桌面朝两侧敞开,纸杯被放在一个金属圆盘上,托送上来。

刚才那种彻骨的寒意仍有一部分留在他的体内,蓝河捧起纸杯,希望这点贫乏的温度可以给他更多的热量。

叶修不在身边这件事让他有些不习惯。也许是刚刚绑定过的缘故,蓝河总觉得不该离自己的哨兵太远了,这个认知让他有些急躁,下意识抬脚,轻轻跺了两下地板。

安文逸把一切看在了眼里,“你们精神链接了吗?”

“这个还能看出来?”蓝河有些吃惊。

“我猜的。”安文逸戴上眼镜,神情一丝不苟,“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我总觉得你心里在傻笑。”

“……我现在心里很急。”蓝河判他错误。

安文逸耸了耸肩,“无所谓。”

他给自己点了杯冰水,叮叮当当碰撞杯沿的冰块令蓝河的牙齿隐隐发痛。安文逸站在桌前,一遍又一遍翻阅他的通讯器,检查信号,蓝河看到张新杰的名字一闪而过。

两人静默了十分钟后,叶修回来了。他的身后是十区的周泽楷和江波涛。

江波涛和蓝河打了声招呼,凑到他身边,上下打量一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

“你坐吧。”蓝河的脸有些红。

安文逸按下桌上的按钮,地板敞开几个口,送出三把靠椅。周泽楷和江波涛坐在一边,安文逸则和蓝河挤在一起,没有给叶修选择的余地。

“……行吧,那就这样。”叶修只得单独坐下,“情况紧急,时间不够,没能召集其他提前说好合作的区一起,这个事情咱们之后再解决。”他说着看向周泽楷,“现在这里有两个区的领袖,三个区的参赛者,小周要是没意见,我就代表发言了啊。”

“你说。”周泽楷点了点头。

“咱们也不用搞得太严肃了,有事商量说。”叶修让安文逸把通讯器打开,设置界面,将新的规定投影到所有人面前,“说说吧,你们现在是怎么想的?”

“不能等死。”周泽楷说。

江波涛点了点头,“的确。既然现在已经明确规定了只有一个参赛者能活到比赛结束,那就说明即使我们不自相残杀,阿瑞斯委员会也有的是办法对我们剩下的十八个人赶尽杀绝。”

“但我们不能杀人。”蓝河沉吟,“这些年来,大部分普通人对我们的厌恶只增不减,他们中的一些人一直支持将我们驱逐出这个社会。我很肯定阿瑞斯委员会和他们背后的所有人都在等我们犯错,这样他们就有足够的理由去修改现有的制度了。”

“如果我们在接下来的竞赛中杀了人,那之前所有的心血就都白费了。”安文逸打开了一段新的数据,挨个滑动,“游行,聚众签名,参与各项社会公益活动,天赋者为了存活下去,已经奋斗快一百年了。二十二个区的天赋者大多认为不能将天赋用在毁灭上,那些违反规则的天赋者往往也由我们送交警局处置,可以说,现在我们和普通人之间的最后一道底线,就在于我们是否会在公众面前用自己的天赋去杀害另一个人。”

“但这些都不能打消普通人的顾虑。”蓝河的嘴唇微微颤抖,“他们……他们永远只能看见我们的错误,哪怕它很小,只要出现了,就会被无限放大。大部分普通人看不到我们为了求得平等而付出的努力,他们只想让我们拿命去做所谓的平稳生活的代价。”

不公平已经被摆在台面上。一开始是昂贵的天赋者医药用品,禁止私人贩售给天赋者的抑制剂,再后来是不断传来的要求隔离的呼声,往往以一种默认作为结局。而现在,不公平已经蔓延到了原本就不平等的阿瑞斯竞赛中,雪上加霜,天赋者们所处的环境更为恶劣,而所有想要驱逐天赋者基因的人,都在等待一个他们需要的理由。

餐桌旁,所有人都沉默了。

“也许我们不能阻止基因修改,社会进化,优胜劣汰。”安文逸说,“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不能杀人,就要等待被杀。”江波涛提醒道,“现在留下的十八个参赛者,不一定全都认为天赋者应该收敛能力,以诚待人的。但相反,在阿瑞斯委员会宣布新的赛制后,一定会有人倒戈。”

“既然都是死,不如靠自己拼出一条路。”周泽楷声音低沉,“会有人这么想的。”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面前的投影,新的竞赛规则摆在眼前,用红色标注,像是用匕首刻在手臂上的图腾与锁链。

第一,禁止在阿瑞斯竞赛场以外的地区使用天赋。

第二,禁止逃离竞赛。

第三,禁止使用通讯器。

第四,禁止携带非官方分配的物品进入赛场。

……

“第九,仅有一人能在阿瑞斯竞赛中活到最后。”江波涛的声音很轻,“我们没有选择了。”

“如果我们违反规则,代价是什么?”蓝河问。

“是死亡。”叶修的叹息声轻不可闻,“我们会被当作反叛者,以另一种方式死亡。至于我们所在的区,估计以后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了。”

总区的人讨厌背叛,憎恨被人摆布一道,他们的阿瑞斯竞赛是为了寻求刺激和稳定主权,没人能把他们从最高位置上拉下来。

其他的分区暂且没有能力去打破现状,那么只有天赋者,会成为他们权力至上的最大威胁者。

“我们得试试看能力。”安文逸提议道,“现在还不知道阿瑞斯委员会打算怎样设置比赛,也许明天就会出现一个完整版的‘教学’了。但我们时间紧迫……”

江波涛转动水杯,微微一愣,旋即露出一个苦笑。

“恐怕不行了。”他说,“现在每层楼都增加了大量摄像头,还有压制我们的天赋能力的武器——就是之前总区开发的试验品,力量很强。就在刚才,我想试试连接下面的那些人,但我失败了。”

蓝河一惊,立刻将视线转移到手中的纸杯上,凝神屏息。水平面微微震动起来,一团水珠从纸杯中颤巍巍地上升,还没到达杯口就落了下去,溅出大片水花。

“不行。”蓝河皱眉,“照这样下去,就算他们现在冲进来杀了我们,我们也没办法反抗。”

“他们不会直接这么干的。”江波涛说,“还记得阿瑞斯竞赛的娱乐性吗?这场游戏是喀迈拉公司创立出的怪物,他们需要更多的资金,也许是为了筹备更多的计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总区的大选就要开始了。”

而属于十八个天赋者的致命游戏,也在一场对立的筹划中,慢慢拉开帷幕。




tbc.

至此我应该把这个冲突说得很清楚了

下章开始有喻黄(其实我是有些张安情节的)

喜欢的话请给我一些回应,评论不了心推都行,但别再悄悄看了,谢谢

评论(32)
热度(314)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