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别悄悄看,除非这里写下的东西不值得你读
无论点赞还是评论,我均向您回以双倍的感谢

“这世界上最有为的人,往往也是最为谦逊的人。”

《阴差阳错时期的爱情》1

架空AU,借用了哨向题材,部分设定纯属原创,具体请看文
全文傻白甜,谈恋爱秀恩爱,结局HE,中短篇完结,可放心跳坑




壹 - 相亲


蓝河很后悔。

春寒料峭的交替时节,H市的冷风从各个街口呼啸而过。这一天,雨终于停了,湿冷降去了一些。道路两旁的香樟树尚未拆开保护膜,一层浅蓝色的薄膜沉重地附着在上面,每当冷风吹过时,都像是树在呼吸。它们缩在冬天的尾巴下面,光秃枝干向下垂着,似乎还没能从低温中苏醒过来。

东方的地平线被耸起的建筑物挡住,早晨的银辉从缝隙中钻了出来。春节结束已有一礼拜,贩卖烟火的小贩被推着小车叫卖的菜农取代。路边的店铺开始营业,首先从便利店开始,紧接着,所有门面的眼睛都从冬日睡梦中睁开了。

没人愿意在假期里被打扰,即使是蓝河这样好脾气的大学教授也不行。但单身似乎总是个令长辈们难以忍受的标签,它代表特立独行,又或是过于与众不同。哪怕在这个时代,单身已成为一种常态,但被当做怪异群体似乎也在所难免——他们总认为是孤独侵蚀了单身者的思想,就像电脑中枢进了病毒。

街角的咖啡店开门了。这给了蓝河的妈妈一个好理由。没人会在大鱼大肉的油腻饮食期后还能坚持下去,每到这时,茶和咖啡就变成趋之若鹜的新选择。当蓝河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并在客厅里找到一张名片时,蓝妈妈适时地迎身上来:“去看看吧?妈妈保证,就这一次。”

她每次都这样说,但这已经不是蓝河第一次去相亲了。“妈妈保证”不是什么绝对行使的诺言,蓝河没时间,更是没精力——对他来说家庭就是他和妈妈,他的重心摆放十分明确。但现在她都这样说了,双手抓在儿子的手臂上,蓝河又心软了:他向来不忍心让她眼里的欢欣鼓舞被冷水浇灭。他点了点头。

午后的阳光爬上碎花桌布,像枫糖浆淋过烫口华夫饼时,向下流淌的甜蜜。靠近窗口处摆放一个圆形星座仪,上面竖着一颗星星,旁边置有几枚硬币。一只浅口瓶里,束了几枝做成干花的满天星——也或者是落了的格桑花。有一朵晒干了的玫瑰,随着中央空调吹出的微风摆动时,露出干瓣里藏着的一只金龟子。

蓝河双手握着咖啡杯,不动声色地往一旁挪了几厘米,生怕那金龟子和掉渣的满天星一个抖动,径直跌进自己的杯中。他走神了,对方说了什么,他几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坐在蓝河对面的男人竟毫不在意。他靠在椅背上,拆开一小包方糖,隔得远远的,随意往杯中丢进去一颗,命中率竟然极高。糖块很快融化在热饮中,像融化在极地海洋里的白色冰川。

现磨的蓝山咖啡特有的香味溢满角落,当搅拌勺取出来时,发出了清脆的叮叮声。蓝河盯着他的动作看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来。

“对不起,你刚才说了什么吗?”他抱歉地望着对方,“我有点走神。”

“没关系。”对方点了点头,“听说你们向导不是都爱想挺多吗?思维太发散了是不好集中。下次我要说什么之前,会叫你的名字的。”

这是夸赞吗?蓝河有些糊涂。幸好对方看起来的确没有为此生气。他不禁想象在走神的那段时间里,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话题。

寂静。

撇开这个怪异的相亲场面不谈,今天原本会是个好假期的。蓝河可以在早晨八九点钟起床,三两口吃下几只蟹黄小笼包和现磨甜豆浆,打开邮箱审批一下那几个挂科学生补发的论文,用红标圈出错误再返还给他们,然后从牛皮纸袋里翻出网购回来的新书。他能坐在窗户前看整整一天,从朝阳初升到落日垂暮,满天星斗汇聚成一条璀璨的河流。窗户那里有个凸出的平台,铺上厚厚的毯子的话,连跳跃进来攀爬上他膝头的阳光都会变得像羊绒一样柔软而温暖。

