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封面摄影来自@番茄老贼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约稿请私信。

《甜味绝佳》

周江,原作向

 @狩 狩老师在周江群提起的“周泽楷把甜甜圈都给江波涛吃了”,由此引发出的短文

六一快乐!



正文:


周泽楷带回来的那盒甜甜圈,被他故意放在休息室的桌上。

他可以肯定,整个轮回战队上上下下,除了江波涛,没人会在午休时间再来休息室转一圈。

周泽楷把甜甜圈放好,又把桌上用来写战术分析的草稿纸推到一旁,直到甜甜圈盒子占据了整张桌子的核心位置,保证只要江波涛一进来,第一眼就能看到它。

一切准备就绪,周泽楷把休息室的灯打开,虚掩上门,身形一闪,躲进了隔壁的茶水间,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开始侦查江波涛的动向。

无浪:有没有人看到小周?

吴霜钩月:刚才不是还在食堂?

无浪:我就去拿了个哈密瓜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一叶之秋:什么,他刚才还说吃完饭和我打竞技场的?

一叶之秋:大骗子周泽楷!

无浪:翔翔乖,赶快回去睡觉。大中午的,还是刚吃完饭,打什么竞技场。

笑歌自若:刚才见小周去俱乐部门口了,可能是拿快递吧。

残忍静默:惊了,队长自己去拿快递,不怕被蹲守在门口的女粉丝和闪光灯吃了吗?

云山乱:重点是队长为什么要自己去拿快递?

无浪:......吕生,你发现了盲点。

无浪:我去找找他。

周泽楷在心里给吕泊远点了个赞,大写的那种,奖励吕生的抓重点能力,同时又给说自己是大骗子的孙翔脑袋上画了一把叉。他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有说今天中午要和他打竞技场,孙翔肯定是把他和唐昊搞混了。

食堂离轮回俱乐部的正门不远,周泽楷计算时间,猜测江波涛差不多能在十分钟内走一个来回,顺便把周泽楷网购给他的一箱童年牌零食搬回来,他和收发快递的保安说好了的。

茶水间有点儿小,周泽楷站了一会儿,嫌累,还困,干脆蹲在地上,拿手机刷江波涛的微信微博QQ空间,看完了再看手机相册,里面有个装满江波涛照片的秘密圈。

十分钟后,江波涛的脚步声从走廊上传来,逐渐靠近周泽楷这边。后者听到江波涛咦了一声,大约是在腹诽究竟是谁把休息室的顶灯全部打开了,而且离开时还不知道关灯锁门。

是我是我是我,小江倒是快进去啊。

周泽楷用心回答,把茶水间的门推开一道缝,心跳被这种偷偷搞事的快感溢满得上下起伏。

江波涛抱着一箱零食,转了个身,把门推开了。

周泽楷登时被他萌得要死要活。别人都是用后背怼,或是脚后跟踢开门,江波涛不一样,他抱着零食,腰微微一弯,直接用屁股撞开了门。

等江波涛进去了,周泽楷才放心从隔壁的茶水间出来,一米八几的大个,蹑手蹑脚地溜到休息室门口,一点儿声音都听不见。

周泽楷看到江波涛站在桌子前,背对着自己。他的面前一定就是那盒甜甜圈,因为江波涛把它挡得严严实实,他只能看到一点露出的水蓝色缎带,垂在桌沿上,摇摇欲坠,和江波涛的腰线遥相触碰。

周泽楷羡慕了一会儿缎带,暗下决心:既然今天是一年一次的节日,那晚上一定要好好摸一下江波涛的腰,说什么都要摸,即使今天是六月一日儿童节。

周泽楷看到江波涛环顾四周,脸上一副纠结的表情。

片刻,周泽楷听到江波涛自言自语:“......就吃一个。”

周泽楷在心里面快要笑死了。

江波涛放下怀里的那箱零食,拿起甜甜圈盒子,拆开水蓝色的缎带。周泽楷看到他转过身,边走边打开盒子,便朝门后一躲,等江波涛的脚步声过去了,又重新扒门缝。

江波涛坐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用点兵点将的方法,选择了一只巧克力甜甜圈,毫不犹豫地塞进嘴里,露出一脸满足的表情。

即使刚刚吃过午饭,江波涛对甜甜圈的消化能力还是很强大的。这就好比有些人在自助餐中塞了一肚子海鲜,之后照样能吃下一夸脱奶油冰淇淋的道理。江波涛对于甜甜圈,那是指天发誓过的死忠。

江波涛可能是有两个胃,一个消化主食,另一个装各种甜品。

太可爱了。周泽楷在心里描绘那张表情包,心想我是个只会说可爱的废人了。

但周泽楷此行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给江波涛买甜甜圈吃。潜伏已久,在江波涛又吃下一个枫糖浆甜甜圈,拿出第三个焦糖苹果甜甜圈,并吃到一半时,周泽楷推门而入。

江波涛噎了一下,一脸震惊地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周泽楷,后者仗着自己身高腿长,飞速朝江波涛冲了过来,坐在沙发上,把江波涛整个抱进怀里,下巴抵着他脑袋上的发旋。

“小,小周?”江波涛懵得不行,“怎么了?”

周泽楷没回答。他居高临下,从自己的角度看去,江波涛正努力抬起脸,想要和他面对面。他的手上还拿着吃了一半的甜甜圈,因为怕果酱沾到周泽楷身上,在被抱牢了的情况下,一只手尽力举得高高的,竭力让糖粉远离两人的衣物。

周泽楷想起江波涛用屁股撞开门的模样,手干脆地从他的脖颈处下移,紧紧抱住他的腰,脸埋在江波涛的颈窝上,深深吸了一口。

别人吸猫吸狗吸仓鼠,周泽楷吸男朋友,爽过维他茶。

对方这副困惑的表情上还沾着糖屑,周泽楷抬头看到了,毫不犹豫地偏过头,舔了舔江波涛的嘴角。

江波涛:“!”

“你你你到底要干什么!”江波涛脸红了,“我在吃东西呢,你的手松一松,松一松......”

“不松。”周泽楷说。

“但是果酱沾在衣服上会很难洗。”江波涛劝他。

“买件新的。”月入几十万上下的周泽楷表现得很不在乎。

话说到这儿,江波涛顿时明白了,放弃挣扎,“......你买的甜甜圈?”

周泽楷嗯了一声。

“那你......说一声啊。”江波涛有些无奈,“知道我抵抗不了诱惑,还让我和自己的良心作斗争,小周耍我玩儿呢?”

“你吃完甜甜圈,会变得更甜。”周泽楷说,“好闻。”

他说完又把脸埋在江波涛的颈窝上,为表真诚,又深深吸了一口江波涛,抬起头解释道:“就是这样。”

休息室里再无其他人,顶灯被江波涛关了,门在周泽楷进来时被关了。窗户敞开着通风,遮光窗帘收拢在顶部,随风轻轻摇动,发出几乎不可闻的咯吱声。江波涛脸红得要命,周泽楷越看越觉得他甜,忍不住咬了一口他的脸,心满意足。

江波涛,甜味绝佳。

今天的周泽楷也完成了这样的甜甜圈实验。



end.

好嗨,今天发四篇文,这是第一篇

评论(28)
热度(69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