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昱然🐤

我喝多了,都是醉话

墙头多,只写喜欢的。不定写什么,不定掉落填前坑
地摊文学也喜欢评论

[叶蓝][ABO]刺杀君莫笑 - 13



※组织架空,私设众多
※现在剧情一脚踏入狗血大坑,就图个爽,谢谢喜欢
※萌雷自鉴❤




拾叁




苏沐橙摁住蓝河的手腕,轻轻将针头从手背上拔出,在血渗出来之前,熟练地用止血胶布贴住了蓝河手背上的针孔。

她挪了挪打点滴用的横架,把吊针取了下来丢进旁边的铁盘里,细小的银针和金属触碰的一瞬间,发出清脆的当啷声。

“检查结果说明你恢复得还不错,很快就能下床走动了。”她指了指搁在一旁的检查报告,眨了眨眼,“但是你那个干掉君莫笑的任务可能就要拖延一段时间啦。”

原本一直没说话的蓝河被她的这句俏皮话逗笑了起来:“怎么听起来连你们兴欣的人都巴不得我任务能成功?”

“秘密。搞不好哪天我心血来潮了,去你们家蹭饭时就会告诉你哦。”苏沐橙也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煞是好看。她压低了声音,像是在倾诉什么秘密:“不过可以告诉你的是,叶修自己也对这件事热衷得不得了。”

蓝河愣了愣,不知道是因为听到“你们家”这个词而惬意,还是因为叶修配合的态度感到高兴,又或者是听到了他的名字而涌动起了暗暗的思念,如同潮水拍打岸边,在细沙上留下细微而熨贴的痕迹。

他翘起嘴角笑了笑,便又恢复了沉默。

知月倾城带着几个医护人员从兴欣后门进来,在蓝河房间外她礼节性地和苏沐橙握了下手。两家的医生短暂的一番交谈过后,她大致了解了蓝河全部的症状。

“你有告诉蓝河他马上就要失去自己omega身份的事情吗?”知月倾城一针见血地问道。

苏沐橙摇了摇头,面色看上去有些为难:“我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说,或许换个亲近他的人来告诉他会更好。”

她低头看向手里放空着药袋和吊针的铁盘,脑海里全是蓝河在意识到自己感觉不到他的alpha的信息素时,坚强的神色终于露出了一丝干涸的裂纹。

“也许是三年,五年,十几年,二十年……谁知道呢。”知月倾城透过单向可视玻璃,看着躺在床上的蓝河。阳光从窗户外跳跃进来,爬上他的睫毛与手腕,铺开了一室的温暖。

她怔怔地看着消瘦了不少的蓝河,还有他身上缠绕的层层绷带,低声呢喃道:“他失去这个完全标记的代价太大了。作为朋友。我们只希望他不要再经历这种生死攸关的考验,只为了重新找回他的第二种性征。”

也许是觉得自己说得太多,知月倾城抬头冲苏沐橙抱歉地一笑,转身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透过玻璃,苏沐橙看到蓝河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这个看起来不是很好接触的beta女医生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小心翼翼绕开了他的伤口,庆祝他们在逃亡后还能完好地见到对方的笑容。

苏沐橙静静站了会儿,莞尔笑了笑,转身离开了走廊。

房间里,度过了再见好友时唏嘘期的知月倾城拉下了脸,她狠狠掐了把蓝河的脸蛋,一脸怒气地看着他。

蓝河揉了揉自己的脸,有点儿疼有些心虚,但也不敢问为什么就这么莫名其妙挨了一下。

知月倾城看着他不吭声的模样,想到刚刚在门外苏沐橙所说的一起,又气又急还心疼他的付出,一个没忍住眼眶微微红了起来。

蓝河:“……”

要不是气氛不对,蓝河都想把知月倾城这幅难得女人的模样拍下来了……但他没那个胆儿,也不敢再揉脸嫌疼了,只能小声试探地安抚道:“知月,你别哭啊……?”

知月倾城哽咽了两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揉了揉蓝河的肩膀。

她亲自动手帮蓝河把身上的治疗仪器拆了下来,伤口处缠上新的绷带,扶他坐了起来,就差没亲自动手把蓝河抱到轮椅上了。

身体免疫功能开始紊乱,蓝河的后颈处的伤口还未恢复,干涸的血渍沾在了换下的纱布上,又引来了知月倾城心里一阵难以言喻的难过。

她示意跟随而来的医护人员将蓝河从床上抱起来,反复强调他们的动作要小心,直到蓝河安稳地坐到了轮椅上,她不由分说地推着他往外走去。

“蓝桥,你好像瘦了。”知月倾城看着他明显消瘦了的脸颊,抿了抿嘴,终于把责备的话咽了下去,板着脸说到:“回去后我会安排你的三餐饮食,就是不想吃你也得给我全咽下去。”

蓝河瘪了瘪嘴,知道自己动摇不了这个强势的beta女医生的主意,只能无聊地玩儿着手指上缠绕的绷带。

原本磨破了皮肉的手指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一层薄薄的新皮附在伤口上,隐隐还能闻到苏沐橙自己配的创伤药的味道。

蓝河伸展开左手的五指,低下头盯了半天,然后侧过头问知月倾城:“我多久可以拿枪?”

