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故事结局。[全文一发完结]

被LOF莫名屏蔽,重发一次。
感谢你们之前在百忙之中给我的评论和红心,我都有看,还没来得及回复。被屏蔽我要吃个球球回血去……

年轻的骑士在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获得了一生最光辉峥嵘的荣耀,然后找到了携手后半生的归属。
他的归属,是条龙。

全文9160字,完结。感谢你的认真阅读。





000.

骑士老了。

他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骨骼与肌肉未曾衰老,身体器官没有退化,双目仍旧有神,四肢健全,谈吐清晰。

尔虞我诈的人际关系让他身心疲惫,仿佛生活在一潭扎人的沸水中。日复一日的勾心斗角,英雄也难免在其中落寞,如同一颗坠落熄灭的陨星,逐渐沉寂了原有的光芒和斗志,重新变为埋入地心的地核。

“让他离开吧,王室不再需要没有雄心的骑士。”国王的臣子说道,“暮年归乡,是每个人最后的选择,同样也最适合他这样久居高位的人。”

国王同意了。骑士被国王以一个极为体贴的理由辞去,并且领到一把笔优渥的抚恤金,还有大片可供生养的田地。他曾经握有的jun权像是被无情地买断了一样,他交出沉重的铁剑,用上面刻画的象征荣誉的花纹,换来广袤的土地和一个普普通通的素色行囊。

骑士的好友替他牵来了他的马,毛发梳得柔顺,马鞍换了一只新的,辔头擦得光亮。好友把缰绳递给骑士,问他:“这么快就要走,你心里有想去的地方了吗?”

“走哪儿是哪儿吧。”骑士说,“天大地大,哪里都能找到扎根发芽,卷土重来的地方。”

好友皱眉,他不喜欢这种说法,“你还会回来吗?”

骑士没有说话,好友也没有。沉默令人窒息,但难以猜测的未来和眼下的分别更令人不安。

“开玩笑的,别难过。”骑士说,“也许一年以后,我就回来了。”

老马在一旁咴咴地叫,喷出一声鼻息,前蹄在它和骑士保护过的土地上交替踏越,掀起一阵小小的风沙,遮挡住了往昔峥嵘的时间。


001.

骑士从宫廷门前出发,穿过市集,居民区,所到之处都聚集着密密麻麻的人口。当他跨越城门前象牙白的桥墩时,昔日伟大的王国忽然不再象征至高无上的荣耀,而是变成了一座辉煌的建筑,一个骑士放在身后的普通背景。

骑士走过高山,淌过河流,穿过森林,越过沙漠。每当朝阳初升时他会出发,然后在薄夕暮时停下;他从熙熙攘攘的村落走到人迹罕至的山谷,再从广袤的平原走入尖锐的石崖,脚下是湍急的河道,还有看不见头的黝黑深处。

石崖坐落在大陆的南方,有人在书里称它是死亡崖。这里没有居民,没有耕地,物竞天择的理论循环上演,飞禽走兽在这里往来生存。猩红的石头铺满了河床,沙子陷在缝隙里,缝隙里埋着层层骨堆。

这里是龙谷。入口处竖着石碑,风吹日晒让字迹模糊不清。石碑上拴着一对人类的头骨,风吹过石崖下的山谷时,叮叮当当像是一串不算晶莹剔透的枯萎的风铃。

傍晚时,乌云挤走晚霞,暗沉昏黑的天空开始下雨。草尖被染成了深棕色,疯长的草丛像一片深邃的海洋,骑士淌在海洋中央。暴风夹着雨星打在骑士的身上,他有些冷,甲胄发沉,赘得他的头也有些昏沉,但打火石打不出温暖的火苗,天越来越黑了。

他犹豫了一下,绕过石碑和它的头骨们,径直走进了龙谷的巨大山洞之中。山洞遮住了外面肆虐的狂风骤雨,也吞噬了骑士的身影。

山谷里很大,面积开阔,有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还有两侧星星点点的火光。渡过了不适应黑暗的时间,骑士把墙上的火把取下来拿在手上,四处挥动了下,赶跑了一群蛰伏在他身后的吸血蝙蝠,还有趴在网上对外来人虎视眈眈的蜘蛛。

