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Kai Havertz♥️🖤Marco Reus💛

墙头堆起来高得能捅破天。
什么都写,瞎话很多,慎重关注。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理想国》23

饥饿游戏AU

ABO 哨向

超能力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摘要:“你不会杀了任何人的,规则和道德都不允许我们这样做,就算你想这么做,我也会拦住你。”

“规则不是我们定的,规则是阿瑞斯和它背后千千万万反对我们存活的普通人定下的。你要我把这样的规则放在哪里?它甚至就没想过给我们活路,他们从来没把我们当作正常人!”

他推开叶修的拥抱,甩开他试图与自己交握的手,独自一人,将那些眼泪生生吞回胃中。



正文:


“活人没有思考能力,和死人有什么区别?”安文逸沉声道,“去除大脑,仅保留肢体的活动能力,能走能跳,能对危险做出应对反应……就像机器人。但机器人尚且需要人类用AI技术操控,这样的人会是什么运作原理?”

“也许人类也可以被操控呢?”笔言飞说,“比如精神控制,或者别的什么黑科技……呃,我没有冒犯江副队的意思,但也许存在一些喜欢用读心能力控制别人的天赋者,如果他们真的成了气候,可能想要组建一支自己的队伍都不是问题了。”

蓝河心头一跳,笔言飞预知梦境中的巨大玻璃墙和两排从天花板上悬下的锁链,又一次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

江波涛即时岔开话题,“不如我们等出去了再谈这个?”他看了蓝河一眼,后者微微颔首,“与其在这里乱猜,还是先离开这里吧。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们得尽快去中心地带。”

其他人纷纷表示没有异议,继续沿空荡的灰白色走廊向前行走。行至拐角,叶修转了个身,从善如流地来到蓝河面前。

“怎么了?”蓝河问。

“怕你落单。”叶修指了指笔言飞,“撑得住吗?要是不行就说一声,我们轮流照顾他。”

“没事。”蓝河摇摇头。两人前方,周泽楷拉住江波涛的手腕,把与自己并排的向导塞到自己身后,单手持枪,显然是在提防拐角或许会出现的险情。

“周队挺帅的。”蓝河感慨道,“天赋能力这么强,体贴又会照顾人,我们这一路都是周队在前面探路排险。不得不说,江副队真是找了个好对象。”

叶修:“哦。

笔言飞:“……”

“我觉得叶神也挺好……”笔言飞试图替蓝河挽救那么一点求生欲。

“有你什么事儿?”蓝河疑惑地看他,“虽然我不能群嘲单身狗,但是你一个网恋都会被骗钱的人就不要参与这种话题了吧。”

笔言飞:“………………”

叶修咳了一声,“走了走了。”

他走在两人前面,把蓝河挡了个严实,后者看不到前面的情况,摸瞎似的郁闷了好一会儿,任劳任怨地带着他们的伤员继续走。

不知是否是错觉,叶修和安文逸走过的这条路(也许路径早就变了,地下迷宫的墙壁千变万化,他们都不能确定这是否是自己之前走过的地方)似乎比另一个方向要短了很多。

叶修在前方带路,蓝河的小腿忽然一痒,低头看见纽芬兰白狼和他并行,毛茸茸的尾巴缠着自己的小腿。它的皮毛脏兮兮的,鼻头沾上一大块灰,但丝毫不影响身为狼的非凡俊朗。

“你好啊。”蓝河小声说,又冲笔言飞解释:“叶修的精神系在我旁边,是只很漂亮的白狼。”

“免了,不用给我描述。”笔言飞显得有些郁闷,“我一点儿都不想知道叶神的精神体是什么。”

他们在地下迷宫徘徊了二十多分钟,终于找到了出口,就在顶上一块巨大的窗户背后。周泽楷敲碎了窗沿上的玻璃碎渣,单臂将江波涛抱了出来,幻视一周,冲后面的人点了点头:“没有危险。”

窗户有些高,蓝河扶着笔言飞的腰,先送他出去,叶修在上面搭手接住了他。蓝河爬到一半,回过头看,灰白色的墙壁仍无声地立在他身后,而就在这里的另一头,那四扇门和一面单向玻璃仍像真实的噩梦似的徘徊在他心头。

他仍旧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而未知又带来对生死的恐惧。

“小蓝?”叶修说,朝他伸手。

“来了。”蓝河重新转过头,阳光就在上方,叶修紧握住他的右手,一用力,将他拉了上来。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能踏足真正的土壤了,即使眼下自己仍身处广袤的沙漠和失落的城市之中,脚下是无法与泥土比拟的金色细沙。蓝河深深吸了一口气,尘沙在肺中翻滚的感觉如此真实,阳光如此刺眼,当它倾斜在落满灰尘的玻璃上时,有无数微粒在空气中漂浮,又在光与暗的交界线处消失不见。

“中心地带就在前面,不远了。”江波涛转过身,手指指向另一条街区,“我们可以横穿这栋建筑,加快些速度。现在几点了?”

