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25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摘要:“爱之深,责之切。”江波涛笑道,“你们两个人都是这样。无论是谁,对于重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举动。别看周泽楷这样待我,其实他对我还是有点儿埋怨的,只不过他不会说,也不想表现得太明显而已。”

“蓝河,你要不要和我精神链接?”

一区兴欣的哨兵,勇敢地跨出了求绑定的第一步

三区蓝雨的向导还在玩儿他的狼



正文:


总区位于大陆板块的正中央,由阿拔斯山脉围住,想要通过这里,必须经由唯一一条悬浮轨道,两边均有重兵把守。喀迈拉公司在郊外修建的别墅群,便是依靠阿拔斯山脉,群山缭绕,海拔极高,除了那些生活在山林中的飞禽走兽,没有人能徒步穿越这道天然防线。

对于两个南方人来说,总区的空气的确有些干燥,令人难以忍受。蓝河出神地盯着江波涛摆在桌上的金属箭头,过了会儿,他按下了左手边的按钮。

天花板上方,加湿器立刻嗡嗡运作起来。

“你从哪里拿到它的?”蓝河问。

“在地上。”江波涛答道,“阿瑞斯的清理者忘了检查我们身后,我趁别人没注意到这边时,回去找到了这个。”

“是那个二十一区的参赛者干的吗?”蓝河的双手放在膝盖上,微微握拳,“如果真的是他......”

江波涛叹了口气,“你心里都明白的,不是吗?”

“我明白。”蓝河说,“只不过我想再确认一下。已经过去一天了,但我还是不敢相信我的搭档被淘汰了。”

也许是和喻文州的交流带来了一些作用,又或者是梁易春带来的好消息终于打开了他的心结。此时面对江波涛,蓝河不再想像一开始那样排斥他,反而迫切需要一个就在阿瑞斯竞赛中的人,设身处地的,为他确认眼前皆为现实。

他需要即刻的清醒,绝对不能再恍然度日了。

金属箭头上干干净净,而刺穿笔言飞旧伤的那一支是鲜血淋漓的。蓝河将目光停留在那上面,直到眼睛酸涩,不得不抬起头来,把肿胀的泪水吞了回去。

“这个东西你收好。”江波涛把金属箭头往前推了推,“我不是叶前辈,处理问题时,能总是先人一步,把整件事情看得更透彻些。但我觉得他说的没错:我们在明,对方在暗,冲动也许反而误事。更何况我们连敌人是谁都尚未清楚,还是小心为好。”

“我知道。”蓝河点了点头,“其实我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我只是......一时犯浑,你能理解吗?我当然知道叶修是为了我好,不想让我因为顶撞阿瑞斯委员会而被取消参赛权。要是真揣上这个淘汰理由回三区,连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

江波涛理解地点了点头。

“但笔言飞被淘汰的时候,我是真的懵了。”蓝河低下了头,“我不知道要怎么做,脑袋转不过弯儿来,脾气上来了,什么话都说。是我愧对了他的好意。”

“爱之深,责之切。”江波涛笑道,“你们两个人都是这样。无论是谁,对于重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举动。别看周泽楷这样待我,其实他对我还是有点儿埋怨的,只不过他不会说,也不想表现得太明显而已。”

“周队也会埋怨你?”蓝河感到有些稀奇。

“当然会,但你能看出来吗?”江波涛说,“肯定是看不出来的。这也是我们之间相处时最大的问题。虽然两个人暂且看上去很和谐,但弊端总有一天会暴露出来的。”

周泽楷和江波涛早已绑定为对方的哨兵向导,却一直没能突破第二性征的关系,即使他们之间一直有爱情在做加持。蓝河隐约能察觉到一些缘由,但这样的问题实在是过于私密,他和江波涛的关系并未好到那一步,没必要问出口。

“你们......”蓝河斟酌道,“一定会很幸福的。即使现在有危机。你们两位都不是会选择逃避问题的人,就算弊端真的暴露出来了,处理好了,照样会和好如初的。”

江波涛愣了愣,随即释然一笑,“我等他。”

等他做什么?等他愿意和他一起面对双方已知存在的危机,还是等他真正想明白,决定换种结局的那天?

