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直到《理想国》完结为止,倘若没有日更,我和懒熊都变猪。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在此之前,请您先离开吧。”

睡午觉睡得太长,梦到了安东尼奥·萨列里和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两人沿一条小路行走,一前一后。这时是黑夜,他们也许是在维也纳,也许是在遥远的萨尔茨堡。

安东尼奥·萨列里脚步很快,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您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

“因为您总是不搭理我,用黑礼服的背影面对我。”

“我无法同您说些什么。凡人想要和神明说话,便会被蚕茧封住嘴。”

“但我已经褪去光环,早就不是当初的莫扎特了呀。”

“您是指死亡吗?”

“是的,大师。您可以清楚地看到,死亡也许并没有我们曾经想象的那样可怖。这里也有阳光,玫瑰,想要作曲时,我便像这样滑动手指,音符就会在每寸空气中跳跃。每到夜晚我就能看到星星,它们近在咫尺,只要伸出手,我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它们。”

“曾经您也这样。拥有阳光,而自己的确要比阳光耀眼,您有数不清的贵族小姐和平民少女递来的玫瑰和热吻,想要作曲时,只要钢琴或是小提琴在您周围,您就能在随便一张羊皮纸上涂满墨水。每到夜晚您就会仰望星空,试图做摘星的人,可星光早就属于您了,只是您从未自知。”萨列里说,“而现在,死亡要我们分隔两地。我唯独在梦里见到您,醒来却还要忍受愈发单调的色彩。”

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停下脚步,睁大眼睛,仿佛安东尼奥·萨列里的背影随时都会融入黑暗,从他面前消失。


“您可以离开我的梦境吗?倘若再不走,我便无法忍耐。我会控制不住地转身,期待拥抱您,然后被神光刺瞎双眼。待我从梦中醒来,也只能孤独地留在维也纳,日复一日过同样的生活,期待下一次梦境。然后在未来某一天,我会让死亡吞走我的身体,留下被灼伤的灵魂,徘徊在另一个世界,寻找我曾经企盼留下的神迹。”

“在此之前,请您先离开吧。”


萨列里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评论(1)
热度(67)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