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24H/8H】游戏直播UP主式暗恋[甜短完|HE]

 @2017情人节叶蓝24H企划 

谢谢好漫漫的邀请,终于能在如此重要的日子里,给我最爱写的这对cp除除草了,像是吃了三公斤包着费列罗的粮(嗝)

辛苦各位抬抬产粮,最后祝大家情人节快乐!爱生活,爱叶蓝!❤❤


架空设定,6900字,叶蓝都是游戏直播UP主,当然还有主职业的依旧架空的设定。


BY 萧昱然


*

 叶修回到家里时,蓝河正好关上电脑。
玄关的钥匙声是蓝河最为熟悉的。先向左转一圈,再拧两下,叶修摁动门把手时向来喜欢使力气,咔哒一声,门就开了。
接下来是换拖鞋的声音。他的合租人总是不喜欢解开鞋带,多半是左脚蹭右脚,胡乱踢开后再摆好。他的拖鞋是简单的深蓝色绒布样式,鞋底没有花纹,与地板摩擦时会发出沙沙的声响,像是婆娑着一片橡树叶前行。
再然后,他会经过半开放的厨房,在那里他会先找到饮水机喝杯水,将一整天的口干舌燥压下去,然后搁下玻璃杯,踩着沙沙作响的拖鞋来到蓝河的房间前,敲三下门,问:“晚上吃什么?”
这个时候,蓝河会隔着一道房门报给他今晚的菜单。不管他满不满意,他都会用一个简单的单音节作为回应——这个单音节的发音介于“嗯”与“哼”之间,像是鼻音,又的的确确是从嗓子里发出来的。也不知道他究竟满不满意。
然后,他会在外面客厅的沙发上坐一会儿,也许是在发呆,也许是回复手机消息。最后,他会回到隔壁的房间,轻轻推开门,又轻轻合上,使用门把手的动静和玄关处截然不同。
所有声音都在这时戛然而止。
这就是他们合租生活里的某一天。