“下午四点五十一分。”安文逸说。

“来得及。”周泽楷点了点头,“我走前面。”

“既然小周心情好,那各位就不要和他争这个前锋位置啦。”江波涛笑道,“还有九分钟,我们尽快赶过去,应该是没问题的。”

其他人纷纷表示赞同。他们身后传来砰的一声,走在最后的蓝河与笔言飞纷纷转头,二十一区的参赛者埃塞西上半身朝下,以一个惨不忍睹的姿势摔倒在地。

“我,我没事。”他手忙脚乱地爬起来,脸上挂着可笑的红痕,显然是摔到鼻梁了,“不用管我的,我一定能跟上大家......”

三天两夜,他们狼狈的沙漠之行就要结束了。再有九分钟,阿瑞斯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就会来接他们回到总区,享受一天的人类社会生活,养精蓄锐,再次投入下一张地图。

自丧尸夜袭的突发事件过后,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参赛者被淘汰,也许观众们会觉得不太满意,但现在没有参赛者会为收视率这种东西而操心。所有人都想庆祝,庆祝他们又熬过了一天,也为接下来的竞赛而感到期待又倍加惶恐。

四十四个参赛者,此时还余下十九人。

七人穿过眼前的建筑物,只用了三分钟就走到了中心地带。周围已经聚起了其他参赛者。他们分布得零零散散,手持武器和装备,或站或坐。人人脸上挂着伤痕,灰尘满布全身,疲惫感从他们的皮肤毛孔里渗透出来。

笔言飞显得跃跃欲试,明显是因为度过了第二张地图而感到了小小胜利的快乐。蓝河受他的情绪所感染,忍不住笑了起来,换了之手,和他勾肩搭背。

“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的。”笔言飞和蓝河碰了碰拳。

他们在原地等待了几分钟,笔言飞的多动症又出现了,没站一会儿就开始四处探视。蓝河明白他的心情,却不能放任他这样乱动,只好摁住他的肩膀,让他安分下来,没想到自己竟是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惊人画面。

“二笔,你的后脑勺怎么回事?”蓝河压住他的脑袋,让他低下头。之前由于地下光线昏暗,他太过着急,没能仔细检查笔言飞摔伤的地方,此时离开阴暗的地下后,笔言飞后脑勺撞出的包上,赫然出现了一个针孔。

“什么怎么回事?”笔言飞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啊……我摔了一跤,昏了,再醒来时就是你泼了我一脸的水。”

“是标记注射剂用的针。”叶修看了两眼,断定道,“没有什么副作用,只是拿来标记他这个人的。简单点说,就好比给目标的脑袋上挂了一个特殊标志,方便以后寻找。”

蓝河闻言松开桎梏笔言飞脑袋的手,又去掀他的衣服下摆。他力气极大,笔言飞根本拗不过,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个Omega扒了衣服,尴尬地偷瞄叶修。当他腰两侧留下的淤青袒露出来时,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荧光粉末。”蓝河微微弯腰,用手电筒照向其中一道淤青,稍微一碰,笔言飞就会立刻疼得嗷嗷叫,“那些金属触手将笔言飞抓了下去后,又有人给他做了标记。虽然不知道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但你们说的对,那里的确有另一个活人在。”

“干嘛啊。”笔言飞打了个冷颤,“算了算了,等回去在说这个吧,还有一分钟这张地图就要结束了,别吓唬我了……”

他话音未落,一阵引擎声从东方传来,巨大的黑色飞行器出现在城市上空。

三十秒倒计时开始了,所有参赛者都重新站了起来,收拾自己的东西,整装待发,缓缓朝最中心的地方移动。

与此同时,站在后方的安文逸刚刚抬脚,倏地瞳孔一缩,大吼一声:“小心!”

一只离弦的箭刺穿空气,摩擦出猎猎风声,生生穿透了安文逸的防护罩,力道之大,瞬间卷起的气流掀起阵阵黄沙!

待风静止,沙砾重归地面,空气中厚重的血腥味取代了刚才的威胁气息,凝固了的氛围在四周蔓延开来。

笔言飞手指颤抖,低下头,咳出一口血。一支长箭穿过他的胸膛,尾羽切割整齐,箭头锋利,在黑色冲锋衣上晕开一大片刺眼的深色。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蓝河花了一秒钟时间去反应,但这短暂的一秒钟竟也令他像是在真空中熬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扑到笔言飞摔倒的身体旁,嘴唇翕动,喉咙干渴,眼眶发酸,最终一个字也没能说出来。周围人影攒动,声音模糊不清,他的眼泪随之滚滚掉落,砸在那件沾上灰尘和血渍的黑色冲锋衣上。

天空鸣响一声礼炮。

笔言飞,三区参赛者,二十三岁,淘汰于阿瑞斯竞赛第二张地图。即使参赛者们无权知道他们的竞争对手是如何被淘汰的,在场所有人也都知道,他输给一支从背后射过来的、毫无防备的箭。

信息一闪而过,国歌开始奏响,阿瑞斯委员会的运输飞行器落在中心地带的空地上,一群身穿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整齐划一地小跑过来,推开跪坐在地上的蓝河,将笔言飞抬了起来。

