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眼中血,心头肉(试阅)

全能天师+驱妖的叶x专注天师职业的蓝,世代流传爱情的命

取我眼中血,还你心头肉。

只是个试阅,突然很想写,脑子里全是画面,于是垂死梦中惊坐起熬到三点四十写完了……
先看看,不知道会不会写,因为写出来肯定还是个中长篇就很蓝受,毕竟坑那么多,怎么填都没信心啊(…
顺便问问大家想看我填什么坑,感觉自己现在什么都想写,但是选择困难又纠结(昏倒)坑在TBC后列出来
提前声明下,不管填哪个坑我都是要大改重新写的,推翻很多东西,因为实在受不了自己之前都写了什么GP……
⚠️不管哪个坑!




正文



七月,阴历初头,鬼门大开之日。

阴间流浪的鬼魂在这一天涌入人间,获得自由行动的准许,探亲也好,寻仇也罢,五更天的打钟响起,鬼门就要关闭,届时没能按时回来的,阴间自有一套处理的方法。
此时阴阳两界相通,鬼门就开在玄武门西南角下的门楼上,孟婆手里持着长勺,一口巨锅里熬着滚烫的汤,她遮着一张似笑非笑的脸,盘腿坐在人皮鼓上,鼓上还放着一只小小的沙漏。
“夜过三巡,黑白无常出使,要不想回来喝婆婆的一碗汤,小心割了你们这些乱跑的心思。”


B市,广和路,南小巷。

一道刺眼白光倏得闪过,爆炸声从四面八方轰然响起,滚滚浓烟登时在南小巷中扩散开来,身着西装的男人从爆炸的烟雾中扑出,在地上滚了几圈,狼狈地捂住脸上蹭出的伤口,赫然是已经见了血。
巷中传来阵阵轰鸣不断逼近,黑妖的脚步声砸在地面上,震耳欲聋。青石板的路面已经震开了几道裂纹,远远看去,像沙漠里干涸的土块,马上就要分崩离析,被踩个粉碎。
男人倒退几步,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摁在地上,飞快地画了只符,胸口一把小伞模样的坠子顿时隐隐发光。
“上泽鸣鸣,下恩恢恢,百鬼众目……破!”
困兽符从地面上腾空而起,四下飞散开来,黑妖扑出了南小巷中结界的制约,此时正全身流脓,散发出阵阵恶臭,携带着满身的鬼魂人脸不住挣扎;被一道雷霆破灭咒击中,它唉唉长啸一声,四爪踩在地上,混沌的上身直立,另四只爪狠狠抓向施法的男人。
黑妖身上的人脸集体爆发出一道尖锐的哨声,猛地划破夜空,以乌鸦为首的不祥飞禽猛然从云中冲出,遮天蔽日黑压压的一片,立刻张开喙,直直俯冲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从路口的结界处冲出了另一个男人,只见他边跑边咬破了左手中指。与心相连的心头血顿时从伤口中溅出,又汇聚起来腾空而起,在空中凝聚成一道符咒,倏得将巷口的男人置于一道暗红色的结界之内。
“叶修!”男人冲上前,一脚踢飞了一只双眼发白的乌鸦,咬牙切齿地吼道:“你这是想玩儿死我?!”
撞破了头的飞禽在碰上结界的一瞬间立刻哀号着化为了黑雾,登时军心涣散。叶修终于站了起来,此时竟然还有闲心拍了拍西装上的尘土,插科打诨道:“这不是就等增援来了么,没想到又是你。”
“什么叫等我来?!”蓝河气得要吐血,手上一串光滑的佛珠被捏得咯吱作响,“私自调查黑妖,聚集冤魂,在鬼门关打开当天不上报组织跑来私自行动,你是想被抓起来关紧闭吗!”
“别别别,你放松点儿,蓝河。”叶修说,“心头血多耗神啊,别激动,要不你先歇会儿?”
蓝河把十张一叠的符篆扔到叶修脸上:“你自己玩儿去吧!滚蛋——!”
“黑妖还没灭了呢,这事儿没完,你让我滚哪儿去?”
叶修制止住蓝河掉头就走的动作,拖着蓝河的手臂直接拉进自己身前。他从背后抱住了一脸负气的蓝河,将他整个人都拥进了自己的怀抱里。
“心头血,眼中肉。”叶修说,“别忘了,我们可是一家人。”
他加重了一家人几个字的读音,手指向下,摸索到蓝河的左手。蓝河的中指指尖还在滴滴渗血,叶修握着他的手指轻轻抬起,在左眼皮的地方抹了一道。
那只伞状的秘银坠子突然发了疯似的开始颤动,紧接着自断缠绕在上方的锁链,向后用力一撞,狠狠嵌入了叶修的心脏位置!
蓝河顿时感觉到身后拥抱着自己的叶修浑身发烫,尤其是心口的位置,连带着他的心头血都在尖叫沸腾,像是煮开了的沸水;他不能回头去看叶修的眼睛,据叶修所说眼中肉的咒术实在吓人,能止小儿夜啼,还能隔夜呕饭,所以从来不准蓝河回头看自己。
蓝河无法,只能紧紧抓着对方横在自己腰间的手臂,悄悄地用心头血把一道护身符画在了叶修身上。
“你知道破妖的口令是什么吗?”叶修大声问道。
“不知道!我是学驱鬼的,不是你的淘口令啊!你疯了问我怎么驱妖吗?!”蓝河简直要被整崩溃了,“你想不起来就快点叫援兵啊啊啊——”
南小巷中呼啸的狂风吹得两人只能勉强睁眼,卷起的石子噼里啪啦砸在窗户上,不知道谁家的花盆还被砸碎了,扑簌簌往楼下掉土。
“开玩笑的!”叶修逆着风冲蓝河大喊,“你闭上眼睛!三,二,一!”
蓝河立刻闭上了眼睛,一道刺眼的白光登时四射开来,隔着眼皮他都能感觉到一阵不适的痛苦。他扒着叶修搂着自己的手臂,下意识想要逃脱,却被叶修禁锢在身前,怎么挣扎都没放开一分一毫。
黑妖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浑身的人脸皮囊开始脱落,像是剥了皮的古旧画纸,又像风干了的羊皮,地上很快会汇聚起了一滩阵阵发臭的黑水。
一分钟后,光芒时间减弱下去,黑妖原先站着的地方只留下了八个爪印,非常凌乱,想必是在临死前又苦苦挣扎了一番。
蓝河仔细察看了一圈,确定没有危险了后,甩开叶修搂着自己的手臂,长长出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创可贴,熟练地贴在自己中指的伤口处。
“心头血眼中肉?你是眼中钉吧。你就等着我去组织里告你吧。”蓝河狠狠瞪了一眼叶修,又轻轻嗅了嗅,只觉得自己闻到一股子血和鬼气的混合味道,对于一个中度洁癖来说,他简直要窒息了。
他脸色十分难看地说,“臭死了,先回去洗澡!”




may be的TBC.

老萧坑的时间顺序:机械心—加点蓝—刺杀君莫笑—阴差阳错时期的爱情—藏


还有你们的点梗,因为点梗基本都会写短篇就不列举了。

困炸了!

评论(8)
热度(110)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