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橘子汽水/18H】《等风也等你》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 很荣幸参与这次企划活动。

本文是今天凌晨爆肝完成的,感谢喧哗老师用文字和语音双重魄力为我解释她想到的内容,没有她就没有这篇文,我超爱她。

谢谢集思广益、为我提供校园paro内容的各位朋友!



正文:


“火烈鸟蛋,凤凰羽尾,龙的逆鳞和貔貅的指甲,你喜欢哪一个?”蓝河问。

“我喜欢蓝色的。”叶修说,“只要是蓝色的,都行。”


1.


H高的艺术楼一共有七层,最高那层靠左侧的空教室原先是个化学实验室,因为搬迁调整,早些年就废弃了。这里通常没什么人会去,涂料和落满灰尘的墙板层层叠叠摞在地上,像是塌方一半的堡垒,画出一道禁止入内的白线,露出后方空荡荡的腹地。

下午,高二模拟考的成绩刚刚公布,人心惶惶。自习课还未上到一半,蓝河丢下整理完的错题订正本,从后门溜了出去,怀里还揣着他的限量版游戏机。

这里面有昨天刚刚发售的游戏,他在昨晚的自习结束后回家才收到游戏盘,做完所有作业,又花了十分钟安装,却因为睡觉时间而耽误了提前享受快乐的机会,只得留到今天。

此时,趁没人注意到自己,他飞快地钻进通往艺术楼的另一条较为偏僻的小路,沿高高的楼梯,一口气爬上了七楼。

这个空教室是他在上学期期末时发现的。期末考试结束后,家长会的召开便成了每个学校不变的活动。蓝河向来会在学校里等待,直到家长会结束,才会和母亲或父亲一同回家。

而就在高二第一学期结束时,艺术楼七楼无人看管的空教室,成为他在探险中所发掘到的宝藏之一。

此时,蓝河怀里揣着他宝贝的游戏机,小心翼翼地穿过躺在地板上的横七竖八的墙板,就像爬过荆棘城堡的勇士,为了打出通关结局,决不能发出一点儿声响。他越过用塑料板隔开的门框,进入摇摇欲坠的堡垒,哼着歌往教室里面走去。

但一首歌还没哼到副调部分,教室的路走到三分之二时,蓝河眨了眨眼,愣住了。

他从未想过自己的位置会被人霸占,这里是艺术楼七楼的空教室,一楼有看门的保安,大部分学生在这三年中都不会寻找到这个地方。但现在他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另一个人坐在他清理出来的干净地方上,靠着墙,闭着眼睛,显然是在利用逃课时间补觉。

蓝河下意识倒退了一步,砰得踢到了身后的木桌。一片扬起的灰尘之中,对方就此睁开了眼睛。

“呃,我不是故意的。”蓝河说,“但你坐的地方是我清理出来......的......”

对方似乎还不甚清醒,哦了一声,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你是叶秋?”蓝河难以置信地重复道,“尖子班那个叶秋?你居然逃课?”

这下对方终于清醒了,打了个哈欠,后背离开墙壁,坐直了身体。

“我是叶秋。”他说,“你要举报我逃课吗?”

“我没那个意思。”蓝河下意识摇了摇头,“你.....算了,你坐在这儿吧,我再清块地方出来。”

这间空教室废弃已久,即使是学校组织的大扫除活动,也会遗忘这个角落。想要在这里清理出一片空地不算件容易的事情,蓝河需要忍受一段时间的漫天灰尘,直到那些呛人的味道从碎了一半的窗户中钻出去,才能安心左下。

“要不你就坐我旁边儿?”叶秋提议道,“我可以往旁边挪一挪,你还能少清理些地方。”

这话乍听之下是挺体贴的,但考虑到他现在坐着的地方就是蓝河擦干净的,那副大方提议的模样多少令人有些无言。可蓝河实在不想太多的时间去清理位置了,他宝贵的新游戏还在怀里等待他临幸,着实不该浪费自习课出来的机会。

他点了点头,“行吧,那你往过一点,我坐旁边。”

他边说边抽出几张湿巾递给叶秋,后者大方地接过,说了声谢谢,开始扩展自己的地盘。一阵尘土在所难免地漂浮起来,蓝河咳嗽了几声,下意识抱怨道:“灰太大了。”

“是挺不舒服的。”叶秋捏着鼻子,把地上的土往另一边掸,“谢谢你啊。你逃课来这儿干什么的?”