“想都别想了你。”知月倾城哼了一声,不轻不重地敲了他的额头一下,警告道:“光骨折都够你受的了,没有两个月你别想动你的枪。”

蓝河有点儿郁卒,蔫儿了会儿又开口问道:“叶修怎么样了?”

知月倾城愣了下,随即笑了起来:“哟,跟我扯了这么多有的没的找话题,原来这儿等着呐。”

“我就问问,你不说算了。”蓝河懊恼地把那截绷带缠上手指,越缠越不舒服,总觉得像有几只蚂蚁在他的指腹上来回攀爬啃噬,力道不大,可弄得他怎么都不舒坦。

“苏医生没说,我又不好问。”知月倾城笑话他,“这么关心怎么不自己问?”

蓝河手上的动作顿了下,缠绕绷带的速度慢了下来。

他在兴欣住了小半个月,叶修就在他斜对面的房间,距离近到蓝河清醒着的时候都可以听见他房门的开合声,可饶是如此,叶修一次都没来看望过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让苏沐橙带来过。

这种失望就像雨天里没带伞的处境,你没有穿雨衣,骤然的降温让你浑身直打哆嗦;而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被爱人接走了,他们回到了他们的爱巢,唯独你还孤单地站在原地,一千次翘首以盼的希望,又在瓢泼大雨中变为擦肩而过的失望。

陪同的医护人员尽职尽责地将蓝河抱到了车上,然后为他关上了门。

知月倾城冲那个医护人员打了个手势,自己坐进了驾驶座,拧动钥匙打着了火,慢慢倒车驶出了兴欣。

蓝河望向窗外,最后看了一眼这栋熟悉的建筑物——他住进了这里两次,第一次是因为他突如其来的发情期,在这里他成为了一个被完全标记了的omega;第二次是因为仓皇的逃亡与身负重伤,不得不在这里接受最初的治疗。

上一次他以叶修的omega的身份,不甘心地从窗台狼狈逃走;而这一次,他连omega都算不上了。

车很快驶离了兴欣,消失在了视线范围里。


半个月后。

叶修拆掉了身上的最后一截绷带,伸展手臂做了几个拉伸动作,满意地叹了口气。

“生命果然在于运动啊。”叶修活动着肩膀,对苏沐橙说道,“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我觉得自己都要发霉了。”

他把换下来的绷带丢进了垃圾桶里,
听到一旁的陈果嗤笑了一声,嘲笑说他平时在兴欣都懒成那样了,怎么不知道生命在于运动的真理。

叶修换了件干净的衬衫,拉住不知道是来帮忙还是来帮倒忙的包荣兴,差使他去给自己买了包烟,然后趁陈果发怒之前溜出了房间,一路小跑回到了自己房里。

房间里整洁了很多,应该是陈果特地亲自打扫过了。老板娘收拾房间的水平很到位,既能把该收拾的地方收拾得干干净净,又不会改动房间里的物品摆放的位置,这一点让人特别放心。

而对叶修而言,他向来没那么多隐私需要遮遮掩掩藏匿起来的。

光脑在口令的输入下亮了起来,启动屏幕飞速跳转,数字程序如同水滴似的争先恐后从屏幕上方涌了下来,最后停在了静止界面,左下角下雪花似的涌出大堆的邮件。

和蓝雨链接的通讯请求很快响了起来。

喻文州的脸出现在了光脑投射的立体屏幕上,一派温文尔雅的笑容:“恭喜。看样子叶前辈恢复得不错?”

“还行还行,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alpha的恢复速度了。”叶修谦虚地了揉肩膀,侧头看向喻文州,“蓝河最近怎么样了?”

“早上我去蓝雨的医疗间看望了下,恢复得还不错。”喻文州想起了知月倾城单独给他的报告,不禁皱了皱眉,“叶前辈知道他……”

“不是个omega了?”叶修笑了笑,从善如流地说出了下面那一句话,“他是我的omega,我当然知道。”

叶修没有否认蓝河就要失去omega性征的事实,更是向喻文州直言坦白了自己的立场:就算蓝河不再是个特别的omega,在这场灾难里失去了所有omega才有的特性,那他也是叶修终其一生唯一的伴侣,这一点叶修绝对不会怀疑。

喻文州约莫是没有料到叶修这么轻松地就接受了这个现实,他沉默了下,很快又开口说道:“这件事也有我们的责任,而且蓝桥是蓝雨的人,如果有任何可以帮助他恢复的办法,我们都会竭力帮助的。”

叶修闻言停下了活动手腕和肩膀的动作,他安静了半晌,转过头看着喻文州的立体投影,问道:“文州,是'你',还是'你们'?”