*

确认叶修已经回到房间后,蓝河放下心,重新把耳机带好,打开电脑屏幕。右下角里刷过一排询问主播怎么忽然没了声音的观众,蓝河敲了敲耳麦,轻咳了一声,说:“刚刚室友回来了。”
有熟悉的观众调笑说感觉被室友打扰已经成了直播的日常,也有人求蓝桥春雪和合租人的日常故事的。蓝河也笑,说:“我们没说过多少话的,但是他是个挺不错的人。”
观众们立刻表示蓝桥大大的这张好人卡发得未免也太快了点。——“不是有那种剧情吗?原本与合租的男人没有什么交集,最后竟然走到了一起,这种傻白甜的文最感人了。”
紧接着后面的弹幕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刷屏,有要文包下载地址的,有脑补剧情发展走向的,还有人帮忙圈一圈隔壁的游戏直播UP主的。蓝河哭笑不得,眼见着弹幕里飘过“君莫笑”三个字,才出言道:“君莫笑不是说最近忙不直播吗?你们别去私信他……”
他边说边打开刚刚暂停的游戏窗口,准备回到直播的正轨上来。左下角的弹幕消停了一刻,不出五分钟左右,忽然又疯狂滚动了起来。
蓝河的手机屏幕上跃出了一条未读的QQ消息。
君莫笑:蓝桥大大,今天签到有奖励吗?
此时游戏进入了自动存档的过渡剧情阶段,蓝河停顿了一秒,自觉地摘下耳机,拿起手机给君莫笑回复:不是说最近很忙吗?现在来签到还有奖励领,还有你别这么叫我了……/北极熊拜托.jpg
君莫笑:要的。这是对你的认可。
原来是因为君莫笑来了直播间,才让这群观众炸开了锅。这个顶着似笑似哭头像的UP主是Q站的网络游戏直播屠版人,以高手速直播荣耀而闻名,在蓝河入驻Q站之前就已经有了足够高的人气,随后因为两人都在直播荣耀副本时被扒了马甲,才互通了好友,关系发展得比一般的亲近了些。
君莫笑还在给他发消息,聊了聊最近的游戏,抱怨下因为事情太忙而无法打荣耀,手和心一样痒了。蓝河一边直播还要一边兼顾君莫笑发来的消息,着实有些挪不开手脚,干脆回复到:再直播二十分钟就给你回消息。
君莫笑发了个大哭的表情,很快便安静了下来。蓝河觉得他多半还在看自己的直播,所以可以关注了下弹幕的内容,直到眼睛实在受不住两边瞟了,才任命地把弹幕窗口缩到了最小。
他一边做着游戏实况的解说,一边想起了君莫笑的Q站头像。那是个和QQ消息一样的图案,似笑非哭的,蓝河一直不太能理解,干脆当作是一种艺术。
君莫笑有将近一个月没有更新过直播了,录制的视频区更是满地长草,荣耀也显示几十天前登录。所以现在他不得不承认,当君莫笑的QQ消息终于闪烁起来的那一刻,他是无法拒绝内心的向往的。
没错。Q站的游戏直播UP主蓝桥春雪有一个秘密,他暗恋另一个游戏UP主君莫笑。
暗恋好几年。
二十分钟后,卡了一天的关卡终于圆满存档,蓝河松了口气,趴在麦克风旁边说:“好了,今天就先直播到这里吧,明天见。”
他和来观看直播的粉丝们说再见,念投榜名单的速度还赶不上他们刷给自己的礼物和鲜花刷新得快,最后不得不喊了声停,再次表达感谢后,退出了直播间。
那边,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也准时亮了起来。君莫笑的名字明晃晃的:晚上吃什么?
这句话的口吻听起来和住在隔壁的叶修一模一样,蓝河看了眼时间,关掉电脑,抱着手机扑在床上,认认真真地打字:吃红烧小排,米饭,煲老鸭汤。
君莫笑说你们G市人做汤技术一定一流,又说:但是我觉得糖醋小排比红烧小排要好吃很多。
这倒是个技术活。蓝河想了想,他没试过糖醋,只不过他的室友似乎对红烧小排还挺感兴趣的,他就一直没怎么换过做小排的口味。叶修每个月都会自觉地把自己的那份伙食费转到蓝河的微信上,所以蓝河会格外照顾这个合租人的口味。
蓝河很正经地百度了糖醋小排的做法,决定哪天亲自试一试。他坏心眼儿地存了张糖醋小排的图片,发给君莫笑,立刻引来了对方的不满。
君莫笑:我这儿可还没吃饭呢,蓝桥你这么做太不仗义了。
蓝河忍笑,说:那你去吃啊。
君莫笑说不成,他室友还不知道在做什么呢,今天晚饭可能得耽误了。
蓝河看了看时间,这才发现他也该去做饭了,便乐呵呵地回复道:那你先饿着吧,我要去做饭了。
君莫笑给他发了个挥手的表情,状态也切换到了请勿打扰。蓝河放下手机,充上电,踢踏着拖鞋离开了房间。
叶修也在这时候推门而出,见了他点了点头,问:“你要去做饭?”
蓝河嗯了一声,越过他,拿起放在餐桌上的围裙套好,反手给自己系围裙带。
“你想不想试试糖醋的小排?”蓝河忽然问。
“成啊,我挺喜欢糖醋的。”叶修说,“需要我给你打下手吗?”
蓝河想起上一次让叶修打下手的经历,惨不忍睹地笑道:“算了算了,你去等着吧。看电视也行,我交过电视费了,拿了个新的遥控器回来,在沙发上,电池还没装,你去抽屉里找两节。”
叶修哦了一声,转身去找电池了。蓝河边说边拉上厨房门,片刻后又拉开,探出个脑袋来:“真能试试糖醋味儿的吗?”
“真的真的,你快点做饭吧。”叶修说。干电池掉到柜子后面了,他得蹲地上把手伸进去抠出来。
蓝河这才放心地把脑袋缩回去,关上了门。
糖醋小排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叶修比平时多吃了一碗米饭,蓝河有些欣慰。他给的伙食费总是很多,蓝河唯恐饭做得不好会让人心里膈应,眼下知道了叶修的喜好,他觉得自己可以再多琢磨琢磨了。
叶修吃饱喝足,放下干净了的老鸭汤,靠在椅背上抻手指。他的手指修长有力,蓝河看着看着就愣神了,还发起了呆。
“怎么忽然想到换口味的?”叶修问,“看你老做红烧小排,还以为你特别喜欢吃那个。”
蓝河摇了摇头:“别人推荐的。”
叶修哦了一声,笑道:“合着是有暗恋的人在你跟前说着糖醋的好吃,你才拿我当试菜的呢?”
“没办法,谁让你们口味像啊。”蓝河得意地晃脑袋。他有喜欢的对象,在这个合租的房子里不算什么秘密。叶修和君莫笑口味相似,他经常能用叶修来作为话题,套到很多君莫笑喜欢的口味,翻过来再试做给叶修吃,也算聊表一下感激。
叶修要去洗碗,从他那头拿走了碗筷。蓝河忍不住又去看他的手,评论道:“你打游戏吗?这样的手真的很好看啊。”
“打游戏还得看手吗?”叶修也看了看自己的手背,“这都讲究手相了啊。”
蓝河哈哈大笑,站起来拿抹布擦桌子去了。收拾完后叶修还在厨房里洗碗,蓝河去打开电视,换到个循环播放小品和相声合集的节目,没一会儿就笑得趴在沙发上起都起不来。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边笑一边给君莫笑发消息。厨房里的水声还是哗啦啦的,他发出的消息像是暂时石沉大海,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君莫笑给他回复。