蓝河坐了下来,把灰扑扑的湿纸巾团成一团,放在脚边,掏出怀里的游戏机,晃了晃,“玩儿游戏。”

“逃课打游戏呢?”叶秋感叹,“挺正常。不过这个年纪不是都会喜欢往网吧跑找刺激吗,居然也会有人为了玩儿掌机游戏逃课。”

“我是不一样的。”蓝河挑了挑眉,“你就是来睡觉的?”

“尖子班学习生活太辛苦,要给自己寻找充分补眠的时间。”叶秋说。

蓝河哦了一声,心想这个年年上颁奖台的三好学生怎么感觉和传说中的性格不太一样,又觉得这话的确不大好问出口,便闭上嘴,低下头,启动他的游戏机。

两人之间第一次聊起的话题就这么断了,像是被剪了一段的风筝,没人打算再去把它勾回来。过长动画时,蓝河看到叶秋的侧脸,他好像又快睡着了,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开开闭闭,像只准备冬眠的熊。

蓝河想了想,按下暂停键,道:“你要是怕等会儿睡得忘记时间,我可以叫你。”

“你几点走?”叶秋问。

“第三节上课吧。”蓝河想了想,回答说。

“那你走的时候喊我一声。”叶秋说着,闭上眼睛,“听这个音效,好像是《荣耀》啊。”

“就是荣耀。”蓝河有些惊讶,“你也玩儿?”

“玩儿的。”叶秋又打了个哈欠,“我先睡觉,起来再说。”



2.


那天叶秋醒来的很晚。蓝河中途叫醒他一次,他又表示打算等放学再走,闭上眼睛迅速入睡了。

出于对能找到同一间空教室的战友的惺惺相惜,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蓝河还是决定留下来和他一起走。今天班里一下午都是自习课,回不回教室都一样,他索性坐在全年级第一旁边,打游戏打了个昏天暗地。

叶秋似乎对《荣耀》有很大的兴趣,醒来后也没忘记这件事。他说借他玩儿一下,蓝河便老老实实把游戏机交出来了。等叶秋打死了关卡怪兽,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对一个认识不到三小时的陌生人言听计从。

“你就这么把boss打死了?”蓝河有些震惊,“我打了快十遍......”

“你要学会卡位。”叶秋把游戏机还给他,让他打开录像,把位置指给他,“这里,有个石头看到了吗?躲在这里再开格挡,一般是可以躲过小爆发的。”

“太厉害了。”蓝河钦佩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多玩玩就知道了。”叶秋说。

一下午的时间,蓝河坐在旁边,被这位常坐年级第一把交椅的优等生刷新了全部认知。

与大多数高中分班政策相同,H高的每个年级都会分为尖子班和普通班,各占五个,而这两种类型又按成绩由高到低分配班级数字。叶秋是H高响当当的人物,连拿数次年级第一的成绩,没有人会不知道他。但蓝河从未想过,这样一个老师喜欢、同学敬佩的学霸尖子生,竟然也会和他一样,逃一下午的课,缩在没有老师看管的空教室睡觉,甚至玩儿游戏玩儿得好太多。

人比人气死人......蓝河觉得有些不甘心。他自己也是普一班的尖子生,年级排名不算低,但叶秋就有能力兼顾学业游戏和睡眠,无论哪方面,都做得比大部分人要好很多。

我们可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蓝河感叹完,把游戏机递给叶秋,戳了戳他的手臂,“大神,再帮我刷一个材料吧?”

“行啊。”叶秋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做个交易,你别把我在这儿睡觉的事情告诉别人,我也不告诉别人你在这儿打游戏,还帮你刷材料,怎么样?”

“那你要教我怎么打怪。”蓝河讨价还价。事实上,就算叶秋不说,他也决不会泄露在这里的秘密的。

叶秋自然是答应了。蓝河坐在一旁看他玩儿,竟恍然觉得这样旁观比自己玩儿还有趣。叶秋手指灵活,操作意识太强,那些在蓝河手下尚且能苦苦挣扎一番的怪物,叶秋不费吹灰之力,便能一一给它们推了过去。

有一个打游戏很厉害的学霸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蓝河默默给自己提问,又秒速回答:

爽。


在那之后,艺术楼七楼的空教室便不再是蓝河的专属堡垒,而是他和叶秋共同的基地。两人秘密地经营起自己的计划,叶秋睡觉,蓝河打游戏,等叶秋睡起来了,游戏机就换叶秋玩儿,蓝河在旁边观摩学习。