蓝雨的分裂矛盾危在旦夕,哪怕在外人眼里,它还是那个统一性极强的组织,但喻文州和叶修他们都明白,这都只是表面空相而已。

蝼蚁蛀空华木,必先从内部蚕食腐噬。

但他们都不是平庸之辈,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里,能将自家的组织带到一个与其他组织平起平坐的地位,足以证明他们强大的实力,还有足够深谋远虑的野心。

“当然是'我们'。”

喻文州的笑容坚定而强势,如同凿凿把握了一切,平和而自信。

他双手交叉撑在桌面上,定定说道:“我想从现在开始,兴欣和半个蓝雨,都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蓝河终于说服了知月倾城,拿到了回家修养的长假。

知月倾城看着他还吊着半只手臂,一摇一晃地收拾自己的东西时,简直心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你就不能安安分分再住几天吗?”她不理解地努力劝说道,“蓝桥,这里是蓝雨总部,比蓝溪阁安静多了,有什么事也可以直接叫我们,但是你回家只能一个人……”

“我已经好了,知月。”蓝河无奈地摆了摆自己另一只手,看起来的确是已经恢复如初了,“而且不是说被标记过的omega在体能上会得到alpha一定的补充吗?我恢复得很快,你不用担心。”

“就是因为这个才担心好吗……”知月倾城小声嘟囔,见蓝河投来的不理解的目光,很快把那些有苗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我是说,你们都多久没做-///-爱了?omega如果太久不和他的alpha交-///-合的话,他的信息素是不会对你自身的修复系统有太大影响的。”

蓝河的耳朵瞬间就红了,闻言还差点儿手抖打翻了一个装着医疗器械的小铁盘。

“总之我就是没事了!”蓝河结结巴巴地说道,拼命掩饰着自己难得一见的害羞,“我可以照顾自己,如果有事会打电话给你的。”

他拎起自己少得可怜的东西塞进背包里,随手拎起背到已经恢复了的那边肩膀上,一边推搡知月倾城离开医疗间,一边一再向她承诺自己会按要求好好休息。

“不准碰枪,不准高强度训练,不准熬夜,不准吃太少,我和你说过的话都要记住。”知月倾城唠唠叨叨地送他出门,“总之照顾好自己,假期结束后蓝溪阁有体检,你知道我的要求,达不到你就自行了断吧。”

蓝河:“……???”

他们一个站在台阶上,一个站在台阶下,蓝河左手臂上还打着石膏带着夹板,脖颈后面的腺体位置还贴着一块医用纱布,试图将他脆弱的omega弱点能够用这一层白色遮掩了起来。

知月倾城穿着白大褂,她站在台阶上,看了蓝河一会儿,突然笑出了声:“我觉得自己像你妈。”

蓝河愣了愣,很快也跟着笑了起来。缓和了不少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一如他们对彼此友情所付出的温努力与温柔,孜孜不倦。

“谢谢你。”蓝河一双眼睛亮堂堂地看着知月倾城,他挥了挥手,转身走入人潮涌动的街头。


每日每夜居住在病房里,都快要让蓝河丧失了对时间的判断了。他有那么一瞬间遗忘了今天的日期,直到翻开了通讯器才能依稀记忆起来。

两个月前的那场恶战,他已经记不太清了,疼痛却依旧每时每刻从身体的各个角落蔓延上来,如同饥饿的疫病啃噬着他的身体,让他意识清醒,时时刻刻铭记这一场失败,甚至不得不记住每个痛苦的回忆。

现在,他重新站在了人声鼎沸的街头,中央城区的繁华和之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巨大的电子显示屏滚动播放着各种新产品的广告,周边的小吃店飘出了阵阵引人的香味,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与他擦肩而过,却没有一人侧目看向他受伤的手臂。

如果他褪却了一身遮掩,融入了车水马龙的街头,他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而已,这是人的根本,也是人的最终属性。

人群里的第二性别应有尽有,蓝河看到情侣们依偎着的幸福画面,脑海里闪过了那日在巨大的落地玻璃前,看到的引人反胃的画面。

那些赤身裸体泡在营养液里的omega,没有姓名,没有意识,只有一张张贴在营养舱外的标签与代号,还有一张张沉睡的脸。

他们会梦到什么?是曾经美好的过去,还是梦里不切实际的毫无希望的未来?

又或许,他们的灵魂就走在这熙熙攘攘的街头,审视一切幸福的源头,却此生都与爱情再无缘。

蓝河顿时像是跌入了冰窟,浑身发冷。

他转身就往家的方向跑去,一只手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后颈,那里的伤口似乎隐隐发热,贴着他的手心,传递着他不一样的心情。

血液似乎都因为奔跑而震荡起来,叫嚣沸腾着要他加快速度,奔向那个他自己都不太明确的目的地。

脑海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大吼,在呐喊,在催促他快些回去。如果他不想和那些营养液里的omega一样的话。

他别无所求,说他矫情也好,说他转变主意太快也好。

现在,他只想快点见到叶修。









TBC.

更新,更新,太困了有错明天修!

下一章一定甜起来!见面!甜起来!

感谢你留下的红心蓝手和绿气泡!大家晚安!

评论(21)
热度(292)

© 萧昱然🐤 | Powered by LOFTER