但现在不一样了。今天早上,他的母亲硬是把他从温暖的被窝里拖了出来,要他穿上那件一直用来压箱底的米色长风衣——那是蓝河不太喜欢的所谓的修身款式:他有些瘦,穿上去只会令本人先觉得自己像只另类的白斩鸡。而手抓绒的质感和脖颈上的灰色针织围巾不能媲美,就算带上了厚厚的手套,到了户外依旧能让蓝河冻得瑟瑟发抖起来。

他怕冷,怕麻烦,不愿意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事物,更不乐意与这个世界上生来就注定要和他在一起的物种相处——一种看起来就像携带先天性精神错乱症和潜伏性狂犬病毒的人。

哨兵。

而他的母亲不同,她热衷于让蓝河找个哨兵度过后三分之二的人生,无论男女,无论蓝河是否认定他们就像一群汪汪叫的嚣张生物。即便蓝河说一千次他有多么不喜欢,做母亲的过来人也明白,哨兵与向导的适配度就是天雷勾地火,一旦匹配,那是难以挫败的更高于爱的情愫。

她坚持她是对的。而蓝河向来拗不过妈妈。

现在,坐在蓝河对面、自称叶修的相亲对象,很明显是个哨兵。他的身上有烟草味,不过很淡,应该是惯抽好烟,总之比蓝河曾在教职室闻到的要好得多。叶修一双手生得十分漂亮,十指骨节分明,每个动作都看起来流畅妥当,令常年使用粉笔进行课堂教学的蓝河滋生出羡慕。

蓝河收回舔舐对方双手的视线,觉得自己有点儿变态,赶忙低头啜了口咖啡,转移话题:“你真的是军部少将?”

搭在沙发上的军装外套以及露出一角的军官证,都证实了叶修的少将身份——他的确是在工作中途出来相亲的。可蓝河问出这个问题实属好奇,毕竟叶修看起来哪里都很不错,除了是令蓝河先入为主反感的哨兵身份,算得上是个十佳完美的相亲对象,只是面上反倒是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着实让人猜不透他的内涵,那么这样的人,真的是——或者说真的能是国家军部的将军之一吗?军部的人不都应该是严于律己生的严肃的模样吗?

蓝河有点儿糊涂了。作为H大历史系的副教授,他鲜少和军部的人接触,为数不多的那几次也是H大接待挑选国防生的军部官员,他作为随行人员的随行人员,几乎像个透明人似的站在一旁,从头到尾只是心不在焉地看着,连话都没说上一句。

但蓝河向来不太在意这些,对仕途显贵没什么要求。他只是个学文科教历史的老师,因此身上总有一种学者的气息——说好听点是书香墨文,说不好听点的话,就是学到深处有点儿呆。

叶修笑了一声,食指指尖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蓝向导这么不信任我?如果证件还不能满足的话,需要我给你开放一部分记忆吗?”

话音刚落,叶修没等蓝河同意,便主动张开自己的意识云,铺展出巨大的精神层面。哨兵的意识云在主动模式下显得极有攻击性,如同蛰伏已久,在千钧一发之际奔腾出草丛的猎豹。它的肾上腺素到达峰值,张牙舞爪地勾起獠牙,扑向蓝河的思维触手。

蓝河吓了一跳,下意识紧紧束缚住自己的思维触手,将它们牢牢包裹在自己的意识云里。叶修被隔绝在了竖起的高墙外,正缓慢又不断地进行试探,而向导还在凭借本能,不停地加筑着自己的安全防护措施,神经紧绷成一条细线。

蓝河完全没想到叶修会这么直接,当下脸色就有点儿差:“叶少将,我以为军部的人都很有原则,没想到您的意识云是能随随便便给别人开放的?”

在所有哨兵和向导的意识里,不到万不得已时,哨兵是不会向向导开放他的意识云的。这不仅是一种暴露隐私的做法,更是因为它们太有攻击性了——本身就具有增强五感的意识云很有可能在哨兵无法控制的情况下,直接撕碎破坏向导的脑神经。

叶修闷笑了一声,摊开双手,示意蓝河自己只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不是你不信我?要解释起来太麻烦,而且你也没兴趣吧。再说我也不是给你看全部,如果相亲结束后你还对我有兴趣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考虑——现在你相信了吗?”