骑士顺着路一路下坡,走到了一个较为平缓的地带,面前是一块顶天立地的石壁,稳稳扎根于地下,耸入上空。山洞里太安静了,他能听见远处涓涓的流水,近了还有钟乳石上滴答落水的声音,火把劈啪作响,爆裂出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火星。这里安静得像个死城。

骑士站在空旷的中心,抬头就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山洞顶,还有闪闪发亮的东西。他后退了几步想要看清楚那究竟是星星还是出口,却不小心踢翻了一个放置在路中间的罐子。

罐子破碎的声音异常响亮,骑士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龙啸从山洞深处传来。他打扰了龙的休眠,巨龙的呼啸像是滔天的巨浪,到处都充斥着暴力和愤怒的湍流,然后是沉重的脚步声响起,由慢到快加速,逐渐逼近,整个山洞都在隐隐颤抖。

龙的庞大身影陡然出现,刻画在石壁上,几乎与石洞顶相齐平。猩红的火光伴随在它身后,连影子都染上了一层亮色。它张开翅膀,覆盖住了全部的光源,把它的洞穴和骑士一齐包裹在自己的威慑之下。

骑士抽出了铁剑,紧紧注视着洞穴转弯处的动静,他能感觉到转弯深处的熊熊烈火,还有在火中苏醒的巨龙,正步步紧逼着向自己走来。

骑士握紧了铁剑,屏住了呼吸。

龙的身影越来越庞大,脚步声越来越靠近。

骑士的心吊了起来,手心微濡了汗。

火种劈劈啪啪爆裂的声音像是雨点,又像擂鼓,咚咚敲在石崖上。

骑士的眼睛黏着在那里。

轰然作响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一只小小的龙从洞穴转弯处蹦跳着跑了出来。火光印在龙的脊背上,前方的石壁上是他被光学原理放大的巨大身影,还在以小欺大地骗人。

骑士的手颤抖了一下,下意识收起了配剑。

龙扑扇了两下小翅膀,带动着他圆圆的身子飞了起来。但他的骨骼尚未成型,吃力地飞了两步后,踉跄着跌倒在地上。

小龙爬起来咳嗽,尾巴捂着嘴。他不甘心丢脸,两三下跑到骑士面前,狠狠踢他的马靴,抬起脑袋龇牙地威胁道:“人类!滚出我的地盘!”

骑士看到了他张得大大的嘴,里面是一排还没长齐的牙,一点恐吓力都没有。他不忍心告诉这只奶宝龙,他这个年纪的大概还是需要磨牙棒的。

为了增加自己的威慑力,龙故意踩重脚步,把地面踩的咚咚响。但在骑士眼里,他就像只蹦蹦跳跳的小帝企鹅,摇摇摆摆得找不到平衡点,似乎马上就要摔跤。

“别怕,我只是进来避雨而已,不屠龙的。”骑士说,“别呲牙,乖。”

龙嗅了嗅骑士身上的味道,小鼻子一抽一抽的。空气里的味道没有灿烂阳光,没有杀伐血腥,只有雨水和麦芽甜甜的味道。骑士好像一块未成形的法棍面包,马上就要发酵了。

硬邦邦的法棍。他想。我要磨牙。

于是小奶龙助力一跳,稳稳趴到了骑士的肩膀上。他的肚皮贴在骑士肩上的护甲上,有点冰凉,还有点硌肚子。他想喷火暖暖。

骑士看出了他的意图,立刻反手一把握住了奶龙张开的嘴,给他合上。

“不准喷火。”他说。

奶龙有些委屈。不让呲牙,还不让喷火,肚皮被硌得冰凉,还不给自己暖暖。他还没把骑士当法棍磨牙已经够龙至义尽了。

人类果真是又麻烦又过分。

小奶龙拒绝承认这个人类身上有种神奇的威慑力,让龙忌惮,虽然骑士一点儿都不凶。龙把喉咙里准备喷出去的火又咽了回去,咕咚一下,他的肚子也跟着咕噜了一下。他抬头看着同样看着他的骑士。