*

君莫笑最近似乎特别忙,蓝河询问过一次,他说是在忙工作。

 君莫笑比蓝河大几岁,有固定的工作,每天直播的时间也不固定,有时候闲情逸致来了,连上班时都敢打荣耀。
蓝河至今无法忘记假期里被君莫笑硬拉来打副本的事情(当然他一百个愿意君莫笑和他一起打副本)。他一边敲键盘,一边说你这样不得被上司发现然后一顿臭骂吗,君莫笑给他发了个问号:“为什么?我就是老板之一啊。”说完手起刀落,打死了副本boss。
蓝河有些后悔了,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有点窥探别人的隐私,但又隐隐为君莫笑毫不避讳地说出自己的三次元生活而高兴。
他主动说明了自己是个在校大学生,君莫笑嗯了一声,说:“我知道,要不等你毕业了来给我打工?”
“给你打工有什么好处吗?”蓝河问。
“这个不好说,可以天天和偶像一起打游戏,做点助理做的事情。”
蓝河呸了一声,哈哈大笑起来,说他多大勇气敢自称自己的偶像。
没想到君莫笑还挺理直气壮的:“你就是喜欢我吧,不然你的偶像还能是谁?”
蓝河心里咯噔了下,忙插科打诨,说是是是,我特别喜欢您,咱们能赶紧打完这局吗?君莫笑也像是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似的,这件事情很快就被两人抛到了脑后。
这天两人又一起联麦开了直播刷了副本,是个挺麻烦的25人精英副本,蓝河指挥,君莫笑主T,团里都是比较熟悉的玩家。
副本推得有些慢,犯错次数较之以往多了几回,不过也都有惊无险地通关了。蓝河松了口气,听见君莫笑那边有转椅的滚轮挪动的声音,问:“你要回去了吗?”
“回去吃室友做的饭。”君莫笑的声音远远传来,和麦克风拉开了些距离,“他刚才还打电话催我了。”
休息中途蓝河也给叶修发了条消息,询问他今天是不是要加班,此时不得不感叹全天下负责做饭的室友都有老妈子的心。
君莫笑和蓝河打了个招呼后,就停下了直播,电脑登陆的QQ也下线,显示手机客户端在线了。蓝河和直播间里的观众聊了会儿天,也退出了直播,准备去给叶修热菜。
微波炉吱吱作响,砂锅煲汤在灶台上咕噜噜滚动,蓝河站在旁边玩儿手机,君莫笑还在和他聊天,乱七八糟的,天南海北他们还很能扯到一起。
君莫笑问了他实习的事情,蓝河最近也在犯愁:他现在是大四刚开学,学分早已够数,课程表干净得几乎没印几个字,但实习就有些难找了。他的家在G市,和B市这边没什么往来,大学资源也没有那么丰富,找实习单位自然没那么简单。
君莫笑那边显示正在输入,蓝河趁空档给自己舀了碗汤。他先前已经吃过饭了,叶修说今天要加班,不清楚会忙到几点,让蓝河先吃饭,给他留一份就好。
再回头,这边君莫笑的消息已经回复过来了。蓝河一边喝汤一边打开消息,差点儿没一口汤呛在嗓子眼儿里。
君莫笑:那你来我们这儿实习吧。
蓝河觉得有点儿不太合适,但心情颇为复杂。那种暗恋多年的男神居然忽然给你抛出了橄榄枝、邀请你去他的公司实习的心情着实微妙。但这是个接近的好机会,让他放弃,他还是实在舍不得的。
君莫笑说:我们这儿条件挺好的,你来做个助理,表现不太好我也可以给你的评语上写个写个优秀,表现好的话就留下来工作呗。
蓝河的心情更复杂了。这是什么意思,条件优待的后门政策啊。他甚至还有意无意地给他透露了以后工作的事情,这点让蓝河的心思更荡漾了——能和君莫笑本人一起工作这种事情,搁在他刚刚喜欢上对方的时候,是根本不敢想象的。
见他不说话,君莫笑又发了第三条消息来:蓝桥你来吧,回去了我把实习合同发你邮箱啊。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答应了。
蓝河的心情立刻复杂到了最后一步,然后拨云见天地释怀了。他表达完感谢后,豪迈地端起那半碗汤,喝酒似的直接干了,站了一嘴圈儿的油。
没过多久叶修就回来了,站在厨房里的蓝河熟悉他的声音,体贴地给他把碗筷拿出来,全程保持着乐呵呵的笑容。
叶修也来帮忙,顺便给蓝河也拿了副碗筷,邀请他再吃一顿。
“这么高兴,是走路捡到钱了,还是实习有着落了?”叶修知道蓝河为实习犯难的事情,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蓝河特别得意,说:“解决了!我要和我男神一起去上班了!”
他还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他,夹了一筷子蒜蓉西兰花吃得津津有味,抬头看着叶修的时候,眼睛里都带着亮晶晶的笑容。