他并不打算收回自己的意识云,依旧绕着蓝河构造出的铜墙铁壁一圈圈行走,但那股充满野性的进攻力道已经全部消失。

叶修用意识云小心地触摸蓝河思维里的构筑,忍不住感叹:“你的意识云保护得很好,很难找到纰漏。”

得到夸奖的蓝河却一点儿也不敢松懈。他像只松鼠,躲在高树杈上的小窝里,抱着自己的松果连头都不敢探出。而叶修就是在那只树边绕来绕去,想趁机叼走他的狐狸。他腹诽这次相亲还是不要有结果了,意识云攻击性这么强,给叶修这种神经病……不,给叶修这种哨兵做思维疏导,他情愿主动请示,去照顾三百个哨兵学院里的新生。

蓝河抿了抿嘴唇。“谢谢。”他礼貌地道谢,“现在您能把意识云收回去吗?”

叶修这才醒悟,噢了一声,骑驴下坡,终于把他恼人的意识云收了起来。蓝河松了口气,眼神飘忽向一边。他口舌干涩,头有些昏,捧起咖啡杯想要喝一口,才意识到那杯卡布奇诺竟然不知不觉见了底。

他招手叫来侍应生:“麻烦给我续一杯卡布奇诺,不用拉花,放两颗糖。”

“不用,给他来杯热牛奶。”叶修阻止了侍应生,又看向蓝河,“还喝咖啡?昨天晚上没睡好吧。”

女性侍者微笑着抿起嘴唇。最后她按叶修所说,在菜单上加上一杯热牛奶。

蓝河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色很差?”

“也没有很差,黑眼圈有些重而已。”

叶修的右手食指在自己眼睛下面轻轻划过,抹出一道还挺宽的弧线,像是在隐晦地告诉蓝河“你的黑眼圈还真不是一点儿的重”。

蓝河讪讪点头。热牛奶被端上了桌,简单的隔热玻璃杯很好地过滤去了一层滚烫的温度。蓝河双手握着玻璃杯,嘴唇贴在杯沿上,小心翼翼啜了一口,立刻让浓郁的奶香和温暖的口感服帖得眯起了双眼。

温热的牛奶很容易让人放松下神经,蓝河舔了舔嘴唇上的奶渍,把空了的咖啡杯推到一边,放下玻璃杯,叹了口气:“少将,我是被迫来相亲的。”

叶修玩儿着星座仪旁放置的一枚硬币,上下抛起落下,竟然也让他玩儿出了花样。“这么巧?我也是被我妈强迫来的。”

蓝河的眼睛亮了下:“既然这样,如果你觉得不合适的话……”

叶“我没说你不合适啊。”他诚恳地说道,“我觉得还行吧。”

这一刹那,明明是冬春交替的季节,蓝河竟然觉得自己耳鸣了。叶修的话像是夏日里躁动的蝉鸣与蛙叫,争相鼓动着发出呐喊,呱唧呱唧嘲笑着,刺得他耳朵发痛头皮发麻。

蓝河睁大了双眼:“你在开玩笑?”

“没开玩笑,你觉得我哪里不好吗?”叶修反问他。

蓝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没有。”

叶修哪里不好?起码那双手上就加分不少了。对于一个轻度颜控加重度手控,毫无疑问蓝河对叶修非常满意。

见他又发呆,叶修食指叩了叩桌面,挑了下眉毛。

“蓝河,我有个提议。”他不疾不徐地说道,“看你也相了不少亲吧,家里人催得挺急?我妈也急,想让我快点儿找个合适的向导回来。不如我们顺水推舟搭个伴儿,处处试试?”

“试试”二字一出,蓝河立刻就明白了。

“你要假交往?”

“我马上要升上将了,有一场测试,如果没有向导我很难通过。”叶修暗赞他聪明懂理,一点就通,干脆坦言,“如果你愿意帮我这个忙,至少我能保证在你升教授之前,家里人不会再因为这些事打扰你。你觉得怎么样?”

毫无疑问,这个提议让蓝河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叶修开出的条件太诱人了,一来他可以有一个固定做思维疏导的哨兵,学校不会再调任他这个副教授去哨兵学院,给刚刚觉醒的新生们做思维牵引和疏导。二来他即将升迁教授一职,少了母亲无休止的唠叨和相亲任务,他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应付自己的考试,甚至能有空闲时间去读那些他还没来得及看的书。

但是假交往……他抬头看了眼大大方方让他审视的叶修,对方靠在沙发上,隐隐透露出哨兵军人天生有的霸气,他竟然完全不觉得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有什么老谋深算的诡计。况且他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全部坦白完了。

算了。蓝河牙一咬心一横,把自己的手机狠狠往前一推,说:“留个联系方式吧。”




TBC.

刺杀君莫笑剧情是不是太严肃了,于是来写个傻白甜治愈一下
总之就是一个爱情故事!

我想要赞推评!(打滚)

评论(38)
热度(361)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