“看什么看。”龙鼓起勇气,张开嘴巴呲牙,“人类,我饿了,给我弄吃的来。”

“……”骑士说,“我不知道给你吃什么。”

小奶龙像个奶娃娃,吃力的翻了个身,坐在骑士的肩膀上,冰凉的爪子搁在骑士的头上。

龙熟练地指挥骑士,说:“前面左拐,我有个藏吃的用的仓库。”

骑士被当一只龙成坐骑,一点儿都不符合童话故事;他绕过那个吓人的转角,火光照在他肩膀上的龙身上,他光滑的鳞片像是要烧着,摸上去又很冰凉。

骑士回头看了一眼石壁,山洞很大,奶龙大概是那个大小的六十分之一,太有欺骗性了。这一定是一条不真诚的龙。

骑士在仓库里找到了一头新鲜的耗牛,给龙切了一大块耗牛肉,递到他面前。龙嫌恶地看着上面滴滴答答的血,小爪子捧着自己的腮帮,张嘴就吐出一小团火球,砰得把肉给烤熟了。

这个技能很了不起,骑士欣慰地看着一脸懵懂的小奶龙。再接再厉,骑士又给他切肉,龙烤肉,骑士切肉,龙烤肉,如此循环往复,虽然没有佐料,但他们还是吃完了大半头耗牛。

龙也很欣慰,拍了拍自己鼓鼓囊囊的小肚皮。肚皮很热,不凉了,他打了个饱嗝,觉得心情舒畅。他把一开始见面时的不愉快全部抛到了脑后,热情地邀请骑士留下来,和他同吃同住,不用付任何费用,只要他能留下来陪自己。

龙问他:“你叫什么?”

骑士回答:“叶修。”

“树叶的叶,枯叶的叶,修……修是哪个修?”

“单立人的修,修正的修。”

奶龙的尾巴在地上写字,歪七扭八地勾出一个不太工整的修字。他又在旁边写下了另外两个字,然后抬头冲骑士笑,虽然龙笑起来有点奇怪,“我叫蓝河。”

湛蓝的蓝,长河的河。


002.

骑士答应了龙的请求。

深秋季节即将过去,外面的落叶被扫成了一堆,很快就会被冬天的大雪覆盖。他不一定还能在恶劣的风雪中牵着马找到下一个村落作为落脚点,寒冷会要了人类的命,他可能在昏睡中迎接死神的到来。所以,骑士迫切需要一个过冬的温暖的地方。

龙很温暖。虽然有点傻,年纪还有点小,但也许他很怕孤单。

骑士留了下来,和龙同吃同住。他的马睡在另一个小山洞里,那里空气流通,温度适宜,还有一口流动的泉眼。小奶龙很喜欢骑士的这匹黑马,亲自抱着一大摞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新鲜马草,一爪子一爪子喂到马的嘴边,每天都玩儿得不亦乐乎。

骑士从龙的仓库里翻出了很多东西,上好的布匹绢丝,做工精致的雕刻艺术品,还有许多祈福用的的平安符。骑士把那些东西摆在小奶龙面前,一一指着问他:“这些哪儿来的?”

小奶龙很无辜:“我没抢,人类给的。”

“人类为什么给你这些东西?”

“他们?”

小奶龙的眼神暗淡了下去,像是天上最明亮的两颗星星躲在了霾的身后。他用尾巴拍了拍地,扬起一阵尘土,然后垂了下去。

“他们怕我吃人,叫我永远住在这里,这样他们就不会被我伤害了。”

“……”

骑士觉得龙有些可怜,他几十岁,只能算是龙漫长生命里的奶娃娃。可人类用自己的恐惧作为枷锁,把龙牢牢束缚在山洞里,然后用同类的头骨悬挂在山谷的石碑上,自导自演地警示后代永远不要靠近这块禁忌之地。

“无所谓的。反正我也不爱出去山洞外面玩儿,他们不会发现我没长大这件事的。”龙安慰不说话的骑士,也安慰自己。他用爪子刨了刨火堆,靠在骑士旁边,“这里没有第二只龙了。”

小奶龙看上去很孤单,但他分量十足,脑袋也有点沉,骑士被他压得想笑,又想亲亲他。他长大了些,是一条漂亮的深蓝色的龙,没有神话故事里那样的穷凶恶极,尖牙利齿起来倒像只小狼狗。他的鳞片在月光下像是平静的大海泛起的小小波浪,看起来恬静又温顺,里面有星星,有月光,就像一个全是夜幕的温柔梦境。


003.