*

蓝河暂停了好几天的直播。
终于到了实习这天,他换了身西装,怀着即将见到暗恋的人的美妙心情,一大早就去了君莫笑的公司报道。
同时,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参加实习工作,此前也没做过兼职,额外的收入都来自做直播,所以这次格外的紧张,连西装的袖口都被他扒出了几道痕迹。
这些痕迹看起来的确不着眼,但蓝河现在心思细得像头发丝,一点点问题都能洞悉到之后的弊端。他连忙抚平袖口,把这身叶修帮忙挑得西装规整好了,才隐隐安下心来。
蓝河去了前台,说明自己是来实习的后,前台的小姑娘很快就拨了个电话出去。没一会儿她就挂了电话,从前台绕了出来,带蓝河坐电梯。
电梯快速上升,里面的液晶屏幕上不断播放着公司的广告,前台小姑娘自来熟地和他介绍公司,最后蓝河实在忍不住了,才终于问道:“你知道老板的名字吗?”
“老板的名字?”小姑娘愣了下,“老板叫叶秋,你可记好了,千万别实习的第一天就忘了。”
蓝河愣了愣,觉得自己有点耳背::叶秋?秋还是修?
他还想再问,电梯已经到了指定楼层了。小姑娘给他指了老板办公室的位置,便合上了电梯门,径直往一楼下去。
蓝河没了询问的机会,这附近也抓不到一个能询问的人,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祈祷等会儿能看到老板的名字之类的。
实习第一天就出洋相什么的,就算君莫笑能忍,他自己也不能忍啊。
前台小姑娘指的位置静悄悄的,助理位置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放,连牌子都是空的。蓝河看了看偌大的办公室,玻璃擦得一尘不染,放下的百折帘把里面遮挡的严严实实。
他敲了三下门,得到准许的回应后,满怀期待地推开了门走进去。办公室里面和外面看起来一样大,空间十分富足,唯一对比明显的是摞在办公桌上的高高的文件夹,而座位上的那人还在玩儿手游。
他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歪歪斜斜的立牌,上面写着“叶秋”二字,立刻松了口气。
这意味着什么?男神!男神的名字叫叶秋!虽然他现在还没看清楚男神的脸,都怪对方打游戏太专注了,连抬个头的机会都没有……
蓝河有些晕乎乎的。
他不好意思打扰,就这么拿着实习资料,站在办公室里,远远看着对方打游戏。
直到通关的音乐噼里啪啦跳了起来,那人才放下了手机,说:“站那儿干什么?过来过来,我和你说下你今天都要干什么。”

蓝河一听愣了,觉得声音特别耳熟,他下意识地往前迈了几步,对方也抬起了头。

蓝河吃了一惊:“叶修?”

