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想念不如相见 (一发完结)

原作背景,时间线在叶修退役后几年的全明星赛上。

灵感来自UC浏览器的开启APP背景:想念不如相见。

如果想念,横隔千里,不如相见。


全文6013字。给@Jousimies 姑娘点的一直想看的原作向!很谢谢你一直以来给我的支持。感谢你❤






“还有三天就是中秋节了啊,听说蓝雨这次放四天假,打算怎么过?”

“八字没一撇的消息,到时候还不知道要不要加班呢……”

“万恶资本主义,兴欣都给网游部放了假,你们还忙有没有天理了。”

“那万一出野图boss了难道指望你去给我抢?”

“哟,有兴欣在你们还想要拿野图boss?小伙子很有想法啊。”

“……不想跟你说话。”

蓝河很狠敲完这行字发送,冲屏幕里的叶修二字备注翻了个白眼,把键盘一推,椅子借力往外挪了几寸。他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日历,年初挂上的一本儿,现在撕得只剩下薄薄的一册,在风扇呼呼的吹动中颤巍巍地摇曳。

蓝雨最近正在筹备新一届的全明星,久违的G市盛事几乎点燃了整个蓝雨的热情。从职业选手到网游部宣传部后勤部,就连楼下的保洁阿姨都脸贴玻璃呵着气儿的把玻璃擦得增光瓦亮,更别提网游部那些随时可以被抓壮丁的劳力了。

今年的全明星赛事异常轰动,据说要创造前所未有的活动,一干充满斗志的壮丁们接到各自的任务安排时豪情万丈,结果傻乐呵儿地忙活了一整,临到全明星开场的日子了,都只是知道这是自家俱乐部主办的全明星比赛,问起其他的则都是一概不清。

彼时叶修已经退役了好几年,君莫笑的账号卡不再有人接手,反倒是在原主人的手里延续着一段生命。

职业比赛每年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全明星赛也按时按点地照常举办,年复一年过下去的日子连时间都不怎么改变,老将离去新秀冉冉升起,倒真的颇有几分“铁打的阵营,流水的兵”的滋味儿。

所谓时间不等人。这句老话总是没错的。

电脑屏幕里,蓝河的聊天窗口还在抖动,叶修来了兴趣,一直在点QQ里那个新出的功能,直接刷了蓝河一屏的小手指和“戳一戳”三个字。

蓝河无语:“你戳什么戳?”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叶修不依不饶地打字,“节怎么过?”

“放假,睡觉。”蓝河咬牙切齿地回复道,“你别想折磨我的假期。”

“也成。”叶修态度非常诚恳:“不折磨假期,折磨人行吗。”

蓝河:“……滚滚滚!”

于是叶修看完这句话就真的听话地滚了,但只不过QQ隐身而已,他习惯了对蓝河隐身可见,君莫笑的名字随时总是亮起的。

蓝河心虚地左右看了看,摸不准这人的心思。在一起的第二年,刨去他们冤家路窄生不逢时的初遇,还有纠缠不休磕磕绊绊的阴影里生长的感情,那些“爱他你就会懂他的一切”的说法不过是童话里骗骗纯情少女的,真要碰上了十项全能君莫笑背后的心脏操作者……大家都懂,所以蓝河自认为叶修这个人还是不太容易搞懂的。

叶修的确不再来消息了,没有原因,经常性的会突然弧长。蓝河发了会儿呆,见对方的窗口迟迟不显示“正在输入中”的字眼,这才勉强安心地打开工会仓库。

他的手指碰到了早上同事带来的手工月饼,停顿了一下,继续埋头今天没做完的整理工作。

结果工作还没做完一半儿,君莫笑又给蓝溪阁整出了幺蛾子。荣耀世界里的系统提示恨不得刷出五倍大,好明晃晃地从蓝桥春雪头上飘了过去。刚刚还传来蓝雨这次野图boss十拿九稳的消息把大家的脸打得啪啪响,前线的他们在紧要关头就错失了那一稳,boss掉落又贡献给了兴欣这个季度的材料爆表。

叶修没给蓝河回消息,是因为跑去欺负蓝溪阁的野图玩儿了。

蓝河气得要炸,拖出聊天窗口连发三个窗口抖动过去,等叶修发来了一个“?”时,他直接甩了三个感叹号回去:“你干什么!!!”

叶修奇怪道:“我干什么了?”

“你你你你又抢我们的boss!”蓝河的肺都要给他气炸,“说好的让我把这个赛季的最后一个材料给打完呢!”