“一直让我玩儿,不觉得无聊吗?”叶秋偶尔也会这么问他。

“一点儿都不无聊。”蓝河冲他露出笑容,眼睛弯弯的,让太阳一照,格外的可爱,“看你玩儿也很有意思啊,你太厉害了。”

说这话时,他一点儿吹嘘的意思都没有。在这间教室里,叶秋就是他最好的朋友,值得分享彼此的秘密,自然也就值得这些称赞。

但他们的友情通常不会延续到这间教室以外,路上遇到了,便是点点头就算打招呼。有时候蓝河会因此感到奇怪:叶秋在这间教室以外的地方,对他的态度似乎是忽冷忽热的。有时候他会冲他露出笑容,在同行者转过身去时和他挥手说再见;有时候则像是没看见他似的,中间只隔开两个人,对自己视而不见。

但他没有问出口,也许叶秋有自己的顾虑,诸如担心蓝河一时疏忽,将两人的秘密暴露出去。他犯不上非得把每件事都问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也许叶秋也会希望他这么做。

但这一点儿都不影响蓝河对叶秋的好感。

保持距离,别让别人难做就是了。蓝河这样想着,在学校对门买了一盒炒面和一杯小米粥,走到马路这头时,又折返回来。

“再来一份炒面和黑米粥。”他想了想,补充道,“这个要大份。”

两个食盒与两杯粥,份量不算太重。蓝河胃口相对来说较小,这些已经足够饱腹到晚上了。但叶秋可能不行,他的身高相对自己来说就要猛些,也许大份的炒面会更合适。

蓝河拎着午餐,依旧从小路穿过,躲过看门的保安,溜进七楼的空教室里。

叶秋居然是醒着的,蓝河进来时,他正在摆弄手机。见到蓝河,他举起手,把手机屏幕拿给他看,“正给你发消息呢。”

蓝河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放下餐盒,坐在叶秋旁边,打开微信。

“想让你帮我带饭。”叶秋说,“没想到你未卜先知。”

“下次要记得提前和我说啊。”即使叶秋就在身旁,蓝河还是给他回复了一个“OK”的小白兔表情包,“你昨天晚上又睡得很晚?”

“做作业,复习。”叶秋说,“你以为学霸真的这么好当吗?”

“我觉得你挺轻松的。”蓝河心有余悸,“你最近一直在花时间帮我打游戏,耽误白天补眠的话,会不会影响你的期末成绩啊?”

即使学校里不乏看叶秋成绩眼红的人,蓝河也不愿因为自己的无心之举,害得对方与本该拥有的荣誉失之交臂。

“我就是天天玩儿游戏,也能在下学期上颁奖台。”叶秋帮蓝河把餐盒拿出来,“信不信?要不要赌一把?”

“不能赌点儿好的吗?我非得说我不信才行?”蓝河有些哭笑不得,“我也是希望你能继续保持第一名的好成绩的好吧。”

“那就不赌,换一个。”叶秋说,“这样吧,下学期要是还能上颁奖台,我就告诉你另一个秘密。”

“现在不能说吗?”蓝河好奇道。

“不行。”

蓝河哦了一声,看着叶秋的手发呆。对方正在削一次性筷子上的木刺,来来回回清理了五遍,这才递给蓝河,又帮他打开餐盒。

蓝河忙道,“上面那个是你的,大份。”

“我饭量大,你有心了。”叶秋笑了笑。

他笑起来真的帅,比起学校里其他还没张开或是打扮得奇形怪状的男生,他的长相的确算得上出类拔萃了。蓝河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叶秋笑起来的模样,因为他在颁奖台上几乎是严肃的,说完那些官话演讲稿,便退居后台,回到教室,谁也见不着谁。

而现在,仅仅一个笑容,竟是能让蓝河的心跳加速不少。

两人靠在空教室的墙壁上,坐在地上,各捧一盒炒面,吃得风生水起。蓝河从口袋里找到一包新的湿纸巾,撕开包装,放在两人中间。

“我还以为带纸是女生的活儿。”叶秋说。

“闭嘴吃饭好吧?”蓝河没好气地说。

他知道叶秋要说什么,多半像是之前那样,忽然说他长得好看,心细体贴,估计连男人看了都会心动。当时蓝河相信自己是表现出了一副无所谓,甚至是不满的神情的,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叶秋那一句或许无心的话,稳稳敲进了他的心,留在了记忆里。