山洞的另一端出口通向大海,沙滩细腻,水质清澈。面朝海阔天空的水平线,可以看到太阳东升日落,将大海染成璀璨的金和火红的夕两种不同的颜色。

龙很喜欢海,骑士还问过他为什么要叫蓝河不叫蓝海。

“我们龙族里有一条很厉害的龙,叫黄少天。”龙说,“如果我是蓝海,那黄少不就是黄海啦。难道以后要组团出道吗?”

这个笑话不太好笑,但是黄少天那条龙的确是蓝河的偶像,非常崇拜的那种。骑士有点不太满意,他想问龙,黄少天会给你切肉吗?会给你讲睡前故事吗?会给你刷你在泥里打过滚儿的鳞片吗?会挽着裤脚在这儿站一上午给你捉鱼吃吗?

——当然不会。骑士这么自问自答道。他觉得心宽了一截儿,认为黄少天是比不上自己的,自得地继续叉鱼去了。

龙谷里的冰层破裂,杜鹃和喜鹊开始在枝头唱歌,漫长的冬天过去了,春天走了一半儿,夏季就在眼前。

龙学会幻化成人型的那天,骑士也是在海边给他捉鱼吃。

春末时,阳光倾泻在海滩上,沙子被照得暖烘烘,海豚在海天一线处交替跳跃处海面,近处有棕褐色的礁石,一簇一簇生长的海带,还有趴在礁石上晒太阳的懒惰的海星。

骑士听到一声龙啸,声音不再尖锐,有些低沉。龙大概是要变声了,他可能还记着要和偶像黄少天组团出道的梦想,现在每天都喜欢趴在山洞外的高台上唱歌,唱到渴的不行了,飞下来扑到骑士身上,要他给自己泡茉莉花茶喝。

骑士抬头看他,龙还是趴在那个高台上,远远的冲骑士摇尾巴。他站起来,张开翅膀忽闪了两下,再次长啸一声后,从高台上一跃而下。

骑士吓了一跳,丢掉手里的鱼叉,向龙的方向冲过去。

龙从高台上坠落,几百米的高度,减去空气阻力和一系列因素,下落的速度真的太快了。骑士看到龙没有张开翅膀,像是个等待死亡的人,阖着双眼。

“快飞啊!”

龙的全身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背景是湛蓝的天,深色的海,沙石满地的沙滩。龙的身体被金色的丝线包裹起来,像是毛毛虫结茧,吐出的丝一圈一圈把自己裹在里面,等待破茧成蝶的春天。

可现在马上要夏天了,难道他想要沉睡三个季节后再重生吗?骑士屏住了呼吸,他脑子里发木,根本反应不上来。他已经站在了龙即将坠落的地方,抬头看着他——如果龙摔了下来,沉重的身躯会压得自己肝肠寸断,脑浆崩射,他们大概会一起丧命,但是骑士已经想不到那么多了。

金色的茧在距离地面十米的时候陡然爆炸,金光像是流弹,火线四射,灼得人眼睛生疼。骑士不得不偏过头遮挡住眼睛,等强光散去时,他看到了成年了的蓝河——一个人类的蓝河。

他背后还有一对忽闪的属于龙族的巨大翅膀,深蓝色的,有些干枯——龙的翅膀都是一副干枯的模样。

他眨眼间就赤裸着身子扑到叶修身上。

“我可以变成人了!”蓝河兴奋地在叶修怀里乱拱,不断重复着,“叶修你看!我可以变成人了!”

