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哨向]阴差阳错时期的爱情-壹

架空AU,借用了哨向题材,部分设定纯属原创,具体请看文
全文傻白甜,谈恋爱秀恩爱,结局HE,中短篇完结,可放心跳坑


PS:这是一个试阅,喜欢的话请给我——你们懂我!






壹 - 相亲





蓝河很后悔。



春寒料峭的交替时节,H市的季节里还带有冷风呼声的哨响,就连道路两旁的香樟树都还没拆开浅蓝色的保护膜,躲在冬天的尾巴里,耷拉着枝叶一副半死不活忍饥挨饿的模样。

此时,距离春节刚刚结束一礼拜,路边的店铺才刚刚开始营业,蓝河还没来得及体验大学副教授在假日里难得的清闲,就再一次被母亲押上了熟悉的“修罗场”——新一轮的相亲。

无人的咖啡店里,午后的阳光窸窸窣窣爬上了碎花桌布,像枫糖浆淋过的蛋糕一样细腻甜蜜,星座仪摆在咖啡桌靠窗台的位置,上面插着一面小国旗,置有几枚硬币;旁边用浅口瓶束了几枝做成干花的满天星,格桑花,一朵晒干的玫瑰,随着中央空调的微风微微摆动身躯。

蓝河不动声色地把咖啡杯往旁边挪了挪,生怕那掉渣的满天星一个抖动,就跌落进自己的杯中。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拆开了一小包方糖,随意往杯中丢进去一颗,用白瓷小勺象征性地搅了搅。小小方糖很快融化在咖色的热饮中,就像冰河世纪里消散的冰川,冒着丝丝小气泡咕嘟咕嘟沉了下去。现磨的蓝山咖啡特有的香味溢满了角落,对方将搅拌勺取出来时,轻撞到咖啡杯边缘时发出了清脆的叮叮声。

蓝河盯着他的动作看了半晌,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还在相亲的过程中;而就在刚才,他“又”一不小心放空了。

“抱歉。”他略表歉意地看着对方,“我有点走神。”

对方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没关系,听说你们向导不是都爱想挺多吗?思维太发散了是不好集中,能理解。”

蓝河:“……”

这是夸赞吗?蓝河有点凌乱。怎么觉得这个哨兵的口吻听起来有点儿友好的嘲讽呢?

两人相对而坐,静默无言。

撇开这个怪异的相亲场面不谈,今天原本会是个好假期的。蓝河本可以在早晨八九点钟起床,三两口吃下几只蟹黄小笼包和现磨甜豆浆,打开邮箱审批一下那几个挂科学生补发的论文,用红标圈出错误再返还给他们,然后从牛皮纸袋里翻出网购回来的新书——他能坐在窗户前看整整一天,从朝阳初升到落日垂暮,满天星斗汇聚成一条璀璨的河流。窗户那里有个凸出的平台,铺上厚厚的毯子的话,连跳跃进来攀爬上他膝头的阳光都会变得像羊绒一样柔软温暖。

但现在不一样了,今天早上他的母亲硬是把他从温暖的被窝里拖了出来,要他穿上那件压箱底用的米色长风衣,那是蓝河一直不太喜欢这么修身的款式,他本就有些瘦,穿上去本人倒没觉得有多显身形修长,反倒是让他觉得自己像只另类的白斩鸡;而手抓绒的质感和脖颈上的灰色针织围巾不能媲美,就算带上了厚厚的手套,到了户外所有装备都照样让蓝河冻得瑟瑟发抖起来。

他怕冷,怕麻烦,不愿意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事物,更不乐意与这个世界上生来就注定要和他在一起的物种相处——一种看起来就像携带先天性精神错乱症和潜伏性狂犬病毒的人——哨兵。