“你们要带他去哪儿?”蓝河如梦初醒,“放开他!他是我的搭档,你们没权利带走他……”

工作人员训练有素,面对痛失搭档的参赛者,表现出超乎常人所有的冷静。叶修从蓝河的身后抱住他,将他紧紧桎梏在自己的怀抱里,任他挣扎,无意识地对自己拳打脚踢,也没有松开一毫厘。

埃塞西已经不知去向,半小时前,他还用在地下迷宫中询问自己能为所有人做些什么,发誓绝不辜负他们带他离开的好心。他胆怯地拿起侦察箭,走在最前方为所有人探路,现在,他落在所有人后面,然后一箭射穿了笔言飞的旧伤。

他忍辱负重,装作怯懦无辜,落在最后,只是为了最后这一刻。

蓝河忽然停止了挣扎。与此同时,一阵冰凉的水汽弥漫在整个中心地带,气温骤降,地面和周围的建筑物上开始浮现一层薄薄的冰面。

飞行器上,一名负责运输参赛者的代表从驾驶舱拍案离开,拿起扩音喇叭,站在飞行器下方大吼:“叫他停下!我们的水箱要爆了!他想让我们所有人都死在这里吗?!”

空气中的震颤声越来越大,所有参赛者的水瓶和液体物品都开始震动,发出嗡嗡声。距离他们五米开外,两米高的倾斜的反光玻璃忽然爆碎,站在下面的五区女孩爆发出一声尖叫,抱头逃窜。

叶修忽然出手,将蓝河倒推几步,肩膀狠狠撞在身后的墙壁上,直撞得蓝河发出一声闷哼,回过神来,震惊地看着叶修。

“清醒了?”叶修笑了笑,“以为我不会这样对你?蓝河,你做的太过了。”

蓝河还想说什么,却被肩膀上传来的痛楚刺激得闭上了嘴。远处,运输飞行器的负责人手抄白色的扩音喇叭,气势汹汹地朝他们走来,打开通讯器,调出参赛者档案,毫不留情地在蓝河的名字下面画了一道深红的斜线。

“一次警告。”负责人气歪了鼻子,手指狠狠戳了戳蓝河的肩膀,“你最好别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否则接下来三年你们全区都等着完蛋吧。”

他说完便趾高气昂地离开了,鼻孔冲天,仰起头走路,恨不得把脑袋砸在地上。总区的人多半都是这副德行,仿佛他们生在这里,天生就高人一等,而阿瑞斯竞赛中的这些人只比其他二十二个区的人要好一些,因为他们在比赛中具有更高的娱乐观赏价值。

我要杀了他。”蓝河忽然说,“我会杀了他的。

“你现在不冷静,蓝河。”叶修说,“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我没开玩笑。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蓝河脸色苍白,“你不了解我,不了解我们……”

“你不会杀了任何人的,规则和道德都不允许我们这样做,就算你想这么做,我也会拦住你。”叶修的手仍桎梏在他的肩膀上,力道之大,蓝河根本无法挣脱开,“你不是这样的人。控制你自己的天赋,别让自己因为冲动被淘汰,明白吗?”

蓝河挪开目光,沉默半晌,摇了摇头,“如果笔言飞出了什么意外,我会杀了他的。”

“蓝河,你把蓝雨,把整个三区放在哪里?”叶修声音低沉。倘若蓝河现在还能注意到这些,就会发现这是他第一次收到叶修的警告暗示,“在这里你代表的不再是你个人了,喻文州没教过你?现在你把规则放在哪儿?”

蓝河猛地抬头,眼含泪水,不解、失望、无助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很清醒,我把蓝雨和三区放在这里。”蓝河抬起发抖的手,握拳,用力砸在自己的心脏附近。他闭了闭眼睛,好让眼泪回到眼眶中,他不能哭,在这里哭,只会被那些人认作弱者。“但规则不是我们定的,规则是阿瑞斯和它背后千千万万反对我们存活的普通人定下的。你要我把这样的规则放在哪里?它甚至就没想过给我们活路,他们从来没把我们当作正常人!

他推开叶修的拥抱,甩开他试图与自己交握的手,独自一人,将那些眼泪生生吞回胃中。




tbc.

“小不忍则乱大谋。”

关于叶修,我尽力在这里展现我对他性格的一种理解——忍。原作中的叶修可以忍耐离家出走后全靠自己拼的生活,可以忍耐为人质疑被迫退役,可以忍耐从网游开始白手起家,我觉得正是这样一种能忍耐有远虑的性格,成为促成他总成功的因素。

他在叫醒每一个沉睡的,又愿意醒来的人。

“埃塞西”

这个名字是有由来的。当初起这个名字时,就是因为某一个单词的谐音。这个原创人物的用途大约到此就会结束了,在正式对他进行说明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着猜猜看。


爆字数了,期待你们的评论和心心。答应爱我。

(顺便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xiaoyuran?event=0 想在这里问关于任何一篇我写过的文的问题都ok哦。我就是想玩这个。)

评论(42)
热度(285)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