叶修有些为难,还很尴尬,为难的是蓝河光着身子在他怀里求夸奖,他不知道该把自己的手放在哪里;尴尬的是他对这个漂亮的男人有了生理反应,还不能往后躲。

蓝河也发现了,他脸有些红,尴尬又害羞,但是他不能躲开,也不想躲开,他急于和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类分享他的喜悦。他抬起头看叶修,眼睛湿润,雾气升腾,里面汇聚了江河湖泊,最后成为了一方包容天地的蔚蓝色的海。

天时地利人和,没有比这一天更美好的日子了,他们一人一龙经历了足够的惊吓和失而复得的喜悦,还有共同体验龙族生命奇特的经历。他们接了个吻,蓝河的嘴唇柔软得像水,有些冰凉。身后是被海豚惊起的一群海鸥,海鸥吓得飞鱼越出海面,扑腾着淋了两人一身的水。

蓝河呸呸呸地吐掉咸湿的海水,抹了抹嘴巴。他忽然意识到这样的做法可能会擦掉他的初吻,这东西对自己来说太宝贵了,龙生只有一次,于是他干脆又贴上去主动亲了亲叶修。

“龙族里的每条龙在成年时都会有一个归属。”他说,“我的是你。”

狷狂的龙一生桀骜不驯,自生至死都是凡人敬仰畏惧的神物。他们带着命运来,又带着命运离去,能让他们停留下来的,只有人间最美好最值得留恋的爱与情。像是日日夜夜闪烁灯光的避风港,为龙搭建起唯一的家,头顶日月星河,背靠广袤温柔的土地。


004.

春去秋来,当所有花朵凋落,枝头的梅花结出小小骨朵,梧桐叶子再次堆满了龙谷时,骑士在死亡崖居住了整整一年。

骑士想起了自己和好友不成纸的约定,一年后他也许就会回去,可他现在哪里都不想去,他是龙的归属,龙也是他的,归属不能长脚,不会不安分地随处乱跑。

他想起往常的这个时候,他的国家应该已经在准备过冬了。人民积蓄的粮食堆在仓库中,易坏的肉和菜腌制在地窖里,珍藏了几年的酒喝了可以暖身体,每个人都换上保暖的厚衣。水车靠天然的动力缓缓运作,田间的劳力越来越少,骑士想起自己的抚恤金,还有大片的公田,他没安排人去为他劳作,现在也许早就长满了旺盛的荒草。

叶修忽然和蓝河说:“我有很多田地,你想被我包养吗?”

“不太想。”蓝河趴在他膝盖上,身后拖着长长的尾巴。他打了个小小的嗝,火堆暖哄哄的,照得他想打瞌睡,“那里有很多吃的吗?”

叶修说:“没有,我不会种地。我走了这么久,地肯定早就荒了吧。”

蓝河立刻嫌弃他:“你连地都不会种,没吃没穿,我不要跟你回家。”

骑士觉得很无辜,他从来没有真的打算带龙回家,或者说是根本没打算过带龙去他的国家。他的国度里,君臣和子民都不喜欢龙,故事里字字珠玑,一笔一划如同屠龙刀一样锋利,万般唾弃龙的邪恶与奸佞残暴,含沙射影地唾弃着什么其他的问题。

蓝河已经是个青年的模样了,眉眼渐渐刻画出有棱有角的痕迹,长相温润,脾气越发的好。他像一枝长大了的树苗,龙谷里流淌的山泉,又像金色的沙滩和包容万物的大海。

在这荒郊野外被人视为禁地的山谷里生活也挺好的。骑士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代替龙写一份清单,然后带着清单爬到山洞高处的一处平台上,拉弓搭箭射出去砸到路人的脑袋上,隔天他们需要的东西就会全部堆在死亡崖上。

“你利用我!”龙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口吻像是几世纪前的关于男女爱恨情仇的文学小说,尾巴啪得缠在骑士的小腿上磨蹭。

骑士说:“晚上吃蒸饺。”

龙立刻乖乖闭了嘴。

骑士说:“吃完了再吃你。”