而他的母亲始终乐于让他找个哨兵度过后三分之二的人生,无论男女,无论蓝河觉不觉得他们就像一群汪汪叫的嚣张物种。

现在,坐在他对面自称叶修的男人很明显是个哨兵,长相不错,声音挺好听,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不难闻;包裹在西装衬衫里的身材上佳,尤其是一双手生的十分漂亮,十指骨节分明,搅拌咖啡的动作看起来流畅妥当,让常年喜欢使用粉笔这一古旧方法进行课堂教学的蓝河有些艳羡——没办法,手控都这样。

“你真的是军部少将?”蓝河收回自己舔舐对方双手的视线,觉得自己有点儿变态,赶忙低头啜了口咖啡,转移话题。

搭在沙发上的军装外套以及露出一角的军官证,的的确确证实了叶修的少将身份,可蓝河问出这个问题实属好奇,心里对他的身份仍旧有些战战打鼓:叶修看起来哪里都很不错,十佳完美的相亲对象,就是面上反倒是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着实让人猜不透他的内涵,那么这样的人,真的是——或者说真的能是国家军部的将军之一吗?军部的人不都应该是严于律己生的严肃的模样吗?

蓝河有点儿糊涂了。作为H大历史系的副教授,他鲜少和军部的人接触,为数不多的那几次也是H大接待挑选国防生的军部官员,他作为随行人员的随行人员,几乎是个小透明一样地站在一旁,从头到尾只是远远看着,连话都没有和军部的人说上一句。

倒是蓝河不太在意这些,他一学文科教历史的,身上总有一种学者的气息,说好听点儿是书香墨文,说不好听点儿了,就是学到深处有点儿呆。

叶修笑了一声,食指指尖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故作严肃道:“蓝向导,我需要给你开放一部分记忆吗?”

说完,他没等蓝河同意,干脆张开了自己的意识云,铺展开了一个宏大的广面。哨兵的意识云在主动模式下显得极有攻击性,就像蛰伏已久在千钧一发之际奔腾出草丛的猎豹,肾上腺素到达峰值,张牙舞爪地勾起獠牙就扑向了蓝河的思维触手。

蓝河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紧紧束缚住自己纤细的思维触手,牢牢包裹在自己的意识云里,将叶修隔绝在了竖起的高墙外,还在不停地加筑着自己的安全防护措施。

蓝河完全没想到叶修会这么直接,当下脸色就有点儿差:“叶少将,我以为军部的人都很有原则,没想到您的意识云是能随随便便给别人开放的?”

在所有哨兵和向导的意识里,不到万不得已时,哨兵不会向周围的向导开放他的意识云的——不仅是因为这是一种隐私,更是因为它们太有攻击性了,本身就具有增强五感的意识云很有可能在哨兵无法控制的情况下,直接撕碎破坏向导的脑神经。

叶修闷笑了一声,摊开双手示意自己只是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不是你不信我?要解释起来太麻烦,而且你也没兴趣吧。再说了又不是给你看全部,如果相亲结束后你还对我有兴趣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现在你相信了吗?”

他也不收回自己的意识云,反倒是绕着蓝河在意识云里构造出的铜墙铁壁一圈一圈走,停止了进攻的力道。

叶修边用意识云小心的触摸蓝河思维里的铜墙铁壁,边感叹道:“你的意识云保护得很好啊,连点儿纰漏都找不到。”

得到夸奖的蓝河一点儿也不敢松懈,像只松鼠似的躲在高树杈上的小窝里,抱着自己的松果连头都不敢探出来,而叶修就是在树边绕来绕去想叼走他吃掉的狐狸。他心想还是免了,意识云攻击性这么强,给你这种神经病……不是,你这种哨兵做思维疏导,我宁可去照顾三百个哨兵学院里的新生。

不干,这活不干。

他当即打定了主意,抿了抿嘴唇,“谢谢。”他礼貌地问道,“现在您能把意识云收回去吗?”