吃完饭后,蓝河收拾好垃圾,绑好塑料袋,把东西放在脚边。他摸出游戏机,打开《荣耀》,叶秋和他肩并肩,检查他昨天的学习成果。

大体上来说还是不错的,至少他学会了在一技能输出时,尽量减少自己用脸扛的次数了。但独独最后的boss关卡对他来说还不是那么得心应手,尤其是叶秋还在旁边检查效果,更是让蓝河手心出汗,微微紧张了起来。

“怎么这么难打……”第五次后,蓝河颓然地放下游戏机,一行通关失败的字样紧随其后,出现在屏幕上,“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打不到我想要的材料了。”

“你想要哪个材料?”叶秋问。

“火烈鸟蛋,凤凰羽尾,龙的逆鳞和貔貅的指甲,你觉得那个材料价值大一些?”蓝河问。

“都差不离吧。”叶秋唔了一声,“你要是想纯加攻击数值,就用貔貅指甲;要是想增加防御,就用龙的逆鳞。选择都看你。”

“说了像没说。”蓝河叹了口气,“算啦,你还是继续睡觉吧。还有一会儿就要上课了。”

“下午第一节是地理课啊。”叶秋说。

“又不去上吗?”

“不去了吧。”

叶秋摆了摆手,把校服外套往上拉了拉,身体朝下滑了一段距离,闭上眼睛。

“我睡一会儿。”他说,“走的时候就不用叫我了。”

蓝河点了点头,把游戏音效关了。和叶秋一起玩游戏的时间愈来愈长,他都几乎忘了在对方睡着时自己还能使用耳机。

叶秋睡得很快,不出五分钟,已经靠在他肩膀上发出阵阵均匀的呼吸声。他的一撮头发蹭到了他的下巴,若有若无的痒。蓝河抬起头,头顶陈旧的窗框之外,夏天的风正吹拂楼外的梧桐树,枝叶沙沙作响。有恼人的学生在艺术楼下面追逐打闹,嬉戏的声音不断钻入他的耳中,遥远得恍如另一个世界。

他垂下眼睛,视线停留在叶秋的鼻尖上。稍稍分神的一小会儿功夫,他又通关失败了。



3.


临近期末时,蓝河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到叶秋了。仅靠微信联络后,两人都决定暂且放下手头的事情,谁都别再去艺术楼七楼的空教室,双双为期末考试奋斗一把。

“下学期肯定还能在颁奖台上欣赏我的英俊。”叶秋很自信。

蓝河发了个小企鹅疯狂点头对对对的表情,“叶神威武,下学期开学瞻仰神光。”

两人插科打诨,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会儿,叶秋又说:“boss打不过就放着,不要查攻略。”

“为什么不能查攻略?”

“攻略哪儿有我靠谱?”

蓝河一想也是,又发去一只小白兔疯狂点头是是是的表情。叶秋隔了一会儿,也回复了他一个表情包,是一颗蛋黄鼓着脸亲亲屏幕。

蓝河脸一热,无从回复,干脆丢下手机,沉浸到知识的海洋里去了。

期末考试,对于每一个在校生来说,无疑都是一种要脱一层皮的体验。没人会不重视成绩,即使是普通班的学生,也会有奋起直追的拼搏勇气。蓝河和叶秋说好,白天上课不会再带游戏机来,而叶秋则是说自己把手机留在家里,有什么消息,只能晚上回去再看。

夏天过去,秋天再来,新学期开始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彼时高二年级正在开动员大会,再有一学期就要高三了,学校提前进入紧急戒备状态。在校长的长篇大论结束后,照例是上一学期期末考试成绩的颁奖仪式,不出所料,叶秋又是年级第一。

当他站上颁奖台时,蓝河热切地目光一直跟随他的动作,但叶秋左右扫视全场,没有把目光停留在任何人身上,开始念起他的得奖感言。

他不会忘了我吧。蓝河有些颓唐,现在已经不是他们当初认识的模样了,有了一整个假期的微信交流,即使体贴如他,也还是不能明白为什么在其他人面前,叶秋总是会表现得这么严肃。

对方在讲台上念了五分钟,结束了一场演讲后,鞠了个躬,在雷动的掌声中下台了。

校长紧随其后,刚才还喜气洋洋的脸上,表情一变,开始说另一件事,大抵内容是指责高二有位同学经常逃课去学校的空教室,负面影响很大。现在空教室的门已经彻底锁上了,希望所有同学以此为戒,好好反省自己,别想在学习上钻空子。

“说的是叶修吧?”右边的人说。

“什么?”蓝河懵了,“叶修?秋还是修?”