龙尖叫着跑开了。

龙非常热衷化作人型,除了必要时刻出去恐吓乱跑的人和猎物,其他时间就只穿着一件宽大的白长袍就到处乱跑。他奔跑的速度太快了,总是来不及刹车撞在骑士的背上,撞得鼻子疼了还要骑士给他看看歪没歪,然后得知自己不会变成歪鼻子龙后,乐此不疲地把他们的生活必需品搬进山洞,一一布置好了就继续跑来跑去。

他们的山洞越来越像个家。龙喜欢这里,哪怕外界的季节在变化,人们对龙的恐惧还在滋生,但窝在龙谷里,他的身旁有骑士在,什么问题都像大雪天里的躁动,被隔绝后没有了任何声音。

成年的龙在第二年夏天迎来了第一次faqingqi,同时也迎来了性别分化。痛苦难忍,全身酸麻,后面肿胀不堪,蓝河第一次不喜欢在龙谷和海滩之间跑来跑去,而是化为人形,缩在床上的层叠被褥中止不住的颤抖。

以至于叶修握住他的前端时,他也只是小幅度地瑟缩了下,却没有拒绝。蓝河的眼睛里含满了雾气和湿润的水,然后慢慢分开了自己的双腿,迎接爱人的进入和律动。

“没关系,没关系。”蓝河这么安慰叶修,“我不会受伤的。我可是龙啊。”

他把自己的全部交给了一个人类,一个生命短暂转瞬即逝,却让他爱得要疯狂的男人。


005.

第二年的冬天,龙谷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鹅毛大雪落满了那人的肩头,夹杂着寒风席卷而来。陌生人在骑士面前摘下帽兜时,赫然露出了好友的脸。

“快走吧,国王发现你住在这里,现在他派人来屠龙了。”好友催促他,要替他牵走他的马。

骑士说:“不行,我走了,蓝河怎么办?”

“一条龙有什么怎么办的?你还想为它搭上自己的性命吗?!”好友抓住他的肩膀,拼命摇晃他,试图让他清醒,“你可是屠龙家族的后代!唯一一个可以屠龙的后裔!你怎么能爱上一条龙呢?!”

这些话如同重锤敲打在他心上,像是铁匠打铁用的锤头,砸出了阵阵刺耳的声音和迸发的火星。

骑士瞬间想起了这两年来他都不曾想起的事实。

他叫叶修,他住在大陆的最中心,那里有最强大的王国,他曾经是国家里最强的骑士。叶家的血脉有诅咒,屠龙骑士只有一代单传,他的弟弟不爱这些,干脆早早离家做了生意,远离了被诅咒的生命。

叶修是天生的屠龙后裔,家族里的骑士,他的配剑拥有令所有龙都闻风丧胆的能力,恐惧会让龙的威慑大大削弱,然后被终结生命。

但蓝河不怕这些,他从小时就遇到了叶修,他一直都和叶修生活在一起,生命力里再无其他人,最初的不适早就变为了习以为常。

以爱为枷锁,他们的生命早早就被捆绑在了一起,哪怕绳子的两头拴住的是屠龙的骑士和龙。




一句熟悉无比的话在叶修的耳边炸开,如同无数颗流弹击中他的身体,瞬间唤回了他的全部思绪。

“你利用我!”

蓝河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重新变为一条遮天蔽日的龙,吼声转化为龙啸,席卷在广袤的土地之上。他遍体鳞伤,屠龙剑留下的伤口在涓涓流血,血是深蓝色的,滚烫的热度不断升温,烫得龙要流泪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血这么毒,竟然让自己都快要倒下,灼出大片大片的疼痛,伤口都要开出血色的花。

屠龙剑握在陌生人的手里,还在为他增添难以痊愈的伤口,无数箭矢扎入了他的身体,龙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一大颗跌落在地上,酸性的体液让草木在瞬间枯死了一大片,焦黑的土壤被砸出了一个滋滋冒烟的坑。

他的脖颈上还套着锁龙绳,四肢被牢牢钉在地上,伤口沾染上硌人的沙子,他觉得疼,想重新变成人,但是他疼得没力气了。

“叶修,你怎么能骗我呢。”

“树叶的叶,枯叶的叶,修……是单立人,修正的修。”

“叶修,你为什么要骗我?”