叶修往后靠在椅背上抻手指,和平时在家里一模一样,他笑着说:“怎么,不认识了?”
蓝河颤巍巍地指着牌子:“但是上面说……叶秋……”
“哦,这个啊。”叶修把牌子翻了一面,露出另外一面的字,“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是老板之一,这个公司还有别的老板的。”
蓝河:“……”
叶修:“叫叶秋。”
蓝河:“…………”
叶修摩挲下巴,啧啧道:“我记得你有个喜欢的人来着?你天天喊男神的那位,你不是说今天去他公司实习了吗?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蓝河一看他那个样子就是故意的,早就知道了和自己是室友,还这么欺骗自己的感情……现在一想,他暴露的也太早了!君莫……不,叶修!他什么都知道!连自己喜欢他的事情也都知道!还全是自己傻白傻白地告诉他的!
见蓝河不说话,叶修又意味深长地说:“糖醋小排挺不错啊,以后可以让男神体会到你的爱了。”
蓝河:“………………”
这一次他是真的不想说话了。
叶修笑着看蓝河:“现在还有问题吗?蓝桥春雪大大,没有问题了就快点去工作,别忘了你昨天说今天晚上要和我一起直播的。”



后记.

叶修是蓝河的合租人。或者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同一所大学的合租校友”。
一年前,刚刚跨入大学校门的蓝河还拎着行李箱,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在校园里乱撞。他穿着白衬衫和水洗牛仔裤,背着一个深蓝色的书包,捏着他方方正正的入学通知书,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撞进了小树林里。
每个大学都会有这么一个小树林。从树叶淡黄的缝隙中能看到很高的天空,有园林师刚刚在假期里修整这片自然植物的天堂,桂花香气自上而下飘落,几枝芦苇、秋菊与向日葵映衬成一片应季的金色,而叶修正躲在这片金色里抽烟——那两指之间长长的烟灰一抖一抖,最后终于掉落在了人工湖旁边不着毛草的泥地上,有一片不甚显眼的灰色。
有校管忽然从树林那头的小路出现,笔直而怒气地朝叶修走来。蹲在地上的人倒是不慌不忙地起身,把碾灭的烟包在餐巾纸里,揣进裤兜,转身往回走,熟捻地搭上了蓝河的肩膀。
“三栋504寝。”他拿走蓝河手中的那张入学通知,“这楼层有点高啊。”
“您知道怎么走吗?”蓝河配合地问。
叶修不回答也不说话,夹过烟的手搭在蓝河的肩膀上往前走。他们和怒气冲冲的校管擦身而过时,蓝河甚至还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随后,有烟草的味道从那人的手臂上传来,或者是身上。他全身都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说刺鼻倒也没那么夸张,却像刚刚在泥地上上碾灭火光时那样,烧出了一个不太整齐的缺口。
后来,叶修还是尽职尽责地将蓝河送到了三栋504寝,如他所言,楼层的确有些高。蓝河推开窗子时,有积攒了一个暑假的灰尘扑簌簌落下,在光柱里尽情飞舞。窗户外面就是刚刚进去的小树林,隐约能看到人工湖的轮廓。这里的一切都很新鲜。
叶修点了根烟,说了两句就走了。烟味很快从大敞的窗口散去,直到他离开楼梯拐角,消失在了视线尽头时,蓝河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没有问过对方的名字。
那么刚才是如何称呼对方的?他想了想,似乎在过去的二十分钟里并没有那样干涩的叫法,这么说真让人不好意思,他们像是没有什么隔阂的旧友,久别重逢,谁都不会觉得说出的字眼难以启齿。
蓝河把行李箱拖到旁边,从浴室里接了一盆水,找到带来的抹布和放在墙角的苕帚拖把,挽起袖子抡圆胳膊,勤快地开始大扫除。
这是他们认识的第一天。


*

叶修:有事助理干,没事干助理。
蓝河:?!?!!?!



end.

评论(22)
热度(49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