“叶修啊。”同学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不知道吗?人家是双胞胎,叶秋是弟弟,年级第一,刚才拿过做演讲的。叶修是哥哥,听说经常逃课,但是尖一班的老师老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他怎么会被抓住的?”

“哦,听说是校长那天闲的没事干,跑去他们尖一班检查自习课的情况了。看到他没在,立刻让人去找,最后连班主任都给揪出来说了一顿。”

蓝河感到手心一阵冰凉,一种难以言喻的烦闷从尾椎骨窜了上来。他有意多打听了几句,这才知道叶家的尖子生双胞胎在学校里的确算得上风云人物,只是他在高中时期本就不擅长和其他班的人来往,最多只有几个一起从初中升学上来的朋友,便也没有过多了解和关注。

他不明白自己在闹什么脾气,生气也许有一点,不高兴也许也有一点,但他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叶修和他做朋友,却要连姓名和身份都得遮掩。但也许叶修从来没把他当做朋友,他可能会觉得分享这样一种秘密是理所当然的:你翘课打游戏,我翘课去睡觉,五十步笑百步,咱们错开一步是一步。

散会后的大课间时,蓝河在另一个楼层徘徊许久,最终还是没踏入高二的尖子一班。

他掩上门,下楼离开了。平台上面新栽了一排简单朴素的太阳花,校工打开矮小的铁门,顺铁梯爬下去,手上端着软管,另一端连向走廊深处。

在那之后,他们谁都没再去艺术楼七楼的空教室。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说得清清楚楚,已经把那里彻底锁上了,也许还会有保安巡逻,蓝河不想因为打游戏或是怀旧什么的想法被抓住。他再也没有回复过叶修的消息,假意无视他走过来的身影,在他靠近的一瞬间撒腿就跑。

叶修的消息轰炸一般都是在晚上,蓝河开机,就能看到他发来的无数个表情包。末尾一定要问蓝河一句话:“今天有没有消气一点?”

蓝河看着那些大哭的表情,想到叶修那张和叶秋一样的脸,忍不住想笑。

第三十三天。他已经有三十三天没有搭理过叶修了。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两人失去了共有的秘密基地,蓝河的信任度一度被叶修自己降到了低估。他拒绝从班里出来见叶修,久而久之,班里的人习惯了,知道两人之间可能是有什么矛盾,一般都会主动帮蓝河拒绝了。

但感情这种事情,哪有因为这么一个莫须有的名头,就随随便便能打消了的?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别的什么念头,即使它尚在萌芽,脆弱又难以被人察觉,那也是隐藏在自己内心中的真实想法,

无论如何,蓝河的气随着那些被暴揍后哭泣的表情包发来时,一点点的消退。

他不是什么无理取闹的人,而且这只是一个名字问题而已。他当然明白,叶修与他相处时,至少是以心交心,真诚相待的。

消气了消气了。蓝河在心里想,还差一点,叶神加油,争取早点攻略我。

而叶修竟然真的如他所想,持续性单方面联络许久,久到蓝河几乎都快要忘了自己为什么不回他的消息,久到他每晚抱着手机,听完那段不长不短的晚安语音,才会安然入睡。

本学期期中考试结束后,蓝河走到教学楼后面的小路,再一次成功躲开艺术楼看门的保安,顺利溜上了七楼。那些破墙板已经被清理走了,地板上只留下斑斑点点的白色油漆的痕迹。他们曾经的堡垒仍屹立在那里,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蓝河在七楼转了一整圈,终于下定决心靠近。他忽然看到,原本该像校长所说的那样被牢牢锁上的空教室门上,一把锁虚挂着,门则是半掩着的,缝隙足够一个人的手从里面伸出去,把锁挂在上面。

我已经原谅你了。蓝河想,那我就进去再看一眼吧。

他握了握拳,又伸出手,打开虚挂在门上的锁。

他推门而入,脚步轻缓,向落满灰尘的教室后面走去。

叶修背靠墙壁,坐在地上,摆弄手机。从蓝河的角度看去,他的手机界面停留在微信上,一连串单方面表情包正不断发出,正如蓝河口袋里的手机正单方面不断震动。

蓝河摸出手机,把微信点开,又关掉,看着叶修。

两人相对静立。

片刻后,是叶修先开口。


“同学,”他笑了笑,说,“打游戏吗?免费帮刷材料。”




end.

谢谢懒老师和我熬夜爆肝!

修改完错别字是16:35,在梦里还梦到自己在改文,笑死了。


评论(14)
热度(366)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