“原来我说过这话啊。”叶修摩挲下巴快乐地说但是我刚才真的没想起来,一看到对面儿刷野图就一头热跑过去了,纯属路过,路过。

蓝河崩溃:“那你去路过中草堂的boss啊,或者霸气雄图的也行!”

叶修发来了一个无奈摊手的黄豆豆表情,片刻后,又跟了一个泪流满面的大哭。

什么意思?不就是“太可惜了没让你们蓝溪阁抢到boss,但是真的不能怪我太厉害了”的意思么。

蓝河简直想把电脑和桌子一起掀翻。

过了会儿叶修又发了个视频,一群兴欣的人围在桌前抢月饼,花花绿绿各式口味儿摆了一桌,配色怎么看都像那个混搭的散人君莫笑。

兴欣的气功师整个人直接扑到了桌子上,再起来时叼着袋莲蓉蛋黄月饼,笑嘻嘻地冲镜头比了个V的手势,就差没条尾巴给他摇起来。蓝河看到视频末尾月饼已经被瓜分完,敲字问道:“你抢的什么味儿?”

“五仁。”叶修说。

“……”蓝河无奈:“挺难吃的吧。”

叶修说难吃啊,肯定是他们合起伙儿拿来整我的,今天晚上切碎了加方锐盒饭里。

蓝河在心里给方锐点了一百根蜡烛,又看了一眼被推到了旁边的手工月饼。送月饼的同事的妻子自己开了家小小蛋糕店,就连一块小小的糕点都是别出心裁的水果馅儿,蓝河端详了一会儿,没拆开包装,又放回了原处。

“提前祝你中秋节快乐。”他打开语音,发了一条简短的带有声音的消息。

下了中班回到家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蓝河有点儿不太想上游戏。现在除了每天的带团下本打boss的基础工作,还要抽出时间去G市最大的体育馆帮忙,临近与中秋节同一天的全明星比赛,所有人每天都累得不行,恨不得回家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把原本拿出来了的账号卡又塞回了钱包里,洗漱后把自己丢到床上,清新的柠檬清洗剂味道渗透进嗅觉,蓝河侧过头看见窗外一轮明月,只不过还有点儿小小的凹陷。

他举起手机拍了张照片,打开微博上传,随便配了句诗词“月有阴晴圆缺。”就丢了手机翻了个身,很快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早班时,蓝河一边吃俱乐部旁边买来的玉米烧卖,一边打开网页刷微博,差点儿被几千条艾特和评论惊得让烧卖烫了嘴。

他吐出那小半只玉米烧卖,颤巍巍地点开了最右的艾特,叶修的大V标志明晃晃地挂在一边儿,转发配了句“小蓝中秋节快乐啊 :-)”,后面还跟着一串儿知情人士的转发,给他那个颇显亲密的称谓后面一句意味深长的“yoooooo”。

笔言飞叼着豆浆从蓝河身后走过,非常欠揍地跟着转发微博说了一句“yoooooo”,趁蓝河没踢到他之前大爆手速拎了个烧卖,一溜烟儿地就跑了。

蓝河红着脸叹了口气,关掉微博的界面,QQ右下角弹出了叶修的消息,他盯着那个跳跃闪烁的头像看了半天,心一横牙一咬,打开了订机票的网站。

不就是个全明星比赛吗,不就是在自家主场的全明星比赛吗,不就是黄少会上场带着夜雨声烦大杀四方的自家主场的全明星比赛吗,以后总还有机会的……吧。

蓝河边安慰自己边噼里啪啦输入了支付密码,银行扣钱的短信很快发送到手机上,订票系统显示交易成功,蓝河盯着那串取票密码看了半天,竟然觉得要去H市比全明星还来的悸动。

机票是中秋节当天下午的,蓝河早早取了票,依旧按部就班的工作。他内心的期待如同一次又一次吹大的泡沫,在G市晴朗的天气里折射出斑斓的光芒,不由自主地就要飘向三千公里之外的水乡。

全明星赛当日,即使是下午就要飞往另一个城市,蓝河也依旧要负责早上的接待工作。在全明星当天请假的确让人为难,春易老却明白他的意思,隐晦地同意了他难得的休假请求。

蓝河从大清早开始就挂着工作人员的蓝色牌子,在接待处忙得焦头烂额,忙登记,忙带路,忙法点儿慰问品等等,一家接一家地接待战队。只不过兴欣战队来得时间有些晚,蓝河把工作牌交给接班的同事,只来得及远远看了一眼兴欣的大巴,匆匆忙忙转头离开了场地。

他手忙脚乱地把东西收拾起来,连同手机钥匙一起丢进了背包里,没时间在做更多的检查——工作结束的时间比预期的要晚了些,蓝河看了眼手表,急匆匆地跑出休息室,穿过通道向大门口跑去。

走廊拐角,他加快了脚下的速度,没留心到那边拐弯过来的人,一头就撞了上去。

这一下冲撞得有点狠,蓝河懵了下,揉着额头连声道歉。对方倒也不气恼,开口就问你有急事吗,怎么这么急。

蓝河听到对方的声音就愣住了,他捂着额头抬头看向对面的人,喏道:“叶修?”