叶修这才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骑驴下坡地终于把意识云收了起来。蓝河顿时松了口气,眼神飘忽向一边。他捧起咖啡杯想要喝一口压压神,才发现那杯卡布奇诺竟然不知不觉早就见了底。

他招手叫来侍应生:“麻烦给我续一杯卡布奇诺,拉花随意,放两颗糖。”

“不用,给他来杯热牛奶。”叶修打断道,示意侍应生按他说的来,好心关心蓝河:“昨天晚上没睡好吧。”

女性侍者抿起嘴唇偷偷笑了声,最后是按了叶修所说的,很快在点单上加上了一杯热牛奶就离开了,显然是误以为这一对外貌和谐的哨兵和向导是什么友人以上的关系。

蓝河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色很差?”

“也没有很差,黑眼圈有些重而已。”

叶修的右手食指在自己眼睛下面的皮肤上轻轻划过,抹出一道还挺宽的弧线,像是在隐晦地告诉蓝河“你的黑眼圈真不是一点儿的重”。

蓝河讪讪点头,热牛奶被端上了桌,简单的隔热玻璃杯很好地过滤去了一层热度,蓝河双手握着玻璃杯,嘴唇贴在杯沿上小心翼翼地戳了一口,立刻让浓郁的奶香和温暖的口感服帖得眯起了双眼。

温热的牛奶很容易让人放松下神经,蓝河舔了舔嘴唇上的奶渍,把空了的咖啡杯推到一边,放下玻璃杯,叹了口气:“少将,我是被迫来相亲的。”

叶修玩儿着星座仪旁放置的一枚硬币,上下抛起落下,竟然也让他玩儿出了花样,“这么巧,我也是被我妈强迫来的。”

蓝河闻言眼睛亮了下:“既然这样,如果你不合适的话……”

叶修抛起又接住了硬币,反手轻轻拍在桌面上。“我没说你不合适啊。”他诚恳地说道,“我觉得还行吧。”

蓝河:“……”

明明是冬春交替的季节,蓝河竟然觉得自己耳鸣了,叶修的话像是夏日里躁动的蝉鸣与蛙叫,争相鼓动着发出呐喊,呱唧呱唧嘲笑着,刺得他耳朵发痛头皮发麻。

蓝河睁大了双眼:“你在开玩笑?”

“没开玩笑,你觉得我哪里不好吗?”叶修反问道。

蓝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只能讪讪道:“没有,没有……”

叶修哪里不好?起码在外貌和那双手上就让蓝河给他加了不少印象分了,对于一个轻度颜控加重度手控,毫无疑问蓝河对叶修非常满意。

叶修食指叩了叩桌面,挑了下眉毛,“这样吧,我有个提议。”他不疾不徐地说道,“看你也相了不少亲吧,家里人催得挺急?我妈也急的,想给我快点儿找个合适的向导回来,不如我们顺水推舟搭个伴儿,处处试试?”

“试试”二字一出,蓝河立刻就明白了:“你要假交往?”

“我马上要升上将了,有一场测试,如果没有向导我很难通过。”叶修暗赞他聪明懂理,一点就通,干脆坦言道,“如果你愿意帮我这个忙,我至少能保证在你升教授之前你家里人不会再因为这些事打扰你。”

毫无疑问,这个提议让蓝河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叶修开出的条件太诱人了,一来他可以有一个固定做思维疏导的哨兵,学校不会再调任他这个副教授去哨兵学院给刚刚觉醒的新生们做思维牵引和疏导,二来他即将升迁教授一职,少了母亲无休止的唠叨和相亲任务,他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应付自己的考试,甚至能有空闲时间去读那些他还没来得及看的书。

但是假交往……他抬头看了眼大大方方让他审视的叶修,对方靠在沙发上,隐隐透露出哨兵军人天生有的霸气,他竟然完全不觉得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有什么老谋深算的诡计。

算了。蓝河牙一咬心一横,把自己的手机狠狠往前一推,一脸壮士断腕英勇献身的模样,说:“成交。”










TBC.

刺杀君莫笑剧情是不是太严肃了,于是来写个傻白甜治愈一下
总之就是一个爱情故事!

我想要赞推评!(打滚)

评论(39)
热度(328)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