江波涛为人体贴,做事细致入微,他的天赋能力让他总比常人要多一份洞察能力,但感情上的事情,有时候知道得太过详细,也许并不如懵懵懂懂、傻傻乎乎的爱意要来得轻松。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没再聊过阿瑞斯竞赛的事情。一盒甜点很快被他们消灭干净,蓝河用湿巾擦了擦手,送江波涛出门。

“今天谢谢你。”蓝河说。

江波涛微微一笑,“不客气。如果还有什么想说的,欢迎你随时来三楼找我。”

蓝河犹豫了下,说:“我会去找叶修的。”

江波涛做了个给他打气的手势,“你们加油。”

蓝河点了点头,目送江波涛往走廊另一头走去。

纽芬兰白狼早就不在那里了。蓝河看了一眼,回到客厅,从行李箱中取出一条银链,和埃赛西留下的金属箭头一起,放进了口袋中。


距离午间过去许久,就餐时间已经结束,蓝河到达餐厅时,里面几乎没有几个参赛者在了。这样正好,他不想被那些人来来回回地打量,要么是同情,要么是置身事外的评论。他点了一大盒麻辣小龙虾,又取了两瓶冰酸奶,回到寝区后,径直爬上了房顶。

总区郊外的风景,白天与夜晚几乎是如出一辙的,差别无非是光线强弱而已。故步自封,日复一日地生存在这样无趣的地方,令总区的公民难以体会阿拔斯山脉外不一样的风景,反而更追求另类刺激。

他们能支付起庞大的费用,促使阿瑞斯竞赛的系统不断升级换代,除了寻求快感的人类激素在作怪以外,更重要的一点,总区是没有天赋者的。

他们永远无法体会到二十二个区天赋者的生存状态,自然谈不上什么理解和帮助。

装着食盒的塑料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蓝河抬起手,让纽芬兰白狼钻进自己的臂弯处,抚摸它略为粗粝的狼毛,后者发出满足的呜呜声。

没过一会儿,另一个人的脚步声从下面的梯子上传来,他走到蓝河身旁,在另一边坐了下来。

“之前我就在奇怪这件事儿,没想到你真的能看到它。”叶修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在我们来这里的第一天。”蓝河说。

“大意了,我一直没注意到这件事。”叶修摸了摸下巴,“你没有和我精神链接,就能看到我的精神系,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

“代表了我们现在应该换个话题,而不是先讨论为什么我能看到你的精神系这件事。”蓝河停下抚摸白狼的手,转而面向叶修,“我是来道歉的。”

“你不是有心的,我能理解,换做是谁在那种情况下都没办法控制情绪。”叶修说。

“不,我到现在也没放弃那个想法。”蓝河摇了摇头,“叶修,我不是十五岁被你救回来的小孩儿了,我能做很多事,也能看清很多问题,你有事在瞒我。”

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叶修迟疑片刻,“没错。”

这个回答简介爽快,可他在隐瞒的事情,仍未被摊开摆在台面上,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你不想说,我就不问那么多了。”蓝河心下了然,“既然我决定先来道歉,你就还是听我说吧。”

叶修点了点头,“你说。”

“我道歉,不是因为我觉得我的想法有错,而是为我的态度道歉。”蓝河说,“我犯浑,没能冷静下来,吼了你,这是我要道歉的事。”

他顿了顿,缓了口气,没有给叶修说话的机会,继续道:“但我不会为我的想法道歉的。我不知道你在隐瞒什么,也不会追着你问,可阿瑞斯竞赛带给我的安全感已经越来越低,我甚至会觉得稍有不慎,也许我就真的会死在这里。”

“叶修,我不想死在这里。”蓝河看着他,眼神里流露出无助,“笔言飞捡回了一条命,可下一次呢?如果是我,是你,我们没有这么幸运了,活下去的可能性还会存在吗?”

午后的总区郊外,清风徐徐,稻浪滚滚,山雾笼罩着远方,起伏的阿拔斯山脉重重叠叠。

可这里的空气沉重得几乎要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半晌,叶修说,“你不会死的,哥和你保证过的,是不是?”

“我不是不信任你......”

“那就再信我一次吧。”叶修笑了笑,“等时机到了,我肯定会把这些事儿都告诉你的,但还不是现在。”

“你做的事情,喻队知道吗?”蓝河问。

“其他区的领袖多少都知道一些。”叶修说。

蓝河点头,决定让这件事姑且翻篇过去,日后再提。他抱起食盒,摆在膝盖上,把掐去了头的麻辣小龙虾码得整整齐齐。叶修伸出手,熟练地给他剥虾,就像他们曾经有机会一同在三区吃这些时的模样。

他们默契地避开阿瑞斯,避开总区和二十二个区,避开普通人和天赋者,单纯谈论过去,谈论自己知道的奇闻异事。

也许在阿瑞斯竞赛中,他们永远没资格谈论个人问题。

傍晚时分,两人几乎吃了个半饱。纽芬兰白狼窝在蓝河身上,闭着眼睛,安静的模样更像只忠心耿耿的犬类,而非气势汹汹的狼。

蓝河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它,直到叶修收拾好垃圾,忽然和他说了句话。

他说:“蓝河,你要不要和我精神链接?”




tbc.

过渡章节,两人就要绑定哨向了。等二十六章更新的时候会搞个大事情,大家明晚见!

悄悄追更,不如小小点赞,谢谢各位的心推评哦。

评论(24)
热度(263)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