“听出来了?”叶修帮他揉了揉额头,“以为你撞傻了。”

蓝河还是有点儿懵,他的脑回路就像泡了水的电线刮起了火花,原本就忙得像快转晕的陀螺,又赶着趟儿地要去赶飞机,再见到叶修的那一瞬间,他终于短路了。

他想不通为什么叶修会在这里,今天是全明星比赛,今天还是中秋节,三天前这人还嬉皮笑脸地说不折腾蓝溪阁的boss要来折腾他,现在就真的站到了他面前……蓝河特别懵。

“跑什么啊,你要去哪儿?”叶修问道。

蓝河呼哧呼哧的,气儿还没喘匀,“我买了去H市的临时机票,马上就到点了但是我……”话还没说完,蓝河自己就愣住了。

宣传部的同事说今年的全明星赛事特有爆点,主办方邀请到了非常难得的嘉宾,将会在最后揭晓。蓝雨上上下下所有员工倾尽全力准备这场全明星赛事,为了这一场盛世的凯旋,耗下了几乎是为期半年的时光。

他们几乎是从端午节等到了中秋。

蓝河恍然大悟,他掏出揉得皱巴巴的机票,摊在手心里,叹了口气:“可惜了这张票……打折机票不能退。”

他这么含蓄的一说,叶修也立刻懂了。

“多少钱?”叶修凑过来,微微低头,和他脑袋顶脑袋地看那张像是被洗衣机绞过的机票,“不够借你,多大点儿事。”

蓝河剜了他一眼:“三千九百九十八,给我四千不嫌多,要不我找你两块也成。”

叶修哦了一声,手一往下还就真要去摸钱包。蓝河赶忙拦住他胳膊,哭笑不得地训他:“教你给你还真给?”

“你的话要听啊。”叶修认真,“我的卡都是你的,还计较那么多?而且不就四千块钱么,多的两块钱不用找了,给你买个甜筒吃。”

蓝河翻了翻眼睛:“3998啊,你见过谁家临时机票这么贵,摆明了是在诓你。”

叶修的手还揣在外套兜里摸索,他说我哪儿知道机票有多贵啊,要去哪儿都是找老板娘或者沐橙给代买,你真的不要吗,四千块钱呢,你别害羞。

皆大欢喜。

这下好了,所有事情都朝着一个非常圆满的方向前进着。蓝河不用错失了这次的全明星比赛,还有幸看见退役多年的叶修整了全场的职业选手再反过来被集火。他在台下笑得停不下来,再在后台休息室时见到叶修时,都没忍住笑出了声。

蓝河跟休息室里的兴欣众人挨个打了招呼,拎着临时跑去外场买来的点心。G市最著名的糕点店离全明星赛的地点有些远,好月饼早就被人挑完了,他只好买了几盒特色点心,作为中秋祝福的礼物送了出去。

叶修说:“我的呢?”

蓝河抬抬下巴示意他自己去拿,叶修在盒子里摸了半天,又摸出了个五仁馅儿的梅花点心。

“又是五仁哦哦哦哦哦哦哦。”方锐立刻站到旁边起哄,热情地啪啪鼓掌。

叶修到不在意这个,他的幸运值通常不用在点生活阅历的幸运技能上,所以拿到五仁他也不意外。他晃了晃包装袋把点心揣到了蓝河的口袋里,推着拱着他就往外走。

“晚上聚餐你们不去了?”陈果在后面喊他们俩。

“不去了不去了,”叶修摆摆手,“蓝河会解决我的衣食住行的。”

蓝河心说去你的,家里现在没你住的地方,笑笑下崽儿了,你的位置腾出来养猫了。但是他打从一开始就没告诉叶修这件事,毕竟叶修也算笑笑的另一个爹,惊喜留还是留给他自己看的好。

果不其然叶修进了门就被那只布偶猫扑了怀,窝在他身上喵喵叫就是不肯下来。好几只小猫崽儿也围在他腿边打转,叶修低头它们就抬头看他,清一色蓝汪汪的大眼睛,典型的小布偶猫的美好。