龙低喃着骑士的名字,舔舐自己的眼泪和伤口。在别人听来他只有愤怒的咆哮,招来的是黑压压的乌云,还有夹在黑色云层中的电闪雷鸣的尖叫。

骑士被人摁在地上,徒劳无力地旁观爱人被夺取生命。他的思绪飘得太远了,回忆让他陷入深深的怀念与痛苦。他想起了被革职那日离开家乡的场景,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小奶龙时不让他喷火的场景,想起了他抱着龙爬上山洞最高的平台吹风的风景,想起龙学会化作人形,从高处飞向他时光裸身子的场景,想起了蓝河第一次和他身影交缠黏腻的场景。

一切都停滞在好友带来的消息,他们明明在这里过得很好,为什么那些路人要多嘴的禀报他们的情况,为什么国王要干涉遥远平原那头的龙的生活,为什么他是屠龙家族的唯一后代,所有人就都推搡着要他去杀了自己唯一的爱人呢。

而现在,蓝河误会了屠龙者们的来源,他以为是叶修的错,他以为叶修蛰伏在自己身旁两年,忍辱负重,埋藏起对自己的厌恶,做出一切生活得很开心的模样,却只为等待屠杀自己的这一刻。

叶修在他的心口上挖出了一个洞,洞里长出了一双眼睛,哭泣着咳出全身心的血泪。他没听到叶修拒绝好友的话,满脑子都是偷听到叶修是屠龙一族唯一后裔的惊恐事实。愤怒让他迷失了方向,又在看到叶修时恢复,然后再沉沦,再清醒。

循环往复。

因果轮回。

湛蓝的蓝,长河的河。

千里天河,万里蓝海。

骑士的思绪在一刹那清明,如同接通了电流的灯,闪过闪电般的刺眼的光。他夺过了被现任骑士首领握在手中的剑,拼命向垂死挣扎的龙跑了过去。

第一剑,他砍断了锁龙绳,第二剑,他砸碎了钉住龙爪的铁器,第三剑,他把铁剑用力一掷,扔出了悬崖外,屠龙剑坠入脚下的万丈深海,永不现世。

龙的身躯已经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了,他大半个身子都跌出了悬崖,直到察觉到周身的束缚一轻,才松了口气,在一瞬间重新化为了人形。

蓝河的双眼被血泪模糊了个通透,身体乏力得像是要脱臼,骨头被打散了在血肉里漂游,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可他的意识非常清晰。他透过血泪,看到了他们往日里相处的点点滴滴,他想起还没去看过叶修的家乡,数万亩田地和他长相一模一样的胞弟。他看到他们接吻,接了无数次的吻说了无数次的爱与承诺,时光像是飞逝的海鸥,掀起海浪,淋了他一身的眼泪。

故事的结局里,龙没了生的意识,化作人形,从高高的悬崖上坠落;骑士则是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拥抱着爱人,亲吻着他的唯一,在最后共同踱入深海长眠。

阳光从乌云的间隙照射了下来,恍惚之间,蓝河似乎感受到了叶修的拥抱,为他擦去血和泪,温度熟悉而安心。



尾声.

“故事最后呢?”

半人半龙的小奶龙用长着蓝鳞的手臂抱着父亲的胳膊,趴到他的肩膀上,奶声奶气地撒娇问道。

叶修想了想,似乎自己也忘了结局,于是抱起他亲了亲。

“没有了。”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结局,也不是所有的结局都是完整的故事。






THE END

破百的热度就这么没了,要不是看到喜欢的画手太太莫名其妙被删了图,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文怎么就这么没了。(撸否大约是看出了我的消沉,要把我打入地牢23333

关于文章,这个结局是个HE,也许也不是个HE,关于蓝河的去与留大家可以自由心证,但是我个人比较偏向最美好的结局。
就像第一次这个文的时候我说过的。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结局,也不是所有结局都算得上完整的故事。但生活其实就是童话故事,你对他好一点,他就会对你甜一点。

啊…最后一句怨念,请把我的红心蓝手还有评论,还给我,辣鸡撸否。

评论(25)
热度(52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