叶修有点儿高兴,蹲下来挨个数:这个叫俊朗,长得急的叫叶秋,那个不爱叫的就叫忧郁小猫猫嘛,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忧郁,抢不到奶吃。弄得蓝河差点儿摔了手里刚换下来的猫砂。

蓝河无奈,说你不能给它们起这种名字,会当真的。

叶修说怎么不行了?我觉得我的小号都挺帅,笑笑的崽儿们也适合用。

蓝河憋着笑指了指那只正打哈欠的据说长得急的小猫崽儿,说你看,你嫌人家长得急就叫他叶秋,我不说你弟将来知道了会怎么样,但是你和你弟长得也差不多吧?

长得急的小猫儿打完哈欠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蓝河,软乎乎地喵了一声,连叫声都带着奶气儿。

叶修揽下所有喂养他们的猫咪的活儿,换猫砂,拌猫粮,妙鲜包一打开时所有的猫都蹭到他旁边,咪呜咪呜叫得人心都要化了。

蓝河关上阳台的门,蹲在叶修旁边看他摸猫,阳台外面的苍穹泛起一层深深的蓝,中秋十五特有的月亮缀在天际,远远的望去如同布匹上圆润的深海珍珠。

蓝河说:“其实十五的月亮也没那么圆……你看它右下角有点不完整。”

叶修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蓝河惊讶,立刻调侃叶修说现在越来越有文化了,哪里像初中都没毕业的人,这该是上过高中二年级的水平。没想到叶修特别谦虚地说谢谢夸奖,脸上一副看起来就欠揍的模样,与平日里欺负蓝溪阁的野图boss时简直相同。

蓝河越看越像,干脆凑过去亲了亲他。

他说:“其实我一开始是打算放假就去H市的。”

叶修说:“不休息了?不睡觉了?”

蓝河摇摇头:“我没想到官方说的全明星赛的惊喜就是你。”

叶修边摸猫边说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啊,这不是看你总不放假,蓝雨摆明了要让我异地恋,我才答应冯主席过来参加比赛的,顺便欺负一下今年的新秀。

他说的半真半假,今年全明星赛场上的新秀倒真是被这曾经的荣耀王者欺负得够呛,不过仍旧留在职业联盟的那批熟人,今天也没少被叶修整了个遍。

君莫笑就如同他当年横扫第十区与职业联赛的模样,在G市的蓝雨主场里,将全明星赛推向了另一个新的汹涌的高潮。

叶修问他:“为什么要最后一天订票?”

蓝河小声说:“因为今天的比赛有黄少……”

“哦——所以你是做好了各种心理建树,安慰好自己才决定来H市的?”叶修毫不留情地戳穿他。

蓝河闻言伸手卷起自己的一小撮发稍,绕在食指上转啊转,眼神飘忽不定。叶修说小蓝你别想说辞了,你一想借口埋汰我就爱卷自己的头发,真当我不知道啊。

蓝河立刻松开了卷头发的手指,哼哼唧唧如实说道黄少那么帅,我当然想看他的每场比赛场场都不想落,更何况今天是蓝雨的主场,太有纪念性了。

“那我呢?”叶修问,“不好好回答我就真的醋了啊,我醋起来能折腾你一晚上。”

蓝河脸有点儿红:“你们俩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了?”

他一咬牙:“黄少的比赛错过了可以看录播,但是你不行。”

蓝河抬起头看叶修,眼睛在阳台额黄色的灯光下熠熠生辉,如同万里夜幕之中璀璨的双星。

“我想你了,不如去见你。毕竟等是没有意义的。”

他可以错过人生中的许多可能,换个专业换所大学,离开了G市去遥远的彼方,或许不曾玩儿过荣耀成为职业玩家,更不会因为君莫笑腥风血雨第十区的仗势急到跳脚,然后生长出不同的情愫,如同一张蛛网,细细密密织开来,黏着网住更是囚禁了自己的一颗心。

但是这种未来的可能性早就在三岔路口被淡忘了,他走上了现在的路,有了现在的这一幕,那无论再多的可能,都不如现实来得要逼真。

想得再多,不如一次真正的拥抱与接吻。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曾是三千公里和一张机票,他们不曾有过距离,则是因为不曾因为想念而绊住相见的脚步。


想念不如相见。









THE END

祝各位中秋节快乐!喜欢的话请来一发❤推评吧w

继续开放点文!点文可以走之前的lof文章!

评论(20)
热度(296)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